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六章 额外的投资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099  |  更新时间:2021-03-27 11:44:26 全文阅读

明明盯得挺仔细的,但是,陆筱颖还是没有看清楚汐所拿出的隐世钱币,是长什么样子的。

只看见汐随手的一个动作,一个金晃晃的玩意,便滑出了抛物线,进了店主手中。

“好嘞!钱收到了,往后这灯笼的主人也就不是我了。”店主话毕,原本为如何点上、做示范用、于她那处的灯笼,复又归至了陆筱颖处。

灯笼的易位,全在那一瞬间,比先前往店主那过去时更快些。正是这样,倒确实更有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意思了。

但是,陆筱颖此刻可不关心这灯笼是如何跑回来了的。更好奇的事情,当然是那金晃晃的,体积也看似不大的钱币,是长什么样的。

前面说的,十个银契。虽然不懂,但里面有“银”字的话,应该是银色的吧。应该不是这个金闪闪过去的吧。

而且,十个。刚才飞过去的,可只有一个东西。但当然了,数量上面的话,十个,也没说就是十个,说不定一枚钱币就等于计价上的十呢?

不管怎么说,陆筱颖惯常的理解,金闪闪过去的,金应该会大于银的概率大吧。那是不是要找钱?要找钱的话,还是很有机会看看长什么样子的诶?

“一个金契啊。那汐侯大人您稍许微等,我去给您找钱。”

果然!

看着店主边说、边要从椅上站起的架势,陆筱颖双眼中的光芒也似更亮了。只可惜,下一秒就被汐给掩盖去了几分的亮。

“不用找。价钱部分,算价钱。超过价钱部分嘛,就当存放在你这里的小投资吧。你这的玩意不错,不介意我擅作主张想加个投资吧。虽然真按投资来说,金额上有点少了。出门没怎么带钱。”汐浅浅一笑。

没怎么带钱是真,只带了这一个金契。前面吃饭那,其实要付钱,这金契足够了。但是……找开了多麻烦。本来就一个的空间,找开了还得多占用点空间,总之麻烦。不如临时走个信用欠款,让老板账单送过去,赤潋、凌羽那见了再付款更方便。

反正对于石锅饭店的老板,不亏。饭钱稍微迟点、晚点收回的事。

吃个饭而已嘛,算是一笔头的买卖,以后会不会还去那家不一定的事。但这儿,大概不会只是这一单的往来。

但是,如果要直接说,完全不用找了,多的就全给店主了。在汐看来,一则,有些浪费钱,没必要装着对钱不在乎。他可是必要的地方,还是对钱在乎的。

钱非万能,但却可以多出不少选择,也可以多出一份底气,实实在在的好处。显世也好、隐世也好,哪一个买卖不用花钱?

而基于他是地界之主,有时候这份在乎,会被说成是小气、矫情,他也知道在所难免的。但是,真要这样说,那又何妨?

泓汐那儿,可都不是喝西北风就够的。光明正大赚钱,光明正大省钱,完全没毛病的事。

况且,钱本身没有善恶,只不过是使用者,赋予了一份公开对价的价值。没有善恶、只是客观存在于那处的物,没有任何可被嫌弃的理由。若有理由,若分善恶,那也无非是来源与去处,使用者所成,并非钱币这种物自身的过错。

所以,汐可不是会无缘无故,随随便便、超级大方多给钱的主。

地界之主,可不是空名头,同样可还是当家之主的,对钱的概念,那是必须足的。

正是基于此,假如汐对钱超乎寻常大方时候,必然有他的理由,或源于客观、或源于主观。

也正是于此,此刻同这“灯轮锦檀”店的店主所说的,另一则的理由所衍。

必然会有汐的理由,哪怕旁人不知。但做事可不能太把别人当傻子了。店主也是做生意的人,就算刚进门那会,招待客人的劲、大概没有常见的生意人那么热情,但绝不可以轻率地看低了别人。

白白多给不少的价金,那么不是给钱的“大方”到让人怀疑,就是本身、事出反常必有异。

干嘛要平白无故给呢?只是彰显自己有钱?这可不是汐的作风,在这地界,更是很容易就知道,泓汐可没有那么乱送钱的作风的。所以,为了店主能心安理得收下这多余部分,至少汐觉得,以“小投资”为借口,也是最佳的。

当然了,本身他自身的考虑,也确实是算一种投资。

以物易物,想给出什么,想收获什么,某种程度都可算是投资的。

只是此刻,他所多给的价金,不算厚重,表面似是对这灯笼店生意意思性的投资,但实则,汐更看重的是另一点的投资。自家花痴这。

猫啊、老鼠啊的。显世常跑什么的。

自家花痴也确实跟这店主的同类,有些缘,给自家花痴多留个路。

隐世的灯笼,能指引小花痴进入隐世的。而这家的,后续服务,前面也提到过,要是灯笼遗失了可以帮忙寻回,想必这店主有她自己的方法,借由自己卖出的灯笼,给灯笼标记上了什么。那么借由店主,有必要时候,依靠这份缘,把花痴引入隐世也是未为不可的。

