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九章 入夜琴音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525  |  更新时间:2021-05-22 10:16:57 全文阅读

【一】

斫琴的琴音,悠远而来。为此世音,却又纤尘不染、更似彼世音。不喧不闹的琴声,空灵又平淡,平淡却不平凡,只是淡淡的,不忧不喜,漫随着世间一切缘一般。

已经连续好几天听到过了这音,主要基本都是在汐的房间内时;出了这方空间,就听不到了,不管是在家里任何其他、除这个房间外的地方,或者是索性走到房子外面,都会听不到。

一开始呢,陆筱颖还以为是汐的别有情调。临时在显世里的居所,也弄点丝弦之音什么的,雅致。也许,实际上是从这太师椅后面、那屏风后头传来的呢?

毕竟,似有似无的悠悠檀香,就有从那后面飘来。

但后面听到的次数多了,果然陆筱颖还是觉得,跟这屏风无关、也跟这屏风后面可能连着的哪里也无关,怎么听都怎么感觉是镇子上的哪里,有人,不对有妖,弹奏的。不过,归根到底,这也只是陆筱颖的猜测。

这会琴音再响,果然还是更好奇些这个事情。至于小璐的那个“他”嘛,反正自己也还没亲眼见到过,还被汐加了束缚——不可说,确实也就顶多,哪天见到了那个妖异本尊,也就看看了。

“这个琴声,好听。是泓汐那边弹的吗?前面就想问了,声音不像那边后面来的。”陆筱颖依然以一个舒适的盘腿坐姿、坐于地上,目光则示意了眼汐正坐着的那把太师椅后头。

太师椅后头,不是其他,正是那屏风。

红木的质,花鸟虫鱼的雕琢自然是极为到家的,但是见识过了沂竹镇隐世街区那儿、石锅饭店里头的屏风,这个不会动的屏风,果然略微……是不是没有显示出这汐侯大人、大妖怪的地位呀?好歹大妖怪呀,屏风上的都不会动!

“自然不是的喽!琴声嘛,还是要有弹奏之人,奏出的才会更灵动。单纯妖术的,会失了份音中的灵魂。这会泓汐那可忙着做生意呢,可没这闲工夫的,就光来弹个琴。”

还是水璃先回答的陆筱颖。但是一答完,水璃就立马发现了不对了,赶忙补上了几句。

“妾身可不是说给汐侯大人弹琴听,也是闲工夫的事。可完全不是!这个……这个生意要紧,当然也是遵着汐侯大人的意,生意那边……也是重要的。然后,那个,妾身的意,当然可也不是指的这会弹奏的大人,闲什么的了……”

水璃越说越显得声音轻了下去。

但这么可疑地、声音小下去了,陆筱颖跟那水空间里头玩弄灯笼的蓝鱼一样,都是双眼装满了好奇:那弹琴的是谁?

一看就明摆着汐侯大人和水璃,都是清楚的。所以,果然,沂竹镇上的?

好奇心大发了的蓝鱼,没有冲破水空间,但这会,更是鱼尾巴卷着灯笼提杆处,贴着靠近水璃、汐所在的那一侧,眨巴着那双彷如婴孩般澄澈、且无辜无害的大鱼眼。

“做生意,能赚钱的事,那肯定是比单单让我听个音乐消遣、来得价值大多了的。弹琴的,墨泽。另一个‘痴’,跟你花痴不一样的那种‘痴’。”汐笑语着直接揭开了谜底。

“呃……大佬!”陆筱颖脱口而出,“他那么厉害的吗?医生原来那么那么厉害的吗?”

“医生啊……”汐索性放下了手中的书,“医生的时候,我觉得他可能更算闷骚吧!不装医生时候,感觉就没那么闷了。他弹琴不错的。不过嘛,这琴音听着是没什么,但我估计吧……还是那什么,为情所困?”

“妾身觉得估计也是。墨泽大人对梦溪姐姐,可还真是上心。这三角恋走的……着实有点……倒是不知道梦溪姐姐,是否看明白一丁点这墨泽大人的心意?毕竟梦溪姐姐,也是足够的‘痴’了。都‘痴’之时,所‘痴’的却不同,可能……是不是有时候更容易错过了些?”

