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 话匣始开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469  |  更新时间:2020-11-25 21:01:28 全文阅读

桌临窗,窗临街。

窗外的光,已若无夜的明。光自然不仅有红色的,但却是晕红感更浓,借着这一窗框为界而现。许是,对面屋檐悬着的红色灯笼染出来的。

这个角度,恰好看不到这屋子的屋檐处是否也挂了类似的灯笼。但看着对面那排、视线所能及之处,都有着灯笼,陆筱颖觉得这边一排的屋檐必定也是有的吧。进店前,倒是没注意这个细节。

所以,在这夜色中泼染上的红,也有着这侧灯笼的功劳吧。

窗外如是,窗内的空间内,屏风中的丝竹之音继续着,以其为隔,另一侧、同为二楼之处,已能听到其他的妖异客人的声音了。

瞎婆子落座之后,就没再多探究陆筱颖是人还是妖的话题了,而据那三只小妖开始时所述,这屏风,宝贝之处,并不只是说屏风中画着的竹子什么跟真的一样能动,还有乐声、花香。

要只是这样,那这么点,在隐世里头可没太过稀罕。毕竟雨链那边,就能活起来。而这屏风的“活”,跟那排雨链生机起来的模样相比,并没太超越。

关于这点的、来自小妖们的说法,陆筱颖那会刚坐下来时,就已是相当认可的。

真正的重要之处,此刻就在体现着。

气息。

万物有灵,万物有息。比如说空气,其一呼一吸的“息”,便可理解为风。

息无时不在。但无时不在、无刻不处的,却往往是更容易被忽略掉的所在,特别是在显世之中。

有种说法,显世中的婴幼儿,是更能捕捉到另一个世界的影的,另一个世界正是隐世。因为婴幼儿尚小,那种对息的敏感度还很强,未曾被掩上了尘世的“尘”。

待到逐渐成长,这种敏感度的本事便会遗失了。并不是说真的本事消失不见了,只是,被埋藏在深处更深、仿若没有一般。

而之所以如此,不过是显世之中行着,柴米油盐的琐碎、凡尘俗世的困扰,一切的一切,渐加积累,心的精力总是有限的,慢慢地也就不再注视着那曾有过的而已了。

但是,人类不大能感的,隐世之中可就不同了。隐世的居民,本就不少是同山川河泽、草木野兽有着关联,天生的敏锐,未曾减去丝毫。再加上不少都能从本体原形,修出妖异之形来,更是修炼之中对“息”更有感触,对这一本能般的本事更加强化了。

所以呢,这样的对比之下,一个人类跑这儿来,还不被发现,照理是基本不大可能的。

陆筱颖走到这店之前,也不过是汐带着来得早,早到被发现概率极低而已,汐可没给她加什么掩饰的。说到概率极低,实际结果,也不还是撞上了也来得早的那三只红色的,立马就被知道是人类了。

而这屏风的最大妙处,是可以让屏风那侧的妖异们,无法感知清楚屏风这侧的“息”。

藏息隐息,听似或许会觉不过如此,但其实际用途却是甚妙。人类之息可藏,如陆筱颖的;妖异之息亦可隐,比如汐那样的。其实有这屏风在,汐不刻意收敛他的妖气,也能借这屏风,不会轻易被外头知道,这儿有个大佬在。不过汐也只是习惯了收敛。

妙处怎么用,那是用者的事了。对于屏风这物本身来说,这妙处,在擅长捕“息”感“息”的隐世,能够藏起屏风后或人或妖的息,让外头只觉一切如常那便是足够妙了。

当然……

陆筱颖看了看这会吃着吃着,突然站起身去往隔壁桌的瞎婆子。

能被这位妖异婆婆说味道有些怪,那还不是她来了屏风这边。不过说起来,那三只小妖,感觉也是个原因。虽然他们是好心去拦的,但要是不去拦,知道里头有客了,还特意屏风隔出,也八成能猜到是重要客人,不大会无故进来瞅一瞅的吧。

好心办了坏事,或许就是这样的,不过这也只是陆筱颖自己随便胡思乱想、不带任何埋怨之意的感觉罢了。

“哎哎哎,瞎婆子,你干嘛呢!这可是汐……请我们的!你来拿我们的干嘛呀?”

