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 祸起萧墙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018  |  更新时间:2020-12-29 20:48:21 全文阅读

光重叠着,外头映进的光,室内本有着的光。

而重叠之中,无处不彰显的,是这隐世街区中,夜的喧嚣。

瞎婆子停下话语来的间隙空白,也在这时,仿已酝酿得足够。证明这份足的,是忽然而过的阴影。

是窗外快速游移过了什么。这什么,挡去了原本穿透窗框内的空间、映照进来的大部分光线。

这一下,少去了一瞬的光,便化成了相对的阴影落下。落于桌上,落于瞎婆子脸上。

陆筱颖本就停留在瞎婆子处的视线,更被这忽然间闪过瞎婆子脸上的阴影吸引。而在被那阴影一惊之中,迅速转头看往窗外时,那挡去了光的什么,已经过了,只匆匆瞥到了眼其尾。

“……龙?”

愣在了那一下的陆筱颖,嘴中挤出这个字来。本来就不是这一桌中的“明白人”,还期待着瞎婆子继续说下去呢,这一闪而过的影,更是给她添上了一份新的疑惑。

不会……这街区里也有龙吧?刚刚那尾巴……然后那影子,妖异婆婆脸上被挡去的光……感觉身子也是长长的那种……没见过“龙”样子的龙呢,感觉,说不定是呢。

虽然说,汐是说过自己巷子里头遇到过的、叫作“喻礼”的“人”,是条龙,可自己看到的时候,就算知道是妖异,但还是“人”的样貌嘛,不算真见过的嘛。

所以,今天是不是还能见到……真龙!

迅速而过的什么,光已再次恢复如初,没有了遮挡。重叠着的光,由外而投入,由内而洒着。

也是这一下光影的小插曲,空白的时间酝酿也终是充分了。

“这可不是龙哦。龙,哪是那么随处可见的?不过,这镇子附近呢,确实也是有……”

瞎婆子再次开口,话未说完,余处还是汐插了话补足的。

“沂竹镇,只有茶山那有。他的话,我觉得应该不大会来这街区吧。”

“没错的喽。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茶山那嘛,既算离了‘市’的‘野’;也算没太‘野’的‘市’吧,离镇子再近不过。两种的隐,都算是隐约有些了吧。诶,不过小跟班提到龙喏,也是跟老太婆我本来想说的廊桥车站的说头、算是有些关联吧。”

龙、廊桥车站,本身这两个主题是没有关联度的。但是,却被放在了一起。

既然会放在一起,那必定有瞎婆子的道理。

而后,鬼节……

亡魂、鬼门……

茶山……

延伸而思,所及之思化为点,点连为线。

亡魂啊……也是,那家伙某种意义上也算“亡魂”了。只是,较人类的更为彻底,连每年返世见一见的机会都没了。

“老山主吗?”汐以极为平静的口吻说着,眼中的深邃亦是这般平静、波澜不惊。

“没错!‘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这话,确有其理。但可不能死板理解。有龙,不一定是于水而言,也可于山、于地而言。这地方吧,是个小镇子喽。我这老太婆来了后,感觉这镇子真的是几十年恍如一日。”

陆筱颖细细地听着。这个小镇子,是她的故乡,土生土长之地,基本没怎么离开过的地方。所以,更是有份好奇和期待。她自己眼中的镇子是什么样的,她知道,那么,妖异眼中的呢?比如这位妖异婆婆眼中的镇子又是怎么样的呢?

自己见过的不过十几年的这个镇子的春夏秋冬,而且这里头还有着不少个,太小时候的事情,记忆模糊不清。就是感觉像走过那排雨链、正式进入这片街区前的那片白茫茫一样,也是白茫茫的。不知不觉地,就已经长大到上初中了。

越久的记忆,越模糊成白茫茫,好似曾经小时候的时间是极短、极短的,所以能留下的碎片也就只能不多一般。

“相较其他我这见过的城镇啊,这儿算是变化不怎么大的地了。变化最大的,可能也就之前那把大火了吧。那把火,说起来年头可不久,不过要是显世来说,那也足够久了。”

“那事,没多少人记得。”汐补了一句,说到“人”字时是加重了些的。说时,平视着前方,看着陆筱颖处。

没错,没多少人记得。包括小花痴。按时间来算,小花痴应该是会知道那场火的,而且还是她没太过小、能记得事的年纪吧。

而陆筱颖嘛,她听到“火”,只是想着,那八成是她出生前的事了,完全没起什么疑心。反正她记忆中,她可没听说过镇子上有过很厉害的大火。但对于妖异们来说,自己这么点年纪的时间,很短、不长,所以,肯定就是她出生前的事了!