“嘿嘿,三角恋呀……”这么一说,陆筱颖好像有点想起来了。

是不是之前蹭饭时候,汐就提到过,墨泽喜欢梦溪来着的啊?只盯着梦溪看着她的那个转世后的‘他’,大花痴,差点忘了,还有一个喜欢梦溪也是足够有年头的大妖异、或者仿佛还有点朦胧感觉是接近山神一样的存在。

“我觉得,好像梦溪是不是跟医生,不是医生时候的医生,更配呀?都活得久,都是妖……”

“别瞎操心,花痴。鸳鸯谱的事,跟你半毛钱关系没有。小孩子,好去睡觉了,别老赖在这里!”

一说小孩子,那是必须有理的!

陆筱颖指了指臭鱼,那么小一只,力气倒是真不小的。

“臭鱼也没睡!它不更小吗?要说就要一块说的,不能偏心!”

“臭鱼嘛,谁说就比你小了?”汐双眼扫过了下于那清澈水空间中、蓝莹莹发着光的鱼,水草摇曳,更添了份鱼身的忽明忽暗感,“既比你小,也比你大。”

“嗯?真假?还能同时既小、又大的吗?”陆筱颖不屑地瞅向正满心欢喜、炫耀着自己还能比陆筱颖大的蓝鱼。

“当然为真!妾身可以作证哦。小孩子、小孩子,可从来不以身形而论。”水璃说着,眼神飘忽过了蓝鱼处。不经意之间流露出的,有种淡淡的愁殇。

要是按精魄论,安臾的精魄,可不是这区区一个小人类的年岁可以比的。可是,要是单纯按照目前蓝鱼成形的时间来说,也确实不算太久,也就今年份的事。

只是这种藏起了太多的情绪,蓝鱼和陆筱颖都是完全没有注意上的了。蓝鱼的眼中,那可是自家汐侯大人和水璃姐姐,都帮着自己说话,都说自己比臭陆筱颖大呢。

“好了,花痴,这儿就你最小孩子,还直接往地上瘫,反正你该回去睡了。诶,下次,要不要稍微注意点?别人面前,要不要注意点形像的啊?”

“别人?”

陆筱颖一脸茫然地看看水璃,看看水空间里头的水草、鱼虾和蓝鱼。

“说明我没当你们是外人呀!其实,主要我也没把你们当人!都不是人了,更加不是别人了。不是人的面前,不用注意形像的了。再说了,再说了,汐侯大人呀,你的房间老好了!直接在地上玩耍,也比我的小房间铺个地毯、坐地毯上高级!”

“人倒确实不是人了,所以呢,妾身也就不跟你这小丫头计较这蹭汐侯大人房间的事了。什么高级的,妾身可觉得你这是单纯想省个电,蹭个凉快吧?”水璃手中的扇子依然缓缓而动。

室内确实也是清凉,且为天成,非显世凡尘、陆筱颖那样的房间可比。

在这样的房间之内,水璃一个眼神传递,乖巧的蓝鱼,立马明白了自家水璃姐姐的意,快速出了水空间,用鱼鳍拽起了陆筱颖头上的头发。

明摆着是要拽起这蹭房间里凉快的小人类,把她送客回隔壁那普普通通、瞬间跌回凡常的房间内。

琴音悠悠,早已非开头那曲。但随着陆筱颖有些不舍这清凉地往房门那移去,声音也终从她耳畔隐没了。

“墨泽这弹琴……好像是不是我带花痴和臭鱼、去他那蹭饭后开始的?”陆筱颖离开后,汐如是而道。

水璃以扇掩面,眸间凝笑,瞅了下汐侯大人之处。

要真这样,那恐怕……还不是汐侯大人跟墨泽大人那,说了梦溪姐姐的什么?可没简单,只是蹭了个饭,墨泽大人就能这般反常地天天晚上弹琴起来。以往那么多年,可都未曾有过。虽说还真弹得不错!

【二】

琴音所能闻之处,虽未覆盖了这整个沂竹镇,但对于临河近处都是能听得一清二楚的。更别提,墨泽那处宅子门口、相应的河边区域了。

“哎呀,墨泽大人这琴也弹得真好听啊!”

