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 偷字的黑
作者:冰翼熊  |  字数:6153  |  更新时间:2021-05-08 11:27:08 全文阅读

【一】

蠢蠢欲动,蠢蠢欲动……

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但在有风吹入、有书页因风而翻动的空教室中,这窸窸窣窣声基本是分辨不出来的。为书同风声所盖,是一层;更有一层……

本来就不是普通人类所能听到的。

就如蚂蚁的步伐,能说没有脚步声吗?

也是可以的,因为人耳听不到。

但同样,直接说成没有脚步声,也是不可以的。没有跟蚂蚁在相似的同一个维度上而论,怎么可以轻易就否决掉了呢?有行走,必定会对其他踩到之物有力的作用。

比如蚂蚁踩在树叶上,免不了那被踩了的树叶会有震动,有震动的话,一定频率之内必定是有音的。就算再纤细、再纤毫,那也是音,不可否认。只是没在一个频段、一个维度之内,因而错过了另一个频段的音,便直言其不存在,也是某种程度上的自以为是。

而除了这人类听闻不到的蠢蠢欲动之音,伴随着的,自然也还有其他的。

那诡异的黑色,当然,也不是普通人类所能看到的。

亦如蚂蚁一般。先前,只是细细小小的一颗,跑出到了教室中间那无人座位上、一本翻动中的习题本空白处。就算能看到,若不细看,也不易察觉到;就算察觉到了,也像是随意的笔头一点、误画上去的一样。

而过了短短几秒,那仿佛不会动的一点,又如蚂蚁回去搬救兵一般,溜去了书的下方。

尔后,诡异的黑色,一颗接着一颗,终成歪歪扭扭的一串。一串之后,歪歪斜斜,又串出了另一串。

吹入室内的风,并不算多。头顶那见证着时代更迭一般的吊扇,没有开,却兀自开始缓缓转动了起来。

迎合着这两股的风,诡异的黑色,愈加愈多。

渐如浮世绘画中、波浪的浪头,一波一波,由诡异的黑构成。教室中间的那一排,亦即第一颗“探路”的诡异黑出现的地方为大致的界限,若那儿就有一处沙滩一般,教室前面几排则若海。

一浪推着一浪,有涨有落,有潮有汐,试图着冲上了、由教室后排组构而成的“陆地”。

“是在最后一排那吗?”

“快去看看,是不是那儿来的气息。字的气息,我们同族的气息。”

……

“好像是的,好像是的。就快到了。哪一组先过去?”

“你们先去,你们先去。”

“不的,不的,还是你们那先去,你们离得近,反正你们靠近教室西北那了。”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我们也要老师的,快你们先去,给这边做个榜样。”

……

杂碎、熙攘,却又细微的声音之中,又是一浪退却、展露出的“汐”。展露后、依然稳固于那、未曾动过的课桌上,翻动的书页内,却竟变得空无一物、全然为白了!哪还有什么记录于纸上的习题、课文,连个真不小心画上的一点都没了。

而再看那细碎、有着另一番熙攘的音间,再次铺过而来的“潮”,黑色的“浪潮”并非全黑,而是有着空隙的。

若有人能看到,再细看,也还能从其间看出些草字头、提手旁、一横一竖、一撇一捺来。分明就能从浪中,拼出诸多的文字来!

这一浪再次冲往教室后排,争论、推搡、探讨的细声之中,去势极猛!用高屋建瓴、势不可挡来形容,都完全不为过。

只差那么一厘米就到了最后一排的课桌了!

“砰!”一声巨响突然由空而降!

声音当然不是真从空气上方落下的,是隔壁某个教室、原本开着的门,窗户也开得大了,被一阵风刚好给吹关上了。

但这仅仅是刚好的巧合,可不减那声音的威力。

同侧、隔壁的几个班也是同年级的,也基本都这节课自由活动、放飞青春、休息着呢。约等于空荡荡的这一层的这一侧,这声音可足够响了。更是足够吓到某些意图什么的东西了。

比如这诡异的黑色的浪。

被这突然的关门声吓到,像是被某个从天而降的雷给直接劈到了,硬生生愣了一两秒,随后瞬间怂了,浪息,平平浅浅一层,浮于教室地面上。

“嘤嘤嘤,吓到宝宝了……”

“谁家不好好看好门的,不知道会吓死人的吗?不对,不是人,是……吓死字的吗?”

“掐指一算,今天……嗯……今日天气虽好,晒点书都适合,但是不是不适合我们的计划啊?”

