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七章 话及九尾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304  |  更新时间:2020-11-28 12:17:37 全文阅读

“九尾?真假?”瞎婆子问着,神色之中都写着两个字“不信”。

这是有些出乎了陆筱颖,以及同在屏风这侧、隔壁那桌的小妖们的意料的。

不过再一想,也是。

知情者来说,哪怕只是微许地知情,仅知道事为真即可,那在不想说出来时,听到汐侯大人这么主动自己说了认识九尾狐之类,是会有心虚类之感,也自然就有了此刻或觉不可思议、或目瞪口呆的状态了。

但要是瞎婆子这样,本不知情者来说,突然听到汐的这番话语,就算是真的,在其眼中、自己本有的认知之下,也更易转而化为其眼中的“假”。

“你可别骗我这瞎老太婆,怎么可能的事呢?虽然说是有些传闻,说有九尾狐来过这镇子了。”

“这个嘛,你不也说了,不是空穴来风的。是认识一只那样的狐狸,没忽悠你。对吧,小跟班?”

汐突如其来地问向陆筱颖,陆筱颖是更懵了。

“啊?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呀?我又没见过。我倒是想见……可你也没带我去!”陆筱颖想都没想便直接接了上去。

那次红色小妖来报信的时候,是没带自己去嘛。

陆筱颖只联想至了,也有红色小妖戏份的那一次,但此时的她,自己也未知自己其实见过九尾狐了。

零珞。

沂竹镇上所现的九尾,唯她,零珞。

零珞,零珞。

零若初始、亦若永续。

是有言“零落成泥碾作尘”,但若脱离了其中的情绪,那零落归土之中,不也是重始、重生?始终的轮回循环,随而,循环之中却又生生不息。春夏秋冬,一如四季的更迭与循环,正是这样之中,不断归零,又从零间重启,如此,才有了生生不息,和接纳了衰与盛的永续。

而珞。

“解颈众宝珠璎珞,价值百千两金而以与之”。

经文之中,便能寻到不少处的“璎珞”二字。意由世间众宝所成,寓为“无量光明”。

这一“珞”字,也同着零珞那黑发冰肌、俨然让人一眼便可惊艳到的形象极为相衬。毕竟古时便已常有,以玉喻佳人者。颜可如玉,短短数字之间,已具足了那份颜上的美好。

零珞,合在一起,也是满藏了那份期许、寄予、愿好。不只是有着九尾狐天生的魅与美,更是一份寄托在其名上的愿景——能在始终之间、始终能寻得那无量的明。

如日升,日升是可心喜,因为一直在升,那明始终悬于天中;若日落,那么可以去寻月光的明,更可始终期待下一个日升时的明。总之,若是去寻,明也无时无刻不在。

当然了,零珞这名的含义,陆筱颖自然是不知的。毕竟连“零珞”的名字都还不知。

陆筱颖更不知,终有一日,不会太远的一日,她定会再次见到这位名唤“零珞”、意藏着无量明的九尾狐大妖,一位离了家族地的叛逆九尾。

那桥上,跟严晞一起时,曾有过的擦肩。

小黑离去那一日,陆筱颖只顾着小黑哭泣,并未留意的桥上,那儿在着的也有零珞。

这些实则有过的相连,此刻的她还完全没有觉察,只记得那一个台门内的清晨,汐可并没带她一起去看狐狸和蛇打架。

陆筱颖不知的名,汐是知道的,此刻他正继续说着。

“那只小狐狸,来处是不是青丘是不知道,但名字是知道的。瞎婆子,感觉你听闻过不少事的样子,有没有听说过九尾狐之间的取名字,也有辈分用字一说。比如说吧,‘零’字为首,什么的?”