“对呀,对呀!想不到墨泽大人不仅医术了得,还有这手技能。这么比起来,可好像都没听说汐侯大人除了喜好喝酒之外,有什么其他的了……”

一蹲坐于墨泽宅子门口的小妖,如痴如醉地听着琴声,如痴如醉地不知觉就脱口而出了。

这实话实说一出来,本来还算有些细细碎碎说话音、但也没以往没琴音时来得吵闹的一片,瞬间空气凝滞了。

这说什么不好……说汐侯大人……就算是实话吧……万一这里头谁更偏着汐侯大人那头的,这话要传到了……真不是不可能!

这儿的妖异,可是山一方、泓汐那方,各有偏向的都占了,只不过沂竹镇没那么界限清楚,这混一起听琴、玩闹,日常没毛病、小事情而已。

再说了,都入夜了,这儿常见的几个面孔,可都清楚得很!汐侯大人,那可就在镇上啊!就在镇上!那个运气有好些好的人类家里头,暂住着呢!那么近,怎么可以乱说话呢?

空气若凝,风可未停。

河边的风,较着弄堂风来说、显得细腻,夹着些微暖之意。

“嘿嘿~那个……我好像不小心说了什么……”让这空气安静了的小妖,尴尬地摸了摸自己耳朵,尴尬地说道。

其他妖异嘛……嗯……果然还是……当作什么都没听到的好。

于是这一句后,又是该说话的说话,该路过的路过,而喜于专心听上这琴音一段的、自然也是专心听着。

只是,能听闻到这琴音的妖异也好,听不到这琴音的凡常人类也好,并不会如水璃和汐那般清楚,这琴究竟是为了何人而奏。

或者再准确些,水璃和汐的猜测,为了梦溪而奏,也并不确切。

因为此刻,同在镇上的梦溪,可不在这琴音能传达到的范围内;而弹奏者墨泽的身边,也是另一位女子——有着同梦溪一样的容貌身形,却又有着同梦溪全然不一样的诸多。

其脸庞上,那轻薄白玉似的面具,白玉若云,云间若藏青山,有着隐隐约约的青透出。也若这面具,面具内白藏了青,而面具后,藏起了梦语那半边皲裂着的面庞。

“她……也到这个镇上了。”

梦语慵懒地说着,指头在空中萦绕。那燃着的檀香,袅袅香烟,便缠绕到她指上而去。

墨泽未语,只是微妙的,那流畅的琴弦拨动之中,一个小小的、不易察觉的停顿。

梦语浅笑,她自然是注意到了。这儿,可也就她能注意到了。

“都到沂竹镇了,我可不信你会不知道。光外面那些、到了晚上就喜欢聚集到这、吵吵闹闹的小妖们,就足够把这种事情传到了吧?什么哪里来了个新妖异的,汐侯大人那头也有些关系的妖异的。这样的话题,可是足够在这地方,当些茶余饭后的事了。”

见墨泽只是继续专心于弹琴,梦语也兀自继续说下去。她可知道,这每一句每一字,墨泽只是表面上的沉稳不变,内心里头嘛……

这琴……可不是只为她,作为“梦语”存在的她而弹。更有梦溪。

说白了,也始终都是为了“梦溪”而奏,只是现在,他所知的梦溪之外,原来还多出了另一个梦溪——梦语罢了。

“就算他们不知,那位妖异是何名、是何种妖,更不知实际也是你墨泽大人心有所属的,但是,只要那表面浅浅一层,已经足够作为些话题扩散开,足够传至你耳中了吧。所以,都到了那么近的地方了,你可有什么打算吗,墨泽大人?比如说……去另一个我的住处,看看什么的?”

梦语那双血红的瞳,诡却也魅,看了看依然如山巍峨不动、只专于拨弄琴弦的墨泽。样子倒是仿若无事发生,可琴音之中,梦语可是听出了些细微的波动的。

“看样子,你是不打算去她住处瞧瞧喽?可都到沂竹镇了!这样……可就有些无趣了!”梦语说着噘了噘嘴。但低头去抚弄那温润的琴头玉时,分明嘴角是露出了丝笑的。

你若不去,我可倒是想去!只是的话,尚无实体,有些事,说起来简单,不过一个“去”字,做起来可就未必了。但是,为何不试呢?