……

“说什么呢?今天怎么可能不适合!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就是,就是的喽。错过了今天,等会这纸条被随手丢进了垃圾桶里的话,多可惜呀。”

“可以捡回来呀。也不用这么悄咪咪偷纸条了。”

……

“呕……一想要去翻垃圾桶都觉得……呕……”

“我也……呕……还是今天就安排吧。反正,那啥,曾经有人说过,读书人的事,能算偷吗?我们这拿个纸条上的字,还是同类的,可不是偷!”

“没错,没错,读书人的事都不是偷。我们拿个纸条收藏掉字而已,更加不是!我们可都不是读书人,哈哈哈……”

“对头,对头,我们本来就是字。哈哈哈……”

……

几言几语,言语多了,反而窸窸窣窣成了一片,最后分不清各自说了什么。

而刚被关门声吓到没多久的诡异黑浪,经过这内部细碎的探讨之后,已是瞬间斗志昂然,全然忘了刚才可被那“砰”的一声、吓到足够怂的模样。

再一次聚集成浪,前路的浪头,更是势头更凶猛,高度也足够高……

毕竟,气势可是要先到的!

高度既已足够,那么落下的力道,就必定足够猛烈。毕竟,可有站得越高,摔得越痛一说。

果然,蓄势待发的这一浪落下,已瞬间到了最后一排、目标的位置——陆筱颖的座位。

“到了,到了!”

“原来那么简单的吗?”

……

又是诡异黑浪中的声音响起,此刻的黑浪已把座位淹没。

快速吞没、看不到了的位置,一并吞没的当然还有桌上、桌子抽屉内的所有的文字。

吞完之后,诡异之中有愉悦的笑声传出。夹杂着,有若一部关于笑、剪辑而成的合集影片,有婴孩般纯真的笑音,有少年阳光的笑声,也有中年人冷静、却也藏真的笑,更有耄耋长者尽显沧桑的笑。

“嘿嘿嘿~拿到了,完美拿到!”

“对对对,可要好好收藏这几个文字!物以稀为贵,这张纸条上的所有文字,那可也是见证了显世、隐世羁绊的文字,老珍贵了!”

“对头,对头。那这空纸条怎么处理。能承载我们的纸,就算便宜,那也是很重要的。要不要给她缝回哪本本子上?”

“那肯定是不行的。会暴露的!我们可是偷咪咪行动的,可不能暴露喽!我们还那么小,太早暴露,可不行呐!”

“也是哦。那没办法,就算是很重要的纸,看样子也只能牺牲下这张纸条了。”

细碎开的言语,诡异的黑浪中多出来个比较大的细缝。

而从这空出的细缝中,一团被黑浪揉成了一团的纸,直接一个优雅抛物线,落入了教室后头放着的纸篓兼垃圾桶内。

同纸篓内其他一些非食物残渣类之物一起,那揉为一团的空纸条,顺时就融成了篓内同类,谁也不会意料到。

“任务完成!这个女孩子的人类,叫什么名字呀?就冲着文字的气息来喽,刚才都没注意诶。唤醒我们的那个好看九尾狐的名字是可惜了,不知道,那会也没留神,这一个的,可一定要知道呢。”

“没留意。”

“没看到。”

“好像她的本子上有名字的。现在没了,都被我们吸收了,要教室里全部文字都还原了才能知道。”

“那么麻烦干嘛?要说文字,我们才是最专业的!干嘛等全部还原呀?那张纸条的我们就没打算还原,那些字可是要收藏走的,得剔除掉算,所以,本来就不可能去真的全部还原了。先临时把她名字,拼出来看看呗。”

“有道理,有谁记得的,快把她名字的笔画先安排出来!”

诡异黑色内一阵小小的骚动之后,陆筱颖桌上那本本来有字、这会也全然为空页的小说上,快速地,黑色的笔画拼凑组合着……

终于,也没太久,三个占满了整页的字,赫然于那曾为小说的本子上落下——“陆筱颖”。

“哎呀,这名字,还挺好听嗷。”

“是诶,是诶。筱竹虚心,自脱颖为人杰。”

“女孩子要啥‘人杰’那么硬气感觉的呀?女孩子的话,筱林清风,清雅脱俗,更好!”

“这有什么好争的!男孩子,女孩子,又没差喽!反正名字好听就是了!只要美好的、厉害的,那就是美好的、厉害的,跟男孩子、女孩子可没关系的喏。就跟哪里出生,也没关系一样的喽。”

“有道理,有道理!”

窸窸窣窣开的认可之声荡起,同“陆筱颖”三个字显示着的,旁边一页,则在此时显出了另一个大大的字“汐”。

“诶诶,我发现个好东西诶!虽然不是字。估计也是地界之主,叫‘汐’这个名字的,听说也叫汐侯大人的那个、很厉害的,送给这个名字‘陆筱颖’的。要不要拿走?”

