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八章 柿子树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902  |  更新时间:2021-04-03 10:42:23 全文阅读

燃着的孤树,烧着其形,却未燃到其、实的半分半毫。只是如此的,兀自在那烧着火,连火的热气都没有丝毫是可以散开、蔓延到已至其面前的汐和陆筱颖处的。

已到了树前,但树的话题,却尚未始。

陆筱颖仰起头看着。这棵高高的柿子树,稀稀疏疏的叶子,接近光秃秃时候,可完全看不出来是柿子树呢。主要近乎光秃秃的、基本约等于只有枝干的树,她眼中都就是一个字“树”,具体什么树都是分不大清的。

现在这么高的,隐世这边还有柿子结着的,此刻又是全身烧着火的,不壮观才怪。

估计也就隐世,才能这么优哉游哉、看着树着火都完全不用管了吧。

“这树,烧起来的样子还挺好看吧?”汐意思性地问着。看小花痴挺认真的,认真到嘴巴都微张了,那必然她眼中是足够好看的。也是,显世里寻不到的这种光景。

不过汐眼中,还行吧。

还是当年,赤潋那玩的火,更壮观点。万家灯火林。虽然自己当时在泓汐,没来亲自看着老朋友走,其实也是没打算来、易伤情怕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和妖力,但万家灯火林,当年还不是这个名的那片林子,燃着火的盛况,他还是在泓汐那也有见到了的。

“嗯,挺好看的。主要没有热气扑过来,感觉不会烧到我,要不然我可不敢这么盯着看。”

陆筱颖这么说着,其痴痴的眼中,是浓浓的冷色调夜幕之中、缀上了这有着树形的极暖之色。恍惚之中,这极暖的色调,仿似是细细密密、丝丝缕缕、规律有秩的金色线编列而嵌上去的。

不用担心被这火殃及、也不用担心有被火燃断了的树枝坠落,光是单纯看着,确实是如此的,足够吸引眼球。但是一想到,诶?这再好看,也还是火,陆筱颖不免担心起来了这棵树。

她非树,火也不在她身上,那按隐世里头的非常理来说,她这旁观者感觉不到一点热,也不算怪异。但是,树呢?火可是在树身上呢!

“汐哥哥,树,会痛吗?这么烧着。”

“不知道啊。我也不是树,跟你一样的不是。但是,火是树所生的。五行之中,木生火。树为木,它又以自己为化、生出了火来,既然是自己生化出来的,就算会痛,这接受痛的觉悟,我觉得它自己肯定是有的。”

陆筱颖凝视了汐一小会,然后又看回向了燃着的树。

夜风,只会让火焰的边沿更加飘忽、更加不定,但始终不会让火少去丝毫。也没有因着风,让这火向他处蔓延。

“想看,你可以慢悠悠多看一会。反正看你也还没困,你妈那边不用担心会瞎找你的,这会也没什么妖异在这地方,随便看到你高兴为止。”

陆筱颖一手持着那属于她的灯笼,笼内之火早已熄去了,毕竟她走神去了树那儿;另一手,她果然还是宛若个小孩子一般,依然紧拽着汐的衣角。

火光之下,是两个身影安静地看着夜中、这一隅之内独有的焰色。

片刻的安静之后,陆筱颖先开口问道。

“突然想起来了,你干嘛从灯笼店出来,要拎着我出来啊?我不要面子的吗?然后,你是怎么拎起我来的啊?我好歹也是个初中生、那么高了,为什么像被你拎了只小猫一样拎起来呢?”

“拎着你出来啊,你不是知道原因了嘛。我自以为是了,猜到你是人类的,除了那三个红色的家伙外,没算错的话,有三个了。事不能过三,虽然基本上另外还能猜出你是人类的,应该不大会有了,街区里头。但是,不想有这种概率性,我拎你出来,是最快的。你走路慢呀。”

陆筱颖抿了抿唇,汐说的,她听着来说,还是很合理的理由呢。

而她眸色之中映着的那些火,也依然绚烂。极强的暖色,夜幕对比之下,更暖。而且,有风,这飘忽不定、完全就循不清规律的火的边沿,陆筱颖感觉自己要是不会困、不会累,其实看个一个晚上都不会腻嗷。

简单、但完全不会感觉无聊枯燥的。不过大概这么盯久了,对眼睛不好?还有就是,是不是前面那个雨链就着迷过,隐世是不是很多让人痴迷,都是同理这样的啊?当然这会,可是她自愿痴迷的,贪婪地看着这难得一见的景。

“我可不会你那样,刷……比风还快一样,就到了。但我感觉你是故意拎着我的。其他拽着我的方式,都很多吧?”

