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五章 西晒之下
作者:冰翼熊  |  字数:6210  |  更新时间:2021-05-05 11:35:38 全文阅读

【一】

又是无雨的一日,西晒的太阳,毫不吝啬地铺洒开来。在其热情之下,教学楼那西侧的墙,早已是摸一下都觉得发烫了。

陆筱颖看了看左侧的窗户。只微微开了个算是能称为“缝”的大小,借其吹入教室内的风,也夹杂了西晒阳光的热情,热乎乎的。

除了窗,以及窗外那棵足够高到、这儿还能看到枝丫的大树之外,还有左手边空着的同桌位置。

陆筱颖看了眼那空着的座位,又看了看自己面前的纸条。

嗯……

汐就这么说先走就先走了?这算逃课的吧?虽然今天也就还剩最后一节自由活动的课了,难得的没被其他一本正经的上课给占了,大概是因为才开学吧,倒计时般的、本学期的自由活动课。

还不是正常从教室走出去的,就直接教室里蒸发了,都没人觉得异常。果然大妖怪就是厉害呢……

陆筱颖双手平放地叠于桌上,下巴又抵于这叠起的手上,凝视着那张纸条。旁人眼中,倒是有些发呆的成分。但她其实纯粹对这纸条好奇了。

随手撕下的、草稿纸式的纸条,上面歪歪斜斜、并不显得排列整齐的字,怎么看都是出自一个人之手。没错,乍一看,都是她陆筱颖写的。

可是……陆筱颖保持着发呆似的姿势,只是略歪了歪脑袋。

下面那几句,实际可不是她写的!明明是汐,不拿笔,用了她完全不懂、不会、还看不见的妖术所为,跟她说的自己有事要先走、放学能不能自己回去的、等会要去梦溪那吗之类的。

可是这字迹,怎么会跟自己的这么像的?毛估估像倒算了,关键,陆筱颖还照着汐妖术控制下这几句,以她自己的习惯方式写过一样的文字,还真的近乎一模一样。正是肉眼中连细节都没看出哪里有特别大的差异,才让陆筱颖觉得诡异。

妖异,都是那么厉害的吗?还是说,汐是特别厉害那个,其他妖异,不一定能模仿出别人这样几乎完全一样的字迹啊。

这么微微发呆的陆筱颖,盯着纸条,也没太久,就想着最后一节课做些什么了。说是可以自由活动,正常来说会是户外、操场上玩耍什么的。她完全没动力出去。

宅在座位上多愉快呀!

既晒不到太阳。

虽然实际左手侧的窗户,有西晒的光线斜进来了,可那基本都是照汐的位置上了,自己这,完美。这点汐哥哥可真做的不错嗷,连座位都考虑了给自己挡太阳。

另外,又不用正襟危坐地上课。所以,其实对于陆筱颖来说,下节课做什么,答案超级简单了——看小说呀!

抽屉那本同学那借的小说,前面可都没时间拿出来看。偷偷上课瞅了那么几眼,就被汐严厉的眼神给逮住了。

也不知道汐到底是有什么事呢?

总感觉好像有那么一点点赶时间那样的……

虽然又有点像不太赶的样子,这赶时间之前,他还给自己整了这纸条上、完全能以假乱真的自己的字迹。

【二】

逢魔刻严格来说,尚未到,但是西晒的太阳这么照着,已是足够说明,只是时间问题。那个每一日都会到来、严谨地也指定不好具体几点几分到几点几分的时刻,快要来了。

跟陆筱颖纸条上简单交代了几句、就凭空消失于教室的汐,下一个再现其身的地方,已是学校大门外、距离大门并不远的地方了。

从教室消失,这种小事情,让除了小颖之外的其他人类、全部没有发觉,对于汐来说,简直跟被动技能一样,都不需要额外做什么。

而这种光线明亮、非入夜的时候,大摇大摆行走于镇子上,也不为人类所察知,也是如是的,小菜一碟。

本来,汐是并没有中途下到地面之上,在这学校大门附近区域、露面的打算的,只不过有些小小的因素,让他打算临时停驻一下。反正对于原打算中的事,能遇到的总归能遇到,不差这几分钟;不能遇到的,那大概就是时机尚不成熟,天意如此。

“汐……汐侯大人。”让汐停留下的因素,怯生生地说道。

相比此刻正双手插兜、站在他面前的汐相比,这个男生,简直就像是单纯汐的跟班,还是因为干了些坏事、怕被汐责骂的那种没底气、小跟班。

“里头,还没放学呢。在等那个小孩?叫小璐那个?”汐倒是挺随意的,全然没有地界之主的任何架子。

但这样随意之中、还可称为洒脱的汐,在他对面那没底气跟班似的男生眼中,可就不一样了。那男生更是显得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低下头,轻声“嗯”了一下。

这儿并不是学校大门正前方的位置,已是往右侧延伸出去的路走了小段了,汐还是回头瞅了瞅后头,确认下没什么其他人。好歹也是假装学生的,这会还是没藏起身形的状态,以防被些学校里头、新认识自己的那些人类看到了,麻烦。

见没什么人,汐大大方方、一把把手搭在了那男生肩上。

“边走边说。你这么站学校外面,不可疑啊?”