“是什么,是什么?”

兴奋传导,全为空白了的小说本子上,“陆筱颖”、“汐”四个文字再次消失,笔画全然混入了诡异黑之中。而这黑,随着兴奋,更多更多地浓缩,挤往抽屉里头。

“这边也要看,这边也要看。”

“不要挤呀!就一个挂坠……”

“就一个挂坠,你们自己还挤那么快。”

“哇哦,好好看嗷这个。是不是应该也是那个叫汐的汐侯大人给的 ?”

……

抽屉里头激烈推搡、挤看着的中心之物,不是其他,是陆筱颖书包上挂着的一串挂坠。

其上有莲,莲非镇上可常见之白fen之色,而为白中透绿,更显得是晶莹剔透。小小一串,不惹眼,但细看,却能愈发觉出其若玉般的材质之中,雕琢出的那份细腻玲珑。

这串挂坠,确实便是汐给陆筱颖的,进入泓汐的邀请之物。而陆筱颖这一学期,那么认真背书包上下学了,说白了,也真不是为了每天上学、放学装书本用的,无非是为了让这串有些好看、有好点么喜欢的挂坠,有个合适的挂处。

“哦……好看!还稍微有点妖气萦绕的感觉诶,虽然很淡,不浓。”

“要也收藏走吗?那么好的东西,挂个包袋子上而已,还要跟着这包的主人上下学吹风淋雨、挨灰尘的,是不是有点暴殄天物了?”

“拿走吧,拿走吧。”

外头的走廊上,时有风过,却无人路过。安静了的这一层的这几间教室,也安静了,足够让这诡异的黑色,这会不受惊吓地、把心思觊觎在这陆筱颖书包上的莲花挂坠之上。

细碎的声音依旧,有觉得也该收走,纳入收藏的。

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千钟粟、黄金屋、颜如玉都能藏纳于书间,准确来说字间了,更别说这区区的小挂坠了。

但立马,另一微小之音从诡异、都能辨认出偏旁笔画的黑中,探了出来。

“可是,我们是字,不是只收拢字的吗?就算有千钟粟、黄金屋、颜如玉,要是看到了显世里面好看的、想要的、不是字的东西,都往字里面塞,太贪心了吧……”

这细小的声音,在一股相比之下若洪流的其他“拿走这挂坠”意思的音中,显得若沧海一粟。但语一出……

一语可变这虚、这小的沧海。

“是诶,好像是诶!我们都是字了,比文化人还有文化的本体了,字里面我们知道很多很多,要是直接拿走……是有点贪心了嗷。”

“嗯……”

“好像是的……非礼勿视,非己的也勿拿!”

“没错,没错,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一语为开,这虚小之沧海,又一片细碎的声音骚动,声音是极为一致的,以不同的说法,表达着同一个意:这挂坠,不是应取之物,收藏走那张纸条上叫“汐”和“陆筱颖”的、分别留下的字迹就足够满足了!

“那……然后嘞……”

“那还用说!想不到那么快就搞定了,撤退,撤退!”

“撤退,撤退!在有人出现前,撤退!”

一片“撤退”两字足够明显的音潮间,陆筱颖抽屉内的诡异黑色,纷纷窜出了抽屉。来时若潮汐;撤时依然如潮,但不带涨落、且退却速度极快,完全不带犹豫!

十几秒后,教室悄然安静,诡异、能看出笔画的黑已刹那寻不到影了。而本来受其影响,擅自转起的吊扇,安安静静悬在那天花板上。

西晒的阳,有些更斜了。微开的窗缝间鼓入的风,热乎乎的,却足够翻动书页。

书页翻动,一切无恙。只是……

咦?教室内的书,怎么全部只有纸自己的颜色?纸上面的字呢?

安静了五分钟有余,那退却、寻无踪迹的诡异黑,大概自己也发现不对了。又一股股地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

从何而来不知,发现时,已是遍布了所有课桌之上。

“快快快!把字还原!”

“还好想起来了。都差点忘了,要把这些正常的同类,先还回去的。”

……

窸窸窣窣的声音,既让这教室热闹,亦让这教室更显安静在荡开。

“好了吗?好了吗?”

“这边好了!”

“这边也完成了!”

“这边好是好了,等会等会。先让这边亲吻下这些可爱的同类!我的同类,暂时,我们就要分别了!同在一个校园,等我们变厉害了,再来接你们一起玩耍!”

