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 故往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254  |  更新时间:2021-01-02 15:24:41 全文阅读

最后一口的冰淇淋,随后,勺子便落入了盛过冰淇淋的玻璃器皿内。

光影落于玻璃器皿、及其内所在的勺子上,霎时,流光溢彩更甚,映着这方不同凡常、却也是这个世界凡常的景致。

“都说到这了,当然是可说之事了!”瞎婆子回着汐,顺带推开了这已空的玻璃器皿,转而又把一满盘子的精致唐果子往自己面前推来。

当然汐的问,也是明知故问了。瞎婆子这点,还是明白得很的。

“谣言不可乱起头。我这说的,可是些不好随便说的。一着不慎,便可能成了‘谣言’的头喽。老太婆我可没想成为这头。所以呢,我说的这些个事喏,这街区你就算走遍街头巷尾也未必能听到,但我也不是胡诌。”

瞎婆子手间所拈、那一枚花形的唐果子,此时,已是少了一个小角落。

甜品的时间继续,只是换了个品种。而话语的“甜点”时间,也尚在进行之中。

“结合上不是胡诌这点,我觉得某些程度上,也是能说明我的一些了的。为了不成为胡诌,我不会随便开口说。既然已开口说,那便是已经有了我自己的考量,打定主意了的……可说!”

汐笑着回道:“那就刚好了!要是被吊起了胃口,却戛然而止,这悬念硬压下去,对于听众来说,可还是挺难受的。对吧,花痴?”

完全不知道汐干嘛还要加上自己一句的陆筱颖,只是眨巴了下眼睛回应着汐。

说这话的可不是自己,干嘛问自己嘞?不过呢,汐侯大人所言甚是啊!

已经不是小璐的事情了,不是太身边人的事,实话说,陆筱颖的关切程度就没那么深了,所以已算是纯粹地“听故事”阶段。

哪怕,目前的、后面的故事中,也会有出现些听到过的、已经知晓、也算身边的妖异或事,但不是自己那个世界的,果然还是觉得遥远。仿佛咫尺天涯一般,还是“故事”的感觉更多。

而故事的话,听故事时候,还没听到结尾呢,就这么半路断了,可确实是难受的!

“欲言又止,欲扬先抑,这不也是一种讲话的套路嘛。哈哈……不过今天,我可没打算玩这套路。所说的嘛,也没个‘扬’、‘抑’之分的;就算有,也轮不到我来论吧。”

微停,话再续。

“没可靠证据,但是,是祸起萧墙喽。别看目前啊,泓汐、水这头,同墨泽大人山一方,关系不错,但我看来啊,是私人的关系,凌驾于了大局关系之上罢了。”

仅这两句,安静听着的陆筱颖,仿佛已经读出了点什么。当然没汐那么厉害,前面各种猜测可以如此深刻,瞎婆子都没说太多,就能猜到。她的读到什么,只是浅显的那般,也只是浅显地针对自己有所瓜葛了的妖异。

泓汐、墨泽大人……嗯……

虽然直接就这么带着自己进了这儿的汐侯大人,到底对于这儿的妖异们来说,是怎么样厉害的人物,不是很知道具体底细的。但是……瞎婆子这不长的话语,原来如此,汐果然好厉害的样子啊!所以,是泓汐、地界大佬那种吗?

地界的话,怎么样的算地界呢?怎么样划分的呢?主要是……

陆筱颖想到了水璃、水璃的井。然后,说到水,那这个镇子来说,同水联系最深刻、还最能联想到的,当然是那条河了!很熟悉、很熟悉的河,从小见到大;但也是从小到大、从来不知道它真名字的河。

况且,跟汐的关联,仔细想想,好像都有些绕着那条河的感觉。河里也还有水灵。所以……陆筱颖有些好奇汐跟那条河又会是怎么样的关联呢?不会……河妖?不对,河精?河……河里的大妖怪!

