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七章 第二件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158  |  更新时间:2021-08-08 17:49:02 全文阅读

那老太婆可都没死呢!自己可绝对、绝对不能在她之前挂了!

一定要想办法逃走!

猫儿一边扯着嗓子叫着,一边瞅着地面的方向。

二楼啊……大概……应该行吧……总比被这不是人的人,给这么抓着强!

只要他一个稍微松手,那就……跳下去!没错,要毫不犹豫地逮住机会,就跳下去!就算瘸个腿,也没事!

但……一定要活着啊!

绝对不能在那老太婆前先死,看在那么多吃过的小鱼干份上,也要比她活得久!要不然……要不然……除了自己,还有谁会大晚上的、听她罗里吧嗦地唠叨呀?

就算每个月生活费会那两个城里的、惦记着给,可那老太婆……谁还真愁那几块钱呀?她能这么反复唠叨的、不用考虑被嫌麻烦啰嗦的,还完全不用装着一点都不念想,装着说“不用管她”、“都挺好、都挺好”什么的,也就自己这个猫儿子面前了吧?

它可是要给那老太婆养老送终的,怎么可以先她一步走了?一定要活得比她久,听完她所有的罗里吧嗦后,再出去游荡、流浪。反正到了那会,老太婆没了后,她的那两个人类小孩,是肯定看不上自己这种要血统没血统、还整天农村里晃荡、没教养的猫的。

总之,反正,今天它可是绝对地、不能挂在这儿!

于是猫儿的哀嚎,更是如撕扯开来的布帛一般、势不可挡。

弄堂安静如斯,更显得猫儿此刻的哀嚎凄惨、响亮如斯。

只是,可惜的是,这叫声半点都没法传入到邮递员耳中。

陌生人提着那只肥胖的猫,晃了几晃。本来就站在屋顶边沿地带了,这悬空被晃动的……猫儿立马慌得闭了嘴,自然垂放于空的猫爪和猫尾,尽显一副缩手缩脚的模样。

这个……就算身手再好、身体再柔软,这没个着陆准备的……要是真被晃直接摔下去了……那老太婆那,可就没自己这样胃口好的猫帮她吃小鱼干、还听她啰嗦了……

“放心,你叫也没用。要能有人听到你叫声,算我输。”

陌生人如是地说着。缓缓而道的语速,合着完全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

“怎么样?要不,你再多试试,不要留下遗憾,多喵个几声。要没喵够,到时真不瞑目了,可不是个好事情。”

被这陌生人这么一说,想继续哀嚎出撕心裂肺叫声的猫,反而叫不出来了。双眼之中,忍不住有些湿润、让眼睛看着倒是更显明亮了。

不点明还行,被点明了后,之前那股子的绝不服输一般的硬气,瞬间蔫了。

“这么快就放弃反抗了?话说,你不是这邮递员家的猫?我还以为你刚才那么兴冲冲跑过来,是他家养的。听到主子还活蹦乱跳、活着的动静,才会那么激动。不是他家养的,那么激动干嘛呀?”

猫儿默不作声,但也不敢直视这个提着它的“人”。猫眼所视,弄堂,这安静的弄堂。“老伙计”邮递员的车子、身影,这个方位看去,已经都看不到了。

会不会始终是自己的自作多情呢?这“老伙计”的认定,也许也就自己眼中是而已吧。傻乎乎地、也快差不多可以算每天了,都跑那破泥墙房子屋顶上等着,看他骑车出现,他……说不定早就不记得自己就是当年那只可怜兮兮、被遗弃在垃圾堆的小猫了吧?

但是啊……哎……也就老太婆那……

就算老太婆其实听不懂自己说话、只觉得自己是喵喵叫着讨她欢心,一样不知道自己的真意,但自己……可是承诺了的。不管他们知不知道,只要自己知道这个承诺,那么果然还是想要完成承诺。因为那是自己的承诺啊,自己的!不是给别人看看的!

