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一章 七为变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453  |  更新时间:2021-01-23 11:34:43 全文阅读

七为变数,复生之数。

《易经》便有言,反复其道,七日来复,天行也。

而这七月半,就像是应了这一变数之理。以七为所在。

七月,七月。祈丰、祭祖、求庇佑。

应合着这天地之道中,七为变数、也为复返的理,亡魂返、而后人祭。

复返、亡魂返世,倒也是极有了顺万物之迹而行之感。

既为复返、又为变数,这“七”也巧妙地叠加在了这个小镇子——沂竹镇身上。

“又是……七月半啊?”

陆筱颖睁着那双闪着灵气的大眼问道。

眼中眸色清,清中却也不静,毕竟映入了这窗外透入的明、屋内本在的明、两种重叠辉映着的明。而这两种明交错融合在一双眸色中,尽把那份街区的夜中热闹之感,也浓缩进了里头。

一听到瞎婆子说,又是有些跟鬼节扯上点联系的,陆筱颖便立马如此这般、条件反射地问了出来。

不过也是难怪的。这一个仿佛时间比平常的夜晚、拉长了许多的夜,好像不管话题怎么绕,都能跟鬼节绕到一起、多少搭上点边。

仿佛这个鬼节、七月半,是某种曾埋藏于深处的谷物,终于酝酿、发酵到了差不多,将要爆发、开始真正的变化一般。当变化开始之后,这将不再是曾经埋藏下的谷物了一样。

七月半之中“七”本就有变数之意、复返之意,这点,对于陆筱颖来说,那是全然不知的。只是故事听着听着、总是能跟这个时间点重叠、暗合,是实实在在让她也觉得过分巧了吧。

而发出这一问的感慨之时,其实内心之中,她也是有些本想习惯性直呼出“鬼节”的。只不过憋住了,立马用了“七月半”来替代。反正意思没差了,但这个……

自己可是在大晚上里头、在这个估计整个街区就她一个人类的、叫“鬼”地方或许都可以的地方,她还是不大敢直接说出“鬼节”二字的。

大概果然还是,自己的正气不足,没有这个胆量这种时间、地点直呼而出。毕竟老话里头,可是有听说过,大晚上不能说“鬼”什么的。白日里唤人、人来;夜里头唤鬼、则鬼至。

“对头,可又是这鬼节喽!是不是极为微妙?这鬼节喏,就跟班说的一样,也可习惯性叫‘七月半’。七喏,少阳之数。七日来复喏。这么说来……”

瞎婆子略微思着,还真是小跟班在这个时点以“七月半”来问,才让她有了这灵感。先前,巧归巧,可是完全没那意识过,同那“七”字给联系起来……

这么想来,还真……莫不是……天意如此重叠?

哈哈……不过,天意也需人为。这人为,是真的人所为、还是妖所为,亦或两者所为,那就看实际所为的喽。

空有天意,无人为,也没用。不有句话叫作“天时地利人和”吗?

“人和”,依所为者的主动性而行。“天时地利”嘛,可以说成是要凑上时间和空间的因素,但……可没说不能理解成,人和、所为者来主动创造这“天时”与“地利”。

所以归根结底喏,果然还是“事在人为”更为大些。不为,天时地利再和,也没法创造出可能;为了,便是天时地利再不和,那也是有可能的,这可能嘛……

说来……“七”,变数。变,也不过是容纳了“否极泰来”、“居安思危”之感。一切皆有可能,便为变!变,即是可能;可能,便是变。

短暂之间,如此快速想过,瞎婆子不禁哈哈一笑。

“哈哈……巧喏……”

但再多的,倒是没有再多说什么。有的话,自个想明白了,何必再说出来?世人多惧“变”,听闻“变”字,总觉得会是种不稳定性、是种“变故”,但方才那么一想……哈哈,原来也不过是种可能性的衍生而已。

