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五章 因果寄送续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088  |  更新时间:2021-07-24 21:28:06 全文阅读

越往前走,水的气息于空气中,更是浓郁。还有,枫杨树的气息。

草的气息,树木的气息,水的气息,都有着自己的独特之处。就如,同为茶叶,明明叫法都可为“茶”字,但各种不同制作工艺、不同茶树生长地之下也都会有着或细微、或明显的差别,遂尔衍生出各种不一的细分品类来。

正是万物即使同为一类,也总有差别在,才得以辨识出的,此刻,水的气息源自河水;而木的气息,则为枫杨树。

不过当然,人类,那是完全察觉不出这么细分而去的气息的了。

在邮递员眼中的这位来自外乡的陌生人,转头笑着看向这位热心、正说得起劲的邮递员,一脸的认真倾听模样。明明心中,是自发地有份不屑在里头的。不过是连这点气息都不会感知的人类而已。

“诶,前面啊,这就要到河边了。别看这会看过去还是房子,这路不笔直而已。弯嘛,也不够弯成新的一条路;直嘛,也不够直。刚好前面往河的视线,看,这房子刚好挡了。不过,这镇子,以前造房子就这样,迂迂回回。”

邮递员继续侃侃而谈着。

“台门呢,也都要留个一手,后门什么总要有,是吧?这都有后门了,那这路要是还笔直来、笔直去,要遇到点什么事、想从后门溜的时候,也容易被猜到会往哪走、被堵着,对吧?可能是这原因吧,反正,这镇上的老路啊、弄堂啊,至少有初来的人,一开始不熟,是真不好找路的。弯个几下,说不定天南地北都分不清方向了。”

“嗯,确实有点。那……是快到了,对吗?”陌生人笑着确认道。

墨泽位于显世的宅邸,照理嘛,是肯定远非人类普通宅子可比的,就比如气息上面什么的,都肯定是足够不一样的了。但是,有时候,这事情就偏偏没那么简单粗暴。

要真只是那么简单粗暴,就容易了。也不用故意碰瓷上这骑车的邮递员,自己随便找个屋顶站站,感受下气息的方位所在,就能直接找到了。找到之后嘛,当然不能自己亲自露面了。但只要地点确认完成,随便蛊惑个人类安排就成了。

可惜啊,好事总是容易多磨。但多磨之后,好事,必定还是好事。

正是不普通的宅子,表象更会伪装成普通,不是那么轻易能够寻到的。沂竹镇上的妖异大概无感,因为日常在镇子上,对墨泽的宅子在哪本身就多少有底;但对于他这样的来说,这感触可就深了。

也正是因着这种感触,更有感觉,这世道啊,真是变了。

人走茶凉,确实如此。

当年老山主时候,混入显世里头嘛,人类那说成“外乡人”什么的是一样了、也无所谓,但镇子里头,这么的自个隐世这头有瓜葛的,总归不会连自己都被防着一样、连个房子在哪都要找人类打探的。

现任这山主,这宅子设的界,怎么的都感觉,就是针对他这种类似的了吧。

果然啊,早已不是当年、老山主时候的那个地界了,一如地界之名,也“人走茶凉”,被忘得仿似从未存在过一样了。

泓汐,泓汐,水一方有名曰“泓汐”。山一方,何尝不曾有过一个较笼统的“山一方”、更为贴合的名?可惜了……那个曾经也承载过诸多的名字呐。还真不知道墨泽是不是还记得那个名,当年他来时,山一方的、地界之名。

陌生人如是地、笑问着确认着,大概还是有底的,即将到了。就算感知不出,也明白这点,即将到了,那处宅子。不过嘛,也是有点可惜的,他可不方便、真亲自到那宅子的所在地。

“哎呀,别急别急,就快到了。就前面说的,这路不是没法直接看到河吗?等能看到河边的树了,就近了。能看到了,就基本拐个弯、再走一小段的事了。”

“哦,那还真是差不多快了。那……”陌生人停下步子来,笑意从之前的坦诚、尽数转为了捉摸不透,“我就差不多到这,不能再多往前了。后面的,就麻烦你帮忙代劳、走到吧。”

一听完这话,嘴上是还没先说,但邮递员内心已是一瞬之间、先行炸毛了。

这……什么鬼?这人怎么回事啊,这人?真到底是不是医生家的晚辈亲戚啊?这……不都就是来找医生的,快到了,又说不往前走了。

心里头都这么想开了,脸色自然也是骤然阴沉了一片。要说平常,邮递员自己可很少会这么臭着个脸的,可是今天……是真想问候问候这小伙子祖宗十八代了!这都什么人!自己这不送件地陪着走……搁这,自己过分多管闲事了?

所以,有可能一开始,这小伙子就是没安什么好心来的?