提到人时,想要指明是谁,那说出名字是最快的传达方式。

要说到九尾,零珞这名字,汐觉得单论名字还是好听的,虽然说这位也是绝美的佳人,但在他眼中可没那么可爱。这问向瞎婆子的随口之语,他也没想到会得到什么答案,只是……或许是种可能性。

万事通的能耐,汐更清楚。万事通都没说得上来,估计想从这沂竹镇街区初次见到的老婆子身上打探到,难。但有时候,事情也会有些微妙。

难,不代表没有可能性。随口一说,事情不用说全,那并不影响该藏着的事,但说不定就遇上了冥冥中的那种概率,坊间有些什么说法之类。而这说不定,也说不定会成为一个突破口。

反正嘛,喝个小酒,虽然这酒的品质比不上苕酒屋和泓汐的,再之,也就是聊聊八卦、听听八卦而已。这种闲聊状态下的,大抵也不会太较真。没有实打实依据的聊,彼此其实都清楚这点的,经不起太多的推敲。

会以这种没依据的八卦,太过较真,当成仿若证据凿凿的真实,无视那点心里头的“明知”经不起推敲,也就显世了吧。

谣言,大抵就是如此而扩散的。就如小颖所转述的一些,钱小姐葬礼,她所听闻到的那些带了些隐世瓜葛般、得罪了、招来了灾祸什么的闲言碎语,不过是那些传着的人,心知肚明,却又偏偏无视了心里头这份“心知肚明”。

“这……这个倒是没听说过……也就听说过,涂山氏的这一叫法。”看得出,汐这问,着实让瞎婆子好一下的措手不及,“那个,真假啊?你可真见过九尾?就这地方?不是只普通狐狸假冒的吧?喏,狐狸成精的,可是沂竹镇里头就能寻到的。”

“哈哈,这个嘛。”

汐摸了下自己的鼻,那可是如假包换真九尾的狐狸。不过,看样子这瞎老太婆,自己高估了些撞运气的概率了。主要也是……

汐那深邃的瞳,视着瞎婆子那剩全白的眼、和老态毕显着的沧桑面容。

她看不到,但汐看得到。

而汐收敛的是妖气,日常的习惯而已;这老婆子收敛的,可是……曾经必定日常习惯过的……杀气吧。这收敛的程度,也还是远较汐来得多了的。

这撞运气的概率,汐可不是随便撞的。那三只小妖、包括这街区的其他妖异,可能不会察觉到,但却逃不过汐的眼和感知。

毕竟自己泓汐家里头,凌业身上,就有这种相似之感。必定是位有故事的老太婆,不知道是怎样的因果之下,来到了这小地方。

“自然,肯定不是这地方。这街区,要是冒出只九尾狐,就算不露真身,以九尾的美貌和魅惑之力,也足够让不少小妖癫狂了吧?哪可能还只是坊间的一点点、小传闻了。要说见过,那也肯定是泓汐那喽。生意做得比这儿大,地方也比这儿大多了,妖来妖往,才有点可能嘛。”

汐把话锋引向了虚虚实实的若“虚”一面。

要咬文嚼字,“这地方”也可以故意理解为就仅是此处了。那么,既然这个话题反正获得不了有趣的,该这么点到为止,借此,话头顺带转过去了恰好。没必要再带出,实则就是沂竹镇见到的。

“也是,也是。诶,我说,泓汐真见到了九尾狐啊?”瞎婆子追问着,还真是能看出她对九尾这话题的热情。

“是泓汐见到了,泓汐那的雪山可是一大景致,去那坐坐,不错的。就是,如你所说,到底是真有几根尾巴的狐狸嘛……我还真是忘了去细数下。”

“哈哈……”瞎婆子爽朗地笑开了去,手冲着汐的方向指了指,未点太明,却已意有所指,毕竟也是还有个女娃子的跟班在,“我看你啊。必定是被哪只狐狸精给迷了魂喽,说什么是什么了吧?天底下,九尾哪是那么容易遇着的。不亲自数数尾巴数,谁说得好喏。”

“是呢,确实如此。不过有时候吹牛什么,不就是一根尾巴也说成好几根去的。”汐顺着话,已彻底说成了只是种误会的“见到”,“诶,老婆子,九尾嘛,不大贴实际的事,有没有些其他贴实际的好玩的事。不瞒你说,我今天倒是见到个人类的学生吧,看着……”

