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八章 夜忆做客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089  |  更新时间:2021-05-15 11:21:47 全文阅读

【一】

清澈的水,碧绿之中带点蓝。绿与蓝的综合,又分不清准确的绿与蓝。愈看会愈觉得有分蓝,再看果然还是绿为主、没什么蓝的。

尽显清凉的水中,水草、游鱼,安静美好。

而唯一水间的突兀颜色,是那红色。

来自水空间上方区域内有着的红。红色的光,源自灯笼,那从“灯轮锦檀”店中买的灯笼;而亦有蓝色的光,是同这水更为颜色相衬的发光了的蓝,为蓝鱼周身所散。

水空间下方呢,本应该方方正正、有棱有角的,其中一侧却因着两只赤着的脚,凹陷了进去。

这两只脚不是别人的,正是陆筱颖的。

这房间变成汐的房间后,是真凉快!都不用空调!多省电呀。于是,陆筱颖最近没少往自己隔壁这、汐的房间跑。

这会的她,就全然不顾形像的,直接躺在那清清凉的地板上,赤着的两只脚蹬着她那侧的水空间表面。

“陆臭鱼,陆臭鱼,臭脚脚给你闻!”陆筱颖弓着身子,侧躺着,双脚刚好,上下踹踹那水空间。反正她可已经知道了,这水空间,她就算扔个篮球过去,都破不了。

有跟隐世相关的东西,老厉害了。她这踹几脚,完全没事嘛。再说了,就踹几脚而已,又没踹在臭鱼身上。臭鱼可还擅自拿了汐明明给她买的灯笼,特意游到上面高处、她完全够不到的水域内玩耍。

臭鱼当然是不会应答的,还不会说话。但少许之后,一边看着书,一边呷几口清酒的汐,忍不住先搭话了。

“花痴,‘欠揍’两个字,知道怎么写吗?”

“知道呀。”陆筱颖用有些刻意了、显得微甜微腻的音调回复着,“我可是有文化的小孩子!这两个字当然是会写的了。”

“哦。”汐挑了下眉,“你现在这幅样子,就是活生生的‘欠揍’两个字。”

“这话说的。”陆筱颖依然直接赖在清凉舒适的地板上,反正干净得狠嘛,只是目光从水空间游移去了汐那儿下,“我可不欠揍!平常不欠揍,臭鱼又跟着你姓‘陆’,你又跟着我姓‘陆’了,也没看臭鱼有少欺负我这个家主的。”

上方的蓝鱼完全没有任何反应,依然追逐着妖术和水流控制下的灯笼玩耍。就如同猫追逐着毛线球玩耍一般,可以自娱自乐、不亦乐乎,此刻的蓝鱼也是。对于这踹着属于蓝鱼地盘的水空间的陆筱颖,完全没放在心上。

“这么说起来的话……”水璃的音,缓缓而来,如山涧之中穿行着的溪水,不急不忙,潺潺而行却流转出了甚是好听的自然之音,“妾身好像也必然是需要跟着汐侯大人的姓的呢。汐侯大人在显世里头,暂且用了‘陆’氏的话,妾身还跟显世如此近,是不是也该跟着,姓这个姓氏,且渊源为同?”

末尾四字的“渊源为同”,水璃微许重音强调了。那含笑的眸眼之中,更是藏着些蕴意。

此刻的水璃,轻罗小扇,细风从那扇子缓慢的摇摆中流出。一手为扇,而另一手嘛,自然也是同汐一样,书喽。

听了水璃这么说,陆筱颖可是立马一惊!脚都从水空间的表面那缩了回来。

水璃……也……姓陆……也要跟着自己的姓的话……不敢不敢……完全不敢!

对汐还敢一点,对臭鱼更加,水璃那……

呃,从小到大就没少见水璃那口井的。以前不知道水璃的存在,现在知道了,完全不敢造次!