医生那,可好像也没见他有什么可被惦记的东西。平常吃穿都挺朴素的样子。

不过嘛……

自然,还能想到什么?当然无外乎还是“钱”字喽。

邮递员已经想到了,这吃穿都朴素,可不代表没点积蓄。不管这陌生的外乡小伙子、到底是不是医生的晚辈亲戚,这可都绝不是什么好东西!八成,冲着钱来的。医生怎么就被这种人给惦记上了?

微许压了压心头、这极度想立马骂这陌生年轻人一顿的冲动,间隔了不算长的时间之后,邮递员才开口说话。

“诶,我说……”

尚说了三个字,邮递员就发现不对劲了!后面想说的,比如“你这年轻人”,完全发不出声音来了。

舌头就那么僵在那了,如同那压根不是他的舌头,不过是舌状的石雕。

而身体……也完全感知不到存在了一样!明明双手就放在自行车的车把上,跟刚才一样,但……感觉不到什么了。仿佛手不是手,只不过是空气。

仿佛他也不是他,除了眼珠子还能转动,能视物之外,此刻的邮递员都要觉得自己的周身,都融化进空气、消失不见了。

这……大白天的……朗朗乾坤……邮递员不由一阵心头发毛!但也正是这发毛的感觉,才更让他肯定,他可没在做白日梦、也更没真成了空气。

而如斯地确信了自己正在经历着诡异之后,邮递员反倒心里头升起另一股思绪来。

自己好歹也个大老爷们的!竟然刚才还怕了,真丢脸!这事,可不能让别人知道了,要被知道自己还怕过这人模人样小伙子、不知道使的什么鬼把戏,多丢人!

青天白日的,就沂竹镇自己从小到大在的地盘,怕他个啥!

这么想着,发毛的寒意尽然而逝,邮递员心头只觉得有一股刹那间燃起的火,想要冲破自己身上看不见的枷锁一般。但……好像稍微差那么一点点,就差那么一点点。

这玄乎的感觉,感觉再那么一点点,自己就肯定可以动了!等能动了,有这小伙子好果子吃的!

要到时候能动了,不给这小伙子点颜色看看,自己就不姓陈!

前后皆无人,没有人走动的动静,也没有任何车的动静,也正是因此,陌生人倒是极有耐心地、看着这邮递员挣扎。

其身是不可动、亦不可语,但陌生人眼中所见的,可非仅这人类的区区肉身。

其心……那团明火在动,不管点燃起它的是哪种情绪。这团藏于肉身之内的明火,在试图冲破自己所设下的无形枷锁。

果然,人类无论何时都还是挺有趣的存在。可惜呢可惜,有些因,有些果,他是必然没法像现任山主大人墨泽那样,能跟人类其乐融融相处的。不过嘛,眼前正被自己玩弄于掌间的这个人类,他并不打算为难。

除了话多了点,不是什么坏心眼的人。顶多算个,有点太过热情的人类吧。

只见陌生人轻蔑一笑。

“就这……你觉得凭你那么丁点火气,真能恢复行动?别太异想天开了。”陌生人的说话声音轻缓了下来,但轻缓之中,却反而更让听者会觉、其间藏满了愈加多的不可知的风险,“知己知彼,百战方能不殆。当你跟对手面对面时,要考虑的,可不单纯是你自己。”

前面还自说医生是其长辈的陌生人,说到这儿,不由地悠闲地仰起头来,看向那洁净的天空。看到天空之时,他才更觉得,踏上的是真的那片他曾经熟悉、梦中都欲归的土地。

虽然是打算说教着这个、也就看着皮相、仿佛比自己大点的人类,但果然,在这儿,自己的思绪也总是更容易游移开的。毕竟……

魂牵梦萦,自己的过去,牢牢绑定着的,正是包含了这片沂竹镇土地在内的一整个地界啊。更别说,这镇子外头的那座山、坟山,老山主……

知己知彼……知了己,却不知彼,才会……如今这样吧,大概。

当时,要是忤逆下老山主的意,那么老山主,这会说不定还是山主,那么地界……那个小丫头,或许,也还会一如既往的天真无邪……明明那样傻乎乎的天真也挺好的,却偏偏,她也得伪装出一副坚硬的壳起来。

或者,她来说不是壳吧。丝线相缠,所能编制出的,并不是壳,而是茧。

只可惜,没有那么多的“可惜”,无处可逆,若是能够逆转,那倒是好的。这趟来,他主动请缨先行过来,大概也是他比较理性吧。什么逆转的那种胡言乱语,他可没其他几个那么天真到、跟当年那小丫头一样天真,给当真了。他只是……

大概就是,反正也逆转不了,那么……破坏了,又如何?

只是想破坏了!

不是破坏地界,只是想要破坏……墨泽的一切!他绝不会认可,墨泽便是现如今山一方地界的核心所在的!绝不会!

承续了山主之位,他便更应该记得,老山主,是因何而离去的!而他,还是那么一副老样子,优哉优哉、人类的显世里头混混。绝不会让他这么轻易坐着山主的位置、却又轻易忘记老山主因何而去的!