汐示意了下陆筱颖。瞎婆子看不到,他是明知的,但他也有他的把握,这瞎婆子就算没亲眼见到小颖的模样、体形、身高,大概的估计心里头有些判断的。

“跟我这小跟班的模样,差不多年纪那种感觉的人类。也是个女孩子。”

“哦?”瞎婆子极为敏锐,尚未等汐说出具体,脸上已是一副所知甚多的自信表情了,“人类女孩子哦。你这跟班,看不清模样,估摸得准不准我是说不好了。大概估着的话,那人类女孩子,镇上那初中学校里头的娃娃?”

另一桌也传来些许絮语声。

“好像今天是开学的日子呢。”

“是呢,是呢。开学,哎呀,那可不学校热闹了?”

“说到学生啊,前阵子,你俩还有没有印象啊?不算很传开的事吧。七月半前那河边集市里头……”

提到了集市,汐刚才指的,更是示意着是小璐了,陆筱颖已是竖起了耳朵来听。可谁知,小妖那儿刚提到了些可能有关的元素,就被自己一桌而坐的瞎婆子给瞬间打断了。

“诶诶诶!”依然是妖异婆婆极有中气的声音,打断起红色小妖们不重的话语来轻轻松松,“这大人物,可问的是我老太婆,哪有你们这么的。老是多事!可别想抢先给说了出来!这可是我这老太婆难得起劲聊个八卦的时机。”

“切!有什么了不起。就你这老太婆有时候太爱瞎说,有时候还毒舌,其他有的妖异才不喜欢听你扯东扯西。”还是不重的说话声,大概是小妖们顾及着这桌汐侯大人在的因素。

“你们懂什么呀?那些不爱听的,都是些鼠目寸光的家伙而已。况且,那是酸,羡慕我这老太婆知道得多!”

“就你那?”

瞎婆子没再搭腔小妖的闲言,只一门心思地开始起她的话匣。

“别理那几个小个头的。我可跟你俩说啊,要说上学的人类女娃娃的事,你们可问对人喽。刚那小个头多嘴说的,确实是河边集市那会连上的线。丝丝线线,缘来缘去。不是有句话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得今生的擦肩而过吗?”

一听到这一句,坐于汐对面的陆筱颖,脑中已是快速闪过了那天的场景……

嗯……五百次回眸……这话陆筱颖也听过,但给她的主观感觉,总是讲谈恋爱一样的。谈恋爱的话,她现在这个年纪,早恋这话题还是相当敏感的。所以,也是因此,赵炎那个纸条的尴尬的事,爸爸妈妈那是绝对不知的,也就对面那妖怪大人知道了,还爱拿这个说事。

但……小璐……当时,水璃还说了“一见钟情”来着。而且,那从陌生男生那接过袋子时候,是有点痴迷的样子。可惜,被自己这个不知趣的给打断了。

所以,果然小璐的痴迷样就有问题了?小璐可不是自己,可不是看到好看的人啊、景啊就自己这样容易发痴的。

瞎婆子的声音依然在传入耳中,旁人可没义务,因着她的胡思乱想就暂停了说话。

“虽然五百次回眸那是不一定有的了,有些话嘛,总是会有些夸张了、毛估估意思表示之类的说法,但不管是怎么样的发展,说是那丫头的缘分喏,这点可是可以肯定的了。显世的人呢,越大越迟钝。要愈发迟钝了的人,再寻回些初始的敏锐,能同隐世相连,可是要点契机的。泓汐,知道吧?泓汐。”

泓汐?

小璐的事,怎么还扯到泓汐了呢?

不明所以,但是,是泓汐诶。汐的老家诶!

