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一章 往前去即可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094  |  更新时间:2021-03-10 12:19:12 全文阅读

一旦静下来,本来被覆盖掉了的音就显得明显起来,比如,这屏风之内的萧萧竹叶之声、以及缕缕丝弦之乐。

陆筱颖倚在屏风上,就更是把从屏风中逃窜而出的音,听得不漏丝毫。

“这样,真可以出去吗?真没问题吗?”陆筱颖小声地问着。刚刚已经偷偷地,脑袋探出屏风边沿,瞅了一眼外头。毫无疑问,一副极美的场景,尽是魑魅魍魉!

“这没见过世面的丫头,汐侯大人都说了没事,那准没事了!嗯……虽然,我也好奇为什么会没事,但汐侯大人这么说肯定是对的了!对吧,大哥?”

“没错的!诶诶诶,你这碗怎么能放那呢?平衡,平衡!这托盘里面还要放下那么多空碗、空盘的,得讲究技术的。要不然,怎么体现我们比老板那个臭伙计来得给力!”

陆筱颖回转头,看了眼吃完了之后忙得不亦乐乎着的红色小妖们。还真听话地自己在那收拾空碗盘了。确实,还真是快成艺术品了。

木质托盘浮空,无剩菜残羹滞留其内的碗盘,规格不一,叠加而呈其上。

不过,最主要也是因为这儿是隐世吧,所以这么放都没事。只见几个托盘相隔,但其上所放着的餐具,却是到了上方之后、于空中联结起了。乍一看去,颇有些飞龙腾空之势,当然,得忽略细节来看。

顺着陆筱颖的视线,汐也转过头去看了看那乐此不疲的一桌。

“哦,还真放得不错啊。”

汐这随口一句,红色小妖们可没仅仅当作“随口”的一句,而是认为是对他们的高度评价和认可。这不,红色小妖们都已经笑得嘴快咧到耳朵根了。

“听到没,汐侯大人都表扬了!”这话说得不重,有着窃窃私语之感。毕竟汐就在前面瞎婆子坐过的这一侧,靠着桌子站着呢。当着大佬的面,那怎么可以不装着点谦虚、矜持呢?

“嘻嘻,我觉得晚些我还能喝下不少酒!被汐侯大人认可了,心情好。心情好了,胃口就更好。”

后面还有一两句红色小妖们自个的窃窃私语,陆筱颖是没太留意听进去了,但这还能“喝下不少酒”的,那是必须听到了的。

“呃……这还能喝得下的吗?是胃连了大海吗?”不由细声嘀咕了出来的陆筱颖,再次回头看了看红色小妖那桌。

这肚子啊……

真……真能吃!

明明个头那么小,这三只,肚子吃得都跟粘了个很大很大、极不相称的红色气球在上面一样了,这还能喝不少酒的,也不怕把“气球”肚子撑爆炸了。

“别关心别人的事,花痴。你出不出去啊?都说了,大摇大摆、光明正大走出去就行了。就吃个饭,你又没干坏事,慌什么。”

“当然要慌了!万一,一脚踩错了,说不定就变成别人家食物了!”陆筱颖极为肯定地说着,但说话之中底气却是相当不足,略微的颤抖之感从字词之间都能轻易捕捉到。

“嘿嘿~这没见过世面的丫头犯糊涂了。我们可不吃你这种的小丫头!不过有好多妖异,挺喜欢人类魂魄的呢。还有喜欢收集来做藏品的。”不知是哪只红色小妖,极好地给陆筱颖补了这一刀。

本来就心里没底的陆筱颖,这会更是没底了。一个字,慌……

虽然吧,也知道汐不会带了自己进来,就不负责地不好好带她出去的。但是,两码事,内心之中的不安、慌兮兮,可不是那么轻易消弭殆尽的。

陆筱颖小心翼翼地回头看了看汐。极为悠闲的站姿之中,就这么简单的一个姿势,真的挺帅的嗷。不过!她可不是来看汐有多帅的,她只是担心,汐不会冷不丁像某些动漫一样,看自己不走出到这屏风外,趁自己不注意,把自己踹出去吧?