所以是要……一直陪她走到终老、给她送终的。

大概……估计……也就老太婆那,可能真要爽约了……好不甘心啊!竟然要比老太婆先走一步,明明老太婆都还没走呢!

“老伙计”那嘛,当年的恩情,这么多年都会去那破房子上等着他出现,大概也不能算还清了吧,毕竟除了看着他出现,也没做什么、更没有帮他过什么。只能算……自己的心意到了。

越这么想,猫眼之中的湿润更是憋得充盈、恍若西湖水即将溢出一般。

“一只虎牙都断了半截的猫……估计打架弄断的吧。养那么壮实,还乍一看一副挺拽的模样。这样一只猫,要是哭出来了,我倒是挺好奇的啊。这邮递员不是你主子,你心里头想着的老太婆,你主子啊?”

陌生人瞅了眼、此刻正听了后满眼疑惑看他、完全不明是怎么被知道的猫儿,不由冷笑了下。

奇了怪了。不过一只被人类圈养的猫,自己竟然……呵呵……

“好奇我怎么知道,你刚才乱叫时候想的吗?这没什么。前面,我不都提到过句,作为一只猫,你晚上行走,多少估计见过隐世的一些存在痕迹了吧。隐世的一面,就这沂竹镇上,能我这样读取你这样、没有半点心里头防备界限的想法,也有那么好几个的。虽然也不是每个妖异都会。”

陌生人这么说着,首先想过去的……

只要其有意、就能知悉显世凡常人类或这种小动物所想的,竟然不是他第一封信件的收件人墨泽、或是跟着他的青鹤,却是汐侯大人那头的水璃、安臾、还有那个小孩子样貌叫啥来着的宅孩子,他也是觉得好笑。

一如他自己的存在,若不愿离去的亡魂,漂泊之后再返了,连首先的想法、念头,果然也是如此,不愿适应此刻的山一方、而宁愿联想去泓汐那吗?

想归想,看归看。不只是猫视野中的邮递员看不到了,他眼中的,也如是。

第二封信件,给那小丫头的、显得“可疑”的礼物,还是想远远地看着、切切实实有送达那丫头显世的据点处。

于屋顶上、看似徐缓、实则迅速的行走中,很快就复又见到了邮递员及其车子。

“你这猫,知道叫叫也没用,就给我闭嘴、少叫点。不知道你跟那什么老太婆、还有这个邮递员,有具体多深的、以前的渊源羁绊,但暂且,我会让你活蹦乱跳地、给你惦记的那个老太婆养老送终的。所以,少给我乱叫。野猫一样的叫声,听着烦躁。”

猫儿半张着嘴,露着那断了截的猫虎牙。

额……这……好事,那肯定是好事了……感觉自己可以成功看着那老太婆先走了。只要不比那老太婆先走,以后的,就算要怎么的也都行吧。

老太婆年纪不小了,估计能听她罗里吧嗦的时间也就这么几年。自己这一只猫而已嘛,虽然都说猫有九条命,它可没觉得,猫的寿命来说,估计自己本来也就不会比老太婆多活太多年吧。反正都是迟早差不多了,只要等到老太婆没了后,随便这个不怀好意、提着自己的,要杀要剐都随意吧。

猫儿有猫儿的念头。

一份对“老伙计”的守候,无所谓他是否还记得,只要,此方记得便好。正是当年垃圾堆旁捡起的恩情,让多年之后懂事了的它,还能有机会爬到那泥墙破房子上等着、默默看着。

另一份对老太婆的守候……只是……养育之恩,只是那么入夜无人愿听时、听那么几句显得唠叨的碎碎念,又有何不可呢?被“老伙计”从垃圾堆那捡起来,恰好路过不嫌弃自己分毫、收养走了自己的老太婆,只是等着她、陪着她一点点老死,真也是小事情了。