万一惹了水璃小姐姐不高兴,感觉自己绝对吃不了兜着走!最简单的,比如说自己、或者爸爸妈妈去井里打水的话,水璃来个小偏见,明明水桶下去了,就是打不起来,那不就直接尴尬了?

就算现在是有自来水了,可这巷子内的几个台门可都没少对那口井依赖的。水质好,清凉,习惯,有感情……各种因素交杂。

就算不是这个,换个比如的……水璃那么近,要是哪天她微微惦记着了,这要是晒衣服都干了,直接又给整湿了,一直干不了……最近的接触,可感觉水璃是很会做得出来的。而且对于她来说,这么点玩弄,完全小菜一碟、不费吹灰之力。

“诶,花痴,话说回来,我今天提前走了,有点事。梦溪约你的那个,傍晚去她那坐坐,那边,怎么样?”汐以脚碰了碰陆筱颖的腿,问道。

汐想问的,当然是梦溪住处的环境什么的。要是不合适的,或者有些不衬意的,他可以帮忙安排。

虽然目前他自个是呆在陆筱颖家、这再普通不过、也完全跟大无关的简单民居之中,但那纯粹是汐自个的乐意。真想整个显世中也可评价为“好”的宅子,对他来说还是小事情的。

毕竟这种,能用钱搞定的,能不是小事情吗?但是的嘛,房子什么的,住处什么的,也不尽然就是越大越好、越豪华越好的。里头住的人,心中觉得舒适,便是好居所。

墨泽那宅子,扔显世里头,也不惹眼,但也一样不错。

反正汐只是没亲自去,也想着或许他亲自去、不大方便吧,还是以花痴视角的所见来问问比较妥当。要是住着的地方,有什么欠缺,需要什么的,他完全会尽力给梦溪安排的。

“怎么样……”

陆筱颖微微思索了下。这个问题,感觉不是她擅长的类。就跟描述遇到的人怎么样一样,其实也不复杂,却总感觉很难描述啊。

最重要是,这种感觉的问题,一旦要说出来表达的,她总是容易觉得自己词穷。要是写的话,那文绉绉来一点大概也是可以的吧……

【二】

思绪回溯,回到了今天再早前、放学后傍晚那的时刻。

跟梦溪,一路没有过多交流的陆筱颖,当随着梦溪的步子,停留在那处还有院子的大门外时,完全是吃惊了的。

哇……原来沂竹镇这儿的房子那么好看的吗?以前都没走进这片区域里面看过!都只在外面那条马路那、路过过而已!

而在陆筱颖惊讶地看着那幢院内的西洋风式的房子时,金属的大门在钥匙的转动声之后,已被推开。

“房子是好房子了,不过我也没太打点,里面看着就可能简陋了点了。至少,没有这房子外表那么洋气吧。”梦溪笑着说道。

换成有的人这么说,还是很容易被误认为,这是间接炫耀一波吗?但梦溪的笑容之中、话语之间,都有着一份诚恳流露,足够让人信服。只会觉得,顶多是大家闺秀般的谦虚有礼了吧。

陆筱颖点了点头,便这么尴尬地跟着进了这洋气房子所在的院内。

从出生到当下这会的“毕生”,这可是她头一回、如此近距离地跟这样子的一所房子在一起诶。虽然这边隔壁邻居的房子,隔壁的隔壁的邻居的房子,也都挺洋气的,可在陆筱颖那小世界里头,果然还是头一回。

她总以为这个镇子的房子,会跨越了不同的时间,但整体都还是朴素感觉、江南味道极足的,想不到这一片小区里头的都是洋房式样啊。长见识了!果然自己的世界太小了。

此刻尚未夕阳散尽,院内又有石桌、石凳、盆景。意外的,是有些中式传统元素的院子,但却与那最为主的西洋风房子毫不违和。

进了屋内,一路上就在脑中寻觅话题、却也不知道该跟梦溪探讨什么的陆筱颖,还是依旧没有想到该提的话题。只好,极为尴尬地,坐在那张大厅内的桌旁,拿出还没写完的作业。

尴尬的气氛,让安静的空气也都微妙起来。

梦溪倒是好像完全没在意,笑盈盈地,说是去厨房准备些茶水点心。

正是他人不在的时候,某些傻乎乎的事情是最容易想做的!