虽然,应该不会吧。但是,谁知道呢?感觉汐侯大人有时候还是有点喜欢看戏的。

“真不出去啊?都说了没事。那么纠结,不怕你家里你那谁,没看你放学及时回去,都天那么黑了……”汐顺着自己的话,转身看了眼背后那窗外。夜色已浓,窗外却是灯火通明、热闹得仿似白昼。

“啊!完蛋!妈妈肯定急死了!”汐这提点,陆筱颖立马反应过来了。忘……忘了没跟妈妈说过了……完蛋了……怎……怎么办……妈妈肯定要急死了……

这么一想,双眼不知觉中已是有些泛酸,清水漾出,只是被陆筱颖自己给控制住了,并未真夺眶而出。明明从小就被妈妈教导,遇到再天大的事情都不许掉眼泪的,可总是感觉有点事情,自己的眼泪就是那么不争气地会被酝酿出来。

也想控制住,但这控制的力道,仿佛只是刚够让酝酿出来的眼中之水、不从眼中落下而已。

“不会真要哭了吧?”汐已在瞬息之中,到了紧贴陆筱颖之处,认真地看向她那双噙满了泪花的眼。

“你走开!才不是要哭了。我只是……条件反射。你都想到了,都没提醒我下的。那怎么办,妈妈肯定担心死了!有没有办法,这里开个穿梭门那种,瞬间回去的?”

“怎么可能有。我不就是想拿这个,让你这乐不思蜀的花痴,走出这屏风的。还以为真要哭出来了,虽然本来、之前的之前是有点想看你会不会哭出来的。但你要真哭了,好像还是会有点心疼的嘛。”汐说着顺势摸了摸陆筱颖的脑袋。

他眼中所见的,是这短短时间之内,就已眼中多了份湿润的陆筱颖。但是,除了那之外,他所看到的,更有一份坚强和冷静。眼泪,并不完全等同于柔弱。或者,正是“条件反射”而已吧。

总之,汐从陆筱颖眼中看到的,是比那表象的眼泪,埋藏更深的东西。大概是从眼神、眼中的光芒感觉到的吧,但确实并不是弱不禁风似地只会真哭就是了。

况且,反应过来后,花痴立马所说的话,也没一味停留于埋怨自己这边没提醒、或是其他各种后悔之类的情绪之中,而是简单带过之后,就问了怎么解决。从这一点,汐也觉得足够印证他所读出的那份非表象的东西。

“那怎么办。就算我出去了,来的时候也花了点时间走走的,现在能出去了就瞬间到家吗?妈妈肯定会很急的。我小时候有次不听话,跟着同学去打游戏了,她就超级超级急地满大街喊我名字在找我。”

眼泪可以说是虚,只是跟脸红一样,并不是陆筱颖擅长控制住的。哪怕有时候是真不想显得自己很柔弱一般。但是,此刻的心急是真的。而且……

这都怪自己!真的是汐说的那样“乐不思蜀”了!

“哈~放心。来之前,实际上打过招呼了。当然,我的方式,没跟你说。水璃的地界,这么点小事情,很好安排。也就想看看你洋相而已。不过嘛,果然,跟我了解到的、你的小时候一样,实际上并没有怎么长大。同样类似的错误,总是要偶尔犯犯的嘛。”

听汐这么一说,在另一种条件反射的作用下,陆筱颖狠狠白了眼汐。早说嘛,真急到了。妈妈在这方面的急性子,可不是一点两点,她可不希望因为自己,让妈妈再去满大街喊着找自己怎么的!

