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 梦溪重归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321  |  更新时间:2021-04-27 21:20:06 全文阅读

初开的明,又是一个晴朗的日子。

阳光自东方倾斜而来,尚不热烈,丝丝缕缕斜射出了金色。

安静主调的小镇,初醒开来。集市之中是早已熙熙攘攘了,但一旦进了住宅的区域,巷间路间,却还是为镇子的主格调——安静,所蔓延包裹。

此处,水泥的路面,路边栽着些盆栽。单调之中,已是刹那融入了些缓和的调色剂。

梦溪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遮挡了下东面而来、亦柔亦刚亦美的阳光。

“大人,这处是……谁家的宅子?”

“你可又叫我‘大人’了,梦溪?”从车子后备箱里,取出另一只拉杆行李箱的男子,笑意浓浓,对着梦溪说道。

“哎呀!”巧笑倩兮,梦溪微微歪头,尽显一份如山如水、如诗如画的古韵和优雅,“还真又叫错了。太久没像今年这个年头这般走动了,我大概就像是个停留在过去的笼中鸟,习惯了。”

梦溪似回应、又似自语地说着,随而冲着那男子铃音而出:“七哥。”

“来,钥匙。”男子顺势凭空现出一串钥匙,抛向梦溪处。

这“接”个钥匙,对于梦溪来说,自然是小事一桩。这巷子,可还安静着,暂且无人走动,唯有零碎几声的鸟鸣添静。如此方便,用点小妖术,轻松让那钥匙浮于自己前方便利处,完全不会有人注意到。

“还以为七哥,是打算带着我,直接进,原来还是有备着钥匙的啊?”

“那是自然。可别说我了,梦溪,你这……”男子示意了下为梦溪妖术、所缠的钥匙处,“低调些了。不过暂时是没事,这会没人。学校的事,也已经给你办妥了,到时你可别学校里头那么张扬。那些没见过世面的人类,对自己不熟知的事物,可是容易恐慌的。”

“放心,这点,我再不谙世事,当年好歹也是东西南北、走走寻寻了那么多路,人心如何,我还是知晓的。变了许多呢。朝代变了,显世也变了许多。但变了许多,也有许多没变的。诸如人心之类。不过说起来,恐慌,我可记得是七哥你所喜的吧?”

梦溪眸间含神,彷如藏了一波的水光潋滟。配着她一身简素、清丽的着装,这眸眼之间,自然是有着一份同“江南”二字极为相衬的柔的。

但是同样,也正是这份柔之中,藏着另一份可以读出的“硬”。

一如这江南的小镇——沂竹镇一样。有着保留尚好的老房子,木的质,木的雕刻,各种的古韵收纳;但同样,也有诸如此刻所在的这样的住宅区,已是水泥与砖瓦,有了同古韵完全无关的、现代感的存在。

古韵,现代,并存。

梦溪的眼中,所收着的便是柔、与硬并存。

柔为自身,若其为溪的柔;硬,则是对这位跨越了朝代、再次于此刻相逢的故人。

梦溪很清楚,这位大人……

对自己,对身为妖异的同族,这位大人,是绝对可以信之任之的。

但是对于人类这个话题……

山海有言,佩之不畏。既想如此不畏,那更想看看这世间的畏惧、恐慌。

这一点,是梦溪所不认同的。虽然她也有过不堪回首的过去。细节,因着自己的放弃,记忆剥离封存,模糊了,现在唯剩清晰的,是对嬴郎的执着和痴迷不改,但梦溪果然还是觉得,并不是太想看到嬴郎的世界充斥满了畏惧与恐慌。

就这个来说,汐侯大人于她有恩,这位大人亦有恩,但或许,梦溪自己来说,更喜汐侯大人的行事一点。当然,她也并不全然所知,汐侯大人是否有一层、只是出于地界之主的职责所在所使然。

