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二章 归夜中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342  |  更新时间:2021-04-23 22:18:50 全文阅读

直线而行,无需沿着蜿蜒而去的巷路,确实是快了许多。

这会已经离开了那片老房子集中区,有的屋顶亦是极为迎合江南天气的特性、有着斜面的,有的则是更显现代化气息的平顶。

此刻正踏着的,却并非某一处的屋顶,刚巧是别人一户陌生人家的阳台处。

夜色渲染之下,阳台新旧与否,都是基本看不出的。可以看出的,是阳台那护栏处,也是有着镂刻的花纹形态的。陆筱颖不知道这种的阳台护栏、应该准确地被称呼为什么,但她家的阳台也有这样的护栏。只是感觉,好像好多跟自家差不多时期的房子都有类似款的。

当然跟老房子的檐下、柱子上方、门框等,融入了生活中更多的雕刻之类相比,这样的护栏,年代感是略微显不足了。但总比后面所建、更为新的房子,那种护栏只有一种花样,没有这种镂刻花纹的,来得更有艺术感多了。

陆筱颖瞅了几眼身旁这护栏,夜的影中,护栏的镂刻中有着花草的形,大概这个的还是兰花的形吧。

“汐哥哥呀,这儿是哪里呀?感觉晚上走路,本来看着就会跟白天不一样。走了平常不会走的路,就更加不认识了。”

“你都不知道是哪,我哪知道啊?”汐毫不掩饰地直接回道,“照道理,这镇子,你这小花痴可比我熟。你从小就镇子里土生土长着的,应该没在那些台门、巷子里少跑。我呆这镇子里头,偶尔,在泓汐的时间更多。就算来了,你当我会每次老老实实记着你们人类标识的路吗?”

“可你年头多呀。老……”陆筱颖故意拖长着声音,但声音始终不算重,阳台这户的人家是熄灯了,但附近的人家可还有未熄灯的,她可不想声音大了,引起别人注意,成为奇奇怪怪、可疑的人,“大妖怪了!来过的时间,说不定加起来,比我活过的年头都多吧,不是更有可能知道的吗?”

“那可未必。就是年头多了,这些房子,每个朝代,每个朝代的风。拆了建,建了拆,我哪记得这种无关紧要的细节。我只关心我家有关的,水璃那的,现在算臭鱼了的那池塘,还有阿沵那孩子那的。反正我家有关的,才关心。另外还有墨泽,他之前就那老家伙那的。”

汐边在心里头盘点着,边如是地说道。算起来,大概可能就这几个了吧。

至于“那老家伙”,沂竹镇直接有关的,墨泽之前的,还能有谁呢?也就老山主了。

“嘿嘿嘿,你也叫了臭鱼了!还是越叫越顺口的那种。嘻嘻嘻~”陆筱颖幸灾乐祸着。反正大概方向,这儿就是朝着家的方向的,这点清楚,其实真具体到哪一带了,她也没太过在意了。

至少,毛估估感觉,就是比平常回去,要来得快多了。果然,两点之间,要是可以直线起来,那是真便利呢。

“这个啊。不是怪你吗?听多了,耳熟能详。反正,我叫那孩子‘臭鱼’,是昵称,来自长辈的爱护。你叫‘臭鱼’嘛,你自己知道的,花痴。”

话不用说尽,从汐的语气中,都能猜出汐在笑了。

想要说的意思,更加,猜都能猜出来喽。

这几天,陆筱颖可没少被臭鱼给欺负。冷不丁,上楼时,家里足够晦暗的楼梯上,就突然出现蓝幽幽、发着光的臭鱼,吓一大跳。冷不丁,一大早,睡眼惺忪,冰冰凉的鱼鳍一鳍拍过来……

要是臭鱼能说话,一定也是回敬地称呼她为“臭小颖”什么的吧,她可不信不带点“臭”字、“坏”字的。

“嘁!明明,你也是叫‘臭鱼’叫得欢,哪里有来自长辈的爱护哦?对了,为什么,一定要走脊身的啊?前面走屋顶时候,斜的、有瓦片的屋顶时候?”