“诶?这……这个,我还真没想到……”被汐这么哥们一般搭着肩,知道汐身份的这名男生,更是受宠若惊得、紧张到不行。边走之时,男生那肩膀、胳膊、手臂,整个都是僵硬的机器一般。

“别紧张。这儿,显世。显世来说,可没什么汐侯大人,也没什么地界之主。我学校里,用的名字还是汐,姓氏嘛,陆,我家那人类花痴的姓。我捡的那个人类,应该有些耳闻了吧?要不然也不会你这样,不敢靠近。来都来了,也不进学校里头,光门口瞎转悠。”

其实汐这么说,也稍微带了点他自己的猜测的。这妖异所化的小男生,顾虑自己也有可能;当然也有可能纯粹是内敛什么的因素吧。但汐觉得,估计前面那个,顾虑自己在的可能性更大。

沂竹镇隐世街区里头,那个瞎婆子所说的丝丝线线,假如真的后头有蜘蛛那家伙在,这小妖异,都蜘蛛下面混了,多少也算见过点世面。这显世里面,进到学校里面的事而已,怎么的都比应付他上头那大佬——蜘蛛来得容易吧。

正是这点,汐觉得这实际是小妖异的男生,不大会是内敛到都没勇气到学校里面。

再说,妖异嘛,不让人类看到都是很容易做到的。顶多前面太大白天了,阳气太盛了,学校的学生大抵又是年轻气盛、自带阳气也足,有些不太强的妖异会谨慎些行事,等到诸如这会差不多、或者再晚些时候安排,但也不至于不进学校大门。

“有……有点听说……”男生心虚着……

汐侯大人从河里捡到的人类,是听说了……正是听说了……好像自己运气不大好呢……

那天河边临时集市,刚牵上线的时候,被水灵逮个正着就算了……

听说了其他一些之后,竟然还意外地发现,自己搭上线的那个人类小孩子,好像还跟汐侯大人捡到的那个人类孩子,走得有些近……

两个人类孩子走得近也还行,正常的话。可汐侯大人以前都没人类没太大兴趣,这回的,听说感觉不大一样……那汐侯大人都有点瓜葛的……自己这是……唉……总之就是自己运气真不好!

今天也就被水灵弄的伤好差不多了,想着也开学了,头一天来熟悉熟悉这边的显世环境,就被……唉……一出来就遇上汐侯大人了……果然背到家了。

“哦,有听说就好。那话就好说了。”

汐说着,把搭在那男生肩上的手,收了回来。

汐自己倒没什么,只是随意随便的动作,但对于那位男生,却是如释重负,一下胳膊感觉轻松了许多。

果然,不愧是汐侯大人,只要这么离得近了,都感觉好有压力啊!也不知道那个被捡到的人类,是何方神圣,据说也走得近吧,跟汐侯大人。

区区一个人类……想不到竟然跟汐侯大人走得近了,都没事。自己这才这么一小会功夫,就感觉好有压力!汐侯大人果然非同凡响!那人类绝对不是普通人,可能只是隐藏了自己的什么,这么想的话……难怪汐侯大人会一反往常、同个人类走得近!

唉……果然自己有点倒霉。自己搭上线的人类,怎么会跟能跟汐侯大人走近、都没压力的人类,有干系的?