平常之中的、以动态而现的常态罢了。万物都在动,四季、生死,消长衰灭,如是常道,不过顺了这理而已。

瞎婆子嘴角微扬,不浓的笑意、却也明显的笑意。

有时候,还真是因缘际会喽。这在世间、当然是隐世中为多,行走、存在的时间那么久了,却是在方才才想明白这个理。

变数啊……她不过也是惧怕着变数的。但今儿个,就在刚才,这小跟班无意的问,倒反倒是在这么短时间内想明白了些事。不必执着,哈哈……是啊,不必执着,变数,本就常理。

这样的话,大概,就追到这吧。但既然已到这了,有始有终,这镇子上的故事,总是要好好看完的。至于往后,也确实,没太必要执着于自己过往的“残骸”了。要是那东西,在这镇子之后,又往了他处去,也是……该放下了……

变数,说不定也是种可能。是好是坏,那物本无好坏,带去的,或许也只能说是种可能性吧。结果趋向于何,说白了,还是要看“事在人为”呐。

瞎婆子心中所想,自然是唯其己所知的。

而同一桌的,陆筱颖就显得有些迷惑了。总感觉妖异婆婆,刚才的话吧,有些没头没脑的,是没说完吧?

不过嘛,算了算了,反正自己也不求懂。这妖异婆婆和汐,都活了一大把岁数了,自己那么小、才十几年时间,干嘛要去懂那么深奥的东西嘞?大佬有大佬的乐趣,自己这样的,也有自己的乐趣嘛。所以,一样的,大佬们的世界和深奥,没必要懂那么多了。

而自己所要的,老简单了,就是做当下的自己,坐等妖异婆婆等会继续说下去故事,嘻嘻!

至于汐嘛,陆筱颖不懂的,他可确实存在一大把年头了,知道的自然比陆筱颖多点。瞎婆子心中所想,是他就这么闲散听故事、喝酒所读取不到的,但是瞎婆子的话,他有他的理解。

只见汐开口、缓缓而道。语速极为令听者觉得舒服,就犹如,真得缓若了一条不疾不徐、却也四季不停,不顾周遭变、但行前路而去、始终以那潺潺缓缓流速而去的小溪般。

“七是为变数。但也有说法,初七,为人日,因为有七。变数,又在人日,那么就很简单了,做个加法就行,变数的决定权就是‘人’,不限于人类的‘人’。反正我是觉得‘变’,也不是什么坏事。”

汐这么说着,笑得浓了些,而笑时看着的,还是那位坐在他对面的小花痴。

没错,变,并不是什么坏事。

“流水不腐,户枢不蠹嘛。水,可是始终流动的。流动的水,便是活的。而始终流动着的,始终也是变着的,不仅是其自身变,还有它所见到的风景也始终变。相比风景的变,会仿佛它自身没变。既变、亦不变。反正,有变,也不是什么坏事,还能见到不同的风景。对吧,小花痴?”

眼中所见之人,即为“变”、为“变数”。对于汐来说就是如此的。

那么许久的“不感兴趣”,原来要化解也是如此容易。大概就跟水要决堤之时一样,决堤之前皆仿佛无事、一如既往、只是也许水位高些而已,但待到那一瞬间到时,决堤而下,势不可挡!一瞬之间,束缚就像瞬息消无了。

但汐的变数,他自己是清楚得很的。名为“陆筱颖”、简单可唤为“花痴”的这枚可爱小人类,只是让他遇了变数、也有变的一个特定,可并没说要对所有显世的人都转变了态度去。

“变”只因一特属,那“变”所生之果,可没这义务、更没这必要去扩大范围开来。其他的显世的那些人嘛,老态度,没什么兴趣。顶多跟这花痴有瓜葛上的,出于花痴的情面,那是可以有情面下的。

不管怎么说,这个特定一个人的变数,在汐看来,还挺不错的。不亏!

