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三章 笄与钗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774  |  更新时间:2021-07-11 16:08:37 全文阅读

月色清朗,柔和一层,却也足够亮洁。加之零碎几许的虫鸣,这小小的院落,瞬时有种远离尘嚣之感。

明明就在沂竹镇的镇子里头,却又在人静夜深里头,更似远离镇郊。

院内的石桌、石凳,也因着夜色,没有了白日里会有的热度。石头材质自身的凉意,在这个时候仿佛才更能显出本色来。

相比有着凉的触感的桌凳,仅是见着就觉清凉的月色,梦溪手中的钗子,则更有着份暖意。

红色,于少了灯光、日光干扰的夜中,更显深沉。深沉了的红色,足够年头的沉淀之下,包浆之感在这样柔意的、自然的、隐晦的明中,光泽更带暖。

“这话题,好像跟你说……估计是你不感兴趣的吧?毕竟这些……饰品什么……女孩子的东西……”

梦溪的颊上,依然是那柔柔的微笑,有如这月色,但更较月色美。

月色不过那么呈现,极为客观地呈现,自身就算不着什么,也自会有不同的见者、结合上了自己的心境,添加上些什么。但梦溪的那份柔,却不单纯是客观的、笑得柔,还是自藏着她的那份韵味的。

不需着墨装点的古韵,举手投足间,一颦一笑间,融入了骨子里的时光,是远比这单纯客观而现的月色,更来得有味道的。

“哪有的事!”喝着茶水的小妖,立马回道。

此刻月色下的梦溪,虽已足够倾人城,在某些人、比如陆筱颖、眼里也是绝对吸引其注意力的。但是这位小妖眼中更关心的,果然还是这茶水来得更多。

一口便载茶叶之清香,合着这样的月色喝,总感觉连这夜的精华,也融入了些到这茶水中。虽然在晚上,杯中的水凉得快了,但味道还蛮好。要是胡思乱想开,说不定喝进去的那一瞬间,已经含了些本来要凝成露水的“露的前奏精华”也说不定。

一边这么想着,一边也是有听着梦溪说话的小妖,倒是毫不客气地拿起水壶又往杯中加水,远联想不过去先前的他、分明还那么说话不大自信的样子。

杯中之水已显凉意,热水一下去,那里头舒展开的茶叶,沉沉浮浮,极具味道。小妖加完了水,就这么看着杯中已经过冲泡、较之前浅淡去了不少的茶水。

“你这个……是不是什么……某个人类、哪一世的时候送给你的?应该……是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东西吧?我看一般,很重要的东西,都会很妥善保管,都不大会让它有任何的差池,怎么会……笄跟钗还能变呢?”

刚这么盯着沉沉浮浮的茶叶、一本正经地问完,小妖自己都觉得自己这太不像自己了起来。

“嘿嘿……这个……虽然其实笄跟钗,具体什么区别我也不晓得了。”

两物的区别,他确实不知。但刚才说的,对很重要的东西,妥善保管这点……可是相当有感触啊!大部分的妖异、或者是他所观察到过的人类,对某件物件格外格外挂心,真要说挂心到一定程度的,可还真没想的、那么来得多。

要说显世,更干脆。一般更容易挂心、操心的,钱嘛!隐世里头虽然也没太大差了。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虽然说吧,这显世的钱,要是跑来隐世这头兑换下使用,实际上是会分量大打折扣的,总是要抬高点什么的嘛。但“钱”这玩意,还真是,隐世一样离不了。

这点还真是算自己难得的走运了,生来便是山一方的。可没见墨泽大人有对这个太那么怎么的。泓汐、汐侯大人那边……嗯……这赚钱……掉钱眼里的时候,总感觉不要比墨泽大人这头、多太多!

但这种对钱物的挂心,也就为了丰衣足食什么、生活更愉快,辅助方面的挂心,还不至于在特殊时候,会被当成最主要需要挂心的。一般最主要挂心的事物,总会有些故事、有些特殊意义在里面。

有这样极其放心头上的、特殊意义物件的,可能,不考虑眼前这位水的妖异的话,大概也就自家老大了。

这内部,连他这样不起眼的小喽啰,可也都知道,自家老大有件收藏于红木浅盒中的东西,那可是对她来说相当重要之物。这话不能乱说,但他一直这么觉得,要是让他家老大,把那物件,跟山一方地界做权衡,大概都能毫不犹豫地为了保那物件、而舍了山一方吧。

毕竟自家老大……这有时候……跟其他几位大佬们……嗯……抢别人家猎物什么,确实也不是很厚道。哪天老大真要把山一方给卖了,他可都不会觉得奇怪!