唉……好倒霉,运气背到家了!不过,这么一比,唉……自己也太菜了……一个人类离汐侯大人走得近,都没觉得压力。自己才那么一会,就压力噌噌噌上来了。

而此时,被这位看似男生、实则也为妖异的,在其内心暗自夸张开了的陆筱颖,正坐在她于教室之中、安安静静、后排一角落位置,慢悠悠打了个哈欠。

随后陆筱颖极轻地“嘿嘿~”一声,把手中的书页翻至了下一页。又慢悠悠地从抽屉中摸出一片薯片塞进了嘴里。随着薯片清脆且细微的声音,她的脸上也是一副悠然自得的笑意。

汐真是“孝敬”呢,嘻嘻。原来假装过家家的家主,还能收到零食吃的啊!开心!陆臭鱼知道了的话,肯定要吃醋到打滚了。

一边看着小说,一边如是想着的陆筱颖,其书本之下,是她前面发呆得凝视过的纸条,有着她和汐不同的意思表示,却字迹分明只有她的。

教室内的安静,全然不受操场上已有的热闹声音渲染。

而学校之外,这尚能称为“附近”的范围内,因着还没放学,也还算安静,也未受校内的人声笑语所染。

也正是这种时候,放学点没到,来去的人少到基本没见着,才会更方便,让有的话直接说出来。

“我家花痴,跟你看上的那人类的丫头,巧合,一个班,还走得比较近。从这点来说,你运气还真好。河边那会的集市,人那么多,运气那么好,偏偏能凑上跟我家花痴认识的。”

汐侯大人这么说,一直暗叹自己倒霉、运气不佳的男生,只好尴尬、又不失礼貌和敬意地笑着附和:“嘿嘿~这个……没。我还觉得自己运气挺不好的。”

“哦?这样啊。”汐看了眼这男生,其眼中的深邃,是那男生、即小妖异,远不敢直接凝视的,“我倒是觉得你运气挺好。那什么,显世里不是有彩票吗?我觉得你运气那么好,买个彩票说不定就轻易中了。不过运气这种嘛,就跟人类眼中的我们一样,大概。”

汐微微停顿了下,嘴角微扬。

这家伙……也太没自信了吧。举手投足都透着那股子没自信。好歹是个妖异,来个就镇上的初中玩玩而已,活的年头上,都能轻轻松松、碾压学校里那帮小孩子了。这有什么好那么没底气的?

墨泽下面,蜘蛛,平常印象里,可是气焰蛮足的。这要真她手下的,想不到她手下还有这种类型的小妖异。或者说,难为这小妖异,能蜘蛛下面还混得安然无恙的?没少根手指、少个胳膊的?

“平常眼中看不到的东西嘛,也就只能靠自己主观来感觉了。主观觉得好,就是好;主观觉得不好,就是不好。反正看不到嘛。显世看隐世,反正我觉得大概就是这样类似的。看不到,会觉得不存在,或者觉得不好。就跟你眼中自己身上的运气一样。”

“嘿嘿~”男生又是尴尬地笑笑。

汐侯大人说的,好像是……那么回事。就是……好紧张!连自家老大的上头的墨泽大人,都从没那么近地说上话过,这突然还不是自家山一方的地界之主,一下就是泓汐的地界之主汐侯大人……好紧张,该……该怎么样回话……比较合宜啊……

这么一想,这小妖异,又瞬间觉得那个他实际未曾谋面、至少没见过正面、纯粹听说了的汐侯大人捡到的人类,果然不是一般人!

这都能让汐侯大人,还如此破例来学校里上学、体验人类生活了,肯定跟汐侯大人没少说话吧。一定还是能聊得来的吧,要不然也不会来。一个活了没几岁的人类小孩子,都能跟汐侯大人说话聊得来……果然自己太弱了……

“你……是不是属于对自己不大有自信的类型啊?”

汐这么直接问,更是让那男生不知所措起来,低调而尴尬地点了点头。

“算……算是吧。”

“你这样可不行。不是你主动勾搭上那条线的吗?那个叫小璐的小孩。身为妖异,好歹人类小屁孩面前,总是要自信足够的吧?我要没理解错,后面,还是利用那小丫头懵懵懂懂、这年纪情窦初开什么的来吧?既然后续走向里头,是需要人家心仪上的,那你总得就算纯粹表现,也要表现出点……那种,那种什么感觉来。”

汐毛估估地说着,“那种什么感觉”他也一下不知该怎么描述。

但幸好,这份汐只可意会、没法言传的意思,这小妖异傻可不傻,还是有立马懂了的。

“那个……我……我也本来想的。就是……就是……”

还能有什么“就是”呢?自然就是汐侯大人的存在了。要是没有其他妖异还行,可现在不只是有,还是身为地界之主的汐侯大人,小妖异确实不得不觉得,自己有些认怂了。生怕做了微许什么不得当的事情……

而且,女孩子面前表现的话……汐侯大人也有可能离得近的话,那间接地……汐侯大人面前可不敢拙劣地表现啊……

“因为我吗?”汐直言不讳着,“找你聊几句呢,其实就是想跟你说下,你的事,你按你节奏来,可以当我不存在。巧合了点,所以,我家花痴跟你看上的那个小丫头关系还行。但纯粹当我这边不存在即可。至于我家花痴嘛……”

男生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汐。但当汐也转头看向他处时,他又立马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了。果然,自己还是不擅长、跟地界之主这样的大人物打交道呢!这样的自己,真心太弱了。

“后续,难免你会跟她打照面。不过那孩子,也放心,我家的孩子,不知道隐世的规矩没关系,但她不会乱说什么的。所以,你本来可能会顾虑的我的因素,我家那人类孩子的因素,都不用考虑,按你节奏来就行。线都搭上了,有了始,没有终,多没劲,对吧?”