本为一体,就算她不愿重新接纳于此方,此方可不必因此而被动,就不做些什么了。

“你不介意,我微许闭会眼、休息一下的吧?”梦语抬头,望向墨泽处。

今晚亦未曾多语的墨泽,嘴角的笑有着柔意,微微点头,并不介意。没错,这琴音……梦语也是梦溪,梦溪也实则应有梦语深藏,只要是梦溪,并不介意。

“那我就先靠会了。可不想被困在哪儿的那种‘休息’,能够听闻到音,呼吸到外头空气的地方,才算是真休息了。”梦语有些自语一般,随后便索性趴靠在了安放了正奏着的斫琴的矮桌上。

闭上了血红的瞳,其颜姣好,又有那面具藏起了不堪过往的皲裂,这样的梦语确实就如梦溪本尊一般。

墨泽换了一曲,如高山流水,音不曾断,却也不想惊扰了佳人小憩,唯愿这音能伴佳人入梦。

【三】

河边,有风,吹过凌羽的感觉,总是舒适的。

而河,亦是水,水的气息,自然也是翠音所喜的。

姐姐就是水。就算这水,不可能是那曾经极为熟悉、深深刻于心中魂间、属于姐姐的溪水,但果然,对于水,还是有种天成的亲切感。

夜中,早已不是当年那只小翠鸟、什么都做不了的小翠鸟了的翠音,对这镇子河边的光景看得还是依然清楚。

今晚梦拾婆那倒是没什么需要自己帮忙的,于是便随便走走,然后就过来了。

说是随便走走,其实这说法,都说服不了她自己。

是呢,哪是随意走走呢?

分明……

姐姐……

挂于脖间的挂坠,灼热感早已穿透了胸腔,深深燃起。炽热包裹了她的心髓、魂灵、精魄,以至一切。

圆形的坠身,浓烈的橙红,疯狂乱窜的金黄小点。

姐姐……

每一晚,当这琴音响起时,这挂坠也似为琴音所痴迷一般。但翠音知道,不是琴音,绝对不只是琴音!

琴音,她多少已经有所了解了。墨泽大人,是这边山一方的地界之主,所弹奏。

可是……中间一定有什么关联,所以坠身才会那么反应强烈的!

但是,说真的吧,她一外来妖异,妖生地不熟的,还真幸好有梦拾婆收留了她,要不然落脚地都不好说的事呢!所以呢……她可压根不敢随便靠近,据说就是墨泽大人宅子的地方附近。

今晚,却果然……可能就是“随便走走”的心态下,实际也没太过“随便”的状态下,才会走到这吧。

此刻的翠音,正站在墨泽这处宅所的后面,仰头看了看房子。正门那……呃……真完全不敢了,那儿妖异太多了。这儿相对来说,就好很多……虽然也有妖异了,每次有看到妖异,她都只好立马低下头去。

“诶,你,对对对,就是你。是不是新来的啊?没怎么见过诶。”

突然被一个不认识、也在这随便晃悠的妖异点明了,翠音一阵心惊,左右张望了下,窃窃地反问:“是……是……问我吗?”

“对呀,当然是问你了。你叫啥名字呀?是不是也被墨泽大人近几日的琴音给吸引来了?哎呀呀……墨泽大人这手好琴可真弹得……都是喜欢墨泽大人琴声的妖了,来来来,认识一下。我叫……”

这陌生妖异刚准备说名字,还没说出时,就有另外的妖异乱入了。

“喂,还去不去万家灯火林那了?车子可快来了。”

“啊,好。这就来,这就来!嘿嘿,不好意思了,都还没来得及正式介绍认识,反正都这镇子上的,改天啊,改天。来了,来了!”

这让翠音虚惊了一小场的妖异,说跑开就跑开了,还不忘回头打了个招呼,说了一句“你的裙子很衬你呀,好看”。

翠音冲着那妖异,露了个尴尬的笑。

这……什么跟什么呀?突然冒出来下,有点尴尬。可真有点小吓到自己了。

姐姐……

翠音耳中是墨泽所弹的琴音,是附近其他房子里头的人类,都听不到的。也正因此,这琴音,才可以在夜中绽放,肆意地,无需顾忌对显世眠中之人打扰之类的问题吧。

她再次抬头看了眼这房子在夜中的廓影。

反正在这镇子上停留了,没事,不慌!自己的话,一定能找到姐姐的!一定,能解开这琴音,跟姐姐之间、跟这个挂坠反应间关联的关系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