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二百一十四章 另一个丫头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000  |  更新时间:2021-02-03 21:27:23 全文阅读

这酒是已经不能喝了。虽说问题不在酒,而在酒杯。

当然了,让老板再来换一盏酒杯,老板是必定会来立马安排的。但此刻的汐,并没有选择这么做。

懒得叫。

哪怕那一桌的三只小妖,是肯定会很热情地代劳的。

于是乎,这会,被汐有些嫌弃了的酒杯,就这么在汐极为随意而为的术法影响下,在桌上兀自转着圈圈。并非始终紧贴着桌面的转圈圈,始终仅一侧贴桌,另外边沿翘起,依次而转的圈。

全然为术所控的酒杯,却没看到汐有任何额外动作。

“哦,还有一个丫头啊?这个,是不是可以叫‘艳福不浅’?”汐顺着瞎婆子的话,接了这两句。

“怎么样都不算是‘艳福不浅’这个叫法吧。不会……呃……又有个小姐姐,像那个祠堂里面的唱戏小姐姐一样,被忽悠了?”

陆筱颖说得语气平淡,毛估估听完,就算不知道细节,也已经对“玄鬼”这个妖异没什么好感了,幸好这样的坏“人”不是自己身边的人,是隐世的。

不过说不定隐世里面,不会这样的……才是正常的吧?毕竟,总感觉,魑魅魍魉什么的嘛,可能认知上是跟人类不一样的了。

突然有种感觉自己运气真好,遇到的大妖怪汐侯大人,感觉还是挺好的呢!不过自己,好像也没什么好被惦记上的东西,毕竟平淡无奇,比如学校里有时候要填那种什么特长,都感觉自己没有什么是真能当特长写的,始终一个字“无”。

这么觉得的陆筱颖,接着汐的话而语,视线却没落在汐身上,而是落在了汐面前那个动着的酒杯上。

不用干嘛还能让酒杯动,这个是怎么做到的,她是没兴趣的。只不过嘛……

嗯……汐绝对是嫌弃前面瞎婆子讲话口沫横飞,然后连酒都不喝了!然后绝对是因为这个,都嫌弃地不用手去碰杯子的!

“我也跟我家跟班一个想法,这个‘另一个丫头’,是怎么个安排法?还是……”

瞎婆子那让人听了足够有瘆人感的笑,依然未止。已是全白、看不见眼前景的双眼内,更是读不出什么。

但是整体上来说,这一个,没被忽悠吗?

所想即所言,汐顿了顿直接开口道。

“看样子,我和我这跟班都猜错了。但,他那样类型的妖异……我还真是有些想不到,有什么会是他放不下的。能选择直堕鬼道的,可能是我有偏见吧,我觉得都是可以为了自己的什么目的,不择手段的。”

“哈哈……”瞎婆子爽朗的笑声响起。

这前面还在笑声“嘿嘿嘿”,也阴森森感觉的,后一会,就这么变成如此爽朗轻快的笑……转折太大、又太快,陆筱颖不自觉地打了个小哆嗦。

“没错,这回喏,你可总算猜错喽。这另一个丫头呢,反着来的。这玄鬼吧,非但没怎么地打主意喽,还很护着。而且这丫头,自然,也不是隐世的,曾经是个人类。现在嘛,也算人类吧,没有成为执念之类的,只是,是魂的状态。”

“果然稀罕事不少。看样子,我先前太先入为主了,对于这个叫玄鬼的认知。”

“是喽。何止是你,我一开始,听到时候吧,那也是吃了一惊喽。这直堕鬼道的嘛,要说好听的,那觉悟是绝对足够的,都有这堕鬼道的决心了,是吧?但要说另一层嘛,这都能做到,基本是为人类时候的一切,都可舍弃了。这人类喏,可以舍弃的东西……”

瞎婆子边说,边对应地掰着手指。

“这一喏,肉身自然是。二喏,名呀、利呀、色呀什么的,于外的所求。这三呐,看不见摸不着,各种的情感羁绊,也算是于内的所绊了,以心为驱动。而这三之外,也就魂了。哎呦,这么说来,竟然有四点!这三不够凑,又凑不到五,可惜。要凑个喜欢的数,有时候还真不是想凑就能凑到。”

瞎婆子明明看不到自己那正示意着“四”的左手,但动作、神态之中,却极像是看得一清二楚般。

不过说到这个凑数字的吧。陆筱颖倒也有共鸣,她也喜欢干这事。比如吃糖果、或者其他的小事中,会有意无意去拼凑个自己喜欢的数字。

也不是说忌讳哪个数字怎么的,只是更喜欢哪几个数字而已,但对于其他的数字、实际上也没讨厌了。只是相对喜欢来说,其他的、不是喜欢之列的,就会显得平淡了而已。

“这一般人呐,舍个只是于外而言的‘二’,都难。要再舍个‘一’的,更难。当然这里头不算轻生的那种;要还是为他人而舍了自己肉身的一些的话,已是足够有些品行的人物喽。这舍‘三’的嘛,哎呦,反正老太婆我的拙见,这是完全可以走修行之路喽,舍了小我的情,方可为大我嘛。”

瞎婆子说得有些自言自语之感,但实际当然也还是这一桌的话题之中的。但,已然又到了足够让陆筱颖听得困惑的地带。

好有……深意……好像是这么的吧,但好像自己没太完全懂呢,光是这么听一遍就过的话……但感觉,很有道理的样子!

