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二百章 网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708  |  更新时间:2020-12-12 11:40:52 全文阅读

刚被汐的提醒给吓唬到了的小妖,已是脊背发凉。最担心的,不过是瞎婆子那儿。

而正是他们最担心之妖,在汐的话语之后,先行开口说话了。

“是吧?所以嘛,这三小个头吧……”瞎婆子摇着头,显出着对红色小妖孺子不可教的惋惜之感,但神色之中却分明藏着幸灾乐祸,“我看啊,还不如这没见过世面的小跟班。傻乎乎的,竟然就这么直接说出那个名来了。看吧,这回一点声都不敢吱了吧?”

还确实是不敢吱声了。此刻,小妖那一桌的安静,自个聊天、吃得欢快的声音没了之外,碗勺相碰之类,一丁点的声儿都没了。

“不过,问题也不大嘛。又不是三个都说了,被抓到了,也就一个。”汐轻描淡写地补着刀。

“有……有那么严重的吗?”陆筱颖一想到平常自己,可从没对“蜘蛛”这个词忌讳过,也是怯生生地问的,“我……我要是说了,也会很惨吗?”

两个问,都是对着汐所问,但后一问更是明显点。

毕竟,瞎婆子可还只是,当陆筱颖是个有些味道奇怪了的小妖异;而红色小妖们嘛,是知道陆筱颖是人类,但自个都紧张成那样了。所以,唯独汐,清楚着,陆筱颖是个不折不扣的人类。

隐世面的沂竹镇上,所需要忌讳提及的,陆筱颖觉得未必会适用于她的世界。要不然的话,那学校里头,教着学字、学词语的时候,“蜘蛛”这个词汇,总是要教到的嘛。

“你啊,你没事。那位嘛……估计对你那么弱的没兴趣。不过,也不一定,另一种可能的兴趣,说不定会有。”汐慢悠悠地说着,话中藏着他自己的意思。

瞎婆子眼中,暂且小颖是个小妖异,那么要算也是极弱的那种了。对于这么弱的,“蜘蛛”那家伙,是不会有兴趣,不屑于有兴趣的那种“没兴趣”。

但实际之中,小颖还是人类。两边世界不是全然断开、孤立的,但是,隐世这边是隐世这边的玩法,显世是显世。就如显世中不少“妖怪”之称,若是不喜,一一去较真,压根犯不着。

“蜘蛛”嘛,也就如此而已。对个小人类随便说句“蜘蛛”,压根不会当作有听到。

不过嘛……

汐嘴角中的笑意,融了倾洒、落在了桌畔的光。

墨泽下面,她,被称作“蜘蛛”,可是有着一定道理的。

蜘蛛,以丝丝线线,织网者。网成,坐镇在网中,便等着猎物自个撞上门了。

而“蜘蛛”的丝丝线线,化入真实之中,她的那些手下,寻的那些猎物,便也是牵线搭桥成了丝线和网,她只是坐镇其中,坐收其成。

这叫小璐的丫头,运气不知该说是好、还是不好。

好嘛,跟中了彩票一样,是被“蜘蛛”给猎中了。不好嘛,也同样是,因为被“蜘蛛”给盯上了。

至于,对于自个关心的这个小花痴,另一种“蜘蛛”可能会有的兴趣,跟她这位同学一样,因为是人类的兴趣。或许,说不定还多了些自己的因素。

只是个人类,单纯,同隐世无瓜葛的,那么同这位叫小璐的一样,只是运气上既好、又不好了些,一种概率事件,概率性不算大。

但目前小花痴同自己走得近,加上些必然也已传至墨泽下面那头的一些事情,比如自己竟然从河里捡了个人类之类的,势必会把这份原本的低概率,扩大为好奇、兴趣,如有机会,更多转换为“必然”的可能。

反正也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好玩的,还是小璐的事儿。表象之上是邂逅,应该还是集市大人流中的一见钟情;表象之下,不过是藏起的目的;两者综合,谎言。

只有汐自己知道,他不只是简单看名为小璐的这个人类的戏。而是,想看一种他并不确定的可能性。

单纯看个人类的戏,就算还有想带小颖初步接触下隐世的想法,也大可不必开学第一天就跑来这儿。有的是时间。

那种延伸的可能性……

“若伊俟兮,我必归寻。”