而瞎婆子的说话音,也在继续着。

“说到凌驾吧,常理的感觉,会想到‘假公济私’之类,总之,算贬义倾向的词吧。但这儿,我这老太婆可就觉得,是这一层‘私’,护了两地界的‘公’!不过要说‘公’或‘私’,对于地界这种来说,本身也没明确的。地界方始时,大抵本就是地界之主独有的,后续才有了更多妖异化成,也才渐渐衍生出仿佛‘公’。”

汐转而看了看窗外头。瓷烧制的酒具,没法玻璃器皿一般,把这一切的热闹、繁华映成流光溢彩。但是,眼中实实在在所见,已能抵过一切只是倒映出的光彩。

这瞎婆子,还真是挺懂啊。她这么说,也没问题吧。确实,大部分地界来说,都基本是如此的。地界之主,本身,也算是因为对应地界头一个出现的、也才算是被默认成了主吧。虽然这也只是一般的普通情况来说。

至少,在泓汐,在现在只是简略而称“山一方”的地界,还是垚阜的地界,初始之时,都只有那个被称为“主”的存在。

时间存在得更久,或许有时候矫情地来说,体验过孤独的时间也更多些吧。

所以,对于慢慢汇集而成的一些,各自有着各自的执念。

执念。提到了,隐世之中的居民,往往会想去无法正常往生而去的人类魂魄。比如河里头、现在已经离开了、曾经也是小花痴儿时玩伴的那执念。但不受这种惯常联想束缚的话,人类、妖异皆可生出执念来。

除了这愈发放不下来的执念之外,也确如瞎婆子所说吧,渐渐的,不在孤独之后,“私”也在慢慢成为“公”。本来只用管了自己,其他看心情就好,不知何时起,其他的也不再能随意看心情了、而想……好好护着这一切。

什么地界之主?这种一听就只会觉得“高处不胜寒”的名头。自己手中所握的、自己所身处的……

边听着瞎婆子的话语,汐的目光又边从随意看往窗外,转而看至了陆筱颖处。

自己所“执”着的……

可从来不是,这种光听就觉寒觉孤冷的东西!

只是想……好好护着,这些想护着的、愈发让自己放不下、更舍不得放下的一切。简而为之——家人吧。不以血缘而论,却得来不易的……家人。

还有,顺带着,为了家人,那么家人所需的家、土地,亦或家人所需的人类、哪怕自己实际没感兴趣,也可以一并护着。只是如此而已。

瞎婆子的话音依然进行着,在汐所想时,便在屏风此侧的小范围内、持续传递着。

“若不是汐侯大人、同墨泽大人间的关系……还有,还有,我可听说汐侯大人同墨泽大人前任的老山主,也是不错的友人关系。若不是这层‘私’的关系喏,我看这儿的地界可早就不安生喽。至于这不安生的源头喏,还是那老山主,虽然已去者并未额外做什么,但这留下的渊源呐,可是自己发酵着的。”

由来已久,只是时间中渐渐发酵了,并不是新近才突然而现的。这个,对于汐,其实并不算什么新鲜事。早就知道,只不过有时候,知道归知道,知道着就行了而已。

但一样听着的陆筱颖眼中可就不同了!越发复杂、微妙的一个夜晚。本来只是小璐的事情,没想到,从瞎婆子这听到了的,越来越牵连出不得了事情的感觉。而不得了之中,她更觉得自己仿佛在离汐的世界越来越近。

她所接触的汐,基本都是在她的世界、人类的世界里遇到的汐——来去自由,还很厉害。大概来说,就是陆筱颖眼中,应该都没什么烦恼的存在吧,完全是她羡慕到需要仰视的那种,近乎完美的存在。

而汐自己那世界里头的事情,她是所知甚少的。此刻渐渐地,却仿佛也开始看到了汐那边的事情。汐那边,也是有着汐那边自己困扰的事的吧。仿佛……知道了一些后,觉得……汐更真实了。