“反正不都是一个大人物请客的嘛,你们三个小个子矫情什么哦?”说话时,瞎婆子已用手直接捏起了一块肥牛,尝完还舔了舔手指,“嗯,这回的味刚好!就你们几个多事,看,人家老板可是嘴上没说,暗自里头可是有采纳我这老太婆的建议的。”

“你走开,你懂什么……喂喂喂,瞎婆子,你怎么还直接端走了,那份是我们的!”

“去去去,反正都一个大佬,大佬都没说什么,你们再点上一份不就行了。况且,瞧瞧,我是瞧不见,瞧不见我也知道你们这满桌的东西。一边客气着,一边矫情着点那么多,啧啧。真不用花自个钱,就点那么多啊!”

瞎婆子这么说着,已经兀自把那一份盖了肥牛的石锅饭给端到自己座位面前。

“我们那……我们可有三个,妖多,那自然是要吃饱的!又没让你请客,你个瞎老太婆多管闲事!”

……

“还挺热闹啊。”汐笑着,“花痴,加油慢慢吃。可是你自己说的,饭和甜点,是两个地方存放,能吃下的。”

“是……这么说过吧。我有点饱了……虽然再吃那么一点点是可以的,等会,吃不下可以打包吗?”陆筱颖问着,面前是一高脚玻璃大碗盛着的冰淇淋。问归问,她自己也觉得这饭后甜点,要打包也是真不方便的。

石锅饭是已经下肚了,谁知道那么大份的呢,甜点?

老板还之前来收走了一波空盘、空碗之类。特别隔壁那桌!都收走一桌的空碗了!现在又满满一桌!说着是对汐侯大人多么地尊敬,态度上也是极好的,这汐侯大人请客,吃东西起来可真跟好像不要钱一样!吃那么多。

被这妖异婆婆说了也是活该!不过,话说回来,这妖异婆婆也是吃得不少。难道妖异都是这么的吗?不是汐这样,只喝酒、不吃东西,就是这么能吃的吗?

“小姑娘,学学隔壁的。才吃了一份石锅饭就觉饱了。小姑娘家长个子的时候,不多吃点,可小心跟隔壁桌小个子一样喽。”瞎婆子说毕,已经开始品尝起刚才隔壁桌拿来的战利品了。

陆筱颖没有回应,心里头可是想着的,才不会他们那样!现在就已经比他们高了不少了!

“那三只啊……”瞎婆子丝毫不顾忌什么,边说边吃,“明显的,以前没吃够,营养不足,没长个。看,这现在吧,也只好现在,弥补点以前的,多吃一点了。可过了那个点,现在多吃也长不了个了。”

“你胡说什么呀!”大哥的小妖激动地只差直接站椅子上了,“我们那是……诶,我们那是什么呀?”

“是……是品种不一样!没错,是品种不一样。跟她瞎婆子就不是一个品种的妖,她不会懂的。”

“对的,对的。瞎婆子没见识,还不如那没见过世面的丫头。”

甚热闹的屏风这侧,也渐热闹起来的屏风那侧,但都是各自有着各自的话题。实则一个二楼的空间内,却又实则,各自有着各自的话题。

“呦,这屏风,高级货呀。”

“今儿老板这,看样子是有贵客了。”

“是了,是了。必定是有贵客了。贵客的谈话,自然是需要这屏风来隔起来的,可不是我们能随便听的。”

“老板这店,咋不开个分店呢。都有贵客被吸引来了,应该趁热打铁才是喏。”

“你这话说的,也不看看老板能不能忙过来。开分店哪有那么容易,说开就随便开个的哦。”

……

只有只言片语,同着屏风这侧相关的,飘入了点到这侧的陆筱颖的耳中。大概可以听出,这屏风除了小妖们所说的妙处之外,这边的话语,大概也是外头听不大到的,隔了的不只是“息”,那还真是蛮有意思一屏风。

“瞎婆子,你刚才说的,河里头那事,汐侯大人跟那人类丫头的事……”

