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 萧墙
作者:冰翼熊  |  字数:6047  |  更新时间:2021-01-09 13:37:36 全文阅读

肥水,外人田。

可是,水,却是从来不在意田是为外所有、还是为内所有的。

汐暗自想着。这点,他可是很有说话权的,毕竟他本身便与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本身,便是代表着这地界的水。

水只是……很简单的,顺势而走罢了。

顺势行下之时,那一处,富也好、贫也好,美也好、丑也好,善也好、恶也好,一切都无所谓,并不在意这一点。

会在意的,需要“肥水不流外人田”这说法的,从始至终,只是心起。对于水来说,压根无所谓的事。而心,显世、隐世,总是那么的一样。

不过既然瞎婆子这已经提到了这说法吧……只需稍微一想,山那边,说起来也算是老早前就有点这一层的味了。只是,这回,是随了墨泽这头的也开始明显地展露了。

那天带小花痴和蓝鱼去“首次”见见墨泽、而不是医生的时候,跟墨泽单独喝酒时,也提到过一两句吧。没有随了墨泽的那头。

山一方以前的地界,远比目前大部分妖异所熟知的范围要广。之所以有一部分的地界,现在很多妖异不知了,那部分地界自己出去了。说源头,其实不过是“肥水流了外人田”,不悦了。

这部分地界,也是藏起来的真相。以信息不对称为依托,知悉的范围渐渐约束,随而加上时间的因素。以时间来让其足够浓稠,渐渐地,浓稠,凝结,凝为浆,终于,如一张足够厚实的纸藏起了这些。

但是,暗藏下的,迟早有一天会藏不住。

谎言为纸,就算没有火,没有“火包不住纸”一说,山也有棱角。包裹久了,纸里头暂且包藏起的棱角,也足够把纸给磨损掉,只是时间问题。

“那还确实,不同角度,不同的妖异,是没法拒绝有的妖异,要这么想过去的。肥水不流外人田嘛,要每个都想得通,也不会有这说法了。”汐随意地搭腔了两句,算是对瞎婆子刚才的回应。

“是喽,是喽。人之常情,妖之常情!芸芸众生,各有性情。这种护着自家院的,就不允许外人怎么的想法,要论个对错,也不好论的,是吧?反正老太婆我是觉得,凡事没绝对,有个分寸,就行喽。”

瞎婆子伸往唐果子盘内的手,微微一停,像是想到了什么,这一须臾的停顿后,才拿起了一块盘内新的糕点。这回的,圆润外形,上头精巧地雕缀出了六瓣的花瓣形态。花为粉,底为白,两色过渡极其佳,玲珑精细之感,直让见者有些舍不得下口。

但是,拿起了这块糕点的瞎婆子,一则看不到,二则也心思更在聊天之中,毫不犹豫便往嘴中递去,没有丝毫对这堪称艺术品的点心、泛起将要吃掉的怜惜之心。

只是,这小小一枚,并没有一口便没了,只是暂且少了一个角落而已。换作前面石锅饭的吃法,那必然这一盘子唐果子是没法吃到现在还有的。

“诶,这分寸,说起来跟开头那啥,那临河、临时集市里头,那被水灵逮着的妖异、跟个人类小娃子那个的事儿,有些像嗷。算是利用了那份‘情窦初开’。但‘情窦初开’这本身没毛病、不是错,分寸在即可嘛。谈情说爱时候,不也得各自留点么空间、懂得些分寸,是吧?喏,说远了,说远了。”

瞎婆子拿着那未吃完的六瓣花瓣的糕点,不算大动静地“手舞足蹈”着,当然幅度并不多,也只是配合着她自己的言语,做着些她来说顺势而行的手势而已。

“刚才,拿这点心的时候,我可想到了还有事情!”

甚是神秘的笑,带着微许的得意之感,溢在了瞎婆子脸上。

“方才的‘祸起萧墙’喏,大事,我觉得。都跟地界有些瓜葛了,那必然算大了。这些呢,跟我们这些平头小妖异关联度也有,但还不至于我们来操心,是吧?上头,大佬们可在着的,地界的事儿,自然是优先级他们先操心去。再说喽,这种大事,我也就只能说到这了,不想胡诌,那再多,也说不出什么花来喽。”

瞎婆子说是这么说着,但她自己心里头清楚得很。

她,并没有说全!要真说,其实还有东西。

只是从那廊桥车站丫头、丝丝线线的事,然后从那廊桥车站给联系到“祸起萧墙”去,这联结,牵强喽。

今年鬼节,亡魂格外多,较以往,是能猜测着鬼门可能有异。而鬼节之时,阴阳之界,确实廊桥车站那,会来来去去的亡魂流动多了;而坟山,鬼门开之处所,但是……牵强喽。只是硬生生掰在一起。

