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 帕子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583  |  更新时间:2021-09-21 20:05:01 全文阅读

【一】

青瓦白墙,青溪绿水。

江南的镇子,合着江南的水,都有着那一份特有的碧夹在其间。

都言江南之处为水乡。

水乡,水乡……

放在这儿的话,若说“水”便是汐侯大人那地界,虽然说汐侯大人的地界可也不止这方向的一片而已喽。那么“乡”字,果然怎么品,都更像是在指代着显世的、人类居所所集中的镇落之类喽。

倒是没“山”什么事呢。明明这要比起绿来、碧来,哪有山来得好看!

寻思着要找点有趣、有意思的事,来藏起自个才更明了的、自个心里头那焦躁的蜘蛛,寻思着、寻思着不由还是想去了泓汐那啊、显世那啊、比如什么沂竹镇什么的。

沂竹镇虽然说也就一镇子嘛,扔山一方地界来说,又不是只有这一个镇子了。那要扔到泓汐那整一地界来看,就更加喽。哪里还差这个镇子不成呀?

水乡、水乡,可都带上了汐侯大人那“水”字了,字面来说,连显世都无意认可了的、明显泓汐地界比山一方更来得大。更加显不出沂竹镇有什么特别之处。

但有时候也是奇妙,时间啊、机缘啊,各种凑巧啊,没什么特别之处的沂竹镇,却偏偏仿佛有了特别之处。

至少蜘蛛的眼中来说,就是有特别的。毕竟,目前自个上头的老大墨泽大人,可就住那镇子上。虽然外加现在汐侯大人他老人家也莫名地老喜那地方去,但那只是后话。

山主在那,那么就算沂竹镇并不处在地界中心地带,那儿也总归是要有据点的,所以啊!才在那儿也整个了显世的房子,偶尔收收包裹,让小喽啰们给买些显世的新鲜玩意、好吃玩意倒是不错,但……

蜘蛛微微蹙了蹙眉。

这……总觉得自己是不是绕进什么循环了?

不就是想要摆脱了那份今日的焦躁,才在寻找着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可以掺和、掺和的……这怎么想着想着,好像又绕回今天份、主要焦躁的源头——沂竹镇那的据点,那据点里头今天收到的包裹了呢?

夜风带起了些凉意,但这么点,对于蜘蛛来说,早已不是什么大事了。春夏秋冬、寒来暑往,早已化形为妖了的她,也在那一刻跟些四季常理之中的更迭有些脱节了一样,只是景致会变、于她——又有何干呢?该干嘛,不还是干嘛?

脱离了那原本的束缚,就算本来冬天应该冬眠的,也能不需要。更何况,她本来就不是需要冬眠的动物属类。

迎着于她并无甚关的凉意,蜘蛛又把自己的手晃到了面前。

指甲之上,墨绿、墨青,似层峦叠嶂,似山一方凝缩了的层峦叠嶂。

于夜色中都掩不尽的那份碧绿,多好呀!

可远比那入了夜,什么黛瓦白墙、什么清泉小溪,都极易被那夜色吞没、会失去太多自己颜色的显世镇子和水来得好多了!

只是偏偏……为何总是有那么多人不理解呢。山的绿,层峦出不同的厚度深度,是夜色都没法朦胧去它的影的,顶多让它更为深沉而已。而镇子、水,夜足够深了,它们不过如浅薄的颜色,一下就能被夜色掩尽。

所以啊……

从自己那装点精细的指甲上、移开了视线的蜘蛛,望着前方那夜中山形的深邃山影,左手顺势摸向了身侧放着的糖果盒内。随后抓起一颗,便塞进了嘴里。

四季,已于她无关一般,但四季的味道……嗯……果然,还是挺好的。是桂花的香气,弥漫开在唇齿间。

这“来路不明”的糖果,是今日逢魔刻后,底下的小弟,从那沂竹镇的据点、那处她自己其实没怎么去过的房子里给送过来的。

什么“小蜘蛛收”呢!

