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二百零三章 明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580  |  更新时间:2020-12-23 21:39:01 全文阅读

“这丝丝线线的事呐,就这么点到为止。”

瞎婆子的声音再次响起。中气十足之中,沧桑感、沙哑感依旧。

“暗喻的虚‘丝线’,后续那被水灵揍过了的妖异,同那人类之间会走出个怎么样的故事,可就不一定的事喽。没发生的事,我这老太婆自然也没法瞎说下去了。哪怕这会我们也就瞎聊八卦,八卦本就掺和点水分也是很正常的事。”

在瞎婆子说至此处,微微停顿了下之际,陆筱颖插话了两句。

“不一定的事,是……有好,也有可能不好吗?好和不好,都有可能吗?”听似没怎么夹杂情绪之类的平静音调之中,实际上却是藏满了陆筱颖对小璐事情的关切。

不一定的事啊。

那就是说不定是好的!哪怕幕后还有她不认识的、叫“蜘蛛”的妖异出现。如果会是好的,那也就不用空担心了。

要是不好的话……虽然自己也做不了什么,但至少,哪怕放学后悄咪咪地跟着小璐下也行啊!多少总比一无所知的小璐自己好一点,说不定哪一个关键点,自己可以拉小璐一把回来呢!

“小跟班还真是有些爱瞎考虑呢。”瞎婆子说了这一句,舔了舔勺子上留了些的冰淇淋残痕,然后又毫不客气地从容器中勺了满满一勺。

她还不知陆筱颖是人类,以为真只是个小妖异的小跟班,化出个人形也没太久。这样的前提下,自然瞎婆子也不会往陆筱颖实际是关心人类小伙伴的角度考虑去。只是觉得,这聊八卦就聊八卦,未来怎么的个么,反正也不押注,没啥好关心的喽。

好,或,不好,对于非当事人来说,都只是看客。说直白的,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反正不在己身,无所谓好坏。

再说了,这“好”与“不好”吧……

瞎婆子正感受着嘴中这冰凉化开之时,她所想的“再说了”的事,汐倒是以语言的形式,把意给先说出来了。

“好、不好,无绝对。本身,好和不好的定义,就是模糊不清的。而且,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同一个人的角度来看,也会有所不同。要是再加上不同角色、不同的视角来看,那更加会有所不同。反正这个嘛,就如瞎婆子说的,没发生的事,我们都没法瞎说下去。既然我们只是旁听这段八卦的,那要是想关心后续,我觉得也是暂且按旁观的视角来最合适。”

汐说着,未曾点名这“关心后续”是以怎样一份心态的关心。

虚者,可以是好奇、八卦心般的关心。

实者,自然可是由内心而发、对有所关联者的关心。当然若世间有大爱者,那也会有心始发、但却无关是否对象有所关联的关切。

陆筱颖的“关心”出自哪种,汐还是有些明白的。

但是嘛,暂且这会,虚虚实实,实的就算有虚的误解,那也误解着便好。顺其自然的模棱两可,顺其自然地任其想象,那么,往往会往自己心中所希冀的想法而去。对于此刻屏风这侧的来说,说白了就是针对还不知道小花痴是个人类的瞎婆子,再好不过。

至于等甜点也都结束之后,瞎婆子会不会知道小花痴的真实、还有自己的一些,那就是到时候的事了。

而瞎婆子,有妖说出了她的所想,还说得可远比她自个原本会说的更好,一边细细感受着舌尖上残留着的刚才那勺冰淇淋的凉意,一边颇为认可地点着头。

这自己就算说,那也顶多只会说到“好”同“不好”并非绝对的这一层吧。这位不差钱的主,啧啧,这番话,可说到不止一层喏。

等这吃的甜点、这说的“甜点”可都结束后,这夜晚吧,估计也还剩余足够长的,倒是可以去哪儿打探打探,这位不差钱的主,到底是什么来头。

那三个小个头,估计是清楚得很的。不过……

瞎婆子可没天真到,认为红色小妖们会主动说出来。要是傻乎乎地,前头提到“蜘蛛”那样的,无意失口说了倒有那么一丁点概率。但貌似,目前看来,这三小个头,关于这位收敛妖气、还请客的主的身份,可嘴巴挺牢的。

“哎呀,这说得就是不一样!诶,我刚说哪来着?”