但是,瞎婆子自己可清楚得很,她并不是毫无缘由,硬生生联系过去的。还有一层更紧密的,时机未到,能说她也不会说。

况且,这请客的这位,收敛着妖气,她可始终没琢磨出来,有可能是地界上的哪位大佬!先前的,对于瞎婆子来说,说了还无妨,但更紧密的联结这层,可是她追了一路的缘由,她可不会那么轻易、说给尚不知具体底细、只是遇见了请了顿饭的妖异听。

至于这更紧密的一层嘛,不用说喽,所追之物是何,那便是与何有关。

廊桥车站那丫头身上的丝丝线线,有把握是跟她自己追着的东西有联系的。而这“祸起萧墙”的事嘛,可是也听闻了些有意思的,串联起来,竟意外地也发现……喏,山一方那边有大佬,暗自整着些事,还暗自地,也同那东西有联系了。

只是,不知道那位隐藏甚好、给她感觉挺小心翼翼的大佬,是不是真知道那东西的所有?“肥水不流外人田”呐,自然也不会有想给自己整事的,大概是不知道的吧。那玩意啊,可对这整个镇子都可能会有影响,而一旦发展成那样,地界,那可就是相关的都要动摇下喽。

“不过哦,我还真是打心底里佩服墨泽大人的。反正要换我,我肯定是宁可要那份自由,也不会有这觉悟要留在一个地界、不能走的。闲散惯喽。能舍得下、不再走,光这点啊,就足够我佩服喽。”

瞎婆子继续说着。

“而且,能担得起这山之主的职责,也有能耐,我猜他自己肯定多少也知道些、底下人的心思的。暗潮涌动呐。但这样,还能……至少我看到的,都打理不错,有条不紊。可能也是眼界不同吧,老太婆我看来,能让我们这些小妖,每一天安安单单,那就是不错了。”

汐微微点了点头,既是对瞎婆子所言的认可,也是同样对他的这位好友——墨泽的。瞎婆子,算是某种程度上,说出了他不会轻易说出口的“佩服”。

也许墨泽是因为墨泽自己的经历,曾经失去过于他而言的归处,归处更为重要。所以,不排除在有的他人那看来,仿佛眼前有个归处,要决定不再走,很容易一般。但是,汐觉得,这份决定,已是足够有分量!

因为地界之主,这个不离开地界的期限,是远看不到头的。没有特殊情况、意外情况的话,那便是远没有截止的永远。

没有离开过地界的,那或许还好。未曾离开过,多少会习惯点,继续不离开而已。但是,越是见过外头的更多,要安安分分、做出永远离不开的决定,那是极其难的。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同理的事。

然而,墨泽却做到了。不是口头所做下的、对那家伙的承诺,而是以实践一直践行着他的觉悟。这是汐一直以来,未曾说出口的“佩服”。

他,汐。泓汐的地界之内,地界之主、独一无二的存在,汐侯大人。从来没有离开过泓汐地界的存在,但……

太早前的事了吧……那时候,那家伙,被现在大家都称为“老山主”的家伙,还好好地还在的时候……把酒言欢的时候,还是说出过那不着边际,纯粹是天马行空、胡扯的话语的……

“要是哪一天,能暂时地去泓汐外的地方走走的话,或许也不错。哪怕很短暂的暂时,哪怕需要我付出点代价。”

“这……吾有否听错?大家伙眼中的堂堂汐侯大人,竟然说了想要……”

“没听错,只不过只有你听到了而已。也就跟你说说吧。只有在你面前,这话我才会说出口。”

汐慵懒地往椅背靠去,仰头看着那时湛蓝到纯粹、纯粹到仿佛快要不真实的天空。

“偶尔胡扯、胡扯而已。要是有机会,我是想试着出去看看的。不过这种机会,我不会去主动创造。泓汐,更要紧!泓汐无恙,也不会受此影响,若是这样,有这机会的时候,我是想去看看的。”

“那估计……会比水逆而往高处流,还难上加难。不过若是胡扯的话,如若有那么个机会,也对吾这方无碍的话,吾倒是也有兴趣陪着吾这异想天开的友人,一道去走走看看。”

早已化为汐记忆中之景,还是不大会去忆起的那种。

也只是……纯粹的空想想的念头而已。怎么可能会哪怕暂时地离开、这片归属于泓汐的地界呢?也……不可能有这种机会。相比之下,无论怎么权衡,泓汐、家人都是始终最重要的!