汐说着,又拍了几下这男生的肩膀。

“下回见到,我就当现在没见过你。名字什么的,我也不打算问你了。显世里面嘛,还是要假装假装的,等着你中意上的那个人类,介绍给我和我家花痴认识,再知道也不迟。至于我这嘛,显世里面可别叫我什么汐侯大人。叫我名字就行,不过最好,等你那头有些进展了,以人类的角色介绍我认识后,再叫我名字比较好。时间上合理。”

汐的意思,小妖异当然明白。何止明白,甚至,还有些感动了!自己就区区一个小妖异,想不到汐侯大人……汐侯大人那么考虑周全,哪怕是对自己这个小妖异……

听说墨泽大人也很好打交道。墨泽大人那的话,虽然没有直接接触、交谈过,但从每晚都有聚集于他那处河边宅所的妖异,就能看出,墨泽大人并不大介意弱小的妖异,要不然也不会允许他们在宅子外头吵闹了。

但对于汐侯大人的……先前的听说,可是怎么的都不会墨泽大人这般的感觉。但是……但是……哎呀!果然还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汐侯大人也挺善解小妖意的嘛!可能只是跟墨泽大人风格不一样,明明也完全没点架子的嘛!

小妖异这么内心做着丰富的心理活动时,汐已经先行走在他前面几步了。一个潇洒的挥手姿势。

“加油。我还挺期待你这搭上的线,跟那小孩的故事后续的。还有,自信点。人类的小孩子嘛,大抵憧憬的,还是会自信点的多。不管哪一层来说,自信了,没毛病。”

说完这话,汐的身影已消失不见了。

但后续由空而入,唯这妖异可闻的却还有几句。

“不过别忘了,别玩过头。隐世有隐世的规矩,我不会擅自介入干预,你该怎么的就怎么的。但同样,隐世的另一道规矩,别越过界,别做过头。越界了,反正大家都清楚,我和你家的老大墨泽,都是不允许的。其他,规则之内,随你意来。”

话音毕时,汐是彻底走远了。耽搁了这一小会儿,但他可没忘正经事。丢着自家花痴自己放学回家,是要去老房子那片区里头撞撞运气的。不过,大概……他其实不觉得,能正面撞上这“运气”。

这一会儿功夫,收获最大的,毋宁说是这初次、同人类、要认真打交道的小妖异。

啊……汐侯大人不愧是汐侯大人!汐侯大人都这么说了的话,放心多了。也有底气多了。

越界的事嘛,当然不会了!自己胆子可没那么肥!哪敢啊?

只不过是……也跟其他有的妖异一样,跟显世搭上了一根线而已。

对那小孩子嘛,嘻嘻,只是微微,做个她人生中的过客。既要给她值得回忆的一些记忆,当然作为她不会知道的回报,少许的,收集一些对价而已,不会越界的了。

【三】

西晒入教室的阳光依旧。

借着那微微开着的窗,吹入的热风也依旧。

唯独,教室已是空了不少。最后一堂课了,没被占课掉的、真正意义上的自由活动课。

陆筱颖的座位上,也是并没有她的身影。当然,她是属于被动!

她可不想出去操场上哪里的活动!多热呀!吃个汐“孝敬”自己假冒家主的薯片,又能看个小说,多愉快!

可偏偏……不好拒绝小璐她们的太盛情,以及捎带上了梦溪的怂恿,被拽着去食堂小卖部那买棒冰了。梦溪的怂恿,其实陆筱颖觉得,怎么看都是梦溪想去看她跨越了多少个朝代的心上人的打篮球嘛!

正是因此,此刻空了的陆筱颖的位置上。只有那走得也算匆匆,没放回抽屉中的小说,寂寥得为风吹动着书页。

其书之下,还是那张纸条。全是陆筱颖的字迹,却并非全然都是她写下的,有一部分是汐的妖力杰作。

若是隔绝掉外头的声响,此刻也可以算是接近无声了的教室,却有另一个人类听不到的声音在蠢蠢欲动着。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