“至于这‘四’嘛……其实这前面几个,也都是老太婆我自己瞎掰的,算是,‘我是这么觉得的’那种。所以,并不是绝对哦。这话可要先说好了,免得这小跟班,年纪轻轻一妖异,可别被我这老太婆的话给带错路喽。想法嘛,总是要自己想的,不能听了别人什么就是什么。说到这‘四’嘛,也是老太婆我自个的想法喽。”

瞎婆子转而“看”向陆筱颖处,只是尽是全白中并未真倒映上丝毫陆筱颖的身影。

“小跟班知道,那啥,交易不?应该算是交易来说更为贴切。你这主子,我觉得是必然知道的,没啥好多解释的。这交易吧,自古有之,显世同隐世之间也有。而交易之物嘛,就是想要获得隐世这边力的协助,那这对价总是要的,魂魄就是很好的一个对价。毕竟这其他的,显世的钱财什么的,隐世来说,真欲求不大了。”

陆筱颖点点头。听进去了。关键,这部分,听懂了!没有前面一二三的,说得那么深奥、复杂。

“说到这魂魄、交易,嗯……”瞎婆子一边若有思索,一边干枯的手指轻叩了叩桌面,“想到个巫女喏。当然,说是巫女,实际上以往,也不全是女子来的。渐渐的,就不知不觉,习惯性‘巫女’这叫法更广了。这巫女什么的族系,也算交易吧?”

听着瞎婆子又提到了新的东西,没那么太要动脑子的,陆筱颖那是自然,眼中映着的光呀、影呀都更为地有了灵气和神采起来。

但汐那头那不一样了。平静,宛若无任何微澜涟漪的平静水面。但其心里头,却是有着一丝轻细的涟漪、微微荡开了下。

巫女啊……

怎么感觉……这瞎婆子,扯到了麻烦的话题?不过,也没太所谓吧。泓汐这边也好,山那边的也好,同巫女相关的一切,都只是过往。过往,已经消散而去的幽灵罢了。

但既然已经扯到了点,汐的思绪,还是不免回溯向了那曾经是作为“真实”而存在过的记忆。

巫女一族吗?好像记得,那个姓氏……是“尹”吧?这个姓氏的话,倒是还存,不过并非那一脉。断了挺好,干净利落。

“嗯,确实,按我这理解吧,也是一种交易,虽然这么个说法,听着可能不是很愉快。”

瞎婆子的声音继续着方才的话题。

“以一份敬仰、供奉之心,来换取隐世的力量,况且,一般还都是隐世这头妖力强盛者的力,确实能算得上是一种交易吧。不过嘛,这个借力,可跟前头所说,什么魂魄了、魂魄对价那样的交易远远不同。巫女一族的,老太婆我实话说没怎么打过交道,并不太清楚,但貌似应该是以血脉传承,而非用魂魄干嘛的。”

“那……沂竹镇也有过吗?”陆筱颖满满的好奇,还确实是被瞎婆子这无意拐去的话题给吸引了过去。巫女啊,一直就觉得必然是神秘又帅气的!

“吉日兮辰良,穆将愉兮上皇;抚长剑兮玉珥,璆锵鸣兮琳琅。”

藏满了美好、盛大、热闹的诗词之中,跨越了时空一般展示的祭祀场景,那里面,必定是有神秘感满满的巫女的。一想到此,然后,瞎婆子既然还能这么联想到……嘻嘻嘻,是不是说明沂竹镇以前可能也有过?

要是真有过的话,怎么想都感觉好厉害!哪怕不能穿越了这诸多的时间,亲眼见到那盛大、神秘、又有仪式感的盛典,但是一想到在同一个空间、这一个现在叫“沂竹镇”的地方,以前也有过诗词之中才能瞥见的盛景。

而且,说不定,自己平常走过的什么地方,正是以前祭祀什么的大型盛典之时,巫女所行之路,这种感觉……怎么想都很厉害,让人心潮澎湃!

不能相遇于同一个时间,却实际隔了时间之后,却以另一种微妙且不可见的形式、“相遇”在了这一个、同一个地方!