而除了小花痴之外的,其实当瞎婆子在花痴之后提到“七日来复”时,汐也已经想到了。

同鬼节、七月半的巧合,不难发现,就如小花痴那极为常理的一问“又是”一样。但同时跟“七”这一字结合上的,他确实先前丝毫没这念头过。

但当瞎婆子关联上了,提到了那么些许,汐也有自己的想法。但是,正如他所言,流水不腐,总是要动的。动之中,有风险,亦会有收获。一场藏满了可能性的博弈,只是博弈的结果,事在“人”为。

作为于汐自己而言的变数,陆筱颖,他觉得这“变”挺好。能从河里头捡到她、捡到那本《百鬼夜行》的书,是他永不会后悔的“心血来潮”。

那么这一小的变数之外,或许可以说成、也囊括了陆筱颖在内这整一个镇子的变数,又是如何呢?大概就是跟水流一致。表面的平静,表面之下,会终究冲向何方是在外面看不出来的。

可以看出的是:沂竹镇的变数,也会是个契机!

于谁而言的契机,不站在结果处回首,目前没人可准确预测。但汐首先想到的,果然还是墨泽那的。而山水相连,泓汐也必定多少会在这沂竹镇的变数中,会有所“变”。

反正“变”也是“复”嘛。七日为复。七为期,复生、复返,都是好解释的,怎么解释,其实还不是事在“人”为一样的。

所以,是真要想得复杂也可以很复杂,想得简单嘛、也可以是很简单的事。简单的做法,该听故事时听着就行,仿佛与己无关、只是一个单纯的故事;该顺势而行、有所行时,行就是,别错过了。

而汐这番缓缓而出的话语,问陆筱颖是不是“对吧”,可是得不到答复了。顶多是陆筱颖懵懵然回视向汐。

有点深奥呢……好像还没缓过来。问自己对不对的话,那肯定是对的喽!

汐侯大人说的……嗯……感觉应该拿个小本本记下来,慢慢的,估计可以记下好多汐的、相当有深度感觉的话。然后作为活了没多久的自己,有空了就探究探究、这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大妖怪的珍贵话语。

倒是瞎婆子,过了一会后才开口。

毕竟这别人家问的可是问的小跟班,自己一个老太婆,立马接上话去感慨,可怎么感觉、都怎么不好呢!这种时候,不是应该多给个小姑娘、留点表现机会不是?但这小跟班也不说话,那瞎婆子自然是不会浪费这时间,说出了自己、已是微许滞后了的真实感慨。

“哈哈,想得通透啊!可比我这老太婆想得明白多喽!我啊,走了不少的路,才想明白了些。”

瞎婆子说着。确如其所言,走了不少的路,实实在在的路也有,非可见的路也有。而对这“变”的想明白些,或许还只能算是今天新鲜出炉的。也正是因此,瞎婆子对这位左手侧的、不差钱的主,佩服度上也是加了一分。

“哈,我……也不是天生就想明白了的。况且,或许现在实际也没想明白。明不明白,也没个准确的度量衡,谁说得清楚呢。我也就……只是把当下的某种想法,呈现出来而已。”

汐微一停顿,继续补充了句。

“我也算是……以我的方式,走过了不少路的。”

从客观行过的路上来说,汐觉得自己未必能比得过瞎婆子。虽然说不出具体,这只是种毛估估的感觉,毕竟,他没法离开泓汐的地界。

山一方的地界,他其实可以到,但也只是部分,深处,他也到不了。而山一方地界,他可以到的原因,不过是因为山同水,向来没那么界限分明。包括垚阜那边也是,他仅能到部分。但是其他的,或是整体来说,基本行走的范围只有所属泓汐的地界之内。

这个自身所受地域上的限制,加上汐对瞎婆子的初步判断,瞎婆子应该是游历过不少地方,是真走过不少路的。

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讲,他便是水,是这泓汐之内的水。水流不息,水所流过的未必会比真的走出的路少。

而且之所以补上这句话,主要还是汐觉得,好像不少见过听过的,不都是他真走过路所见识到的。水嘛,水有灵了,那在那流着就能见闻到些。实际上,有时候顺势而行,稍微留点意关注,想关注的、水边的见闻便就来了。