另一个谎言。

汐眼中,一个人类,对一个妖异的谎言。跨越了诸多个朝代,诸多个春夏秋冬,谎言延续的后续,转世后的人类、还是那一个的妖异,终将在这个沂竹镇再次重逢。

小璐的事,可以说成是一个妖异对于一个人类的谎言。

倒置了的说谎者,汐其实是有些想找可能性的。

也许这个小璐的人类事情,能让梦溪的事情,也有个不一样的走向吧。毕竟都牵扯了同一个镇、同一个校园。

只是,走向会是好,或,不好,或者无甚影响,难说。

但都把梦溪过往记忆交给墨泽保管了,走出一步,便不能再回头。

就如诸多齿轮所构建成的一个精密机器,当第一个小齿轮启动之后,齿轮牵动齿轮,后面,将再牵动哪一个或是让哪一个停下来,早已经不是那第一个的小齿轮说了算的。

不过换另一个角度来说,不走出,就永远徘徊、眼睁睁看着一切发生。特别是于他这样、墨泽这样并非故事中主角的旁观者。唯有走出了第一步,才有可能让自己也落入那局中,尽力而为地去帮想帮的吧。

至于好意之下,究竟最终结果会是善、是恶,也同样是不可知的。

不确定性诸多,可能性诸多。组合起来,便是风险。

风险非褒非贬,只是一个客观陈述的词。

至少,汐目前觉得,并不必然是坏事的,那就是好事。比如此刻他眼中映着的陆筱颖,那一刻,一种不确定性的延续,却也不坏。

汐眼中所映,自然还有陆筱颖身后之景,有着红色小妖未被遮挡住的一些身影。

距离他方才回应陆筱颖的话,尚未太久,汐再次开口,算是对红色小妖们的宽慰。

“其实我觉得偶尔提到几次她那‘雅号’,也没事。那么大的人物了,就这么无意提到一声,也不会睚眦必报的。况且,这屏风不是能隔些音嘛,外头的估计听不到,这儿的……”汐看向瞎婆子,“瞎婆子,你应该也就一只耳朵进、一直耳朵出而已吧?”

汐这话,算是道出了那三只红色小妖们的心中顾虑。

没错!最担心的,就这瞎老太婆了!

只是……

瞎婆子极为认真地盯着桌面发呆,虽然全白的眼内实际并看不到桌面的纹理、桌上置放着的物,但那深沉状,明显是正想着什么重要事情的。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老太婆我刚才走神去了。”

对于汐的话语,瞎婆子迟缓了会才回道。

“那是,那是。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大人不记小人过。我这老太婆嘛,刚才没听到那三小个头,提到了某位人物的另一‘雅号’什么的。不过……”瞎婆子把头转向了隔壁小妖桌的方向,嘴角一丝诡谲的笑,“可不是因为你们三的关系,嘿嘿。”

一说完,瞎婆子便又转回头来。

“不是因为小个头们的关系,不过呢,我呢,年纪大喽,权当是耳背。因为的原因喏,倒是这位……”瞎婆子示意了下汐处。

另一桌,因着瞎婆子的表态结束,又有碗筷之类的动静开始微微响起。

瞎婆子能这么说,对于红色小妖们来说,是瞬息之中安心下来了的。他们眼中,最需顾虑的也就瞎婆子了,汐侯大人能开口做个协调,不知汐侯大人真实身份的瞎婆子又无异议,那对于没过脑子提到“蜘蛛”大人的名号的事,便算是没事了。

不过瞎婆子,会给汐面子,可完全不是因为这店内萍水相逢之妖,是少有的、会这么听她侃侃而谈些事而已。

只是……

“我吗?”汐脸上的笑意浅浅的,深邃的瞳间,却是仿若这时已添了更多一份的捉摸不透,“我好像可没干嘛,刚才。”

“哈哈哈。”瞎婆子爽快的笑声响起。爽快同她独特的声线结合,有些怪异感,同着这窗外漂浮而过的鬼火一样怪异。

笑声不过片刻,便戛然而止。

突然静下来了的此桌,气氛也似凝结成了果冻态一般。

“那位墨泽大人下面的人物吧,够大人物了,在这地界上。然后……要是我这老太婆无意说错啥的,您可别见怪。”瞎婆子竟一下恭敬起来,“收敛了些妖气……那,不知道您……”

一下听到瞎婆子对汐用起了敬语,安静坐那的陆筱颖,也觉得有些怪怪的感觉了。不过大概对汐来说,对于汐侯大人来说,可能并不算什么奇怪的事吧。从那三只小妖,上一次台门内见到,今天再见到,就能可见一斑。

只见汐看了一眼瞎婆子,便又给自己的杯中倒起了酒。

“我哪是那么厉害的人物。瞎婆子,你可别太抬举我了。我就嘛……一个同水有关的妖异而已。或者,跟显世,也算有点么瓜葛吧。”

“哦哦,这样啊。哈哈哈……那就好,那就好!我这老太婆嘛,看不到,有时候有好处,但有时候,也有些坏处。比如别妖口中的墨泽大人啊、汐侯大人啊,我也就听到过些名字,就算本尊站我面前,也没见过真容,生怕不小心给得罪喽。”

“怎么会呢?这小市井,能撞上概率多低。况且,要是那么点聊天的小事,就能得罪了,那大人物们的气量也小了些。对吧,花痴?”