梦溪称为七哥的男子,微微一愣后,便也只是一笑置之。梦溪眼中无声的话语,他自然能品出几分的。但,两码事。

跟他自己愿意帮梦溪找回她过往所失的,完全两码事,毫无关系。其他有些小细枝末节的想法不一,本来就有些知道,这么点小事,大的之前,都是无所谓的事了。

从这点来说,他也清楚,估计梦溪眼中,这地界的老大,那什么叫汐侯大人的,那假惺惺的对人类没兴趣,才是更好些的吧。

他的嘛,可不是假惺惺,是发自真心,对人类的嫌弃!也是打算把这份嫌弃,化为真实落地的。只不过暂且,时候尚未到些吧。

梦溪这边,一个柔弱妖异,却走遍天南地北,是着实令他佩服的。梦溪所追着的那人类,他眼中看来,梦溪这样的痴意,是对那人类足够的恩赐,却有好不知好。

他主动帮梦溪,只是机缘巧合,恰巧要来泓汐地界一带,有些小线索了。那就想遂了梦溪的心愿,至于那人类,若是无法遂梦溪的心愿,他会选择毫不留情处理掉!

“给你学校里的打点……”七哥岔开话去,往这处房子院子大门那走去时,其左手臂上那青色山羊角的纹身因着背光,显得阴沉而诡异,“有些许尴尬吧。那谁,汐侯大人,这地界老大,心血来潮,也跑去上学了。”

“啊……”梦溪一边开着大门的锁,一边点头、意味深长地应着,脸上的盈盈笑意已是有所知,“还真是巧呢,这缘分。是吧,七哥?所以,那个小丫头,也正巧跟我的嬴郎今世,一个班级了喽?”

“没错。”

门已开,边说着,七哥便随着梦溪前后脚,进了这处房子的范围之内。

“所以嘛,我想着也许有些尴尬,或者其他什么吧,反正出于这层考虑,擅作主张,没把你直接安排在同一个班上。隔壁班。你要是还是想跟现世的那个人,一个班的话,我可以给你安排。显世里的这点小事,好安排的。”

“没事了。这样挺好。不是有句话,叫作‘距离产生美’吗?隔壁班,或许是最好的安排。汐侯大人那嘛……”

进了大门后的梦溪,环视了下这安静祥和的院落。

几处曾有打理妥当痕迹的盆景,一处石桌,三张石凳。地上少许落叶未扫。整体干净的院落,合着这入院后首先入目、有些西洋风设计感的房子,倒也挺合适。

再加上几分今晨的光线,斜洒着,光线透过的空气中,那微微藏了的空中的尘,也似悬浮起舞、镀上了些金。

“确实也会有点尴尬了。我招呼都没亲自、好好打一个,就这么走了。走了一圈,却没想到,还是回到这个、让那小丫头代为转达的起始点了。诶,七哥,这房子,还带院子的,也算沂竹镇上有钱人家的了吧?你是从哪里、那么快搞到的?不会……”

梦溪所指的“不会”,当然是指的隐世这边有关,利用了妖术什么的,迷惑人心之类手段。对于这边来说,特别是这位大人,还真是轻而易举的事。

但这猜想,立马就被否了。

“怎么会?这房子,你随便住就行。光明正大借来的。按照人类一世的寿命为大概界限来说,你住多久都行。这房子的主人,现在反正也还小,她那一生,早着。”

梦溪回头看着正把院子大门关上了的七哥。

“哦?敢问大人,是哪家的孩子,被您给瞅上了?这房子的主人,应该不会是妖异吧?光明正大,就跟旁边那些房子无异的,我可不觉得有哪个妖异敢这么明目张胆。沂竹镇,山那边地界的墨泽大人,可也住着呢。虽然他的宅所,不是这边,是在河边那带。”

这点,梦溪是相当清楚的。沂竹镇就算实际鲜少到过,可没孤陋寡闻成这样。

这地方,山水两方地界,都有些渊源之处,可不会随意让隐世的妖异跨越了界限。而人类本身,要想跨越界限至隐世,那也不是随随便便的事;当然若机缘巧了,迷路进去的倒也会有。

