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 伴手礼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460  |  更新时间:2021-03-17 20:31:52 全文阅读

灯轮锦檀。

如这描金、却不易发现的店名,檀自然暗指着檀香之味。

门外已可闻,鹅梨帐中香。虽然严格来说这香也非全为檀香所成。制法之中,各成分分量都有些许讲究,沉香末一两,檀香末一钱,鹅梨十枚。但若是大概地指代一下,用个“檀”字也未为不可。

至于店名之中的“锦”字,自然就算是某种修饰了。只是若是单论一个“锦”字的话,貌似多含鲜明华丽的色彩之意。但整个店的门面,和此刻初踏进店的门槛来看,还真是尚未寻到这“锦”的味。

相比之下,一份沉淀足够的陈韵,低调却又暗藏满了的格调倒是挺足。

至于如这店名的另两字“灯轮”,却是入门也暂且看不出迹象的。完全不像是有灯笼可买的地方。

门槛一迈过,便是一道屏风,柔光显满一屏,惹得那屏上描画着的水波春光,都真有些微澜泛起于水面之意了。柔光似有灯照明,却分明只有屏风自己,未曾有设置灯盏之类。

要说灯的话,拽着汐的衣角不放的陆筱颖,在拐过屏风时倒是注意到了。

屏风一左一右,皆设了两盏青铜所制的铜灯,守门似地立着。若有客人入内,那屏风的边沿,同所过一侧的铜灯,就恰到好处地隔出了一道隐形的门框一般。

但铜灯并未点着,所以实际上,陆筱颖会觉得是灯,也全是通过店名什么,自己联想的。或者再多加点电视剧里见到过的类似宫廷之类场景,然后猜测吧。要不然的话,嗯……感觉说成是种衣架,形状怪而已之类的,估计她也会信,毕竟这儿不是她熟悉的世界。

过了屏风,明明是室内,但竟然瞬息之间,如置身到了庭院之中。假山、绿植,清泉落水,鸟语配檀香。就差来个露天的,那就可以当真庭院了。

“欢迎光临!竟然今日有客人啊?看样子我这掐指一算,还真技艺不到家,还以为今天开店就单纯图个热闹加清净。呐,要买什么灯笼,自己挑。要是喜欢上了的是非灯笼,单纯这店内香味的话,没得卖。”

平淡的声音,传来。说是“欢迎光临”,全然没有丝毫真招待客人的感觉。

还真不像是做生意的。陆筱颖暗自在心中吐槽了句。

至于说话者,是怎么样的妖异,完全是不出乎意料地,没见到身影。

刚在陆筱颖好奇地抬头探寻着四下,哪里有灯笼来着,这若庭院的屋内,一下亮堂上了好几分。

浮空而现,足够令人眼花缭乱的各色灯笼。

“珠囤灯、走马灯。龙灯、宫灯,麒麟灯。你能想到的品种的,我这店里头,不出意外都有。不要这些的话,整个普通些,挂个屋檐的,也是有的。当然了,我自然是推荐买那些做工精细复杂的喽,这卖一单可赚的钱更多嘛。”

还是那个平淡、全然不似做生意感觉的女孩子声音。

汐随意地逛着、看着,随手拨了下其身畔的一只灯笼悬下的红色穗。陆筱颖则是一刻不松懈地抓着汐的衣角处,同时留意着脚下。

屋内像庭院,既然是庭院,花花草草少不了,踩到了多不好意思。要是真不小心踩到了,也算没办法吧,但要是直接不留意,踢到了假山、撞上了假山,会痛的!

“有没有小巧点的灯笼?比如一只手就能拿得下的那种。当然,最好别致些。显世有些过年过节那种小装饰灯笼的,那些样子感觉的,样子有点俗,不适合当个伴手礼。”汐边说着,边闲逛地继续瞧着此刻呈于空中的、那些做工极为到家的灯笼。

“小巧一点的?”大概是汐的所寻需求,有些引起了店主的好奇,那个平淡女音的源头,终于显出身来。

高处,某个大得出奇、豪华得也出奇的灯笼上头,一个女孩子往身后空气中一靠,看往了地面汐同陆筱颖正站着处。

这边的,是还没看清她那头;她那头却已是这短短时间看清了这头。当然了,这边没看清的缘故,可能也主要是陆筱颖的视角吧。那么短的时间,还那么有点距离的,完全看不清长什么模样,就白花花一个影子闪过了下。