瞎婆子稍一回忆。这被小跟班、时间并不长的打断,还真是得想想前面说哪去了。

“哦,想起来喽!那丝线,虚的暗喻的是说喽。那么实的、真丝线的,也就那车站里头迷路丫头的,也算是把我这老太婆的所知说了。实的嘛,来源不明,再多,我也就说不上来了。但是吧,丝线的事是说不上来,其他的,那地方的事可还有的说头的!”

“那地方的事?”汐问了一句,“我猜,还不只是地方,还要结合上具体的时间段吧。比如说,鬼节?”

汐这话一出,陆筱颖从瞎婆子勺冰淇淋的动作中都已能明确看出,又猜对了!但是,那是汐的事情,她可还是云里雾里的。

“那地方,是哪个地方啊?河边吗,集市时候的?还是说的那个车站啊?”陆筱颖说出了心中的疑惑。不懂就问,可不是什么要掩藏起来的事。

说了两个丝线,虚的、实的,确实也是没说清楚呀,到底指的什么地方。

以前刚开始写作文的时候,可记得老师有教过,时间、地点、人物什么的。那丝线也是有实际事情的,既然是事情,那肯定也有发生的地点的。都有地点,这种模模糊糊的“那地方”的指代,谁知道是指的哪个的“那地方”啊?

瞎婆子已又往嘴里递了一勺子满满当当的冰淇淋,顺带着摇了摇头。

摇头自然不是针对食物,而是对这小跟班了。这冰淇淋吃起来,可比她所感受到的,分量要大多了,无可挑剔。也是奇怪了,还以为这店就是传统式样的饭菜之类,竟然还有这种西式感十足的甜品。

“小跟班啊,你这,跟你家主子的差,可有点距离大喏。”

“对呀,我没见过世面呀。那红色三只也这么说我的!”陆筱颖爽快地回着瞎婆子,可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那……那地方,到底是哪个地方啊?”

“桥,也就是车站,廊桥车站。”汐回道,“要猜到很简单的。等你……嗯……再年纪大好几岁,或者嘛,再多长点皱纹什么,说不定就轻轻松松能猜到了。要是指的虚的丝线,集市太临时,只是普通的河边。而跟丝线真有关系的、那位墨泽大人下面大人物的妖异,她老宅不在这。”

“至于,我猜的鬼节嘛……”汐的笑更浓了,转看向了瞎婆子处,“瞎婆子,看样子,你对今年份的鬼节也定有不少见解啊!”

“这个嘛……见解,我可没啥见解哦。只不过嘛,汐侯大人那头也好,墨泽大人那头也好,都提醒着大家给亡魂啥的让道。往年可没单独提醒的,怎么的都有点什么的嘛。”

瞎婆子说是如是地说的,但她脸上那笑容,可分明还藏了点东西的。只是这会,她没继续说下去,而是转而说去了其他小事情。

“比起这个来说,喏,小跟班这会是不是要有点不高兴了?这说长个好几岁,倒是小事,隐世来说,但这……多长点皱纹什么的嘛……”

“就是!”陆筱颖立马接上了话。

本来也就心里头暗自嘀咕嘀咕,这汐侯大人臭妖怪!哪有这么说自己的,就算是这样,也不能那么直白呀!什么皱纹多长点!会不会说话的哦?不是应该说些好听的、哪怕假的也行,什么容颜不老、沉鱼落雁、倾国倾城,哪有直接说多长点皱纹的!

没想到妖异婆婆竟然替自己给说出来了。这点,还是这瞎婆婆更懂自己。

不过话说,妖异也会长皱纹吗?看瞎婆子的样子的话,哦……好像也会,也有可能。但是,人家水璃小姐姐也肯定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年了,皮肤可好的嘞。吹弹可破!绝对的肤如凝脂!

然后再看另一种处处透出帅气感的好看——汐。陆筱颖觉得隐世貌似挺好玩的。汐同妖异婆婆,光看着或者是妖异婆婆来得年纪大,但实际上……隐隐有种感觉,说不定实际汐在世上的时间来得久多了。

所以,容貌不等于经历过的时间。

时间,也不代表就得在容貌上显现。当然,这后一句,应该也就非人类的世界里才可能了吧。

“原来你在意这个啊,小花痴?我还以为你刚刚那小表情,怎么突然不高兴了下的样子。你要是长点皱纹,我觉得,也会很可爱的。要不要来点酒?”汐给自己的酒杯内加了点酒,随后往前探往陆筱颖处,“不是说酒能解愁。就那么点小不高兴下,来点酒,忘得更快。”

“呃……有你那么带坏小孩子的吗?”陆筱颖以手指轻拍了几下自己的脸蛋,微微暖的正常体温度,平常她可很少会做这动作,这会只是没镜子,只是借着这动作仿佛能探知到自己的表情一般,“我有……那么表现不高兴吗?好像也没吧。”