陆筱颖指了指自己,满脸疑惑。这“对吧”,她可回答不上来。

明明问出这话的大妖怪,自己就是汐侯大人。这概率低到,这瞎老婆婆今天一来就遇上了,也是够低的!况且,气量小这点,其他不知道,那张写了赵炎的纸条的事情,可没觉得有多大了!

“诶,瞎婆子,那个跟人类丫头结了契机的妖异,还被水灵揍了的那个,虽然是跟着墨泽大人手下的一妖混的,但跟人类这事,确定不是单纯那妖异自个的行为吗?”

汐转回了话题。就算说是跟着“蜘蛛”混的,但也不排除一种可能性,小璐这人类的事,并没在“蜘蛛”的网中。当然,这可能性有多低,汐在问出之时,自己也是清楚的。

“啊,那个啊。”

瞎婆子复又打开了话匣子。同一桌收敛了妖气的这位,既然说了不是什么大人物,那就可以畅所欲言了。至于收敛点妖气嘛,谁都会有些这样那样的过往,自己也有些过去,才在那过去所延伸出的现在,出现到这儿来了。

“你是猜测,说不定不是网中猎物,那被水灵给逮着的妖异、自个玩玩而已吧?那,你可多想了。要明摆着的证据,老太婆我是没。但确实是网中猎物的这点,相当肯定!山林间行走,也会在树的枝叶间寻到些蛛网,落入网中的小东西,可从来不是一开始就指定了的。只是,落入之后,才是确定了的。”

“嗯,确实是这个理。那么确定就是那位人物的猎物,跟……”汐已是想到了墨泽的家宴。

少丘是在那河边,大隐隐于市,卖卖烤红薯,还请些老熟人吃烤红薯,也不知道他这趟集市下来,是不是都亏本的。其他几位,想必应该都不会缺席那饭局。除了山那边的正经事,墨泽的厨艺也是一层足够吸引的要素。

“蜘蛛”嘛,八九不离十,也在那家宴中。

墨泽那房子就在河边。屋里是饭局,屋外几步之遥便是临时集市。混迹在显世位面集市也好、汇聚隐世位面集市也罢的妖异们,应该基本都会知道有重要人士们聚餐的事,也就不知那宴会上具体的而已。

“墨泽大人安排的家宴,有关?”汐以试探的口吻问着。

“只能算,那么一丢丢的因素。当然还有更多的,其他的。不过,其他的,我可不能说了,机密,机密。墨泽大人那顿饭嘛,虽然有资格参加的也就那么几位,但我们这些没资格的,八卦的心可没少,知道有这饭局的妖异不少。也正是因为知晓的妖异多,这点也就不足以作为什么可靠因素了。”

瞎婆子如是地说着,没有提及其他妖异,但里头“机密”二字,却是让汐联想到了另一位妖异。

“机密啊。说到机密,我可听说过一位,也有不少他自个机密的路子、机密的消息,还就是以信息不对称、然后倒卖些机密消息的。”

汐还没指明是谁,瞎婆子的神情之中已能看出,她认识汐所联想过去、并暗指的那位。

“那家伙啊,唉。你可没跟他打交道吧,万事通那?我可跟你说,听说归听说,就算见着了,也别信那种嬉皮笑脸的家伙。危险得很呐!”瞎婆子边说着,边摇着头。

想不到瞎婆子还真知道万事通,这是汐有些意料之外了的。本来只是自己随意想到了,随口说说,可没什么其他打算或者想法的。

听这话,恐怕还不是一般妖异同万事通认识的那种认识程度。还真是,挺有故事一老太婆。

“我就听说过而已。他在这一带,名头也没太小。今天也就随便聊,无意想到了。听说他本事挺大。你认识他啊,瞎婆子?”

陆筱颖抬头看了看这么说着的汐侯大人。这撒谎都不带脸红的。万事通这个名字,她可还有印象,还是今天白天刚听到过的,从汐口中。在可恶的汐侯大人,不仅炫耀着手机,还从手机中要翻出赵炎照片时候!

“勉强算是吧。要是按年头来说,那也算认识有些时候了。头一回见时,我这老太婆,可还没瞎呢!”

“哦?不会,你这双眼,是万事通的功劳吧?”汐直白地问着。要真是万事通干的,也毫不意外。

“那倒是没。这双眼啊,其他的事。老早老早前的事喽。陈年往事,不值一提。不过,正经的,我也是难得有缘这店里头遇到,还能投缘地聊些坊间的传闻啥的,好心提醒下。那家伙,可别去打交道。穷奇之后,可不是什么好打交道的家伙!”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