至于汐,视线就没往上到那个高度看去过,始终都只是在较他仅微高一点点处的灯笼上流连。

闪过的白影不见了,随后下一瞬间,这白影已是出现在了同样的地面之上。一改先前的平淡,其脸上已满是发自内心的欣喜与欢迎。要不是声音能明显辨出就是同一妖,估计这先后的态度,都容易认为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妖了。

“汐……汐侯大人!竟然是汐侯大人!哎呀,那我刚才岂不很失礼?还以为就平常那些随便打发打发的家伙呢。汐侯大人,不知道您是想细节上,是给谁带的伴手礼呢?要是有些具体些的,我还是能给些建议的嗷!”

从高处不仅显身、还下来了的店主,完全把视线看着汐处。话说完后,才注意到汐后头跟着、同她差不多高的陆筱颖。

眉头轻微一蹙,这店主已是毫不客气地走到了陆筱颖面前,关键还毫不客气地以一手捏起了陆筱颖的面颊。

“不会是给这丫头的吧?”平淡下来、不爱搭理人的调调,立马回归了。

“嗯。有什么推荐的吗?某些因素考虑,需要小巧、不惹眼的。但不惹眼的同时,我也不想着伴手礼显得简陋了。”

“这样子的呢……汐侯大人的所需,那必须是有的了!嗯……”店主的妖异,又凑近了陆筱颖的脸蛋几份。其呼出的气息,因着近,也散了微许在陆筱颖脸上。

自然而然,条件反射作用之下,陆筱颖已是脸再次红了起来。不过这回,可能还有很大一成原因,是被这毛估估看着跟自己仿佛差不多大的妖异给捏的。现在还捏着不放!

“汐侯大人,冒昧问问啊,这小姑娘,您捡的人类啊?是人类吧?虽然我也犹豫了下。嗯……好歹我也是常跟人类混迹的了……”

终于放开了捏着陆筱颖脸颊的手,店主大大方方地后退了几步,随手抚向身侧的一盏灯笼。

“我这的,手艺活嘛。我也是常混进去人类里头去学习学习的。还是非常近那种,会跑人类家里头那种的近。这气息,感觉有点人类的感觉,但又不完全是那么单纯的人类的感觉。其实偏向妖异更多些吧。哎呀,反正我也是盲猜了,毕竟最近可有些汐侯大人您的事情传着呢。”

“嗯,是个人类。我捡的那个。有这么好辨认的吗?我还以为夜越深,她越容易混入这边的气息里头。”

“哎呀,没没没了。可一点不好辨认的了!”店主不好意思地笑着。其笑同其身形,都洋溢着活力。

店主本就是简单干脆的一身运动装,运动T恤、运动短裤,白色打主,简单有些蓝色边边微缀。光着脚、未穿鞋。

而运动装之外,又是反运动风的一件轻薄提花纱质披风。披风是让陆筱颖会自觉想去水璃的那种,主要是汉风韵味十足,有古韵的,那首当其冲会想去的,果然是美丽、且日常襦裙着身的水璃小姐姐了!

不过在这位店主小姐姐身上,这拖地了、于其来说过长了些的披风,只是让那身运动的装束,更添了份女孩子的可爱之感。

总之,看似年龄相仿、但实际必定是比自己年岁多多的店主妖异,是陆筱颖眼中远比她自己来得更元气满满多的。感觉自己……嗯,反正要是自己穿运动类的装束,那是绝对不适合,估计除了白色能显胖之外,不会有丝毫元气感额外多出来的。

“我只是常跑显世而已了。实际上也是猜的。要是没有汐侯大人在,单独让我见到,我可估计联想不过去。夜越深,越好混入的话……”店主上下移动着视线,细瞧着陆筱颖,“是藏了什么隐世的物件的缘故吗?还是藏得很深、很隐蔽那种的。”