这声音显得格外突出,虽然若有人类在,反正人类听不到。但此刻,其他方位的黑色可都瞬间安静了,空气像是瞬间凝固了……

“干嘛呀?不就亲一口嘛!干嘛都不说话了。文字不就是要百家争鸣、百言百想,才有意思的吗?你们都不说话了,不就没意思了。”

“是……这样吧……这个亲一口,不害臊的吗?幸好没人类会听到!羞羞脸!”

“嘁,又没有干什么喽。偏要多亲几口这可爱的书本,可爱的文字,可爱的同类。”

这音说时,所有角落的诡异黑色,都在撤去。书本皆已恢复原貌。唯独一处……

教室东南方某一排那两张桌上,翻动的书页上,已能从些缝隙中、见到恢复了的字,而更多能看到的,还有那能看出笔画来的黑色,黑漆漆的,匍匐在那些书本上不放。

大概,这便是刚才分不清黑色里面到底有多少主体、或者都是主体的里面,说要多亲几口的那位存在吧。

终于,这剩下的黑漆漆也撤去了。一如来时,不知从何来;去时,亦不知是从何处去的。

安静的教室,等着在室外流了不少汗水的学子归来,也等着放学的铃音响起。

【二】

“呃,好热啊!那么热,怎么大家都还喜欢出去自由活动呢?有什么好活动的嗷?”

终于回到了座位上的陆筱颖,一屁股坐了下来。

可惜是没有靠背的凳子,此刻的她,超级想靠在椅子上,摆个大写的“人”字,不顾形像下。也可惜是在学校呐,要是在家里,绝对不顾形像!

先行脱离了小璐她们,以及陆筱颖眼中、实际可比自己花痴多了的梦溪的小伙伴队伍,陆筱颖不由还是回忆了下,梦溪那在篮球场上的笑。

好看!让这热天都不觉得热的、清凉的笑!

不过主要想过去了的原因,是不是自己最近跟水璃和陆臭鱼接触太多了?因为梦溪那个笑,让她无意中,把水璃小姐姐的笑给重叠了。

但幸好,那是梦溪,可不是水璃!

要是水璃露个这么纯真善良、仿佛童叟无欺,还本身就好看、笑容更好看的笑,陆筱颖可能反而要心慌一下了。水璃不会又教唆臭鱼干嘛了吧?不会自己坐着的凳子,被突然变成一滩水,害自己一屁股坐那瞬间被水打湿了的地上吧……

同为水,差别还是挺大的呢。就跟同样好看,但也有不一样的好看一样。

当然了,就跟同样也是字,小说的字,跟自己写的字不一样,这样同理了。也跟汐用妖术整的字,实质来说也跟自己写的不一样,同理了。

一想到字,好歹前面盯了那么久,走前……没收好!

赶紧拿起小说一看,本来应该在桌上的、小说底下放着的纸条呢?

陆筱颖瞬时心慌。上面没有写什么奇奇怪怪、不能见人的东西。但是……总归是自己跟汐之间私人的文字传递……要是同学看到了……尴尬。

桌上找找,没有;抽屉里,桌底下,汐的座位的范围嘞?

全部没有!

四下一看,教室里没他人,也没走廊上路过的,陆筱颖猫着腰,以自己座位为起点,扩散开来找着地上、同学桌上,有没有那么一张都是她字迹、其实也有汐妖术写的份的纸条……

也是一无所获!

“不会吧……确定不是风吹走的?不过风吹的话,小说都没吹走,小说底下的纸条怎么吹走的啊?不会自己记错放的地方了吧?”

自言自语着的陆筱颖,找寻未果,最后决定放弃。主要细细一想上面的内容,其实好像也没什么特别隐私的;而且,也没署名,更没提到名字,好像也没事嗷。

这么一想,安心放弃寻找纸条的陆筱颖,重新坐回了座位上,拿出抽屉里的薯片,愉快地吃着,愉快地继续起她在小说中、另一个世界中的徜徉之旅。

而那张方才无人时、被诡异黑色偷偷取走了字迹的纸条,已然是张空了的纸,安安静静的,皱巴巴被揉成了一团,在教室后头那纸篓内默默呆着。

那是陆筱颖完全忽视的地方。

记没记错放的位置,还会自我怀疑下;但自己可没揉成一团,更没扔进纸篓里,这点陆筱颖可记得清楚得很。自然,那儿便成了理所当然、会被她完全忽视的一角。

不过就算没忽视,都纸篓里了,就算发现,她也不会真打算从里面重新捡回来了。反正上面没有特别的内容。而且了,想要汐的字还不容易,乖巧地叫声“汐哥哥”,让汐再弄几个呗。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