陆筱颖回过头,看了眼汐,问道。顺带,如正在河水中淌着一般,踢了几下“空气”。

眼中所见,是染了夜晚颜色的“空气”,但是,这步子往前迈着感知到的,陆筱颖可没糊涂。不只有空气。

前面刚依着汐说的,走上那第一个屋顶的脊身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像在水里头淌着走的,但是不会带起水声。而这会,也有这种淌水的感觉。

“那个啊,平稳嘛。你螃蟹的走法,太傻了。”

“但你实际上,是可以让我走的平稳的,对吧?因为……前面我就想问了,走路有在水里的感觉,但是脚脚不会湿,也没有水的声音。”

“嗯,我干了什么。虽然你没三百斤的,但还是怕你不小心打滑怎么的,滚下去了。脊身平稳,至少看着,你走路正常。清水脊的面,本身斜面,我要做了什么,感觉看着你一只脚落在瓦片上、一只脚浮着走一样,奇怪。前面,看着路,这阳台到头了,小心点。”

陆筱颖一边“哦哦”地应着,一边,已是前方有了透明的空气台阶一般,一级一级往上方行去了。不可思议的事情,而她正在不可思议中体验着。

以前还有些羡慕,动漫里头那些可以飞呀飞的,或者一个跳跃,便跃过一个屋顶的,此刻的她,是不是也算这样的?

遇到巷子时,其实就是直接在巷子上方走了。她其实还私底下一度想过,幸好穿的可不是裙子,还是大晚上的,要不然,嗯……这么空气中走着,角度,似乎实际有点尴尬的。

又是一会儿不可思议的行走,或于空,或于阳台,或于屋顶,而后,两侧的屋舍、巷路景致,已是在夜中也愈发地熟悉起来。

“啊,这儿,我认识了!”熟悉的景,那自然步子也会轻快起来了。陆筱颖的声音,也带着如她步子一般的轻快。

可快到家了呢,不知道爸爸妈妈是不是已经睡了呢?也不算很早了,已经。臭鱼肯定是不睡的,臭鱼要不要睡觉都不知道的事情。

又走了一小段,陆筱颖却又慢下了往前去的节奏。

红色的光点,她已经有些熟悉了。同她手中这小灯笼、如出一辙的光。透着的明,是穿透了夜色,是穿透了显隐世界限而来的红。

只是……那个方向。左手斜侧,那边的方向……

“好像,那边……”陆筱颖把手指向那个方向,明确到百分百确定是谁家,她还不敢说,但毛估估的感觉有,前不久可就刚去过那边的巷子呢,“是不是钱婆婆家?不对诶……汐你知道钱婆婆家在哪吗?”

回应之时,汐已悄无声息地到了紧邻陆筱颖的身畔。

“知道啊。钱小姐家嘛,我还是知道的。当然,我这边的因素,按常理我是不关心人类的家,具体在哪的。”

汐那边的因素,自然喻礼那头也有些关系。另一个印记,有着十世之约期限的印记;还有钱小姐生前,也算跟泓汐有些往来了,梦中去往泓汐那么几回,自然也就捎带着有关心点住处在哪的。

后面,葬礼,陆筱颖还跟汐讲过一些,她眼中所见到过的异常,所在的巷子,在哪处,出于地界之主这一层,汐也是不能完全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总归稍微了解下。

“你知道啊?”陆筱颖诧异又惊喜地转头看向汐处。

“嗯。那个光的地方,就是钱小姐家。就她家那儿,估计门口吧,挂了灯笼而已呗,大惊小怪什么呀,花痴。葬礼还没算过去太久,这种时候,有些的吸引些你们眼中奇奇怪怪的,正常事,不奇怪。”

汐说完,就推着陆筱颖,继续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这……这样的吗?”

陆筱颖有些懵地反问着。但毛估估想想,汐说的也算对呢。

只是,她殊不知的是,在她视线偏离钱婆婆家的方向,专心往自家方向前进之时,汐转头回看了。

汐的回看之处,当然便是他口中所称的钱小姐家。

虽仅那一回瞥,但汐有汐自己的想法。

有人去时,阴与阳交集而生隙,是会吸引些隐世的妖异、亦或来自下面世界的客人。只不过……这么快就有隐世这头,如此直接地标明了地盘,那儿,恐怕所生的阴气,会比一般有丧事人家的更甚。

有些意思!估计是跟花痴提及过黑影那样的玩意有些关系吧。

这给花痴买伴手礼的灯笼,倒是让她额外知道了这灯笼的含义了。不过,话说,自家花痴,怎么除了她自己那只灯笼外,其他灯笼也看那么见的?