光是这么看看,自然是看不出来陆筱颖身上有什么端倪的。但被这么瞧着,还有前面实际瞎婆子和石锅饭店的老板也提到过些相似的疑惑,陆筱颖自己好像有点明白了。

额头。源头在于自己额头那个印记吧。

所以,是不是就是妖异越活跃,自己这个印记的作用,也会让自己更好混入妖异窝里?然后妖异越不活跃的时候、地方,自己要是在妖异窝里,就很容易暴露了?但到底答案是怎么样的,可能还要等会找汐问问吧。

不过陆筱颖觉得,要真是这样的,好像还挺便利的呢!自己给自己随便找事,乱跑隐世妖异窝里,那是不会的了,但万一有个不小心呢?那这个“便利”貌似挺好的诶。可以以假乱真,假装是真妖异,一定程度上保障自己的安全。

“啊……我好像有些探究太过头了。”店主貌似意识到了什么,捂着嘴,不好意思道。视线么,自然也是从陆筱颖身上移开了。

“既然是这样子的小丫头,想要的一份伴手礼嘛……我想想嗷,确实需要低调些。隐世的物件,招摇了去的,万一是这丫头之外的人类,见了起了什么歹心、擅自拿走了的话,估计会添些麻烦。当然了,这种添麻烦的,也大不到哪,要汐侯大人需要,我这卖出物件的,也大可帮忙回收了。”

元气满满的店主以手指画着圈圈,而浮空的那些灯笼,也是随着她的这小动作,迅速地换着款式。速度足够快,所以也只有店主自己才分得清了。其余的,不管是谁见了,也都不过是五彩缤纷、夹带着明的,这么闪过了。

“我觉得这一只,或许合适。小丫头,拿着看看,是否合你心意。虽然看模样是汐侯大人买单了,但伴手礼嘛,估计这喜不喜欢、心不心仪的说话权还是你的吧?”

说这话时,空中快闪过的色彩与明亮,已是随着店主停止了画圈圈的手指动作、也停下了。

同步而变的,还有这屏风之后、原本也是别有洞天的庭院。这会,庭院倏然而逝,转而换之的,尽是一桌椅尽足的会客厅堂模样。

“随便坐啊。正巧呐,我在煮茶。茶艺我是没研究了,这屋里头的茶具,完全只是我的‘装模作样’了。不过茶可是好茶,明前所采。”说着,店主便元气满满地一蹦一跳蹦开了,去往煮茶之处。

而留在原地之中的,汐是“既来之、则来之”的态度,大大方方地往那新出来了的厅堂一太师椅上走去。

陆筱颖,那必然是一脸懵了!发生的一切有点太快了吧!

看着好像跟自己差不多大的这个妖异店主,刚让自己看看心不心仪,然后一只灯笼凭空出来、飘自己面前了。然后才刚接过那只灯笼,都没细看,庭院没了?

前面一进来的庭院,难道是幻觉,假的吗?

不过幸好,抓着汐衣角的动作,已经在这儿,快融成了陆筱颖的条件反射了,没有松开。所以这会,汐往那张太师椅走去之时,陆筱颖也自然而然跟着过去了。

“不坐,花痴?”汐问着。

汐要坐下,那陆筱颖当然只好被动松开了衣角了。但是,她选择了站在汐的椅子旁边。感觉这样更方便等下继续拽衣角!

“让你一半椅子坐坐?”

“才不要。你等会站起来的时候,要跟我说的啊。我要继续抓衣角的。一定要跟我说的啊!”

正在陆筱颖这么同汐强调之时,原本室内悠悠然的鹅梨帐中香之间,又多了另一味的香气——茶香。

“小丫头还不放心,怕我这店子吃人不成呀?汐侯大人,请用茶。”

看着汐从自个端出的木盘上取了一盏茶,店主便直接把木盘、连带茶水的往中间那实木矮几上一放。

“哎呀,小丫头呀,要是扔显世里头,我俩都看着年纪相仿的嘛,干嘛对我那么防备呀?好像,这个年纪,是不是上学来着的?遇到个不认识的、年纪相仿的,是不是可以叫个‘同学’的啊?这么打招呼,绝对不会错的样子嗷?”