然而,这纯粹异想天开式的片段记忆,却在这么偶尔记起时、显得格外清晰。连那片记忆中、仰视过的天空都记得清楚,那种蓝,纯净至极、毫无瑕疵的湛蓝。

大概也就提起过那次吧。但,未曾说出口过的念头,汐自己知道,实际的空想可不止这一次,只不过也确实是闲得无聊、单纯空想想而已。

不可能化为现实的、纯粹式空想,却正是因为他曾有过这除了老山主之外、其他再无他人、他妖知的微许空想,汐一直以来都是更为佩服墨泽这点的。

墨泽拥有过他未曾拥有过的东西和机会,可以在各个地界之间来去自如。只要墨泽想去,那么跟其他非地界之主的妖异一样,便可以去。墨泽却放弃了这可能会化出诸多邂逅与可能的机会,没有多想就接下了那家伙的衣钵。

情谊之外,义无反顾的这份觉悟,或许也是种证明:墨泽确实是山主之位的不二人选。

当然也不是说赤潋不适合了。各有所想,万事,没必要强求。

因为出生,就定死了未来的路的,就应该怎么走的,汐并不喜这种事先卡死掉的束缚。

顺着瞎婆子刚才所说的,赞同归赞同,生出赞同的那些过往也不过是过往,汐点完头,在瞎婆子又在那盘中摸着挑拣下一枚唐果子时,也少少地缄默了会。手抚着那呈着弧面、已是带了温润感的酒杯外层。

“听你的话,还有其他什么好玩的事喽,瞎婆子?”

看到瞎婆子摸了一会盘内不同果子的纹理、形态,挑中一块,以双指夹起,带了褶皱般的嘴角满意地一笑后,汐才如是问道。

“那是的喽。这‘萧墙’的‘大’事,可算是尽说了,没法尽说的,自然也是说不出来了的。至于我方才想到了的嘛,也是我接下来要说的,相比之下可就小了不少喽。但是喏,‘萧墙’,一样有关哦!”

“哦?那么有意思?”说话间,从汐眼中透出的那饶有兴致,可是极好辨认出的。

毕竟……当然会有兴致了!

“祸起萧墙”,那要说前面说的“萧墙”,是墨泽那的,这回要说,会是从哪个意思理解的“萧墙”呢?

要是“祸起萧墙”中同理之意,那大概首先可以想到的,果然便是自家泓汐了。但瞎婆子的话来说,又算“小事”了,若是涉及泓汐,还是“小事”,没法跟墨泽那的事一个等级的话,到底会是什么事呢?还是自己不知道的。

那或者也有种可能,并非“祸起萧墙”中所引的意,而是归其字词的根本。那么,这萧墙,单纯的墙,应该也是沂竹镇里的吧。倒是不知道是哪个台门院子里的萧墙,不知道又藏了什么样的故事。

台门不少,院落也不少,但有萧墙存的院落……

总之在这说话间的短时间内,汐是自觉没法快速猜到这有可能的指向了。

引出话题者,这会正细嚼慢咽着点心,极为地细嚼慢咽。好似一个药碾,正在极为认真、仔细地碾磨着其内的药草,不磨到细且均匀的粉末态,誓不罢休一般。

呃……这妖异婆婆……故意的吧。这会吃那么、那么慢!果然有说话权,就是不一样呢。想那么慢悠悠来,就那么慢悠悠来。

陆筱颖忍不住在心头嘀咕着。

要不是吃太撑了,她倒是觉得,这会再来个开头喝的那个什么茶,边喝边听故事会很有意思。接下来的故事,既然说了会是“小事”,那估计会是相对来说愉快轻松、没有自己认识的妖异有关的了吧。

“哎呀,真是好东西喏。”瞎婆子所感叹的自然是刚嚼咽完成了的那半枚点心,“你俩,可真不吃点?”

陆筱颖被这一问,楞了下。木讷讷地摇了摇头,微张着的嘴中,无声地述着她的惊讶和小嫌弃。

这都每块都摸过了……别人还能吃的吗?虽然妖异婆婆也是看不见,想先挑个当下时刻、最心仪形态吃的话,大概也是只能靠手摸了……但是!也太不讲究了吧!

