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二百零二章 另一丝线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650  |  更新时间:2020-12-19 10:03:53 全文阅读

还有四分之一碗的汤水,瞎婆子端起了那只小碗,以极其豪迈的姿势来了个一口干。

随后她又以自己的衣服袖口,随意地抹了下嘴。

距离老板上完菜离开,还真是没过太久,瞎婆子面前那新一份的石锅饭、连同着汤水就已被解决得干干净净了。

相比之下,红色小妖那一桌,可就真是优哉游哉、真慢悠悠享受食物了。还是满满一桌,虽然也是有在一点点减少的。

汐看着瞎婆子把空了的石锅饭容器往桌子中间区域推了推,转而把原本给陆筱颖的冰淇淋推到了自个面前,便先试探性地问了一句。毕竟刚才留的悬念,还真是吊起他胃口了。

“上了的菜,轮到甜点了,那刚才的话题……是不是也要轮到上点心部分了?”

“哈哈,别急,别急。”看得出瞎婆子的心情极好。美食一层,悬念足够也算一层吧。

毕竟,听者能意会到几分的意是说不好的,但就算意会不到,权当是说故事人一般,那也是希望自己所说的故事能吸引到听众注意的。既然悬念足够吸引上,那说明,哎呀,其他不论,至少这坊间八卦啥的,这自己讲故事也是算讲出了一种水平。也算一种收获喽。

“马上,马上。这吃甜点呢,可就不用刚才吃饭时那么快喽。甜点嘛,既然本身就在主食之后,吃起来也更要讲究一个字——‘慢’。反正这隐世里头的冰淇淋吧,想让它慢点化就慢点化。要说聊些事儿吧,有的事呢,也跟这甜点一样,要慢。细品,那才能发现些更有意思的。急不得,急不得。”

瞎婆子说得似自言自语,又更似话里藏音几分。

要说急,汐反正也不急。从被自己带进这街区来的小花痴来看,也还听得上劲中,完全没有困意,估计一时半会也不会有困意。在她该回显世入睡前,慢慢听的时间还是充足的。

不过,汐觉得这小花痴大概有些忘了重要的事了。虽然这也是小事,他已经以他自己的方法和方式打点好了。花痴的家就在水璃地界上,还是极近之所,有些事做起来还是挺便利的。

要用一个词来概括的吧……

汐一边等着瞎婆子酝酿着悬念、随时都有可能开始的讲述,一边笑着看着有些无所事事、但眼神之中尽显着对接下来故事同样期待的陆筱颖。

“乐不思蜀”这词,或许有些接近点吧。

汐想着。回家半路上,换了目的地,转而来了这儿。自己这边实际打点了、花痴家里头不会干着急是一回事,但从这小花痴角度,到这会还没惦记起家里人会不会担心这事……好像是“乐不思蜀”这词有些许合适吧。

或者说,还没长大。儿时一样的属性余留了而已。从先前借由水璃了解到过的,小花痴小时候,也是有过那么两回,放学后去了别人家看动漫、打游戏,“乐不思蜀”的情况。

整体来说,这样的“乐不思蜀”也只是偶尔事件。但兴头上了……还真是小孩子,只是看着长大了些吧。等兴头过了,等她自己惦记起来这个,不知道会不会来个急哭什么的?要真急哭,好像也挺好玩的。

而瞎婆子这边,这回,她对待冰淇淋还真是足够地细嚼慢咽了,只是小小地品了两口,中间还留足了空白时间,然后才复又开口。

“前面说那妖异被水灵给逮着的事吧,那家伙倒霉也算倒霉了,被逮着了。但是嘛,明知水灵可能为了自个凑热闹的乐趣不被打破,会来个自发的秩序维护者,也还有不少妖异会去试试能不能勾搭上人类,也是有些明知有难度、还要去挑战的乐趣在里头的。”

话题延续,但尚未到瞎婆子提及的那个悬念,另一个同“丝丝线线”有关、且知者甚少的事。目前所提的,还是小璐有关,“蜘蛛”有关的丝丝线线的事。

“那人类丫头吧,被那妖异挑上了的,情窦初开的年纪,不是错。只是运气问题。这种年纪嘛,对美好爱恋的憧憬呀,啥的,也算是一份欲望,但也没问题。欲望嘛,总是有些七情六欲,正常的,也不错的,知道个度都行了。反正运气问题吧,契机落成。而我们妖异嘛,有时候还是挺擅长利用这种欲望的。稍微放大下,显世的啊,就容易上钩喽。”