再往前去,便愈加远离汐所回看过的那盏不动的灯笼之明处。然而,愈靠近陆筱颖家的方向,屋顶上行着,寒气也在缓缓变浓。

陆筱颖终于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左手抚了抚自己正提着灯笼的右手臂。有些冷……有点奇怪的冷。前面一路来都没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陆筱颖已经想去了妖妖怪怪、鬼鬼异异的。要是真到自家在的巷子里头,倒是会立马联想到臭鱼,或者水璃呢。

水璃会吃醋的吧……她敬爱的汐侯大人,没有带她去逛街,带了自己这个人类去好吃好喝,还到那么有点晚了。

然后臭鱼的话……可能也算吃醋?一天到晚,都那么想要得到汐的夸奖的感觉的臭鱼。

但这儿是离家近了,越来越眼熟了,可还差了点的,不至于是水璃或者臭鱼……

陆筱颖回头看了眼又走在了自己身后的汐的动静,感觉盲猜,这“寒冷”也不会有事的吧……汐都没特别反应。

可惜,陆筱颖想错了。某一角度来说,是没事;但另一角度来说,也非没事,于她而言。

在她看完那一眼的汐,打算回正继续走路之际,只见一束飞得迅速的蓝色,猛地直冲她的额头而来。

冰凉一记,额间霎时印记闪现了下。这力道足够大,陆筱颖猛地后退了一大步,一屁股往后坐了下去。

摔得痛倒是不痛。本来走着就有水中淌水之感,摔倒了也似底下有什么护着。但陆筱颖着实心惊了一下。

这可是屋顶啊,屋顶!滚下去怎么办!本来就心里头有点恐高在了,汐在才放心大胆走的。

还有,汐侯大人故意的吧!看到自己摔倒,还那么主动更往后退的吗?不是应该接住自己,不让自己直接摔屋顶上的吗?

“花痴有点笨啊,这么一下就能摔倒的吗?”汐好玩似地走过来,弯下腰,轻弹了下陆筱颖的额头。

清凉的感觉,瞬间浸染了陆筱颖全身,使其一下从心惊中缓了过来。

“汐侯大人,妾身来恭迎您了!”随后响起的是水璃那只闻其音、便已觉其娇俏的说话声响起,“哎呀呀,这花痴登徒子,看样子是头一回走屋顶上吧。不早些放学回家,还拽走汐侯大人不归,活该摔倒!不沿着这清水脊的屋顶面,滚个晕头转向,真是可惜了喏。”

恭迎汐侯大人时的水璃,自然是款款而来、落落大方,但随后看陆筱颖洋相之时,团扇掩面,眼中丝毫不掩对这小人类的嫌弃。其身畔翩飞着的蝶形明光,只是把她眼中的神色,点得更明。

“我可没拽着汐,明明是他拉我去的。啊……臭鱼,那个灯笼我的!是汐哥哥变成哥哥,给我买的!”从脊身上爬起来的陆筱颖,尽量平稳着自己,往前倾了些、试图去抢回正被蓝鱼浮空、围转着玩弄的红色灯笼。

“想认真抢回,就别只手动动,脚也动起来,花痴。”汐边说着,边已至了水璃之处。两“人”一前一后行着,在后头的陆筱颖看着,实在是绝美的画面啊。

深的夜色,若晕染足了的浓墨绽开。有亮蝶的明,着了萤火的色度一般,而这夜、这点缀上的明之下,一位翩跹佳人,裙袂于风,翻飞若舞;另一位,简单的衣着,却勾勒着其足够美好的一身。

屋顶之上,有着江南特色的清水脊和脊身,有着染了江南岁月的瓦片,而在也有这江南韵味的小镇廓影之下,这样两位的身影,是绝对能够成为陆筱颖视野所见中的主角的。

刚看得微微有些入迷,谁知道不知趣的蓝鱼,以妖术玩着那可提的小灯笼、炫耀似地漂浮过来了。

“臭鱼!要弄坏了,可找你赔!你家汐侯大人给我买的哦。”陆筱颖给了蓝鱼一个白眼,嘟囔道。

不一会,已至了安静的巷内。从高处,重归落于地面,巷子早已入睡了去。

有零星的光点,有尚未睡去、尚有明透出的窗户,但一切都只像是巷子入睡后的小呼吸,只是更显静。

“爸爸妈妈是不是已经睡了啊?”陆筱颖蹑手蹑脚地摸索着口袋,有细微的钥匙碰撞声。

“嗯。”汐已侧身俯到了陆筱颖的耳边,“所以你找钥匙干嘛?开门动静多大。都有妖异陪着你了,穿过去,不更快?”

陆筱颖双眼一亮,立马重新拽上了汐的衣角。

对诶!好像很好玩的样子!穿墙过去诶,可厉害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