“啊,那个哦。你们可确定不认识这大人物吧?”瞎婆子掏出块麻质手帕来擦了下嘴,转向汐的方向确认着,毕竟也是那个方向所坐着的汐问的,“虽然感觉你也是大人物,不过我觉得应该不至于到那么大,对于这地方来说。汐侯大人那样的大人物,地界之主了,地界那么大,想想也不会来这犄角旮旯的地方了。”

汐是淡然,陆筱颖可做不到,吃个甜品而已,却不由被甜品给呛了下。汐自己就是汐侯大人,还在那问着汐侯大人的事,明显的看戏加欺负这个妖异婆婆看不到。

隔壁那桌的小妖,当然是知道的。要不然也不会每次想顺口叫出“汐侯大人”这称呼时,都刻意回避着、不叫全。老板上菜、收空盘时,还热情过头地帮忙,也明显是不给老板无意唤出这一称呼的机会。

而这会,看着只是小妖他们自己说着什么、悄悄笑着一样,知情者看来,可就不一样了。明显是,尽看着妖异婆婆出洋相的感觉。

“那汐侯大人啊,我是没见过了,可我跟你们说啊,坊间都说汐侯大人不喜人类,对吧?但却救了个人类,一个人类哦!”瞎婆子强调着,又转而朝向陆筱颖的方向,虽说双眼全白,并看不见陆筱颖,“你这小姑娘味道虽然有些怪了,不过想必也不是个人吧。”

随后呢,瞎婆子又有意无意地转而朝看向了隔壁桌处,虽说肯定还是看不清那一桌的小妖们是在具体干嘛的了。

“这话哦,也就这儿说说,可别外传去了。”

瞎婆子神秘兮兮的,陆筱颖学着汐的模样,也没太当回事。

自己的味道怪到哪,陆筱颖她自己也不清楚,大概也汐是知道的吧。但隐约之中,陆筱颖觉得可能跟自己额头那个印记有点关系。所以,是人类吧,但有了汐的印记,而且离汐离得近,可能有的东西不那么纯粹。说不定也还有一层这屏风的缘故吧,当然纯属猜测。

“你们看,这么一个大人物,地界之主,这地界说是他家的都完全没问题的事。就这么轻易反了常态,从河里头救个人类,怎么可能的事吗?”

此刻的陆筱颖已经听到了背后,小妖那的窃笑声。离得近,听得最真切的,果然还是那只大哥小妖的。说是窃笑,分明是强忍着笑,都能被她听到了,可不完全是窃笑了。

而瞎婆子,陆筱颖也不觉得会没听到。目不能视,但有种说法,往往其他方面会更灵敏、更强,估计也是没当小妖们的笑回事,依然一本正经说着。

“那个人类啊,要是我这瞎婆子能看得见,倒还真想见见是何方来路的。能迷惑了一方地界之主,还所有的坊间听闻中都认定便是个人类,啧啧,不简单,不简单。反正我这老太婆是觉得,那可不是个人类!能做到如此的,要说是九尾狐一脉,我可都信!”

“确实不简单。”汐的嘴角带着笑,品了口小酒,冲着陆筱颖笑语,“相当不简单啊。是吧,小跟班?”

“你也觉得是吧?就是说喽!”得到汐的认可,不知此刻同一桌的便是传闻里头那汐侯大人的瞎婆子,更是讲得来劲了起来,“可惜啊,像你这样,也认同我这老太婆说法的太少了。嗯,太少了。”

摇头之间,尽是无奈。

要不是自己也是那传闻中人,陆筱颖觉得,要是自己是作为个旁听者这么坐着听故事的,还真要觉得有这么个可能性了。那里头的人类,不简单呢。确实可惜了,自己便是里头被坊间传着的主角之一。

要说瞎婆子的那份无奈劲,也倒是极好理解。小妖那桌的那三只,明显忍笑忍得更强劲了,这窃笑没忍住所漏出的笑声更大了些许。

都言“一个巴掌拍不响”。大概是无意相逢于此,却突觉竟觅得了认可自己说法的一知音,瞎婆子的话匣一下就打开了。

不过大概,这也是汐颇为高兴听的趣事了。今天来,说是听些趣事,说白了,也就听听些八卦事嘛。

“最近这镇子里头,传得最多的,好像就汐侯大人同那人类丫头的事。各种版本都有,但那丫头都始终说着是个人类。也是难怪的,毕竟是大人物的事嘛,总是传得快些。可你们觉得这镇子里头,就真这点事啊?哪止!最近,这事情哦,可有些热闹了。是吧,小姑娘?”