这两份的守候,是它心中最念想着的一切。平常,只是做一天猫吃一天鱼干那样,做它的逍遥猫,但到了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刻,最在乎的,果然还是这两份守候;其他的一切,小鱼干也好、温暖舒适的窝也好,都可以……愿为之而弃。

而同这猫儿念头、全然不会有交集的,是这陌生人的念头。本来嘛,是这么肥的猫儿,直接处理掉,更来得简单干脆利落的。

邮递员那,已经巧妙地抹去了跟自己相遇过的一切痕迹;这猫这儿,要是被无意哪个妖异发现了,一旦有可能传到墨泽或者青鹤、或者其他现在的山一方地界大佬、除了小丫头那,都会是个需要额外花功夫修补的漏洞。

但,呵呵……果然自己犹豫了吗?早知道不该好奇这猫,撕心裂肺叫着的时候想着啥的。

守候吗?竟然还真有那么点被感动了。

或者,只是种共鸣,由其及于此,有所触动了。

怀旧,因着曾经、守至现在、乃至未来也不想轻易放弃。自己,也好像跟这猫没差。

猫怀旧着自己的恩人、主子,自己怀旧着的……

老山主、曾经老山主时候的地界。

往昔而存下的幽灵,心中念想,割舍不掉的,果然还是往昔。因为往昔,紧抓着此刻,依然不想放弃。

明明知道这个世代,早已非老山主的了,但依然……只是想抓着往昔的一缕不放,说是仇也好,恨也好,羡慕也好,嫉妒也好,单纯不爽也好,只要有那么一丝缕的、可以抓住不放的契机,就想牢牢抓住往昔的只影残痕。

目前来说,这个“契机”,大概就是现任山主的墨泽自身了。

或许是有些强词夺理了,但……谁让山主是他呢?谁让他还跟人类、显世如此亲近呢?虽然……也许……

陌生人内心之中,其实也隐约有些清楚。墨泽对显世的这份留恋徘徊不去,又何尝不是跟自己这份对往昔不放、所以想要破坏掉同人类走得近的墨泽的一切相仿呢?

墨泽,他也不过是个抓着往昔不放的幽灵。只是嘛,墨泽那的往昔与过去,就算跟自己这边的过去,曾经因为老山主、因为山这边地界有过交集,终归,还是陌路的。只是那么交叉了一段路之后,又再次交叉着走开。

所以……呵呵……所以才必须要破坏掉呀!不是破坏现有的山一方,而是!要让山地界重新规整出秩序,破坏掉墨泽的一切!只是单纯,想把这个碍事的山主大人,给踢出局。

也许只是单纯地找个发泄之处吧,这些被新世代抛弃、也自愿被抛弃了的幽灵……

但……既相似、又陌路,还有瓜葛的存在,墨泽,不正是一个很好的归口?让该告慰老山主的,都得到应有的惩戒!不需要老山主认可,只需要,曾经的地界,多多少少回归曾经的模样便好。

至于如果真的成功了,那么谁又合适来重导这地界大局,陌生人可没其他几个那么天真,他还是有认真想过的。

自己嘛,肯定是不行的,也没兴趣。如果有可能,有朝一日,他倒是更希望能采菊东篱下,看着小丫头依旧天真烂漫,还依旧拿颗蜘蛛就能哄她、让她当真就足够了。

大概合适的,也就……赤潋了吧。她跟老山主的关系,一如山一方的名字一样,深藏于渊,自然鲜有妖知。从那渊里头,复又捞出来的话,想必她不管怎么的,都会担起来的吧。只不过……

上一个老山主世代所存在的幽灵,一种的,诸如自己这样的。一种的,也是唯一的,赤潋那样的,在泓汐那混得有声有色。这点来说,真要到时候把赤潋从那渊里头给整出来,还是得顾忌顾忌汐侯大人那的。

说起来,汐侯大人,最近有些流传在镇子上的传闻倒是挺新鲜的!

