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 火的暗示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141  |  更新时间:2021-04-12 21:41:18 全文阅读

夜风席席依旧。

不大的风,细细的。不去刻意捕捉的话,是完全不会注意到还有风的。

但这些,对于火来说,却是可以捕捉充分的。

一点点的风,就足够火的苗头处、那在夜空中描绘出的金色边沿有所变化。

陆筱颖歪了歪脑袋,看着树、火,燃着火的树。

感想吗?看着这棵树的火,嗯……没什么特别感想吧,好像。顶多就是,这火在树身上,不蔓延开来,也不会烧断了树,也不会有火的热气冲过来,挺神奇的。

可是,肯定没那么简单的。汐都这么问自己了,是不是有什么高深的意思呢?

“感想……”陆筱颖发散着思维,还是换着角度胡思乱想的那种,“火眼中的我,是不是也是很乖巧的?肯定是很乖巧的!这样的算不算感想?”

汐竟一下无言以对。本来正经地问的,怎么感觉花痴这回答,微妙地把“正经”歪向了其他地方。不过,这小花痴,确实感觉比今天在学校里面,更来得放得开些。

白天学校里的感觉,汐觉得陆筱颖不会做出这种有些小可爱的、歪脑袋的小动作的。

“算个头呀。认真点,花痴。用心感受,你的第一感觉。不要过分理所当然。”

汐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再继续多补充个几句。

“前面你也看火看了一会了,试着用心看,不只是看这个形。火烧着树。树也是木头。提到木头的话,镇子上不少老房子,木是主材料吧。你上下学穿过的,就有一大片。”

“哦……”

陆筱颖听话地看着浓液中描出的金色火树,拉长着音调应和着。单纯应和,证明自己有乖乖听汐的话,还按着做的。至于这个提示下的,感想好像还是没诶……

“试想下,以前必定不止那一片的房子,保留依旧的。那么,另外的那些房子呢?火烧着树,树是没被烧伤,但你细听声音。虽然都是不大的声音,你细听的话还是可以听到些的。风吹着带起的声音,还有……火烧着树、烧着木的声音。”

确实有这样的声音。细小的,藏于火间、风间,火烧着木的声音。是那种细小的“噼里啪啦”声的感觉。是让陆筱颖能想到小时候帮忙大人看着灶,灶的肚子里,是以干燥柴火为燃料的那种烧着的声音。

好像记得,小时候那会,假如是干了的竹子,扔进灶头里当柴烧,是不是烧到竹节的时候,还会声音突然更响的“啪”的一下的?

汐的提点之下,小时候的东西倒是想起来些,但是陆筱颖自己也觉得,怎么都是跟灶头有关的?其他感想,没了呀。

而要说是汐话里面提到过的,其他的老房子,去哪了,以前肯定不止现在保留着的。陆筱颖也没感觉自己有什么想法。好像,很正常吧。时代更迭,总归慢慢的,有的东西会消失的。以前应该还有茅草屋那种的吧,那现在不是更加没了,没什么好感想的呀。

汐貌似也是看出了陆筱颖的毫无所获。

“看样子我想多了。高估了我家花痴。”

“这话说的。汐侯大人你是不是傻。你自己说过我没资质的,怎么可以指望个没资质的小孩子,做出很有天赋、很有资质,看个火烧树,就能悟出什么来的。”刚一随口说完,陆筱颖就有些小后悔了。

咦?自己刚刚是不是随口就说出了,汐侯大人傻?是不是要假装下自己没记得有说过啊?

才刚后悔着呢,汐倒是已经接上了话。

“哦,傻啊。那还真没办法。好像也怪不了花痴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我家花痴要是跟着学了‘傻’这一点,那难怪悟不出什么感想了。诶,花痴,我就说开了吧,看久了,会不会有些其他记忆窜出来?”

记忆?陆筱颖好奇地看向汐的脸庞。

“就那种,你自己可能感觉,好像没有过这样的事,但仿佛没有发生过、自己全然没印象的记忆,却窜出来了。当然,火有关。”

陆筱颖摇了摇头。但隐约之中,感觉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

汐会这么问的话,是不是……有过什么的。汐知道的事情。而且可能本来她也是该知道的事情,然后却现在实际没记得、藏起来了。

可是,是仅限于自己的吗?汐以前,应该不认识自己呀?顶多可能是,汐了解过自己的过去,所以知道的?竟然还有自己不知道的吗?

“是……发生过什么,我不记得的事情吗?”

火的话,是不是哪里着火了。不会,自己家?

一下元素掺入过多,有些小混乱的陆筱颖,旋即又问道。

“不会我家在的地方吧?可是,我家好像一直就不是木的诶,材质不一样。巷子对面那边的,那个老台门里面的,好像小时候开始就那样子,没变过。现在进去,也会觉得房子足够老,材质也符合,是木的,但没被烧过的感觉诶。”

“不是了,傻瓜。怎么可能你家,或者你家附近。不是只针对你的记忆,只不过这个记忆,按你年纪来说,你当时应该还是记事了的,应该会有印象。”

陆筱颖此刻的脸上,已是写满了疑惑。

不是只针对自己的,那么这个镇子上,不少人的记忆,都……隐世的力量干涉了?那是不是对于镇子来说,实际上不算小的事情?