“哪家的……要论个祖宗十八代那种的,底细没太清楚吧。反正,暂且,目前,我算她的监护人。当然,指的显世的假象中。这房子,她继承来的一处而已。我也只是顺手用用。”

这简单的几句,实则让梦溪是越发好奇的。但她对这界限可是清晰着的。地与地之间,有界限;物与物之间,亦会有界限;而人与人之间,妖与妖之间,更是会有界限的。因为各自,都需要各自一定的空间,毕竟都是独立的个体,有些界限是必然的。

所以,对于这个所提及的、房子的主人,以及被监护人,梦溪也就不打算多问下去了。

“那是不是……算是让我捡了个大便宜。有这么一处宅子,让我这段时间免费用着。”

“免不免费的事情嘛,我们之间可不用多提。细分的族系是不同,但你我都同为隐世的,也是同族了。我对这点可没太在意。不都说,能用钱搞定的,都是小事吗?”七哥回道。主要也是想让梦溪安心住着就行,别多考虑欠了什么人情之类的吧。

付出、回报这回事嘛,本来就是有些说难听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既然是自己主动、实意想帮忙的,求那么多回报干嘛?又不是买东西、做交易。

不过梦溪这带了些开玩笑似的话,七哥倒是也还理解。估计,免不了受那地界之主、有些关联性影响吧。泓汐自身就是有做生意的,还不算小。穷奇之后那听说的一些,这汐侯大人,好像对钱嘛,还是有着些看重的,虽然也不是小气。

而且泓汐的生意,同人类那部分,怎么说呢,至少七哥的眼中看来,也是不错的。有所求,那必要有所对价的付出。让人类付出些因着贪婪而起的代价,多好。而顺带的,他倒是觉得泓汐要是思维再拓宽些,让有所求的人类不只是付出代价,更附加份敬畏不更好?

“嗯,晓得的了。我可也是打算心安理得就住着了的。最近这些日子,可没少麻烦七哥你了。也不差再多一份恩情。”梦溪说着抬头望向面前的宅子。

西洋风,有些小洋楼的味道,但也不算小。只是这宅子,她一个人住的话,难免还是容易觉得有点浪费了。

“这宅子的主人,你那被监护人,自己不打算偶尔小住在这下吗?”

七哥其实也有点看出了梦溪的所想。

“也算有钱人家的孩子嘛,本来房子也是空着才真浪费了。至于我这嘛……这回,我就不陪你了。显世嘛,闲言碎语容易,就算能用些妖术引导了,也麻烦。而且,沂竹镇,你呆着,我倒是挺放心的。有事,随时联系我就是。”

七哥说着先行走上了房前那高起的台阶,没有用钥匙,宅子的门不碰自开。

“有些日子没人住了,估计还得稍微收拾下。”已进了屋内大厅的七哥,以指头摸了下里头那张桌上的灰尘,“有你住着,这房子估计也会觉得不寂寞吧。之前空着,反而浪费了、也冷清了一座好房子。你要一个人住,嫌无聊了,上回你去找过的那个丫头,叫什么陆筱颖来着,可以叫过来做做客的嘛。”

“嫌冷清……倒是其实不大会了。”梦溪也已随着进了厅堂,粗略地环视着屋子内的摆设,“不过七哥这主意倒是不错。我对那孩子,还挺有好感的。”

“是对她的好感,还是对她跟汐侯大人羁绊的好感?”七哥笑着直问向梦溪处。

至少在他看来,梦溪跟那个小人类丫头,也就为了转达下地界之主几句话的交集,那么快真有多大好感,恐怕还不至于吧。更多的,估计是后者。

一个是人类,一个归隐世,两个世界的交错,哪怕关系未必是跟梦溪同嬴郎一样的,但这种跨越也足够让梦溪看到一份可能性,看到一份心底的希冀了吧。

人也好,妖也好,有些东西,哪怕是他不想承认,但客观上却也还是不能否定。七情六欲,总归有着些相似之处。

而这一点,在这位被梦溪唤作“七哥”的男子眼中,或许也是可以“相似”来说道说道的。

看到了跟自己有着类似、或相同境遇的人、非人,总是容易会去习惯性、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而借由这种影子,延伸,自己身上的一些、叫作底气也好、参考也罢,都会希冀从这种“影子”身上寻到些什么。