虽然汐侯大人同墨泽、老山主,都是深交之友人,但对于显世的态度上,可真是截然不同。

墨泽是过于倾向于显世、人类了,毕竟他也是出自人类之手的物器所化,是某个早就不存在了的人类,残留在了这个世上的幽灵。

老山主嘛,在墨泽同汐侯大人之间来说,还算是处于中间段的。虽然墨泽以前没出现前,自己也一度觉得老山主真是对人类过分好了点吧。

而汐侯大人嘛,这态度一贯以来不要太明显。虽然显隐世的平衡考虑,地界之主自有职责所在,妖异也好,人类也好,护还是要护着的,但也仅限于公事公办的护着,态度上,那可一贯嫌弃着显世那边的。

当年汐侯大人那什么巫女一族,要说起来,还算老山主给连哄带骗忽悠的吧。后面也自然而然就不存在这么一族。

只是,现在吧……这听说到的八卦要是真……嗯……汐侯大人是吃错药了,还是喝错酒了?他老人家自个河里头捡个东西,随便是不是人类,不都应该那被捡之物感到荣幸才对。怎么听着这八卦里的味道,汐侯大人捡了个人类的小女孩,还倒贴着给额外关照了?

边任由着思绪想远,也边不紧不慢地走在各个屋子的屋顶上、跟着邮递员送件的节奏,过了有些时候,终于……

到了。

算足够偏的一处房子。主要,镇子往北侧而来、地势渐高去的边沿地带,僻静,真平常都住了人、没出去打工或其他干嘛的人类少。这会还是大白天工作日来的,更加,僻静异常。

再往那边去,是地势愈加走高,上行而去,最终会走到山里头的。那儿……倒是有些怀念的地方。

邮递员的自行车停在了这僻静、还在这排房子角落里头的屋子前。

“哎呀,这是多久没人住了,门上都挂蜘蛛了。”

邮递员已是拿着第二件包裹,走到了这有些剥落了漆的门前,边随口这么说着,边一手掸了掸头上空气处。

方方正正的门框,那根悬下的丝线上,一只被突然而到的来人扰到了的小蜘蛛,迅速顺着丝线往上,看不到了。

这片区,楼房同楼房之间,都是水泥的路面。唯有被一路提着、“跟”到了这儿的猫儿,眼睛一眨不眨、瞅着水泥的地面,猫眼之中尽收着诧异。

提着猫儿的陌生人,那当然是这么点小事情,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而对于猫儿来说的“老伙计”邮递员眼中,别听着随口一句感慨房子多久没人住、自己还有意识那样,但跟有没有意识完全没关,他的眼中,压根就是看不到这水泥地上始终都像刚泼了几大桶水的湿漉漉的!

不只是邮递员看不到而已,邮递员就刚踩过那湿漉漉的地面,走到门那一小块的干燥处,连个鞋底湿过的脚印都踩不出来!太不合常理了!

而且,这湿漉漉,还就仅限于,就邮递员送件的这一处房子前。

本来被这一路提着过来,那么长时间的,就有些空中晃来晃去,一大早吃的鱼干都快被晃出来了。这会见着这诡异潮湿的地面,猫儿更是觉得有种、大概就是人类所说的晕车的感觉。

这太阳那么好、那么大的天,本来还觉得热了,要早点回去纳凉休息。现在可好,由心里头开始的,哪里有热呀?分明凉得发毛!

沂竹镇,还有这样的地方的吗?还大白天的,这地面就那么诡异。还幸好自己以前从来没跑那么远的这边来过,要不然估计怎么被妖怪吃了都不知道!

正这么想着的猫儿,下一幕落入其视线中的,依然是邮递员极为淡定、仿佛真云淡风轻、啥事没有的表情,但分明……包裹……包裹……刚放下的包裹……还真就被门立马“吃”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