这份真实感,不再只是汐最近就住家里头,距离上的近所能替代的,而是另一种具体上可能不大好描述清楚的真实。

原来,人类也好,妖异也好,其实不过都是——芸芸众生。

“这发酵吧,老山主在时,自然是没事的。本就是老山主的地,众心所归,心服口服,没有二话可言。”

瞎婆子沙哑,夹着沧桑的声音,在这一隅的空气中震荡。音中藏纳着的沧桑岁月感,更是有种错觉,让她所述的、也是蛮有岁月留痕印记的物语,听起来更像是直接从那个遥远的时间中给拽到了当下而呈。

“但是!老山主这一去,事情就不一样喽。私底下说说,我可听说喏,当时那会,汐侯大人那边的赤潋大人,可是实际上,比起墨泽大人来说,更来得众望所归的,对于承继山主之位!”

汐不由自主以手摸了下自己鼻尖。嗯……这瞎婆子能耐可真可以嗷。这听说,能从泓汐地界、或是山那边地界内打探听说到的概率,那可是极其低的。陈年老事不说……就算没明文规定,也算是敏感话题了,没什么妖异会吃饱了撑着没事干,时刻惦记着这种敏感事情。

坟山那边,那家伙都去了那么久了、也没阴魂不散,大伙都会主动保持着对逝者的敬意,少去打扰。相比之下,去坟山那打扰可来得容易多了。瞎婆子这说的事,涉及当下的地界情形,可更不好随意提及的。

所以……这瞎婆子从哪里听说来的,可真是个有意思的事情。

要论打探事情、听说些什么来说,万事通算是汐见过最有能耐的了。

万事通那家伙是穷奇之后,他也从来没藏过。这瞎老太婆可就不一样了。听前面的意思,她知道万事通不是好打交道的家伙,也一定是跟万事通多少有过交集。至于万事通会不会记得就不知道了,毕竟嘛……确实不是什么“好”打交道的家伙。

而这边,被汐暗自联想到了万事通上去的瞎婆子,叙述仍在继续。

“不过这个结果,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喽。赤潋大人,可并未在山一方。墨泽大人才是承续了老山主的新一任山之主!这渊源吧,也算是从此落下喽。你说赤潋大人那吧,本来还是更为众望所归的,现在却反而屈居于汐侯大人下面。当然了,汐侯大人那本来就是泓汐的主,在我看来,倒更像是赤潋大人没处去了,泓汐给收留了的味了。”

汐看着同一桌、同着自己面对面坐着的陆筱颖,极为认真地听着瞎婆子“讲故事”,还极为认真地点了点头。既觉得好笑、又觉得……这以讹传讹,传得……虽然“讹”的源头也未知。

有几分是说对了,但有几分,也不是这样的。比如赤潋。可不是什么没地方去了。不过,不是身在其间之人、之妖,也没必要清楚那么多。至于在其间的,也没必要听到了歪了的事,都去一一矫正过来。

至于这花痴吧……大概看情况,有可能会需要“矫正”下她目前听到的“真相”吧。当然,只是看情况。而且,也只是因为,是家人,所以需要看情况解释。

“按照这样来看,赤潋大人,实际上同着墨泽大人,老太婆我反正是觉得多少会有些隔阂的。‘人非圣贤’,妖亦如是。总是会有些自个想法的,有些许七情六欲之类,也是共性而已。但是的,前头我也说了吧,‘私’的这一层!汐侯大人可不只是跟老山主是故友,跟墨泽大人也是友人!”