要说奇怪的,果然还是墨泽大人吧……就算自家老大,是经历过了那场老山主离去后的浩劫的,可是……墨泽大人的话,肯定不少事情比他这不起眼的小妖异看得透彻吧。却还是让自家这老大,有着能参加山一方地界、能到墨泽大人府上参宴的身份,还没见有多防范的。

不过了,这些归根到底,也就他私底下的想想。纯粹想想,他可不敢说;哪怕就是在睡梦之中,可也不敢瞎说!

至于其他妖异,有没有类似的想法,他可也什么都不知道。大家伙,反正都往常那样,从来没有什么异样过。打打闹闹,就算吵完了,隔个晚上也就没事了。可能也就他这样足够不起眼的,闲得慌的,才有这瞎时间、瞎乱想吧。

但是!这位眼前,叫“梦溪”的妖异,确实有些不一样呢!还是说,自己见识太少了?就只知道自家老大,是那样宝贝重要之物,压根不可能让那盒子中的物件,有机会从这个名称的东西、变成那个名称的东西的。

这位……嗯……这两天有点听说到了,跟汐侯大人好像是熟人的、新来镇上的妖异……想不到竟然自己能跟这样一位妖异,喝着茶聊天!前面,那天学校门口,还没放学,遇到汐侯大人可真其实紧张死自己了。

难道是因为最近自己的好运气,终于要来了?这位妖异也好,亲自见到汐侯大人、还聊上过话了也好,汐侯大人那是谁?那可是跟墨泽大人一样,地界之主的存在!可比自家老大,还厉害上了好多的存在啊!

“正是很重要的东西,有时候想要那份寓意更长、更远、更深吧……”

梦溪的声音,于此时,缓缓地流入夜色之中,如这月光是轻轻缓缓、由天落至地、无声息一般。梦溪的话语,明明说着,但迟缓了才开说出的语、又慢条斯理着,却也似无声息地流淌进了听者耳中一般。

“哦……也是呢。”有点觉得自己快要尬聊了的小妖,装模作样地回应着梦溪。目光所视……果然还是看这杯中的茶叶、茶水吧……

他可完全没有其他意思,也想尽量礼貌,可是……这个……他果然还是不大适合这种情景下、一对一的闲聊呢。要是单纯只喝个茶,这茶真不错!但……这位叫梦溪的,这明显不要有太多的心事。自己这种的,可真不是能安慰人、安抚人的好手。

“可能每个人对自己重要的东西,都有不一样的理解吧。钗呢,你看……”梦溪把她手中的钗,示意给小妖处看。

院中无显世的灯光饰,亦无隐世的笼火、鬼火、妖火饰,但清亮的月光已是能让物在其下,看得清晰明了了。

“钗,为两股。笄,则是一股。”

“哦……”梦溪这短短两句,刚落,小妖便意味深长地拉长了音调。

只不过,这回可就不是方才那样单纯附和性的回应了。

“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吗?”

都一股、两股了,这样的对比,可不要太明白。曾为笄,后为钗,结合其他的一些,还有她自己有更深的寓意在里头,那当然就是,本来定情信物是一股的笄,带着愿望、愿也能并蒂莲比翼鸟一般,才会弄成这两股的钗吧。

当然这还尚是小妖自己的一些猜测。梦溪之所以会请他喝茶,还有其他遇到也会聊上几句,他可不糊涂。虽然确实也就是个小喽啰而已,跟梦溪相比,这化形时间也是远远浅少了的,但这并不代表他会糊涂到连这么点原因都看不出来。

肯定就是误会了他跟那个叫“小璐”的人类的关系。明明梦溪也是个妖异,却寻着自己想要的影子,误会了,跟个人类一样,竟然只看到了镜花水月的关系表面。八成就是这层,以为有着相似的经历,自然而然就会想要走近了。

不过嘛……不戳穿归戳穿,但表面的背后,真实就是……他可没傻到要跟个人类,去真谈情说爱的!别说谈情说爱那么近的关系了,哪怕是普通朋友的关系,他都不高兴!