“好像前面吃饭时候,提到过点?忘了,可能提到,也没太多提吧。不过花痴,就算听说了,那也是过去的事,你还是跟以往一样,不知道就行。因为其他人,是不记得了的。记忆不是消失,藏起而已。而且,你应该多少猜到了点的,这边的力量介入了。”

陆筱颖点着头,期待着汐接下来的叙述。跟镇子有关的事,而又是在这棵着火的树前、提起的……这棵树,也是跟汐要说的镇子的事情、有关系的吗?

“其实我基本点明了、大的几个要素了。你拼凑起来就是大概的事情。以前沂竹镇的老房子还要多。有更多,也保留完好的。是你小时候、理应记事了的年纪那会,一场大火吧,吞没了不少。然后现在你所知道的老的房子,是那场火没有殃及到的。”

汐说着,又极为认真地看向树。深邃的目中,是彷如能把树的魂和灵都看穿的。

“而这棵树,跟那场火有些关联。火的事情,我清楚得更多些;树的事情,就相对少多了。但我听说的说法是,这棵树,就是那场火之后,选择遁入了这一边,柿子的果只在这边才能看到。那一边的,就不再能看到结柿子了。”

“那实际上,时间没有太久喽。”

陆筱颖有感而发,有隐世介入的,相比之下,她可真就小屁孩,没太大的。可是,还有疑惑。

“为什么隐世会介入啊?着火的话……我觉得烧毁了不少老的、木的房子,挺可惜的。但是不去考虑可惜、不幸之类的话,着火也不算是很奇怪的事情吧。为什么我会不记得,然后按你意思,不止我一个不记得啊?”

“当然是有原因的,我没打算现在告诉你。留个悬念吧。今晚来这是干嘛的,还记得吗?”

“记得,吃饭,买灯笼!不对,买灯笼是后面的。吃饭!”陆筱颖答道。

“只记得吃饭啊?不过也差不多。瞎婆子那听八卦故事的事,别忘了。虽然瞎婆子是半路来的。不过有个本来就想问的事,是不管是谁,都会打探的。”汐说着,“所以,今天来的目的,可不是来听这棵树的事情、和你记忆中藏得几近于无的事情的。”

“好吧,那你什么时候会讲给我听?”微微的小失落,泛起于陆筱颖的脸上。都留下悬念了,不会汐就只开个悬念的头,以后都没下文了吧,那多无趣呀。

不过,汐本来想问的事,什么事来着?好像就半路走了另一条路……不会,小璐的事情!自己是不是相比之下,有点不靠谱了,只记得了来吃饭的……可是,好像汐是没明说,是就说带自己吃好吃的吧。

陆筱颖暗自给自己找着借口,她是无辜的,她可没有忘记小璐。本来就说来吃好吃的,没想到而已。

“等……让你‘不可说’的事情,你那个什么璐的算朋友的事,过了后,跟你讲。”

“为什么要等小璐的事情后呀,不能同时吗?不会骗我吧?”

“事情一个一个来喽,很简单。那丫头的事情嘛,看看戏。难得我混人类学校里,顺带还有个戏看,混着看看多有趣,是吧?树的事嘛,过去的事,不会跑。就跟吃东西一样,要一样一样来。对了,别忘了,那丫头的事情,别多嘴,‘不可说’。”

汐提醒着陆筱颖,随后揽着陆筱颖的肩膀,往他处走去,所去的方向,是此处,那扇气派的台门大门处。

这台门大门,是唯隐世之景致,可非显世之中同一个方位那扇朴素的台门后门。

只是,傍晚时分,那气派的门,高挑出的檐、青石材质的门框,雕刻,诸多的叠加,气派之外,还是充满“阳气”感的。

这会夜色之中静静伫立于那,守着这方隐世街区其一入口的大门,还有浮空灯笼红光的掩映,气派是气派依旧的,但视着总是更加觉得阴气逼人、阴森森的,恍若一个怪兽的入口。

“走,该回去了。改天想再来,有的是机会的。”

陆筱颖在汐的带动下,也往那处气派、却气场已完全改成阴森的大门处走去。走的之中,她还不忘转回头看看,那依然燃着火的树,不计后果、不管是否有人看、但却又似想要借着燃起的火吸引人注意的树。

“走大门的吗?来的时候,不是走门的,不是也可以吗?”

树的景,已从陆筱颖视野中消去。因为她已回过头来,看往前而去的路了。

“那是头一回来,没经验,没走正门。严格来说,从界限交接的细缝里进的。回去嘛,门都摆眼前了,不走多可惜。”

“细缝?”说到细缝,陆筱颖总是觉得,会是很细、很细一条,比如刀片那种刀刃地方般细小的。这个细缝是不是有点大,都能让她一整个人过来了?