越是这么想去,主观的带入就越是强烈!陆筱颖已经在瞬息之中,有种冥冥的感觉,暗自认定,不是可能有,沂竹镇肯定也有过!没想到那么厉害的啊,自己的家乡!以前都没觉得,原来还深藏了那么多东西。

都这么主观中认定了,那么实际上只差瞎婆子或者汐,一句认证的话语了,“没错,是有过”就类似这么一句。

只不过……事与愿违……

“小跟班好像对这事,很激动呢。这个……怎么说呢……反正我游历到这儿之后,是没听说过了。不过至于我游历至此之前,更长的时间之内的话,哈哈,这诸多的事吧,我这老太婆可不知喽。”瞎婆子如是说着,顺带示意了下自个左手侧那位不差钱的主的方向。

这问题嘛,这小跟班还真是小糊涂喽。问自己嘛,远不如问她自个主子更实在些。她这主子,要是没猜错,可必定在这地界上足够长的时间、足够能知道这些个事喽。虽然自己嘛,还没猜出跟班的这主子、到底有可能是地界上的哪号大人物喽。

瞎婆子这一示意,陆筱颖立马懂了。确实哦,汐的话,汐侯大人的话,肯定知道!但是,会不会说啊……会不会,汐以前认识这种的巫女,然后……有个什么感情纠葛过,触景伤情什么的啊……

又散开了的胡思乱想之中,汐的“一盆冷水”已经泼下。

“没有!”

极为干脆利落的两字,汐已经全然把陆筱颖的那份激动给泼灭了。

“真的没有吗?很确定的、真的没有吗?”尚不死心、抱着些侥幸心理的陆筱颖又问道,但语气已经完全失却了前面那一问的全部激情、完全是霜打过后蔫了的感觉。

“嗯,没有。别惦记这些有的没的,小花痴。”

是想隐藏,但汐并不是真想欺瞒着陆筱颖。以前的事嘛,太以前了,跟此刻的人都是无关的。而且……只是说了“没有”,并没有说是何时没有。现在,当下,确实是没有了的。也……应该不算太欺瞒吧。

“哎呀,这巫女什么的嘛,确实……少见喽。不过也正常了,时间之中,总是可以淘洗掉一些东西的。诶,这一打岔吧,我前头……我说哪了,玄鬼那小鬼头的?”

略一停顿,瞎婆子似是自己已接上了自己前面的话题。

“哦哦哦,对,‘一’到‘四’喏。这舍弃‘一二三四’里头,任意一个,对于一般的显世人类喏,可都是需要决心和觉悟的。这玄鬼这种类似的鬼头嘛,舍弃了的,按我的理解来说嘛,可不是舍了其中一个或是两个,而是……”

瞎婆子以手指比划出了“四”。

“好……狠!”这两字,从陆筱颖齿间挤了出来。这也确实是她的真实感想。绝对是个狠人!

“没错喏,狠!是个狠人喏,从其还是人的时候来说。那现在嘛,这就不能说是个‘狠人’喽,已经,跟个人类的‘人’字没啥搭嘎喽。所以嘛,这么一个曾经的狠人,会舍弃掉为人时的诸多,现在,却还惦记着、护着个小丫头,是足够稀罕吧?某种程度来说,足够矛盾了。”

“嗯,确实矛盾。事出怪异必有妖。虽然玄鬼现在也算‘妖’的一种。”

“是喏!”瞎婆子接着汐的话,“至于这妖的‘妖’,究竟是出于怎么样的因喏、什么样的究竟喏,是不知了。但感觉,玄鬼这鬼头对这个丫头,可跟那个祠堂里的唱戏女人,完全是天差地别的对待。”

“该不会,也是梦拾婆那头知道‘这个丫头’的?”汐这么问着。自然也还有没有以话语言出的其他猜想。

这玄鬼,是天差地别的对待了。要真是梦拾婆那,说不定,梦拾婆对这两个同玄鬼有关的,是本质上、一样的一个对待态度吧。毕竟嘛,有时候妖异要是执着起来,可不比人类的执着少。有的妖异,本身化形,可就是有着份强烈的“执”的。

“没错喽!哎呀,事情总是那么巧喽。听说呐,本来那天梦拾婆只是有个上门的客人,挑选些风铃。这没想到嘛,这个小鬼头带着个小姑娘来喽。这镇子嘛,说小不算过小,说大也不大。这人类里头,乡里乡亲、极为容易认得个眼熟一样,隐世这位面的,也差不多。”

汐微微点头。所以,是面生的吗?但恐怕不止于此。梦拾婆八成是除了跟玄鬼有交易的、关于唱戏女人的有惦记上,这个新提到的也惦记上了。如果这样,那肯定是有些特别之处,可以让她足够惦记上的。

比如说,时间足够长,也算一个因素。

“那丫头嘛,面生喏。不过,面生也不代表就是非本镇的,对吧。只能代表……非这地方的、隐世的!毕竟,我们这些,一个镇子上走动,多少打些照面,妖异间会多少互相眼熟。嘿嘿……可是喏,人类,我们可不熟!不挂心的物,这看过去都大同小异,更别说是眼熟了。”

前面提及的,实际上陆筱颖听着,她并没有太确定,新的会提及的这个“丫头”,是不是也可能是个人类。不知道是自己有听错过了的东西,还是什么,总之没确定。只有祠堂里面那位,是明明确确知道,是个跟她自己一样的人。但或许,用过去式,稍微更贴切些吧。

而现在,瞎婆子的这几句话,则让陆筱颖更为确定了:绝对,这个,也是个跟自己一样的人!

只不过八成,也得用些过去式吧。毕竟跟妖异有关嘛,来个十年、十几年、几十年,或者百年的,好像都不是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