将要起风的镇子,已经牵连到了边缘的,汐不认为陆筱颖后续会全然无关。同隐世有关的,小花痴还小,各方面来说,人类也始终是人类,给她多留些路,还是很有必要的。

当然,若真有事发生,能不扯进陆筱颖,汐也是不愿扯进她来的。认定是家人,虽说家人是要同风雨、同承担,但护弱护小总是要的,若有事,尚幼的,汐都不想让他们过早牵入,不仅是对陆筱颖的。

当家系之中成员多了,总归会能力层次不齐。但能力从未曾是一成不变的。或者说正是这些尚幼小者,才更具有把整体带上去的更大可能性吧。

决定木桶容量的,始终是最短的那块板。最短的板若也提高了,那整体是必然愈发好做加法、做提升,也必然更易于地界稳当的。

而这会的店主,拿着那一个金契,思索了一小会,正不好意思地笑着。

“这个,汐侯大人,您愿意投资,当然是相当好的了!只是……只是……我还真从没想过,还有妖异能看上我这小本生意到想来投资的。这个……金额小事,有投资都挺愉悦的了,还是汐侯大人您的。可就是……好像突然间我压力,仿佛有点大了。嘿嘿~这要是我不小心没打点好,好像就有好点么尴尬了。本来就我自己的钱嘛,万一亏了也愿赌服输那样的了。”

看得出店主,并不是在找借口,而是真心实意,所言即所想。说出来的便是她的真顾虑。而不是说,欲擒故纵、欲扬先抑那般,只是想找个托词,还想再多要些投资或是其他的好处。

而汐嘛,“小投资”背后,他真正想投资的,是给陆筱颖未来一种可能。说穿了,不过是这店主处,有帮扶的可能。

本来的,小花痴是同店主同类有些缘,但都牵强了。而这个契机驱使,假如说这么点小钱,未来可以增加店主同花痴的往来,时间积淀,那么直接的羁绊必然会真正落成。而这,是汐想投资的一种可能性。

并不是说想以多出来的钱,直接打点关系,而是借这点钱,拉近些。至于日后是否这家店的店主、也能真同自家花痴缘深了,那些不过是投资之后的风险与机会。

既然是投资,有风险本来就是在所难免。既然在所难免,有得有失皆有可能,那么自然也是“愿赌服输”!

“这个嘛,我的投资,也跟你一样的。既然有兴趣参个股,赌个未来的收益可能,那么自然‘愿赌服输’。而且,才一个金契,小钱而已。再扣除掉灯笼的价钱的话,也就90个银契的投资款,并不是大资金。玩没了,也没事,本身不是大钱,你就更加不需要有压力了。”

“嘿嘿嘿~话是这么说了,可是的吧,这个……那个……其实主要可能是因为汐侯大人您的缘故吧。正是因为您的投资,这不管多与少,其实我都不大会拒的了。”店主眨巴了下眼。

怎么可以拒呢?攀不攀树枝的事情另说,要是主动提出,自己还拒,那么不知好歹、不给汐侯大人面子的事,就算汐侯大人没意见,这要是不小心其他哪个妖异知道,还要不要在这混了喽?

再说了,这汐侯大人投资的话,接受了,那多少以后生意,多贴金呀。汐侯大人一句话,只是挂个名,不出一毛钱,都在这地方足够混了。从这一面来说,都怎么可以拒呢?

但是若是真接了,哎呀,前面说的压力也是实话了……怕是自己压力大了,往后都容易掉猫毛呢。赚不赚钱、得不得罪大佬还是事小,这掉猫毛可不行!绝对绝对地不行的了!

自己这一身白色猫毛,可是经年累月出来的,多好看呀!如此地有光泽。

哎呀,说起来,以前,还没两根尾巴时候,当年自己的猫毛啥颜色来着?除了白色,还有什么颜色来着?好像都有点不记得了诶。

前面才说着话,中间这思绪散开,虽然也不过须臾时间,但总归这说话思路打断了。

店主微微停顿,故作镇定,可不是思路断了哦!要装着,只是,嗯……对汐侯大人尊敬,需要缓缓而道,就这么装吧。

正是这么装着,继续不好意思笑着的店主,停了微许一会,才继续说道。不过反正,最需要听着的汐侯大人,也不急,极有这耐心边看着屋内的摆设陈列、边等店主慢慢说来。

“但是,也正是因为是汐侯大人您的投资,要是我这做生意有时候的脾气,怎么的,投资收益少了点,或是甚至赤字了,嘿嘿嘿~真的会很过意不去的了。”

“这点,刚也说了嘛,不用在意。你按你惯常做生意就行。不拒绝我这擅作主张的投资,就已经给我足够大面子了。盈亏嘛,胜败一样。胜败乃兵家常事,盈亏也总会用。我投资的也小金额,可没给你压力。”

汐看向店主处。地界之主的那双眸,一如既往,如不见底的深水,是远比沂竹镇那河中的深水区、远深得多的。但是,深不代表不诚。也是真心诚意地投资,真心诚意地,若是亏损了便是亏损了。

顶多嘛,投资诚意背后,真正指向的收益可能性,不是真的钱方面的收益而已。更想要的收益,是缘的收益,店主能同自家花痴这缘的可能收益。

“或者嘛……”汐也想到了额外的,“要是有压力了,你就这么想。我这投资,不是投资。而是,一份保险。保险的话,纯粹当我这边分散个风险而已,这样,你那边应该就没那么多、这收益方面的压力了吧?”