看着梦溪走开了,写着作业的陆筱颖立马原形毕露,站起身来,扑向桌子中央那陶瓷花瓶内插着的繁盛的花来。

这是真花、还是假花啊?家里也有花,以假乱真、但假的肯定真不了的那种的花。虽然也知道世上有种叫作“鲜花”的存在,可是沂竹镇这儿,她确实就算在别人家,比如严晞家,也没见过有真花这么插花瓶里,还不是养花盆里的呢。

见少了世面的陆筱颖,好奇心大发,花瓣的叶子软软,果然还是……好想捏一下,嘻嘻。

正在她偷偷摸摸、以不长的指甲在一片娇嫩的花瓣上,留下了一道清浅的指甲痕时,梦溪竟然正好端着茶水点心回来了……

尴尬如此的陆筱颖,一下脸红了起来。竟然没抓个现成,本来还以为这么轻轻的一下,梦溪不会发现吧……是真花的话,也一定会长回来的吧……没有掐断的想法,就是看看是不是真的花而已的。

“小颖可真可爱。是鲜花,真的花了。来,茶也是花茶,快要晚上了,我觉得你的话,应该不大适合喝茶水,会睡不着的。点心随便拿,是附近一家我觉得不错的糕点店里买的蝴蝶酥。”

一边点头、矜持着的陆筱颖,一边暗叹自己真见识少了、还有蝴蝶酥这种叫法的点心的啊。随后还有一边的,眼中的光芒可比她的行为诚实多了!想尝尝,感觉很好吃的样子!但是做客,不能那么表现出来的!

善解人意的梦溪,经历过的时间、见过的人和事可都是远比陆筱颖来得多的,这么点小心思,自然逃不过她的眼睛。一块蝴蝶酥已是借由那柔荑似的纤手递了过来。

“别客气了。我这,可不用那么客气。就同,你跟汐侯大人那样相处就行。一会,我还真有几道题目想请教你。”

已是接过了蝴蝶酥的陆筱颖,不由诧异到了。问自己题目?梦溪不是来找自己班上转学来的那个同学的吗?不用做作业也行的吧?汐就没做!自己不做,还不帮自己做!

“既然上学,当然要入乡随俗了。我做作业,也没什么奇怪的吧?这方面的,我可能还真……说起来也可以说成这么大岁数的,远不如你了。对了,今天最后一堂课,自由活动那个,你那个朋友……”

梦溪倒着花茶,不矫揉造作,姿态自优雅。

“是叫小璐来着吧?”

这一回,陆筱颖的眼中,还是诧异。能不诧异吗?梦溪怎么会突然问起小璐,单单只问小璐。一块去的,可还有灵惜和柚子呀?不会……

“那孩子,也住这片区。跟我住的这房子挺近的,前面那排。”

哦……原来如此啊。好像小璐家是很有钱的样子,她还有手机,学校里可是大部分同学都没配备这个装备的。梦溪这么一说,陆筱颖才反应过来。确实,小璐会住这儿,也不意外。

嗯,长得有点可爱的小璐,家庭条件也不错,感觉很搭诶。

刚收回了目光中诧异的陆筱颖,果然当梦溪下一回的话语露出时,免不了再次睁大了眼。

“不过呢,算是我现在邻居这点,可不是重点。昨天,我可有看到个男生在等她的样子喏!”

“不会……”

这一个“不会”,陆筱颖已经猜到了那个男生可能是妖异了。但是,果然汐的“不可说”的约束就是厉害!想说什么,明明思路清晰,却完全说不出口。

但是,也正是这点,间接地证实了梦溪见到的那个男生,肯定就是妖异了!