“好像是呢。我还以为是纯粹、显世容易遗忘的本性而已。诶,扯远了。重点不在这,总之呢,这镇子不怎么变,但灵性,我这老太婆可觉得是足够足的。现有茶山那那位,先前嘛,老山主的存在。虽然我只是听说过这名头,我来时,就早已是墨泽大人管着山一方了。”

回溯而去,瞎婆子来到沂竹镇的时间不具体,但仅这几句,已是感觉出了悠悠岁月之感。而岁月之中,这镇子也若妖异们的世界一般,几载也好,十几载也好,不过指尖的微微流沙,并不算过了许久。

许久,只是对于生活在镇子里头的人类而言的。

“有龙则灵。龙非轻易可见者。但这么个小镇子,却始终有着龙在,足够有灵之所了。老山主,是算地龙吧?”

瞎婆子确认性地问向汐。但说白了也只是形式,这答案她可清楚得很。这种事,可不需要她亲自见过、亲自确认过。

时间、空间,各种可能的因素,都会让“亲自”二字失去效力。但失了这二字,并不影响一些事的确实。

陆筱颖看到汐肯定地点了点头。这一晚始终看着心情不错的汐侯大人,此刻的嘴角处,却没有了丝毫的笑,唯有如他杯盏中酒水表面般的平静异常。

而这,只是因为关联到了老山主。

已故去的友人,除了交给了墨泽的山一方事宜,还有那死寂的坟山,什么都没留下了。有时候,都有些羡慕那些还能以亡魂形式回来看看的人类。

但这样的现实下,那家伙,却还是被硬生生拉进了此刻、包括也许自己也在内的生者的事情之中,还是有些让汐觉得不悦的。已故去的回不来就算了,那就让其安息,但却还要如此被打搅。

有事没事,同坟山有关之事,汐都觉得已是严重打扰了自己那故去友人的安宁!

但打扰的始作俑者,到目前来说,还没算露过面吧。瞎婆子此刻提到坟山什么,亦或是其他人有提到什么,都不是真打扰者,这点汐是清楚的。

所以,有些心中所生之情绪,汐也不过是在面上化为了平静而已,并没有过多显出。

“但提到老山主吧,这‘龙’的事,也不过是小跟班那话,临时性带起而已。就晃过去个影子,可还真当成龙喽?”

瞎婆子似是没发现汐微妙的小变化。也是,毕竟她看不到。能感知一些,也不可能所有细微都捕捉到了。汐也只是“心情不错”转为了短时的“平静”而已。

“可我要说之事喏,估摸着,八成,还真跟这位曾经山一方的旧主有关。廊桥车站的说头,鬼节嘛,自然是站内进出的亡魂多、集中。而今年份的,我是配合着,没咋走动逛逛,但可不代表消息全然不灵。今年的鬼节,站内亡魂的数量可多了么牢牢了的哦,比往年。”

甚是神秘的笑,绽起在瞎婆子皱纹与苍老一同缀饰着的面庞上。

“而亡魂何处而来?显世的人类不知,只知道那是座埋了不少列祖列宗的山,隐世这嘛,可都清楚的嗷。坟山!额外多的亡魂,那极有可能今年的鬼门是有些异样了的。这怎么个异样法,我是不知了。坟山那,妖异都鲜少去,听说也是老山主一层因素。我这外来的,自然也入乡随俗,随了这惯习。”

提到坟山、鬼门……

汐脸上那份“平静”褪下,已经回到了平静之前的那份状态。从他嘴角处的细微就能看出一些。

牵动着这细微变化的,不过心。

心之所念,心之所想。有的会显露得极为明显;有的则会如汐现在这会一样,表面看似无什大变化,但其实只是不明显而已。

而让他复又“心情不错”起来的,不过是……

什么嘛!还以为瞎婆子知道两扇鬼门的事了。坟山那,妖异鲜少去,出于一份自发式、延续式的敬意。但可没设什么障碍,或是增加些看守的。

一贯如此,那儿进出自如。大家也是一贯如此,遵守着不成文的惯性。若是多点防守盯梢的,在坟山那,反而容易变成“此地无银三百两”。

但也正是没有任何的额外看护,要是真有妖异,没有遵着那份无言无声、始终延续下来的惯性,去过坟山那,那会发现两扇鬼门的事,也是极有概率的。

看样子,瞎婆子确实是纯粹因为自己这、和墨泽那,提议大家的给亡魂让道一事,纯猜测而已。但是,却没有跟大多数的猜测一致,比如觉得只是地界对人类亡魂的一份通人情的“善意”,而是直接猜测鬼门可能有异样,这瞎婆子估计是还知道其他什么重要事情的。

要是没点其他的,就不走常路、往“异样”处想,那这心理也太黑暗了点!事实归事实,是有两扇鬼门。但不知情的,还没其他额外什么的,就往异样想,就是两码事了,足够深的消极、黑暗心理!

果然,瞎婆子微做停息、品了点甜点之后,再次开口所说的,是证实了有其他重要之事相连的。

也如丝线一般,另一种非先前的虚、也非先前的实的丝线,若要归类、也可算为另一种虚的丝线相连。

“我呀,鬼门具体怎么的个异样法,是不知了。纯粹老太婆我自个猜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心里头毛估估有个自己的想法,瞎掺和啥呢。所以那地方,也不远,但我可不会轻易去那有半山竹、半山松的地的!坟山,山便是坟,坟便是山,晦气!”