店主微一思,笑容瞬间阳光了好几分。

“确实哦!还是汐侯大人您厉害呢!所言甚是,所言甚是呐。那就这么干了,那……我可就当作是个保险了喽。当然喽,现如今显世那些保险,可也是有分红啥的,所以喏,要是哪一天我这小买卖赚了钱了,这分红,我可会记得的哦。”

“可以。要是这样,分红,给我默认为滚动增加投资、保险额,也成的吧?”

“行啊,行啊!”一下少了分顾虑的店主,爽快地说着,“都说可以当保险了,可以未来我赚钱了,返本分红那种的话,这中间使用可都是我能挪用挪用的呢。也没这顾虑了的话,嘻嘻,汐侯大人若是哪天心情愉悦了,想多加些本金也可哦!甚是欢迎!”

看着店主跟汐,对于未来生意,相谈甚欢,陆筱颖其实还是有些小小不解的。也可能主要,什么保险的,还有分红的?她有点孤陋寡闻了,还没听说过。说到保险,果然她能想到的,就是给了保险费就是给出了,怎么可能未来还能拿回本金什么的呀?

正是没听说过,所以不解之中……店主这态度换换也好快哦!跟有时候的天气变化一样快呢!

前面还在说有压力,现在已经“甚是欢迎”汐侯大人加大本金了……呃……不过,这样性格的店主,好像好好玩的样子。

但是呢,陆筱颖更关心的,还是她那一方小小世界中的好奇,这种赚钱、做生意的事情,暂时可不是她小小世界中有涵盖的。

她所好奇的,隐世的钱,什么样子的?不用找钱了,那自己不是少了个机会看到了?

“那个,你们好像未来生意谈差不多了。那个……那个钱能不能让我看一看……”果然要说出口,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陆筱颖已是脸又红了一片。

“啊……这个啊……刚才就看你盯着汐侯大人那么紧,果然我没猜错呐。想看吗?想看吗?”店主在两手间抛玩着那金闪闪的钱币。

这小丫头,小孩子心思还是挺好猜的喏。诶?说起来,不用找。汐侯大人莫不是……不会还有些……想玩弄玩弄这小丫头的好奇心,故意不想让她瞧清楚的?

嘿嘿~不过就算真有些这心思,这谈的“保险生意”,嗯,汐侯大人角度的“投资生意”,总之都是不错的了,心情愉快!

“想看!超级想看!借我看看呗,就看一眼。”陆筱颖点着头,肯定着。而同时,她可有注意到了。

汐侯大人……正笑着,摸了下自己鼻子。

莫不是心虚了?不会……刚才是不是有点故意不想给自己看的?还说是哥哥,有这么当哥哥的吗?臭汐!

不过其实陆筱颖也不知道,哥哥应该是怎么样的。毕竟她在她的这个辈分层之中,算是最大的了。亲戚里面同辈的可都没个比她大的,自然没享受过有哥哥姐姐罩着的待遇。

至于作为最大那个的她自己,她可不记得自己有额外做过什么、是罩着比她小的的。自己都还是小孩子嘛,罩不动。

“喏,那就这样看吧。”

店主音刚落,那金闪闪的钱币,已是到了陆筱颖面前浮着,且360度转着。

上狭下广,背部平,面部凸起。凸起的面上,有着凹刻的深纹,像文字,又像某种神秘仪式的符号一般。

“哦……好神奇诶……”陆筱颖细细地看着,“还有这种样子的钱币啊,好神奇!感觉这个上面要是可以穿根绳子的话,做个挂脖子上的挂坠也挺好的样子呢!而且金闪闪,还显得自己超级有钱一样。”

陆筱颖这一番由心而发的第一感想,已是吸引了汐的注意。

“喜欢啊?回头给你做一个?这种金的比,好像你喜欢银色的多一点吧?泓汐家里头反正挺多的,可以随便给你做一个挂坠玩玩。”

“我就说说而已的了。我有挂坠了,不能三心二意的,要对我这个平安扣好一点的!”陆筱颖示意了下自己脖间的那根绳子。红绳下方的坠饰,是她儿时起,便一直戴着的平安扣玉佩。

“不过感觉做个挂坠绝对合适!”陆筱颖又补了一句。还是头一回见到,不是全圆的、也不是铜钱外圆内方那样的,也不是历史书上看到过那种有些棱角、如刀那般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