“嗯,细缝。半杯水、半杯空气,中间的界限差不多的那种。水和空气之间,也有细缝的。但是,为什么是界限在那儿?为什么细缝而成后的界限是水平的,不是波浪的、不是倾斜的?区分水和空气的界限,半斤八两吧,总归有点细缝的。反正你毛估估理解就行,不用太较真。别想太多,凭感觉理解。”

“哦哦。”陆筱颖细细地品着,半杯水、半杯空气啊,“那个半杯、半杯的,不就是半杯水嘛。干嘛那么麻烦,还要说有半杯空气啊?”

“角度不同,但也没毛病,对吧,花痴?只不过可能,我家花痴那样,一般角度不会把那半杯的空气当回事。但,空气,也是客观存在在杯子里的。打个比方来说的话,半杯的空气,就如同隐世。半杯的水,就如同人类的世界——显世。容易被忽略掉的存在,就是空气,但实际来说,并不能说它不存在,是客观在着的事物。”

陆筱颖点着头,确实是这样的。但是她此刻,可不想多动脑子。

夜风席席,这会感觉,带来的不只是微微的凉爽之感,更有些阴森之意了。谁让前面那个气派的台门大门,晚上看着原来那么吓人的。也可能是自己太过容易联想开了,想到了那种有些排面的鬼宅之类吧。

正是如此,她已走得贴近了汐几分,一手是紧拽着的汐的衣角;另一手是紧捏着的,生怕进了那阴森大门,自己一个没拿稳、不小心给弄丢了的小灯笼。

“花痴害怕了?”汐发现了陆筱颖的细微,笑着问道。

“才不怕呢。嗯……跟你走近点暖和而已了。快,汐哥哥别停,继续讲话,那个什么水和空气的,还有什么衍生的吗?”

想要汐再继续多讲点,当然……实际还是因为有点慌的了。

要走进一眼就能看到的、里面会太黑的地方,还是会慌的。但也不算是真的怕,不是说不敢进入黑暗中了。

也许看似强词夺理,但陆筱颖觉得心慌和生怕就是不一样的。对老鼠的生物,自己大概就算怕了;但对于这个,只是心慌,可没真的怕。要怕的话,那可是会足够让她想回避,不敢面对的才叫怕。

“我要说,这个话题,没什么好说的话,花痴打算怎么办?”

“那你换个话题说呗。能听到你声音的,我会安心点。但说好了,我可不是害怕,才不是害怕呢!”

汐已有所知地笑着。这小花痴……

“好吧,那继续说。显世眼里容易看到水;隐世眼里,假如空气比喻成隐世的话,那么就更容易看到空气的。各自,都是更容易看到各自的。当然了,也没说‘水’一定就是指代显世了。隐世眼中,自己才是‘水’,也可,没有绝对答案。各自眼中的,各自才是主打戏,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汐的声音继续着,而下一步,即是迈过门槛,进入那夜间反显阴森的台门大门了。

“小心点,别慌得一进去,就被门槛绊到了。”汐提醒着,嘴上说着不怕,汐眼中这花痴可是明明白白地心里头发慌了的,“其实我觉得有三个视角吧。可以只看到半杯的水,也可以只看到半杯的空气,也可以,看到了半杯水加上半杯空气的组合。怎么看,视角不同,不要太被惯常束缚就行。很多东西嘛,换个视角,可能会有不一样的收获的。”

说话间,已是进了那台门内,是陆筱颖果然会慌的……全黑!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至少陆筱颖眼中的是这样的。

但幸好的是,汐始终在的,贴得近,拽得牢,可以感受到汐就在身侧走着。

而汐,也是直接把手放在了陆筱颖的肩头,好让她知道自己始终都在。

人类眼中的,进入这个台门后,是什么样的,其实汐并不全然知道。

听说过,好像穿过这种门什么的时候,包括进入泓汐那有的交界的台门大门,会是黑乎乎的,看不到前方任何一点的光;而回首,也不会看到任何进来前、入口处应有的那些明。所以,这种隐世入口的门之处,界限之所,也是人类很容易迷路的地方之一。

廊桥车站那有些类似,但那儿不会进去后全黑的。毕竟车站嘛,空间还是敞开的。

但这种台门的,相对车站来说,空间小了不少的,就不是车站那样了。本身也是,功能不同。

车站,本来就是载乘、过渡。“渡”,显隐世之间,也是一种“渡”。

而门,如入宅的重要关口。一般情况的可以自由随意入宅、出宅,可是针对家里人而言,可不是对外人来说的。

也是有些这一层的因素,联结了两世的门,隐世为“宅”内,人类自然就算外人了,兀自出入的话,仅在“门”的空间内迷路都是可能的。

哪怕这空间很窄,也足够让擅入的人类迷路。毕竟隐世而言,一切均可能,空间可非人类肉眼所视那般、仅仅如此的狭小且没有延伸可能。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