正是这点,是显世、隐世中都无法否定掉的相似存在,七哥觉得,梦溪的好感,是后者为多。所以对象,也不一定要是那个人类和那个汐侯大人,可以是其他的人或者妖异,只要有着梦溪所要的、可以延伸开的“影子”,都是足够让她有这可能有所好感和期待的。

当然了,这问题,让梦溪自己回答的话,他也没期待梦溪说出什么。当局者迷,愿承认其实真想看到的、只是实质为自己的一些什么的,毕竟少数。但很多时候,却又是在实实在在地,借由他人,寻到自己身上的一些,然后,心便仿似有所安放。

梦溪浅浅地一笑。素雅一身的打扮,极合其身,再加上这淡淡一抹、似不经意落上了的轻薄一笔的笑,更合上了她那娴静安然的气质。

“可别尽说我了,七哥,你是不是……在沂竹镇上,还有些其他的事要做?”梦溪试探性地问着。

不算最亲之人,却也是足够接近之人,至少近期来说是这样的。梦溪的预感告诉她,这份真诚地帮她同时,另外还有些什么。但这个“什么”,应该不是利用她的事情。

梦溪没自认为自己有多足够地足智多谋,但也没过分天真到为“人”随意利用。

真如“七哥”这所称,只是随随意意的一个便称,并非真的全名,但却也是实实在在、指代了这位真的大人一样。是为真,但真之后,是还有另一份更真在的。而梦溪觉得,可能背后这份更真,是同这沂竹镇也有些瓜葛的。

“啊……这个嘛。”七哥没有顾及那桌上尚未擦去了的尘,直接背对着桌子,一个随意的姿势倚靠在了那处,“事嘛,总是有的了,看看风景,看看显世,都可以叫作事嘛。”

“哦……”梦溪也不掩饰,但那份笑却也让话语听起来,婉转、婉约上了不少倍,“不会是……想对显世做些什么吧?就算有不敬畏之人,但也,总归还是有敬畏之人的。”

“哈,你这话可听着,有些像帮某些人类求情的味了。可别想多了,这镇子,不是有片地,老房子保存不错,跟这片的房子不一样,走走看看。看看过往存留下的,名为房子的‘幽魂’,我其实觉得那些,才是这镇子的‘灵魂’所在。”

仿似随意的聊,但在提及“灵魂”二字之处,不经意地,七哥还是微许略重音了些。但几分意,非本人,未曾可捉摸。听者嘛,本就有心、无意,不可瞎断定。

“至于人嘛,你也知道我的,多少。我也不藏。我确实喜欢看着人类,畏惧我,畏惧隐世的模样,但是嘛,那么多年头了,最近这段时间你跟我乱逛也有几个小日子了,我不也没做什么嘛。我的喜欢、希冀,是我的,但人类自然也有自己的选择。”

“大人都这么说了,我可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刚才问的,好像是不是直接些了?”

“哈哈,这有什么好介意的。我还挺期待你去学校的。人类的学校,应该挺好玩。另外嘛,追了千年都多了,我还是很真诚希望看到你脸上、如愿以偿的笑的。你的清澈,不应该为那些凡俗所缚。寻到了你要寻的,我觉得你的清澈,必定会较往日更澈,那才是你应有的本真。”

梦溪笑着,略显得羞涩。她也期待呀!这跨越了时间的追寻,这份跨越时间的痴候,不为寻回她自己,只为寻回她梦中所执的爱人。

嬴郎……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