“不用。我,有酒就够了。我跟班嘛……”汐自然是把陆筱颖这表情看得清清楚楚,也算是顺带帮忙一块说了,“胃口太小。前面吃的估计都没消化掉。等会要是再吃点,吃太多了,走不动;又吃多太重了,不好带回去。”

本来还觉得汐帮她的份也说了,点着头附和着的陆筱颖,听完整句,再一次愣住了。

诶?前面的话,好好的,后面的话……什么意思?汐这臭妖怪!你才吃多了,走不动,还太重、带不动!

极为顺势地,桌面之下,陆筱颖已是伸出自己的右脚,踢了汐一脚。

动静之间,皆有风起气走。不可见,并不代表空气的流动不存在。而这对于目无法视的瞎婆子来说,那是自然感知得明明确确的。

只不过她权当没察觉,这感情好嘛,好事,自顾自便说了下去。

“那可更好喽,都是我这老太婆的喽!一会,我要是再找老板给额外打包个份,那啥……还算……”瞎婆子笑着,眼角处尽是堆积起的鱼尾纹。

“没几块钱,算我请客份里呗。”汐边说着,边笑看着陆筱颖处,“能听到那么多有意思的事,就当是份轻薄的谢礼了。”

这小花痴的这表情,不用猜都知道想什么呢。肯定是觉得自己胳膊肘往外拐什么的。说是说什么家人,结果她那边的欠债记那么清楚,真别人家的,就这么随便请客了。

“好嘞,好嘞!谢礼的话,那我可想打包个两份喽,不碍事吧?”

“嗯,随意,无妨。”

被着实震惊到了的陆筱颖,目光从汐移至了瞎婆子,又从瞎婆子移回了汐。

而背后那一桌,都几乎算是被无视到的小妖们那桌,前面已经重新上过了的那满满一大桌的食物,能从碗勺之音、咀嚼之音的细微中,感受出小妖们正享受食物得愉快着呢。

隐世,别人请客的时候,都那么的……真不客气的吗?

“诶,好嘞,好嘞,那可真是太好喽!”瞎婆子的话语极为地欢快和响亮,像是刻意说给隔壁红色小妖们听的。

随后她还极为刻意地,转头往隔壁桌方向“瞧”去了,那这感觉,更是像想让那一桌的、她眼中的小个头们酸一下了。

只是红色小妖们,全然没有任何从食物中转移注意力出来的意思。当然,反正这没反应,也是瞎婆子实际看不到的。

“谢礼都先预定好了,那这八卦事自然是不能忘了讲下去的喽。另一个要说起的萧墙喏,真是堵墙壁,镇子上的。台门院子多,恐怕这个就不好一下猜出来了吧?但其实,这墙壁的所在地,还是算在这沂竹镇里头,有些标志性的。现在这年头,可能显世里头感觉没那么明显,可以往,那一处地,可是分量是相当的。”

瞎婆子如是说着。

“我这么说法,小跟班估计是猜不出什么了,但是,喏……”瞎婆子示意了下汐处,“我倒是觉得,你可能有点猜出了。有些标志性的,那可是把这大大小小的台门院落,范围缩小了不少喽。”

汐笑了笑。确实是缩小了不少的范围,但这儿,他可不是常住在这,熟悉程度远不及常住沂竹镇的。他所能想到的地方,目前就只想到了那个祠堂,但是并不确定其他是不是还有类似的建筑是有可能在瞎婆子暗示的范围内的。

“玉竹公祠,知道不?那祠堂。”瞎婆子说着答案。

汐正暗想着,“还真是那祠堂啊”之时,陆筱颖却是另一种反应了。

陆筱颖只突然觉得,由心而发地脊背一阵森凉。当然是转瞬即逝,且不过她的主观感受而已。此刻就在妖异的世界之中,可没什么妖异眼皮子底下作祟的其他什么,能让她这么突然脊背发凉的。

竟然是那儿啊?难怪小时候每次路过,都感觉那个大门看进去那么吓人!

陆筱颖如此地想着,小时候可是没少自己吓自己,每次经过那儿时。

基本每次路过的时候,都是跑着路过那个门口,还要时不时回头看看,生怕会有什么张牙舞爪的东西从那门里头窜出来抓自己的。

但就是如此的矛盾,去路过那儿的次数却还不算太少!有时候放学跟同学一起,聊嗨了,就跟着往那边的路走,然后穿过弄堂巷子、从那个方向往家走的话,就得经过了。

原来如此!妖异婆婆都提到了,那里面肯定有奇奇怪怪的东西了!难怪小时候自己会有那种感觉,觉得那儿光门外看进去,只看到那面遮挡着里头风景的墙壁,都老吓人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