刚一说完,瞎婆子像是立马反应过来什么,又急忙补充着解释起来。

“当然,当然,我可没啥别的不尊敬之意的。绝对没有啊!没见过老山主,但对地界这儿现任的、还是前任的主儿,我可都是打心里有份敬意的。只不过嘛……哎呀,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阴阳之间,五行之理,诸事讲究个平衡!那地吧,我虽然不是个人类,不会人类那样的想法,觉得瘆得慌啥的吧。但那儿,我觉得阴甚了些,阳弱了点!能不碰不碰!”

瞎婆子继续说着。

“所以呢,一则是随了这儿的惯习,不去;还有一则,就算好奇,有猜测那儿今年鬼节有过异样,也没打算去证实!阴阳不衡之山,我自个有我自个讲究啊!”

瞎婆子如是说着时,安分了好一会、唯有吃吃喝喝动静的隔壁那桌,终于又有说话音传了过来,虽然不知分别是哪一只红色小妖所说。

“这瞎婆子,尽开始瞎说了!”

“嗯,不管她,不管她,我们吃我们的!真好吃啊!想不到老板这还有隐形菜单啊!”

轻飘飘的几句,飘过来了音、便是飘过来了。飘过之后,也若薄烟散雾一般,就此散去。

过眼云烟,散了便是啥都不剩,仿似从未有过。而此刻小妖那边传来的话语,也不过如斯,仿若未曾飘过来过,瞎婆子也只是以她的节奏、继续着她的言语。

“但是哦,不去那,没法确认的异样,可跟我猜测出那儿有异样的,并不耽搁!”

这才是汐最想听到的东西,到底是其他什么东西,辅助着,让这瞎婆子有了“鬼门异样”的猜定。

从目前汐所感觉的来看,这瞎婆子的能耐,或许没万事通那家伙本事大,可也算足够大了。知道不少,藏着不少。想不到这小小镇子,藏了那么多有意思的人啊、妖啊的。

这有意思的人嘛,自然就是作为现如今自己来说、泓汐来说、唯一的一位人类家人——小花痴而言了。

耳中所闻有窗外散入些许的喧闹,还有瞎婆子的声音,目中所视,汐的眼中所映,目前只有陆筱颖一人。而陆筱颖视线一对上,懵懵地、傻傻笑了下,回以刻意的几下眨眨眼。

“我这啊……”瞎婆子神秘叨叨起来,说话声音也轻了小许,“可有消息,祸起萧墙喏!”

祸起萧墙啊……这词不意外,对于汐来说。瞎婆子所指,是哪边地界的“萧墙”,汐也明白得很。墨泽那头。

鬼节前昔,河边的集市,河边墨泽的居所,居所之内、同样也是河边了的、山一方的家宴。都能百分百肯定的话题之一,地界的事呗。

只是,意外的是……

瞎婆子又是卖关子似地停留出了适当的空白时间,汐也不浪费这空白,直接问道。

“跟鬼节、廊桥车站,是怎么样的一层关联?要是坟山的话,这‘萧墙’跟那山有瓜葛,还是能说得通的。都是老山主的关联。”

瞎婆子脸上是神秘兮兮的笑,手指冲着汐的方向点了点。这手势之中,不言明,却已透出其所表之意,聪明“人”啊聪明“人”。

“果然喏,我就知道我只点到了,你这啊,就立马想到喽。喏,跟班,学着你家主子点!”

突然被瞎婆子点名到自己,努力着跟上思路的陆筱颖,恍如梦中惊喜一般,指了指自己,然后有些尴尬地回应道。

“呃……可能有点太难了。就算我年纪大起来,这个比我大得多的,年纪也会一样多起来。所以感觉……太难了。”

“哈哈……”爽快的笑声,随后,便是瞎婆子回归正经的述说,“这关联嘛。说起来,也是隐隐晦晦,跟那廊桥车站所在之处一样喏。两界之间,可为显、可为隐。关联既在、却又没在。”

“是没有明确证据吗?”汐问道。

“对喽。但是,没证据的事喽,也未必不是真。证据这东西喏,可以证明事的真。但是事的真才是本,这作为形的证据,可不是说有就有、有本便能有的。有时候,事就在那,但证明起来这是真在那的,可就难喽。就如庄周梦蝶,哪头为真、哪头为梦,惑在其间,何证?”

在陆筱颖听来极有哲学性、极有深意的话语,似懂非懂。她也觉得此刻的自己是那庄周所梦的蝶,哪头是明,哪头是惑,反正……嗯……听着貌似懂、又没太懂。似懂非懂,是蝶非蝶。在隐世,又忘了是在隐世。

而汐,眸中有深邃的瞳,更有光所折出的明。

“嗯,理解。所以,这没法证之的‘真’,是何?都说到这了,应该是可说之事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