“也是,也是。人也好,妖也好,可都不是天成就完美、完善了的。诸多的,还不是得靠着这所经、所历来捏塑。都是实实在在体会、感悟出来的喏。哈哈……”

瞎婆子说着一样让陆筱颖觉得高深的话语,为何会有此感,自然是感者更有知。

“这‘七’为变数,是又跟七月半联结上了。”

这回瞎婆子也没以“鬼节”的顺口称呼指代,也用了“七月半”之称,大概是为了同“七”字相衬。

“这么说起来喏,我原本要说的,那唱戏女人的事喏,也算某种意义上的变数喽。毕竟,以往,困在那祠堂内就困着,也没生出其他啥事嗷。但今年头,却也变数喽。跟七月半的关联,喏,绕回去了,一开始说的,那人类临时集市上,那个被水灵逮着、揍了的妖异记得不?”

当然是记得了的!那可是跟小璐有关的啊!某种意义上来说,自己也算在现场吧?当然水灵揍那个男生的场景,就没在了。

陆筱颖这么在内心想着。

其对面的汐,则是微微点头,表示着记得。话题就是算从那起的。看样子,那会那个临时集市还真是如“集市”的这叫法,够热闹哈。

“也是那时候的事!变,生起。不过你们也知道,那唱戏的,出不了祠堂的。能进去是巧合,要出来也得凑上些巧合,但巧合可没那么多!玉竹公祠,可还是实实在在,不是小妖小异擅入之地,对于这镇子上的妖异来说。然后呢,你们猜猜,谁出场了?”

“这个就难猜了。你直说答案吧。我对这儿,不少妖异,交道打得不多,说不上来。我这跟班嘛,更加,还是算内向的一个小孩。”

瞎婆子听了汐的话,也点着头称“是”。

“也对。那小鬼头,也算这地头上,有些特别的存在喽。但也没多大名头,跟个混混没啥差,知道的妖异少也是常事。我还真差点忘了这点!当自己知道,觉得特殊的,也当你们也会知道喽。”

瞎婆子自言自语完,才说出了那个答案。

“玄鬼。不知道你们知道这小鬼头不?”

当然……是不知道的了!隐世的妖妖异异、魑魑魅魅,自己认识的……嗯……果然,突然觉得自己也好厉害的样子呀!

陆筱颖不由内心泛起花痴来,表面上嘛,看似啥事没有,只是现在这么看着对面的汐而已。毕竟这儿的光线在,外头那些红色的灯笼啥的,光线之下,还是能掩住她面颊之上、因着这心中的花痴而起的稍许、仅一丢丢的脸红的。

汐侯大人貌似很厉害的大妖怪什么先不说,至少,表面可见的帅呀!也不是凶神恶煞那种的妖异。自己认识的不多,但竟然认识的屈指可数里面,认识的就是那么帅气、还很厉害的大妖怪!所以,证明自己也好厉害的样子呢!虽然实际上,自己是没啥本事的了。

不过这些,陆筱颖也就自己心里头小心翼翼地安放着,悄悄地如此想想而已了。这是绝对、绝对不会说出口的!要说出口的话语,那当然不能说是自己厉害了,当然是说汐侯大人多么厉害,弱小、又平平的自己,遇到汐侯大人那真是三生有幸!

而汐,前面的还能猜一点,这回轮到猜妖异有关的了,他是直接放弃、不猜了的。这镇子上的,他真认识的妖异不多了。也许反过来,他不认识、但对方认识他的会多一点。

玄鬼这名字的话,倒好像隐约有点印象,大概、可能是水璃、或者其他谁的,曾经提起过吧。

“这,谁啊?确实不认识。”汐直截了当地问着。

“哦……不认识啊。不认识那小鬼头,倒也不是什么奇怪事。就是,这个不认识的话,我怎么大概描述,倒是得让我给稍微酝酿下喽。有头有脸的人物嘛,容易描述;这平常人物、平常妖异嘛……嗯,好像反倒有些难描述些。”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