这山一方也好、泓汐也好,哪个不知道,本“蜘蛛”可不喜欢被叫“蜘蛛”了。敢明目张胆叫的,不过也就那几个自己不好安排的!竟然还有人敢给自己寄送物件,光明正大写着个“蜘蛛”,还带“小”字的,真是……

明显可疑的包裹,无寄件人,还是明明有些让她恼火的收件人写法,但蜘蛛此刻,却是不由嘴角往上扬起。

是笑。同妖异们对其印象中全然不一样的,是她发自内心、带着几分天真烂漫的笑。

是呢……多久没有尝到这样味道的糖果了呢?虽然现如今的她,只要随口发号施令下,弄点糖果是多容易的事。只是的吧,总归平常不喜欢吃糖果了,因为总是会发现,吃到嘴里的糖果缺了些什么味道。

再甜的味,融化在口中,却有种憋闷了的苦涩。缺了点什么最重要的东西。

而随着包裹到来的这些糖果,却全然不同。糖果本身的甜味、同夹杂其间桂花的香气缠绕,有点点好吃呢!好吃得一如回到了以前、好久好久的那个以前,也一如……

在这个这会无他妖会看到、只有她自个在的屋顶上,她可以卸下往日里的心防,放下那无所畏惧、丝茧所成的盔甲。

一定是他回来了!

这是蜘蛛在入了逢魔刻后,小妖们小心翼翼呈上这意外包裹后,直到这会,都始终这么认为的看法。

初时看到那包裹上的字,她脸上立刻闪过的是一种不屑与不悦交错。

切!这谁,没长眼睛的!还真敢给自己寄东西,称自己这名字的!真是活腻歪了!

但那“小”字带着些仿佛可以解读成的戏谑,又仿佛可以解读成的亲昵之感,还是让她好奇之下、亲自上手拆开了那包裹。

打开之时,底下那些小弟们是绝对不会留意到蜘蛛那会眼中的神情的。那短短一瞬的一愣!正是那惊讶、触动、不知何语的万般思绪,一股脑涌出,又让她于那一瞬的愣之后,快速地接纳了这来路不明的包裹内之物。连里面的糖果,都没让小弟们多说一个字,就大大咧咧拿来吃了。

换平常,她可绝不会那么不谨慎!

因为那包裹之中的,是这“四季糖”啊。还有显得不起眼,但蜘蛛知道、这才更应是主角的一块帕子。

一块丝麻质地、不起眼还显得粗糙了些了的丝麻手帕,耐脏的素色,帕子一角也是极显素意的一朵莲花刺绣。刺绣也并不是精工细绣的,略显拙劣。

极为眼熟的一块帕子啊!

别人、别妖眼中都不会起眼的一块帕子,或者说,当下显世这个年代的工艺来说,要找这么拙劣的刺绣还反倒有点难了吧。但于蜘蛛来说,这块帕子的出现,连同或许只有她和那个他这么称呼的“四季糖”,这包裹却是极其贵重的了。

能抵须弥,能比深海的贵重。远比……这山一方地界的所有山峦叠嶂加起来都来得重得多!

说起来的话……

那块安静躺在她那红木浅盒中的宝贝,也是那时某一个入了逢魔刻后的时间、才收到的吧……

【二】

“噫……你一个大男人,竟然还带了手帕!幸好你不是个人,要不然可丢人了!”显得瘦小的一个丫头,吸了吸鼻子,把淌下了小半截的鼻涕狠狠地吸了回去。

“怎么,有意见啊?要嫌弃就不给你了,你自己随便摘片树叶来擦鼻涕。真……跟了个跟屁虫,一天到晚还留个鼻涕的,你这小丫头才叫丢人丢妖!我可好歹也是跟着山主大人混的,这出门在外、跟个一天到晚挂鼻涕的鼻涕虫……”

还没等男子说完,豆芽菜般瘦小的小丫头已是毫不客气地夺过了那块帕子,毫不客气地就着擤起了鼻涕。

男子一脸嫌弃地看着夜色渐发暗蓝之中,自己这块好好的帕子就被个跟屁虫给糟蹋了。

虽不景致的一块帕子,可好歹跟了自己那么多年。关键是,某份因缘吧。

万事万物,缘最难得。随缘,随缘,但若遇了缘,可也不能无所作为地放任、名其为“随缘”吧。既遇着了缘,他更喜的,果然还是顺着那缘,惜缘、护缘。

这块帕子,是不知道哪个年头时候的一份缘。那朵莲,虽然绣功并不显得精细,但也足够不影响那番出淤泥而不染的气质。或者说莲,无论于何时、于何地,无论是真物,亦或是这种的绢绣,其他的雕刻、镂画皆然,皆会自有一种不染尘嚣之味出来。

倒是跟当年那份缘挺契合的。

莲。

净土莲花,一花一佛一世界。

只是大概,那位难得遇到的有意思的人类,虽不算有名、却让他竟有些钦佩之意的人类老和尚,早已涅槃而去了吧。

缘啊……

男子继续嫌弃地看着这瘦不拉几的小女孩。还真是毫不客气。前面鼻涕流下来了都丝毫不在意,这会,拿了自个的手帕,可真是够使劲擤鼻涕的!真够不客气的!不怕一会擤出鼻血来!