“啊啦,看样子小颖也知道些了。是……被汐侯大人加了什么限制吗?”梦溪的笑柔柔的,音也若铃般婉转,“有些事呢,尚没有充分的时候,确实还是不说穿的好。我倒是挺期待小璐和那个男生的哦。”

既然有汐的限制,不能多说什么,陆筱颖只好眨了眨眼。她觉得,自己对小璐的在意,好像跟梦溪那个“期待”是完全不同的方向了吧。

【三】

略微思索,短暂倒着回忆了下的陆筱颖,从地板上一下坐正了起来,换成了一个类似打坐的坐姿。

“挺不错的呀。其他概括,我不大说得出来诶。洋气,好看,清爽,讲究,细致,大概……这样吧……反正我感觉挺不错的呀。挺不错的房子,可以在里面拍电视剧的那种。”

抬头一眼,是她家、自家再熟悉不过的房间天花板,没啥特别的。

“比我家好吧。不过我觉得还是我家好!也就比梦溪那儿光线不好那么好多点,然后也小好多,空调也没每个房间有,那样的。”

汐不由轻笑了下。这花痴……不过也算说明白了,梦溪住处,显世角度应该还算不错的。也是,那片区的房子,也算这镇子上有些洋气的了,应该不至于太差。可能纯粹自己瞎操心,但宁愿这是“瞎”操心,也不错。

“除了你觉得的,梦溪自己有说什么吗?”

“啊,花痴梦溪啊?”陆筱颖直言不讳起来,“她比我花痴多了!我只是小的,她对那个我同班那个男生、你知道谁的,呃……回到家,还傻兮兮笑着,可大花痴了!我觉得那个男生,还行吧……名字……名字,我还没完全对上号。他,跟另一个转进班的男生的。”

“还行啊?确实嗷,不如你暗恋的那个赵炎的对吧?”汐开玩笑道。

这话一出,汐同一侧另一张太师椅上坐着的梦溪,直接视线从书中游离了出来。眉眼之间,都透着她对这八卦颇有兴趣的意。

陆筱颖已是瞬间红起了脸,憋着想说什么,但也确实不知道怎么反驳汐了。自从汐出现后吧,好像……这个学期开学,自己可都没老留意赵炎,多听话一小孩子了!

“梦溪那,她要是平常提到需要什么,记得留意,花痴。到时跟我说就行。我觉得她可能,对你会开口说的多,我这嘛,可能有的会不好意思提。”

“好的,遵命!说到梦溪那儿,汐哥哥,梦溪说她见到了一个人,一个男生!就是……”接下来的,陆筱颖觉得就是真八卦味道了,她的脸上也不由自主挂上了八卦的笑容。

“你那同学——小璐有关的吧?”

“你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太能猜了点,汐哥哥?”

“这还不简单?”水璃轻摇着小扇,隔空轻点了下水空间内的亮着的小灯笼,“梦溪姐姐会说见到了个人的,只是个‘人’,没有其他特定意味的,那么必然就不是梦溪姐姐寻着的那个‘他’。”

陆筱颖认真地看着水璃点了点头,顺带白了眼冲着她炫耀灯笼在鳍的蓝鱼。

可是,水璃还是没解释为什么就知道是小璐有关的呀。她自己都是第一次准确知道,原来小璐家在那边。以前只是知道个超级毛估估的、一个镇子里的大方向范围。

“至于是小璐那个人类丫头有关的吧?这儿可是沂竹镇!妾身可是,就算不出门,也比你这花痴登徒子的小人类,知晓得多。当然了,自然也要是妾身感兴趣的了。妾身可也不是一天到晚,八卦着人类的那些破事的。”

“哦……”陆筱颖拉长着应着。原来水璃那么厉害的吗?

而此时,有琴音悠扬,传入耳中。最近每一天来都能听到的琴声,斫琴弹奏之音。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