“也就噘了下嘴,而已。不过噘嘴,有时候也是不高兴的小表现,要不要来一点?多个陪着喝酒的,有意思。”

“才不要。你个大酒鬼!”陆筱颖回着。感觉汐只是想忽悠自己陪他喝酒嘛。可没看出他自斟自饮的,有哪里无聊、没意思了。反正不还有妖异老婆婆讲故事听。

“啧啧~”瞎婆子忍不住发出了点动静。

另一桌的小妖们,目前已是听到了这头说的、也似没听到,自己吃自己的愉快着。

“这感情啊,让我这老太婆都羡慕喽。”

“感……感情?”陆筱颖蒙蒙地转过头来看向瞎婆子处。

瞎婆子这句话,已让她的双颊瞬息绯红。虽然也并没什么,但是这两个字,让这个年纪、还本就容易脸红的陆筱颖,不由自主地、尴尬地红起了脸来。

“是喽。我初见面的老婆子,都看出来的事,可别说身在其间的,完全不知道哦?”

“怎么会不知道?”汐说得极为理所当然,“我跟我家跟班,感情那是必须好的。要不然也不会让她做我跟班了。对吧,小花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混到一起,以真相处,除了缘之外,总是有些相通之处、或者感情之类的东西的。”

极为理所当然、极为肯定的说法。就如同,汐提及“长点年纪”、“长点皱纹”之类的,也是理所当然、不避讳般。

因为他知道,迟早有一天,在时间流走中留下的沉淀,会一丝丝、一毫毫地积累、淀积,然后落成此刻他眼中的小花痴眼角边、额头上的皱纹。这是迟早的事,毕竟是个人类嘛。

但从做出决定陪伴、守护、作为家人的时刻开始,这些都是不足为奇的事。未来沉沉浮浮的各种经历之后,这张还稚嫩着的面庞上,必定也还会多出份成熟冷静来,但是,也不过是不足为奇的事。

这个独一无二的作为人类而生的家人。

总有一天,她必定会走到泓汐的地界之外,去探知、去求职、去发展。

总有一天,会发现,原来泓汐的地界是远比她所在的这个镇子要大得多的。

然后,也总有一天,见识到了更多后,会发现,原来泓汐的地界也不过是如此小。

但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了。作为家人,离不开泓汐的自己,只要,无论花痴将来能走多远,累了想归来之时,泓汐的家永远会拥抱她回归即可。

而当皱纹布满其面颊之时,眸间倒映也会始终如初,如这个开始的夏天所见,一如既往,如此可爱。

正是有这种想法,老早前就已清楚得很的想明白的想法,汐对于自己随口就出来的“皱纹”、“长年纪”是全然没在意的。

不过瞎婆子帮忙说出来了嘛,容易在意这些,也是人之常情,反倒越发觉得连那点小情绪都没忘展露下的花痴,可爱了。至少,真!

“哈哈,自个都明白的,那是再好不过的了。世间有的,可就是明明感情好得很,就是不明白,然后就有意无意怎么地伤到了彼此。感情好可是好事,身在其间还明,那便是幸事!”

瞎婆子别有意味地一笑,继续说道。

“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喏。这样的,可更多些。不过,不是我吹,别看我也就个老太婆的妖异而已,也没啥财力、实力,但对于‘清’、还是‘迷’这点,可还没老糊涂。”

“我可从一开始见到你,就觉得你是个……按显世的说法,‘明白人’!”汐回道,笑容迷人、却也藏谜般,藏了他双眼中一样的深邃。

“哈哈,这样啊。我可当这是个夸奖了哦。既然彼此都算明白,那我就不多绕弯子了。我的不糊涂,前头刚说的那事,鬼节让道什么的,大多数这镇上,至少我所听到的范围内的妖异,可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当的,只觉得大佬们如此善解人意,也都挺配合的。我嘛,也配合了,让个道小事。但,我可不觉得只是如此简简单单的‘举手之劳’或是‘善解人意’。”

说到此处,瞎婆子便停下了话语。时不时的空白时间段,总是更能把下一时刻酝酿得更为饱满般。

而此刻,那一桌还是以鲜少语为主调的好吃好喝。

这一桌,彼此明白之中,却并没有囊括陆筱颖。她明亮亮的眼中,有隐世的光影,也有,对于隐世这头、这听得再一次云里雾里、静待其解的疑惑与好奇。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