但是实际上,陆筱颖还是挺感谢汐的。并不能怪汐带自己跑这来,要怪当然怪自己喽!归根结底,也是自己默认了,好奇、贪玩综合。总之,其实自己就是没想到要跟家里打好招呼、再跑出来,还不打招呼得玩到那么久的。

“好了,安心了,就放心大胆出去吧。反正都要走出去的。要不然你怎么回家?”

汐的话语近在咫尺。

理是这个理,但总感觉这么一安心、不用担心妈妈不知情会心急之后,又回归到之前的状态,要迈个步子有点难呢。心中对未知的不安,明明只有那浅浅一层的胶水一般,但却牢牢地粘住了她此刻的双脚。

只要走出那一步就好的吧,可是……

再偷偷探出屏风瞅了一眼。来时空着的各桌,此刻都已坐满了客人。魑魅魍魉。

并不是真的对魑魅魍魉的慌,而更多的,这份探出一步的不安,来自自己内心。魑魅皆不过外因。就跟路上的石子一样,避开就行了。真正束缚了步子的,果然还是内心那份浅浅一层的什么,固步自封一般,一旦熟悉了某个环境,便对那些石子也放大了般看。

明明有汐在呀。妖异们不会真吃了自己!

陆筱颖咬了咬唇,对这样的自己有微许的不屑。想起小时候的上课,小学时候,每次老师提问,明明知道答案,她却总是没有那勇气、哪怕举起一次的手。

一只手,在此时,轻柔地放在她头上。温度,果然,暖暖的,令人心安。不由会想到那条河,平静时候的河,看过去总是让人心绪宁静。

“想不到我家小花痴,还挺矫情的。有那么可怕吗?”汐特意贴近了陆筱颖耳畔、轻下了不少声的私语,“知道不会有安全问题,也很可怕吗?”

离那么近,陆筱颖当然又是条件反射地脸红起了一片。但是,头脑还是清醒的。

真那么可怕吗?并不是这样的。都明知道不会遇到危险,汐都说了的,只是……可能外面跟来时不一样了,对踏出去之后的未知的不安吧。

或许真的只是自己矫情,但是这踏出屏风的第一步,总是感觉如此地艰难,双腿如灌铅了一般完全不敢往前而去。

这种感觉,大概可以比成是在“跳山羊”吧,想要一鼓作气冲过去,但到了面前,却胆怯了、犹豫了,完全没有胆量伸出双手、去支撑起自己跳过去。

脸红归脸红,涨红了一片之中,那种犹豫,汐自然是看得一清二楚的。都离那么近了,要还看不清,那自己那么多年头也太白混了。

有些矛盾般存在的个体。

但很多时候,这种矛盾却意味着各种可能性、各种潜力。不需要完美。

完美是何?完美是谁定义的?不同人、不同妖的眼中,完美是尽然为同的吗?

自然是不尽然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存在即合理,既有矛盾存在,那便是存在的那刻的合理。

显世之中,总是看到那种、喜欢让写缺点、优点的。对于优点,汐觉得写写不错;但对于缺点,呵呵,也不过是种自欺欺人的矫情。情境不同,缺点从未绝对;更何况缺点,曾几何时说的必定是一成不变的缺陷了?并没有。

正是有着这样的想法,大概还是算有别于显世之中众多的想法,此刻落入了汐眼中的陆筱颖,这样矛盾着的陆筱颖才是有着更多走往前方的可能性的。

先前想起没跟家里打招呼的心急,眼中一下而起的泪花。

而仿佛柔弱不堪的泪花背后,却分明有着份坚强的神藏着。

与这份坚强再次矛盾着的,犹豫、不敢往前。

但再再次矛盾着的,其实她自己也清楚着,并没有什么,实际上只要踏出第一步就行。

没错,各种的矛盾,此种、彼种,矛盾综合,间隙之中所藏,便是万千种可能。而这会,最需要的,牵引。

汐柔柔的一笑,从嘴角泛起。转身跟红色小妖那桌打了个手势。

那三只,反正前面也说过了,要认真地收拾好那一桌满当当的餐具,让老板刮目相看才走。那就随他们好了。虽然,汐是完全不理解,要让老板刮目相看干嘛,那么麻烦的事,客人干嘛要做?