瞎婆子说到尾处,那带了沙哑和沧桑的声音,还刻意地颤抖着,还猛然一个直起身,凑得离陆筱颖极近。这猛然的“冲击”,真把陆筱颖吓得差点给把吃冰淇淋的勺子都给弄掉了。脑中闪过的只有六个字——鬼屋里的婆婆!

“刚才不就有说到那迷惑心智的假人类吗?要说九尾一脉,听说啊,前阵子,有在镇子里头出现。山海有云,青丘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当然了,听说,就听说。就算在我眼前,我也看不见。但是嘛,有些事,总不会是空穴来风的,对吧?”

关于这点,那隔壁桌的小妖是相当有话说的。

陆筱颖也记得,那一天大早上的,把自己毛巾都吓掉了的就是这三只。当时,就是来找汐报告看到九尾狐和那条蛇打架来着。

正是有话说,从刚才开始就只负责着偷偷笑的那桌,终于说话了!

“那个九尾狐,那可是……”

说话的不知哪一只,陆筱颖并未回转头去细看、也没听辨出来,不过大概汐的视角是看得清楚的吧。

但眼神犀利了的可不是汐,倒是这妖异婆婆。双眼之内,唯白一片,并没有正常会有的可辨的瞳孔之类,只有全白。一如这街区进来处那白茫茫一般,仿若白的后头,也是藏起了一隅小世界。但这,可不代表就真全然无神了。

这点也是让作为没见过世面的人类的陆筱颖颇为纳闷的。这妖异婆婆的眼神有神,并不借助双眸,倒更像是那眼角之中就显出了犀利一般。

“那个?你们三小个头,亲眼见过了?”

“那……可……不……告诉你!那么有名的妖异,书……书上可见得多了去了!”说话小妖临时憋出的说辞,但还确实,能完美地瞒天过海。

“去去去。我还真当你们三小个头那么大能耐,真见着过了。原来书里头。我这老太婆也是傻,竟然刚才还当真了下。唉,天真了啊……”

一阵无奈、懊悔、自己叹给自己的这一句中,隔壁那桌,也有着窃窃私语。

“这臭瞎婆子,这几个意思?是不是觉得我们也跟那没见过世面丫头一样,没见过世面?”

“算了,算了。不跟她计较。我们那……可是……反正算了。别浪费粮食,快吃,快吃!就当她小狗放屁就是了。反正说了,她这老太婆也不懂!”

那一桌微妙地避开着九尾的话题,实则是见过的。哪怕只是鬼鬼祟祟、只敢小心翼翼,刚巧那个点在后竹塘见到了而已。

“九尾狐啊。他们见没见过,他们的事。”汐缓缓而道。

小妖们见过这事,汐也知道,毕竟跑来通风报信的收消息者可就是他。但这儿……

这说话的艺术。

陆筱颖刚挖了一小勺的冰淇淋进嘴里,眨巴眨巴着眼,看着这位汐侯大人。佩服哦!这么说话没毛病。见没见过,没说清,但确实又是如此,各是各的事嘛。

但下一句汐慢悠悠、悬念十足地说出来的话,就有些让她感觉不可思议了。

“不过,我倒是认识一只九尾狐。是不是来自青丘之山,就不知道了。”

隔壁一桌的小妖,听到汐侯大人自己给说出来了见过九尾狐,已是齐刷刷目瞪口呆,愣在了那处。

在这小地方,说认识九尾狐……那可是有名、有头、显世书中都有记载的妖啊……

就算有头有脸,不代表妖力就一定强过没名没头的有的大妖异了,可是……

汐侯大人不自己都没说出来自己就是泓汐之主,这样岂不就瞬间轻易暴露了?能认识这样大妖异的,瞎婆子还知道这位同桌而坐的是收敛了妖气的,怎么想都不可能是一般般的人物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