显、隐世之间,那可是极大的鸿沟。哪怕墨泽大人常年行走于显世之中,可这鸿沟,还是盖不过的事实。所以嘛,这也算是间接显示了那个被汐侯大人捡到的人类的能耐。

沂竹镇这儿,归属山水两方地界的妖异都有,也还有些一直生活于此、但实际也并没有明确表意说更靠向哪一方的妖异存在。这中间,汐侯大人先前对显世的态度可不要太明确,现在却因个人类丫头,还小住镇子上了,这些可早就街头巷尾、不同版本的都有些八卦传闻可听了。

但即便是如此态度大变的汐侯大人,感觉也并非是像、在跟那人类谈情说爱的关系。

关系可是很微妙的东西嘞……

有时候就是这种谈情说爱之类的、走得极近的关系,更容易产生间隙吧。

小妖这么想着,偷偷抬眼瞅了眼梦溪。

他再眼拙,都能看出,梦溪是比他凝魄化形更早得多的妖异。要按正常吧,这样的妖异,那么多个年头在了,就算再不怎么的,光凭着时间的积累,这妖力也是会有点可以的,压根不是他这样的小妖可以比拟的。

比如汐侯大人,当然汐侯大人是除了时间之外,本身也有其他。总之,按理妖力绝对不会是现如今、他所见到的梦溪这样,妖力竟然比他这个完全自家老大手下、打杂打下手、最小喽啰的小喽啰,还要弱的。

中间发生了什么,他是不清楚,但其实不用清楚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还能什么呀?肯定就跟人类有关,跟梦溪手中这钗、送出曾经的“笄”之人有关喽。

跟显世,真情实意来往,那真是……风险太大的事了!

而此刻的梦溪,依然是尽显柔和与古意的婉约、大方模样。嘴角的微笑,是她的并不诧异。并不诧异这个小妖能够一点就明自己让“笄”化为“钗”的心思。毕竟,梦溪的视角中……这位妖异……也是跟她正在一路中的。

同显世的羁绊,交缠不清,放不下心。

今晚也是梦溪不想入睡,不想又入睡、又迷失在同一个古镇的梦境中、逃避着谁、逃避着什么,所以出来喝茶看月,刚巧又见到了这位小妖异来偷偷守望着小璐那窗外,就索性邀了一起喝茶聊几句了。

“笄”与“钗”,一股与两股。寄情于物,万千思念,集于其上。

也是梦溪想不到的,竟然会在沂竹镇偶遇到一位妖异、竟然也是同着显世有着相思之人的妖异。同在这路上走着,一股与两股,自然也是算明示了,能立马猜到“在天愿作比翼鸟”也是理所当然的。

梦溪的笑,便已是对方才小妖反问的回答了。

梦溪又缓缓而道:“之前只在书上见过,显隐世间的好归宿,但是……身边的……近在身处的,却从来没见过。所以……”

梦溪不由微微捏紧了些手中的红钗。

也许是有些自私的想法吧。也是想支持小璐和这位一直都忘了问名字的妖异的,也更是……想要找到自己这跨越了如此之久、如此之远追寻的某种可能性的参考吧。

时间早已过久,她早已是不敢多想了的。深怕一多想,就会不知道自己寻着的意义,只怕原来从来都是一场空。就怕一多想,往昔的诸多,竟然都全是错误!

她是愿意相信着的。封存了的记忆,未一同彻底献祭封存而进、仍然记得的那句“若伊俟兮,我必归寻”,愿意相信着,也必须相信着。否则……那么自己又是何呢?