这打招呼的手势,很短的须臾便已完成,陆筱颖完全没留意到,毕竟她还红着脸、内心之中徘徊着。从那紧闭着的唇,就能看出,她很想要努力做出改变的,从这屏风后的犹豫不决、改变为极有勇气地往前一步。但还差那么一点点,以至于尚没有移动分毫的步子。

不过汐也没打算让陆筱颖注意到。没注意到自己跟红色小妖们的招呼最好,既然要牵引,那来个猝不及防岂不最佳?

于是,随着汐的一句“走了”,陆筱颖都还没来得及回过神,就感觉自己衣服后领那被汐拎起来了!

竟然感觉……自己是被汐……拎起来了?

随后,像是乘坐在某辆正疾驰着的车子上一般,因着速度快,周围的景都模糊成了虚影。是看到了周围,看到了屏风的外面,看到了回过头来看、突然经过的他们的妖异,看到了楼梯,看到了……

诶?已经到店一楼了?刚进店时的那个地方?

终于,脚也感觉落地了。明显感觉自己是被汐拎下来的陆筱颖,感觉这一路上自己脚都没着地过吧。她缓了缓神,修整了下衣服,然后左右张望着。

汐是松开了她后衣领之后,这会正倚在前台那,应该是买单吧。

不过陆筱颖也没太去留意,汐花了多少钱了,汐是不是用的显世、她买东西一样的钱付的钱,诸如这类的。她更留意的是……

也……还行诶。就走出那屏风之后,也没怎么样,比想得轻松简单呢!虽然是有汐把自己拎下来的了。

这会看去,好像这里,比进店的时候亮堂了许多呢。可能是因为,比来的时候时间更晚了,夜更加深的话,隐世这边的“昼”更加浓吧。

还有……嘻嘻,是不是因为自己本身的因素,看着“好像”亮堂了呢?毕竟,出来了之后,发现意外地简单、容易、轻松诶。心情明亮了,看东西也可是会变得明亮的嘛。

这么一松懈下来的陆筱颖,不由笑容带起于其双颊,随后又朝汐的衣角处递上了自己的手。衣角还是拽着的,紧紧地抓着,要做好汐的跟班!就算安全,万一人多,不对,妖多,自己走丢了嘞。

转头去看,张望着入口,妖异来去,确实有些吸引她目光的。但她实际上看到进来的妖异时,也就一瞥,不敢多看。

不管是显世、还是隐世,盯着别人看,总归是没礼貌的。被盯着的,肯定也会感觉怪怪的。

但确实,这是个吸引她目光的世界。

比如说吧,刚才那个过去的“小姐姐”妖异,一对鹿角,脸上似有鳞片之感、有五彩之色泛出,其衣纷呈、如春花齐艳,再加之其款款而来的步子。反正就是一眼就让陆筱颖给惊艳到了。只是稍微相比其他妖异,陆筱颖视线多驻留了几秒,对方也似发现了她的视线,转过头来,陆筱颖就只好超级不好意思和尴尬地低下头去盯着正被自己拽着的汐的衣角了。

“哎呀,这小姑娘……前面刚来店里时候,不会是我弄错了什么,关门什么的急了些、想多了些吧?”是老板的声音,突然从陆筱颖左手侧响起。

听到声音,果然,陆筱颖还是会反应性地转过头去看了。虽然明明自己很知道的,估计还是看个空气,自己看到的这家店的老板,一直都是“空气”。

而对于老板话中的意思,她其实是有些不解的。但隐隐之中,有点感觉,仿佛、是不是跟瞎婆子先撤之前说的话,大概性的、是一个意思?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