汐笑着摸上了陆筱颖的头:“拎着方便嘛。显世来说,你都那么大一只了,不方便做‘拎’的动作。隐世来说,一切皆有可能。顺带嘛,动物,不就有喜欢,长者类似这么的,叼着小的后颈肉那儿的。你当作我对你的护着就行了呗。面子嘛……”

一提到面子,汐笑着拿手指轻刮了两下陆筱颖的面颊。

“今晚,开心吗,花痴?开心的话,下回看机会,还可以再来这逛逛。没出镇子的街区,来来还是方便的。来多了,估计你也能自己混眼熟了。傍晚来嘛,街区还没正式活动开,会撞见你的应该少,你大摇大摆走问题也没太大;夜深了嘛,你要混熟了,那更加,印记加持,完美假装自己也是个小妖异就行。”

“那如果,假装多了,要是真哪天被同化变成小妖异了,是不是肯定也是小喽啰的妖异啊?要真假装多了后、被同化了,汐侯大人可要收留我的,不能嫌弃我的啊。”

陆筱颖随口这么说着。

虽然是有什么“屠龙者终成龙”之类的听到过了,基本,哈哈……小说什么的嘛。而且了,会变龙,那也不是往往是屠龙后看到龙的宝藏眼睛发亮、放不下了嘛。自己可不大会!

绝对不贪心的保证,她很有自知之明的,做不了的,她又不是尽善尽美的;但是,太过的,她还是相信自己不会的。毕竟,自己努力来的东西才更有意义嘛。

“还需要收留的吗?你不就是我泓汐家的,要真哪天变成妖异了,更加是光明正大地回家而已。当然你现在人类这样,也是回家。不过,你不大会成妖异的。”

汐说话时,眸中所映是跟陆筱颖一样的光景。

看着同一棵树,视野之中是同样的焰。只是,两个个体,那自然两个不同的位置所立,也自然会有些许不同的视角。

彼此的无心之言。彼此都觉,不同视角之中,却是一样答案的“不可能”。

但是……或成妖,或依然为人,归宿,命运的转轮想要怎么转动,转动之中有何小小的意外,实际上是谁都说不好的事。

不过,真要有些小小的意外的话,意外再大,不过是外因,最终决定权的,还是当事人,未来假如有了小意外、作为其间主体的陆筱颖,她会怎么选择的事了。

“嘻嘻……”陆筱颖愉悦地笑着,“原来汐侯大人,哦,不对,汐哥哥,对我那么自信的啊。是不是你也极为认可,以本小人类的人品,就算不是大善,但至少不会随便变成妖魔鬼怪的啊?”

话一说完,陆筱颖又感觉不对了。这个好像说得不大妥当了诶?这样说,岂不是好像在说妖异都是坏的不成?她可不是这个意思了。

“不对!我可没贬义的意思啊……嗯……妖异还是有的,比如汐你这样的……我的意思……”

越想解释,陆筱颖却发现自己好像越词穷了。解释就是掩饰的说法,她觉得这会、要是外人看来,估计还真能拿来形容她自己了。但是,她是真心没那意思要说妖异不好的。

不好的也肯定会有的吧。但是这会,她觉得,其实跟她一样,不过也就芸芸众生,不一样的众生而已。都有自己的故事,自己的背负和责任,自己的苦恼和眼泪,自己的愉快和笑容,绝对不是凭着没全然了解、就能妄自一杆子定义死的。

“放心。懂!”汐的笑中藏着柔。

换是个其他人类说的,漠视。反正日常这种观念,妖魔鬼怪就是尽然没有好的,从里到外。所以,也是有些结合了这层的反调调的味吧,反正隐世也其实不喜欢“妖怪”这叫法。

但是,不是其他人类,这个自家小孩子的人类的话,汐是确实懂的。并不是真有那个意思。对于他来说,几月也若须臾,但须臾却也可以足够有意义到、拉长成了长长远远,这拉长了、仿若的长远之中,凭着这份愈发接触的了解,不用明说,汐也是明白陆筱颖的意的。

“不过,花痴啊,别自以为是。我可没说你人品多好了。只不过反向的,假如说一个人类要变成妖异的话,好像是不是有的电视剧里也有类似的啊?魔化了、黑化了,什么的。反正基本,电视剧里基本没好下场的感觉。隐世这边嘛,是有人类化为妖异的,我们是习惯叫‘堕入鬼道’的。”

“哦……”陆筱颖拉长着声音,耳朵侧耳倾听着火烧着树、树接着吹过的风的动静,若帛撕裂之音,而她目中所视的是汐,“那还不是说明我人品还行的,不会黑化的嘛!汐侯大人别那么小气,正面承认下、夸奖下我人品超级好又没事喽?我也就你面前,才会这么不要脸地直接说说、要点表扬嘛。”

“好。我家花痴人品超好!超好到……出门买个书也能随随便便、遇到我这种的妖异?”汐温柔地用手去揉乱了陆筱颖的头发。

“也就你面前”……

是呢。所以,还是需要不吝啬对这花痴的夸奖、宠溺的。

“诶,汐哥哥啊,你听声音。有没有感觉……我觉得,树好像在哭。还是,我幻听了?”