看着沂竹镇上方、明明每一日也都会变化、却于他而言,是近乎仅存不变的天空,眼中不由那团属于他的火,燃起了颜色。

天空是洁净的湛蓝,有那么些白色、看着便觉软绵的云,陌生人眼中因思绪而带起的“火”,是有如地狱业火的红!

但这眼中燃起的红,转瞬即逝。

一想到嘛,总是难免冲动劲上到心头。但这理智,可是不能丢的,他可没那么天真。

当年那小丫头,现如今都在山一方地界里头,混得有些地位了,至少表面上寻不到点天真了。他这比那小丫头化形的时间、出来混的时间,都早得多的,怎么能太天真到、把正经事给忘了,或者因为心头升起的火气给招惹来、归属现如今地界的一些耳目呢?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稍微想到了点以前的事情。”陌生人微低头,用手摸了下额。刚才眼中闪过的异样颜色,这人类是肯定见到了的嘛。

看,前面还不自量力、试图用他区区人类那么点火气,来冲散自己只用了略微一点点妖力、便加上的束缚,这会……又没动静了吧?自己不过就……自己的一点、不由自主,眼睛里头一点、顶多人类来说邪魅的光闪过而已嘛,就压掉了他那点火气了。

“说到知己知彼,你刚才可就只考虑你自己了吧?看,我只不过不自觉眼中妖火闪了下,你的火气就灭差不多没了。你觉得,前面那会,我就真只会看着你、一点点冲开束缚,只光看着,一点都不动吗?当然是不会的了。只不过嘛,可控范围内的,随便你挣扎。”

陌生人说着,走了两步到自行车的后座处。后座绿色的袋内,有着邮递员今日要送的信件。他随意地边翻弄,边继续说道。

“当然,你们人类的力量,不可小觑,这点,我也是清楚得很的。知己知彼,我觉得当年,就是低估了人类的能耐了。明明没点妖力,越长大,估计也还越容易为凡尘俗事所蔽、儿时有过的一些灵力、敏锐也会消失,但确实嘛,滴水可穿石,铁杵能成针,力量仍然汇集起来不可小觑,就看是往哪个果的方向走的了。”

听到“人类”这种称呼,再加上自己也确实没法动、没法说话,邮递员再不知底细,也不自觉联想去了一些乱七八糟的妖鬼故事。怪力乱神的东西,他可之前一直都当是某些喝醉酒后的人的胡言乱语、然后慢慢被传成那么邪乎的。肯定是不存在的嘛。

但是这会,虽然还是觉得不可能存在那种东西的,但难免,无法解释自身情况之下,就偏偏胡思乱想去那方向了。

这个倒还行……邮递员转着眼珠子,可惜看不到!这……这翻他自己的东西,那也就算了,算自己没本事护着,认栽。

可这……这翻的车子后座的,那可都是要送的件、收件人的,这……心头一阵焦躁感升起,生怕这陌生人乱翻弄了后,给弄丢了、弄坏了,那可怎么办?别人家有的,说不定就盼着那信件呢。

“怎么?看你这感觉,更担心这些信件嘛。还真是,对这份工作上心呢。放心,不会对你怎么样,也不会对这些不是你的信件怎么样的。要想怎么样,我都不用跟你那么耗费时间。我这呢,其实,也只不过是有点小忙要请你帮下。当然,请人帮忙的态度,我是没的。你也没权利拒绝。”

陌生人说着,走离了自行车后座处,手中不知何时,已是凭空多了三份信件。说是信件,也就其中一份,大信封封装的、里头明显放置了资料、或者刊物的,更能称为信件;其他两份的,倒更应该称为包裹更来的贴切。

“帮我送三个件,都不重。一份嘛,这唯一一个薄点的、大信封装的,就替我送到我前面问的、医生的家里头,就河边那儿哪的、你说快到了的地方。另两份嘛……”

陌生人凑近到了邮递员耳边,声音已是轻到为风吹散般。

而当这轻声的交代结束时,邮递员的双眼之中,已是呆滞着,失了神采。

邮递员停稳了自行车,利索地接过了那三份件,二话不说,就把它们稳妥地放进了车子后座的袋子中,但却不过如提线木偶般,只是身体动着。

“那么,我就不往前了,麻烦你代劳了。这送件的费用,显世的钱币我是不会支付的。不过,跟以往同人类的瓜葛,一码归一码,作为感谢你这次送件辛苦费的,往后,会以其他方式支付的。当然,大概你自己是不会察觉到的,毕竟,你连今天见过我的事,也会完完全全忘记掉。”

说完,带着笑的陌生人,便消失于了那处。

唯有邮递员,往常那般,在这条非周末、这个时点里头无甚路人而显得寂静、顶多平常总有只常在那泥墙房子屋顶上等他的猫的路上,骑行而过。待他骑到了河边,已是可见那枫杨时,也是往常一样地,见到熟人,点头打着今日份的招呼。

仿佛,一切如常。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