陆筱颖又点了点头。这精彩的!已经听得完全入迷,近乎忘了对面那汐侯大人,可是瞎婆子所说之事中,也是有点分量级的出场角色。

“所以呢,也就是说,先前、包括当下,这儿的安分平和,不过是‘私’的一层凌驾于‘公’的一层上喽。事啊,一直在,但都藏于水之下,没有碍着水面的安静。也是谁都没有主动去打破这一层。但是,这会吧,嘿嘿……”

瞎婆子的“嘿嘿”两声笑,还是让人听了徒增一分毫的毛骨悚然,当然是对于听众是人的话。但认真听着的陆筱颖,这会对于笑声已是全然无感。

认真听着,这缓缓而道、悠悠远远的八卦事儿。随后也一边,稍微做着些基于她所听到、她视角下此刻能做的猜测。

要是按照妖异婆婆现在说的话,那么,仿佛最有可能性触发事情的,应该是算赤潋吧。那条蛇……

但是都说了赤潋是跟着汐混的。自己也是亲眼见过,遇到那只鸟的时候,确实是跟着汐混的……那么这样的话,感觉也不是赤潋把酝酿着的事情,从水面底下拽到了水面上的。

那么……墨泽大人?医生?感觉也肯定不是呢。谁会给自己没事找事啊?而且,陆筱颖觉得也不像。跟汐明明关系挺好的。要不然这不要脸的汐侯大人,怎么就带着自己去蹭饭了?

所以,妖异婆婆说的“祸起萧墙”……

幸好瞎婆子的叙述,也不急。话到中途,她还是会来点小空白的时间,也会拿点桌上的点心细品个一口。正好这会瞎婆子没有急着说去下文,也有了让陆筱颖快速去自由想象的时间。

嗯……祸起萧墙……源头是内部的,那感觉更像是医生……不对,妖异时候的医生不是医生,而是墨泽。感觉更像是墨泽下面的人干的。

说不定是前面小璐那个事情,提到过的“蜘蛛”一样很厉害的大妖异。毕竟也没说墨泽下面有多少个那样厉害的妖异嘛。

陆筱颖已是快速有了点自己的小想法。

而瞎婆子这,细细感受着舌尖上尚未散尽的不腻的甜味,满意地微点了下头。

“想不到老板还有这手艺!都要怀疑是不是别家买来,上的甜点喽?好吃!”

非主题的这两句后,关于主题的话语,瞎婆子便又再次续上了。

“光听前面的吧,是不是很容易误解成是赤潋大人那,是不是有点什么?所以可能就慢慢扩大成了,我说的‘祸起萧墙’。毕竟她可是,原本被认为最合适的候选山之主喏。而再扩散一层,光凭这些,有些个容易多想的,还说不定会以为汐侯大人也有什么,毕竟赤潋大人目前在他手下做差事嘛。”

陆筱颖又认真地点了点头。瞎婆子会这么说,那说明不是赤潋、那条蛇,或者是汐这边,想做点什么,然后引发了瞎婆子说的“祸起萧墙”。

能跟她自己的思考重叠上了,自然是件小开心的事情。但比起这个,更让她有些放心的是,瞎婆子也确认了如此!跟赤潋是不熟,但是也算认识呀!

主观上来说,陆筱颖还是有一层希冀,不希望引发坏事情的,是自己认识的或者是熟知的“人”。这个“人”不管是真的人、跟她一样的人类,还是从这个夏天才开始接触到的妖异。

总之,她有她自己或许显得幼稚的希冀,不希望是身边的“人”,引发了一些不好事情的发生。她更希望,那些听闻到了的、已是无法避免的、相对来说不好的事情,离她的世界总是有着那么点距离。

“但我这老太婆都这么说了,你们也知道,必然不是的了。墨泽大人手下的大人物,除了前头提到过的‘丝丝线线’有关、善于‘织网’者之外,可还有其他的。是里头哪一个,目前我是没一点消息能去连起来的,但是喏,必定是其中的,是肯定的。”

微一停顿,瞎婆子又斩钉截铁地补充了道。

“还有肯定的是,同今年份的鬼节,有关!事出总有因。今年鬼节亡魂的众多,绝对不是意外。而是我说的‘祸起萧墙’喏。”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