立马竖起耳朵来的陆筱颖,给已经饱了、还在努力着冰淇淋的自己勺了一小口的冰淇淋,顺带,直了直身子。跟汐侯大人有关的,那可是相当有兴趣听这八卦了。

不知为何,照理来说,小璐的事情才应该更关心,毕竟说不定会对小璐有影响,她可不想见到自己身边的人,在自己明明知道的情况下、眼睁睁受到伤害,自己却什么都没做。

但是的吧,心中那份莫名起来的热情雀跃,可是骗不过自己的,跟汐有关的事物,明显不理性地盖过了其他一切的好奇。

汐仿佛看穿了陆筱颖的心思,不语丝毫,只在拿起酒杯递到自己嘴边时,顺带手指做了个让陆筱颖别多嘴的手势。

“泓汐,那是当然知道的。这镇子,不都在泓汐地界内。”

让陆筱颖闭着嘴,汐却完全没同样类似标准要求着自己。而且,明明,就是他家的,这儿说的却是极为轻描淡写,仿佛他只是个真冷眼旁观者、跟他没有半分瓜葛一般。

“是喽。”瞎婆子端起手边的汤水,润了下嘴,继续说道,“泓汐的主,汐侯大人,都传言不喜人类,对人类不感兴趣,跟山一方的墨泽大人可也算是完全另一种的态度了。但是,这样的泓汐里头,却专门有着人类的魂可去之所。这是为何?这些人魂又是怎么去的?”

陆筱颖不由瞪大了眼,看看汐,自然得不到回复的。只是,心头那份对泓汐的好奇,如有朝一日终能疯长开的藤蔓种子,已经开始破土初长了。

“都是契机。能够以这种方式联结的,对于那些人魂来说,都是契机。人魂往泓汐的契机,我这老太婆不是局内人,是不好妄加判断的。也就猜测,‘有所求’,就是那份契机。是个人,就会有欲望。有欲望,就有着万千的可能,让再迟钝的也在某种机缘之下,跟隐世联上喽。”

瞎婆子的声音,因着中气十足而总显洪亮,又因着同她老婆子容貌的相衬、有着沙哑和沧桑,恰好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声线和频率。

而在这样一种独特的声音背景下,陆筱颖有着神、显着光的双眸间,也呈着她此刻的“欲望”。

欲望啊,没错,是个人都会有欲望。

要考试了,会有希望考试考好的欲望。

要上体育课了,不喜欢、不擅长跑步的她,总会有希望下雨了、操场跑不了步的欲望。

看到喜欢的东西,会有想买的欲望。但零花钱又是奢侈品,又会有对钱的欲望。

欲,想要,想有,也是……想知道。

此刻的陆筱颖,她觉得自己也是充满了足够的欲望的。这会最强的欲望,应该是,汐,突然成为自己哥哥的这位妖怪哥哥,想要更多地知道汐侯大人的事、汐侯大人相关的泓汐的事。

为什么明明不喜着,却会有这位瞎婆婆说的地方的存在?为什么,是她呢?作为这个“她”的自己,到底是有什么好的呢?

好想知道,更深地知道,不只是一个表层知道的那种知道。

但陆筱颖在一边如是泛滥着“想知道”的欲望时,一边,隐隐地,却自己也有感觉。

这份欲望后面,更隐藏着她的害怕、担忧。

曾经有过的,就会害怕失去。

感觉要是不了解一些的话,或许哪一天汐突然从她的世界中隐去得无影无踪,她却会连汐曾经出现过的事,可能也都给彻底忘记掉了。

总仿佛,只有去了解更多,才能让这份羁绊延续地更为长久。哪怕,凝视着深渊的时候,深渊亦凝视着自己。但是,要是不去凝视,又怎么会知道深渊之中的更多?

总之,害怕着失去。

因为,有的失去,必定会永远都寻不回来。

因为害怕着,所以想要有更大的底气不去害怕,想要知道更多。

难得有汐的出现,本不足为奇的自己,仿佛也“奇”了起来,哪怕这只是自己自以为是的“觉得”而已。更为重要的是——或许,此刻最能敞开心扉来说话的“人”,非人,也就,汐了吧。

只是想要,把这份羁绊延续得更长更长,不至于自己也在哪一天成为了过于“迟钝”的人,忘了曾经跟隐世、跟汐,跟水璃、臭鱼一切的羁绊瓜葛。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