给汐端茶完毕的店主,已是在陆筱颖全然没察觉到征兆之时,站在了她身边,还是一手搭在其肩上、仿佛关系不错那种的姿势。

“别紧张嘛。反正估计也就我刚盲猜出来你是个人喽,还有汐侯大人在,这儿没人敢动你一根头发丝的了。嗯……我觉得吧,你可能就是这种容易紧张,所以,你看,是不是第一印象,我可比你真这个年纪的丫头,看着更有青春气息多了哦!”

店主格外强调着后面的话语。

她不直说出来还好,陆筱颖自己也觉得这位仿佛跟自己年纪差不多模样的店主,挺有活力的。相比之下,自己是不是有点土?

但是店主这么直接说出来,果然……不服不行,但是还是有点内心不服……

而且,干嘛要汐面前说出来呀?这样好像更加尴尬了……

稍微留个面子多好,虽然可能这是事实。

“刚说你别紧张嘛,这脸就红了。不过还挺有意思的嗷。诶,我做的、我推荐的,这一只怎么样?”

这么一提点,陆筱颖才反应过来,自己右手掌之上还托着那玲珑别致的小灯笼呢。

确实足够低调,但又不失格调的一盏小灯笼。

说到灯笼,至少陆筱颖的惯常之中,容易联想到红色,还是那种明晃晃的大红之色,毕竟这种颜色更显得喜庆。

当然了,前面这儿已经显示过的那种,就有些元宵之类大型节庆仪式感的,那色彩斑斓些自然也理解了。但类似元宵花灯的,总归是不会跟日常联结起来。

要说伴手礼的话,果然陆筱颖还是会同惯常的灯笼联想起来,红色那种。

而这一只的,整体之中,颜色暗雅。有些暗沉的灰色格调,完美地调和掉了本来会有的过于明的红。灰色之间透红,红色之中藏灰,低调的色,却并不显得死气沉沉。总之,这是一种陆筱颖没法准确用几个字就能叫出名字的颜色。

笼内,这会仅有微微的明,若萤火虫一般,一息一息着。大概只是不想喧宾夺主,所以只是这般微弱的明吧,只是因了这内里的一点明,让包裹其外的灯笼外罩,颜色和纹理更看得明了。

这一盏小灯笼,外形其实没有奇特之处,重在这色彩,以及,之上能显出来的纹理。

若一呼一吸,一亮一晦之间。微亮之时,笼表面色彩内原本藏着的暗纹,便显,细细描绘,花草之形皆可辨,且是越明则越清般;而在那一晦之时,暗纹便又藏了起来,哪怕是室内有着明,借着灯笼以外的明,却也寻不到丝毫纹理的踪影。

“是不错吧,小丫头?不对,不对,我们仿佛同龄的样子,应该问,嗯,是不错吧,同学?”店主的声音,也带足了元气,跟刚进店那会爱理不理那种平淡感已毫无瓜葛。

陆筱颖没有应答,看得有些痴迷。不是为隐世所惑的那种痴迷,而是自己见到了美好之物,她自个的花痴态的痴迷。

不回答,那是小问题的。看到这样子的陆筱颖,店主也是心情大悦。欢快地松开了搭在陆筱颖肩上的手,蹦跳着也去取了一盏茶水,哼着不成调、胡乱随意而成的小曲,挑了个就近的太师椅就坐下了。

花了心思而成的物。就算是拿来卖的,可要是客人真心喜欢这物的,作为这造物者,能不愉悦吗?这一份愉悦,可是远比卖个好价钱更能持久的。

细瞧手中灯笼的陆筱颖,又把灯笼拎起来瞧了瞧,果然,灯笼里面并没有灯诶火诶,好神奇。难怪在手中放着,有些暖意,却丝毫不会灼到了。

而除此之外的,拿近了些,陆筱颖闭上眼,吸了一口空气。

有另一股香味。可能也是檀香什么的吧,但是跟这店内汐说的鹅梨帐中香不一样的香味。

“菩萨奇楠哦。灯笼里头,那香味的名称。显世讲究个吉利,这香的名也很吉利吧?当然了,菩萨奇楠,这香之中的‘菩萨’二字,本意只是主产区了。”

店主瞅了瞅陆筱颖,搭腔了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