瞎婆子这番话,自言自语的味有些足。听着是丝毫跟那留了的悬念,即将呈上的故事“甜点”毫无瓜葛,但是,汐脸上一抹极有自信的笑,明显却像是捕捉到了些细微。

“丝丝线线……瞎婆子,你前面留的悬念,另一个丝丝线线,看样子不只是丝线同河的关联,还有……也跟人类有关吧?猜得对不对不知道,但综合一下,我最能想到的,廊桥车站里头迷路的那个人类丫头?不过,要是那儿的话,‘丝线’这个线索,我是完全没想到哪儿有关了。”

汐说着自己的想法。而一说完,瞎婆子脸上那震惊的表情,一瞬、不久,但实实在在、清清楚楚在那一刻在那苍老了的面容上出现了。

瞎婆子吃了一口冰冰凉的冰淇淋,像是平复着自己被汐这猜想打乱了的节奏。

“哎呀,真不愧是做生意、不差钱、有头脑的人!我这老太婆……嗯,没话说,厉害,厉害啊!”

“不会……猜对了?”陆筱颖也是惊讶、又佩服地看着汐,室内、窗边的光线之下,眼眸之中的神采也因此更是添了那么几分奕奕之感,“你太厉害了!那我要认真做你的跟班!”

“哦,可以啊。认真做跟班,到时候认真帮我干活还钱。”汐以半开玩笑似的语气同陆筱颖说完,便又转向了瞎婆子,“看样子我运气也不错,对象是猜对了。但瞎婆子你那悬念,可还没解。解开了表象,算我运气;能不能看到了表象下的再一层,可就只能期待你要说的了。”

“哈哈,没错,没错。”瞎婆子从震惊中已是缓过来的心情,还是挺好的,特别是,这位不差钱、请客吃饭的主,这话说的味吧……还是挺会说话的,听了舒坦。

“是那迷路在桥上、车站里头的丫头喽。我是这双眼不好使了,听说,是个穿红毛衣的丫头,是吧?那人类丫头,确切地说,魂魄?”

瞎婆子说着又勺了一口冰淇淋给自己。

陆筱颖看着这画面不由生起股违和感。但或许,这位妖异婆婆,老婆婆的外表之下,内心里头还是挺年轻的吧。

但是,眼前所见的画面还是次要的。这位妖异婆婆所说的红毛衣的女孩子,陆筱颖觉得仿佛、要是自己没弄错的话,自己是真见过诶!这才是最大的好奇心所在之处。

而头一回见到的时刻,小黑……无法控制往河水中而去的自己,夹杂着的啜泣声,红色木柱,红色宽大毛衣开衫的小女孩……

小黑的事,难受是有的,每每想起,心里依然泛酸。但渐渐地,也就习惯、接受了。因为陆筱颖已经不是第一次有这种恍惚感了,好像在未来,会有不少的事情再次联结回化为了执念的自己儿时伙伴的事情中,这里头自然也有小黑的影。

都是其间无法遗忘掉的、发生过的切实的事情。既然有这种大概可以称之为“第六感”的感觉,再加上总是要前行的、不能沉湎于过去死活不出来,那么,还是慢慢接受吧。哪怕心里还是难免会有点疙瘩,不可能如自己脸上展现那样仿佛无事发生,但,得习惯呢。

比如这会,被点燃起了的好奇心,不就也同这恍惚感重叠、印证着,再一次联上了那一个已是过去的今夏时刻。

陆筱颖静静地,双目视着窗外。好热闹的街道。自己所在的这楼,同对面的楼,中间所夹的街,来时还是走过那么一小段的,但这么看去,街的宽度仿佛拉大了许多。

热闹的景致,鬼火,魑魅魍魉,红色的灯笼,飘行的魅影。看习惯了,好像也没觉得太过怪异了。

眼中所见的,是不借音,仅凭着光影形,都能看出的喧闹感。相反地,看着这一切的陆筱颖,自己是安静着的,再多胡乱飞散开的想法都是自个内心所想而已,表面上那可是一语未发,做个安静的跟班,安静地等待着瞎婆子以她节奏而行、下一步的叙述。

但下一个先行飘入陆筱颖耳中的,是汐那迷人的声线,还有他不疾不徐的语律。

“是魂魄吧,但不完整。我在那附近听说过,那个小孩的肉身,还是在显世里头挺完好的。”

汐这么说着,陆筱颖已经自己猜开了。这个听说,说不定……水璃吧。河、桥,水璃那么近。当然自己家也一样很近,但另一方世界有关联的事,水璃那可就比她这个小人类更知道了。

“嗯,是完好无损。哪怕稍许损点,也没啥事,只要时候未到,那丫头也就会一直徘徊在车站里头。这镇子上的引魂者,也做不来什么。除非那丫头阳寿尽喽,那就轮到引魂者出场了。不过,说是肉身完好,但缺了点重要东西的人吧……”