风吹着树,树燃着火,风便亦吹着火了。

有风吹着的声音,若布帛撕裂开的声音,按理来说也不算异常的声音。但陆筱颖总觉得,好像里面藏了树的哭声。有树的忧伤、思念,反正有一种莫名、却也强烈的感觉,让她认定树在哭。

“没什么声音吧。正常烧火、风吹着,有点细微声音,正常的那种声音。其他没了。不过,我也不觉得是你幻听了。这棵树嘛……”

汐看了看树,又看了看陆筱颖。

这棵树的故事,好早前吧,忘了多少年前,是耳闻过些的。然后,最近,问这镇上这街区具体的方位什么,水璃那也顺带听说了些更多的。

树有树的故事。虽然,在这一个位面才能看到长出了果子的它的样貌,但毕竟,它可不是一开始就生于长于隐世这边的。

而隐世这边,就算此刻是其更合适了的归宿了一般,但终归……

汐不由想到了墨泽。

墨泽的归宿也似毫无疑问的隐世了。但是,从显世中来,难免的忘不了的情愫,所以到现在他也还那么喜欢混迹于人类里头吧。

汐觉得有些同理的,这树,估计,实际对着显世还是有着惦记的吧。可惜,它是没墨泽那能耐了,连凝魄到化人形都还尚且不能,时间尚过短暂,更何况是行走自如到显世之中呢?

这儿呢,隐世了,自然人类罕至之处。就算有至的,也是对于人类来说危险、易迷路之所。大概是难得遇到陆筱颖这样的、货真价实的人类,还能活蹦乱跳、安然无恙来去的人类,不由睹此人、思彼人了吧。

“树有故事?”

汐还未说出下文的空隙之中,陆筱颖先行如是问道了。

跟汐、臭鱼、水璃,最近还是混得蛮多的。这个暑假,可能算是对于陆筱颖来说,格外热闹的一个了吧。本来嘛,暑假,宅着,写作业、看书的多。天热不想出门、也没什么好出的,顶多傍晚那种时候、要帮爸爸跑腿买啤酒干嘛的。难得这个夏天如此热闹。

而正是混得多了,陆筱颖觉得,物不单是物。物也会有物自己的故事。不只是人类,动物、植物、物器,山川、河流,都会有各自的故事。

正是有着诸多的故事,然后故事凝结,随后留了些遗憾、愤怒、心殇诸如此类、各种情绪的交结。再有时间的加成,便有了化形为妖一说了吧。

要是没有故事,那么,哪里来的情绪、想法、执念呢?没有这些,又怎么会有如此不一样的隐世位面的世界,有着同样拥有七情六欲、活生生的妖异呢?

对于陆筱颖这一问,汐笑了。

笑着,其间有柔意,是对陆筱颖的一份温柔;而其间,笑之中却更多的,有一份平静。看多了不少,那份平静,也便化在了笑中。

“嗯,当然有故事了。现在,这儿,假如只有你有感觉,树在哭,不意外。种树人,毕竟是人类。只是早已物是人非。树嘛,日子久了,选择了遁藏入了这一边为多而已。把果子,尽然藏在了这里,反正那一边的,也没人会欣赏吧。”

“怎么会?”陆筱颖拽着汐衣服的手不松,但另一只手中可还有着灯笼,不好直接指指自己,就抬起了拿着灯笼的手示意下自己这边。

“我,我啊!要是树真需要,我可以来当作欣赏者啊。不过以前没到过这个院子。嗯,是应该叫这个院子,还是那个院子啊。反正就是不是隐世这边的、也是这个院子地方的这个院子。没到过,所以也没见过这棵树呢。不过它本来院子里的样子,完全想不到是柿子树!”

“你吗?你个一般情况下、拉你出门都困难的小家伙,会特意跑来这里看树?”

“你可别小看我,这么点小事情,真需要我常来看看的话,我可是会上心的哦。不过,也只能说尽力了。太多地方要我看的话,跑不过来的呐。而且,我宅着的时间,那还是很需要的!我想听树的故事,汐哥哥。”

汐看向陆筱颖那藏满了期待的眼神,果不出其所料。这小花痴。

“想听,可不是白听的哦,花痴。”汐说着,往前了两步,伸出手去抚向那燃着的树干。

也是土生土长于此地界的一员。

那么,既然此番有缘,作为此地的地界之主,也或许能尽些绵薄之力,让你,微许解开些心结吧。

当然,这结,更需要自家花痴的力量。汐很清楚。缘同人类的更深,那么,这树,寻不到了的故人,至少也要是个人类来帮助、会更合适。

火焰依然,不散,但以汐的手、所抚树干处为始,有微许空气的波动荡开。而火,依然燃着的火,却莫名让见者觉得、树的心也似平静了些许。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