所以,就算会显得自私也好,梦溪依然坚持地单方面希望着,能够看到小璐这一对的一个结局。她的内心深处,其实是想要着某一种的、更强大说服力的证据,来告诉她、支撑她,她自己的这一切,也都是对的、都是值得的。

然后直到……这一世的嬴郎,能够重新同她,寻回那曾经不应该遗失掉的缘分为止。

“嗯,明白。书上的嘛……”小妖胡乱抓了抓后脑勺黑中带红的头发,“想要在身边找实际的,还是难的了。都写成书了,有时候也是要润色润色的嘛。但总归嘛,也是有个原型在的了。”

“嗯!肯定有个原型在的。要是有一天,我也能成为这成双成对结局的原型,被写成书中的故事,就好了。”

不知学校里头、还真有惦记着她故事的字灵存在的梦溪,说时眼眸间尽带着笑意,依然美。干干净净、简简单单,却又足够让人心动的美。

“西子湖畔,断桥,白蛇。”是梦溪带了好几分期待与希望的举例。

呃……都被镇雷峰塔了……好哪去了……

一边极为礼貌、认真听着梦溪举例的妖异,一边内心不由悄悄反证开了。

“兰若寺,聂小倩。”

这个嘛……是算不错吧……大概吧……但他可记得最后有写,宁采臣又纳了妾的吧……这个嘛……啧啧,可能时代不一样,然后每个妖也是所想不一样的吧。比镇塔下强,是肯定的。

“要是我也能成就这么一段好姻缘就好了……”梦溪眼中有光,眸间映着月色,更是若生辉。

“我……好像……”小妖委婉、含蓄、又有些不大自信地道着,虽然其心中是极为肯定的,哪是“好像”,就是!

“我好像还是更喜欢绿衣女点吧。显世的书,《聊斋》吧,是叫。反正……反正……那里头都不少好故事吧。”小妖略显尴尬、生硬地笑着。

什么反正啊,那不过是他说说的。只是怕只提绿衣女,梦溪会不会多添些愁而已。相比之下,跨越了显世、隐世的,他也确实是真的更喜绿衣女的故事点。

来去皆潇洒,既拿得起,又放得下。该放下的时候,“自此遂绝”,也是一份各自安好,对自己的放过。太执着干嘛呢?执着多了,人类那一世,都投胎去了,这边妖异可都还记得,多难受呀。何必自讨苦吃,该放下,不如放下呗。

“笄”就算再赋予了美好的愿景、再化个表象的“钗”形,终归表象是表象,还是改不了实际就是一股为“笄”的真实的吧。

不过嘛,也正是因为实际是这么想的,他也才会有些违心地,补了那一句“不少好故事”。不补上一句的真实,有时候还是容易伤人心、伤妖心的吧。

至于他的故事嘛,可真不是那样的故事,跟这位梦溪小姐所误解的,完全不一!

但大概,他得提前安排安排了。倒是幸好,那天学校门口见着过汐侯大人了,汐侯大人那边不用太顾虑的话,界限之内,还是好交差的。

这谁知道得提前安排呢?谁知道自家老大,今天是那根丝抽到了,竟然突然点名惦记了自己这么小个小喽啰呢?

小璐那人类孩子吧,也不是什么坏心眼的小孩,也只能怪她运气不好了。老大的网中,看上的猎物,可从没见有漏过的。不过,他也是会手下留情的,隐世规则的界限之内,尽可能……手下留情吧。虽然这也是人类大概自己没感觉的吧。

思绪从茶水中游离开的小妖,不由游离至了逢魔刻那会的时光……

实际大白天到的包裹,白天阳气盛嘛,虽然也有守着的妖异,但漏过了关注谁送的包裹的也是正常的。毕竟,那是显世里头假装着的一处据点收到的。

正是这样,逢魔刻才从那显世房子那,送到老大手上。也不知道到底谁送的,也没个寄件人信息什么的,还不是送错的!毕竟,那房子,就是方便些临时落脚什么的,实则隐世这头的,收件人还指名了老大不喜的“蜘蛛”,前头还敢加个“小”字的!

地点加这收件人,怎么的,都巧合到、绝不是送错了的。而那包裹一拆开后……也不知道是什么了,总之,据说老大后面就有些心烦意乱的样子了,然后……就想找个事打发一下,竟然惦记上自己这边了……

也怪……自己太菜了……七月半前、那次河边临时集市上,就被水灵给逮住过,这笑话有点大,没想到老大竟也有些耳闻到了。

都是宝贝重要的东西吧,大概……

视线不由对上了梦溪的钗……

不会那包裹,跟老大的重要之物有关吧。老大那宝贝盒子里,到底是什么,可是她再器重、亲近之妖都从没见过一眼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