瞎婆子说着,神秘兮兮地指了指自个太阳穴处。

“小跟班,懂的吧?就算没见过世面。”

被突然点名到,陆筱颖半懵懂地点着头。勉强,应该算是没有弄错的懂了吧。大概就是指头脑不清楚,可能还有点傻乎乎那种吧,毕竟缺了点重要东西嘛。

但是瞎婆子和汐都没直说明白,她可不确定自己所“懂”的就是真的、对的那个“懂”的。

“至于,我说的丝线嘛……”

瞎婆子突然间轻下声来,往前倾着身子,颇有些讲悄悄话的态势。

“那丫头迷路,进去容易,出来难,这一层,也算是跟汐侯大人那有些关联。进了显、隐世交界地带,自有非显世的规则。但是,那丫头不止于此,她身上可还有老太婆我说的那丝线缠着。真丝线哦!真丝线!这回可不是前头那被水灵逮着的妖异,背后什么大人物的暗喻。”

陆筱颖眼中一亮。哦?汐侯大人有些关联啊?汐侯大人。然后一本正经地端详着汐那足够让她花痴去的脸庞。

而汐的眼中也有光芒闪过,虽光线为一层,但也是恰当好处地点出了他的别有兴趣。

有丝线缠着啊?有意思。前面可记得瞎婆子有说过,丝线的来源——不明!

“这玩意,我猜,不是一天两天了吧?鬼节那会,或者说再稍微早些时候,至少到鬼节前河边那临时集市那会,是不是也已经有了?你说的那个丝线。”汐问着,有着他自己发散开来的猜测。

“没错,早就有喽。这个至于具体什么时候有的呢,我就说不上来了。”瞎婆子又坐直了身子,勺起了冰淇淋,“哎呦,还有草莓味夹着啊,不错,不错。”

瞎婆子全白的双眼,望着前方。她的正前方,便是临街的窗。她的视角来说,是较陆筱颖和汐都更为直接能看到窗外的热闹的,只不过于她而言都没差。眼眶内的全白,是倒映不出任何事物了的。

所以这丝线也非她亲眼所见,但,也不是道听途说。而是,她的亲自所感。

具体什么时候有的,就跟那可怜的人儿是具体什么时候迷路进去的一样,说不上来。但关于这丝线,瞎婆子有她自己的猜想,也正是这个猜想,她是始终觉得,知道“丝线”这事的妖异里头,她绝对也算是先知道的那个。

她的猜想,是同她来到沂竹镇的真理由,以及她所追着的东西有着紧密关系的。

要是这有丝线的模糊时间,同今年头的这个鬼节来比……鬼节前后的时间加总为一来看,都是怎么看,怎么猜短了。但瞎婆子有这感觉,这位收敛了妖气、还大方请客来听些八卦的人物,聪明“人”呐。估计只是出于他所想,保守着算的时间点问而已。

而汐嘛,确实是保守着问的。之所以只限在鬼节这时点左右。多热闹的时间段呀!

前有河边那人类的祭祀性质的临时集市,顺带也有妖异凑热闹。这之外嘛,鬼节前头,还有墨泽家那家宴。那宴会里头,不用参加都知道,少不了些什么地界的话题。老山主那家伙走了后,有些蠢蠢欲动类似的也难免。

鬼节之前是如此,鬼节之时,比往年热闹。妖异是都以地界之名打了招呼,美其名曰给亡魂们绕个道,但并不能否认两扇鬼门、返世亡魂众多的真实。

至于之后嘛,也算是“鬼节中”的延续,钱小姐的葬礼。加上自家小花痴所说,也同葬礼有关的,她在弄堂里头所看到的黑影一样的玩意。

这鬼节,可是怎么说都是怎么热闹啊!

热闹之中,鬼节有关的,自然是——引魂者!

每年这时节,最需要打起精神来的,可就引魂者了。

所以,汐猜测的时间限定,只是猜测着,这沂竹镇一带唯一的引魂者,是不是也……知道?瞎婆子所提的,车站里头那人类女孩魂魄身上的丝线。

反正都是热闹了,要一下凑上那么多要素,可是极为难得的。当作一场难得盛大的庆典,倒是或许不错。平静的时间足够久了,热闹都已经自个来了,那索性当成是平静许久后的仪式感也不差。

如此的话,要是引魂者那家伙也知道丝线的事,不知道热闹是不是会再大点?或者说……要不要先试探下他?要是他还不知道的话,再哪天去车站里头逛逛,稍许确认下,提点下那家伙,主动给添点热闹呢?

汐把他所有的心思都藏于嘴角的笑意中。

不知道瞎婆子,甜点结束之前,还会再说出多少有意思的热闹来呢?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