瘦小的小丫头完全不在意男子的眼神。早就习惯了。

也就初来乍到那会吧,还会这么的、怎么的,生怕不小心给一脚踹出门外,自己就没有归处了。这会,距离那时,都时间过去了有个几年了,也大概知道这男子的秉性。才不怕自己被丢了呢!

“呐,好了!”瘦小的丫头,笑得灿烂,把裹了她“杰作”的帕子递还回去。

“噫……”男子也学着方才丫头的声音来,“你这擦过的,脏不脏啊?就这么还给我了?教养,知不知道?要还也还块新的,至少也得洗干净了!这块,就当送你了。”

瘦小丫头的笑容收起,一副乖巧模样地低下头去看着手中的帕子。竟然还要自己洗干净的吗?还想让他洗干净了,下回自己接着还可以用的呢。

“诶,话可说好了。这帕子,送你是送你了,可不是不值钱了随便丢给你的。”男子补充道。毕竟嘛,小孩子,心智尚不成熟。别说小孩子了,大人有时候也会难免矫情多想,是不是低廉之物便随便赠与之类,有的事,还是说清了为好。

况且,正是小孩子,才更好教导这观念嘛。

“万物皆有其缘。缘到了便至,缘尽了便去。去留皆由其缘所生。我跟你相遇,你跟着我遁入这隐世一方,就是一种缘。这块手帕呢,也一样,我今日赠与你是缘,往昔我同它相遇也是缘。都是缘之所至、故所生、故此刻所在,没有孰重孰轻,都是应该珍惜的。”

小丫头抬起那有着未脱稚气、还略显瘦弱的脸庞,未藏起的懵懂眼神看向这个把她从显世带入了隐世的妖异男子。

有点……听不懂……其实还不是一点,是好一点,听不懂。

但是!

只要是他说的,她都会认真听!

总有一天,听着听着,自然就会懂了!等自己懂了的那天,也一定可以更多更多地帮上他的忙了!可不会现在这样,有时候看他忙里忙外,完全、完全不知道他在为什么事而奔波,也完全没有自己可以帮忙的地方。

偶尔的听到些什么,小丫头还是能猜出些自己的想法的,但也从来不多说其他话。大概就是,山主大人好像身体不是很舒服什么的吧。这些大事情,可不是她该多嘴的。要帮忙,也要等自己长大了,等自己变成了很厉害、很厉害的蜘蛛了,就一定可以帮上他的忙了!

“所以,这块帕子,从今天开始也是跟你结缘了,你也要好好护着。别当给你擤鼻涕用过,就乱丢啊。”男子强调着。不过一块帕子,舍得是舍得的。

都是缘,眼前这个豆芽菜一样的丫头,也是一份缘。以缘再结缘,这世间的网,显世也好,隐世也好,大抵都是这样的吧。一个点、一个点的缘不算什么,但当各种缘,不同的时刻、不同的地方发生着,那么终究,这世间的纷呈便也出来了。

诸多的缘,恩恩怨怨而生,原本的空,便也终成了色。而化零为整,这一切切纷呈的色,不过还是那最初的空——唯“缘”一字尔。

但舍得归舍得吧,这帕子也是曾经另一份缘的痕迹,舍得给了这丫头,可不代表舍得这曾经的缘分痕迹被随意丢弃。所以嘛,还是提点下好。万一这材质不精细了,这刺绣不精细了,这小丫头要哪天长大了,要好看的了啥的,丢了或者当成抹布来用,他可还是舍不得的。

“嗯嗯。”丫头极为认真地点着脑袋。

不就是让自己要好好珍惜地用嘛。说那么多大道理!哼,欺负自己弱小、懂得少!明明知道自己可乖了,只要是他给的东西,可都有好好珍惜、好好用的呢!

就是……回头还得自己洗干净……早知道,还不如扯片树叶来擦鼻子呢。树叶反正用了就丢了,可不用洗干净呢!这块帕子就直接可以当宝贝一样收起来了!

“虽然是块不会说话的手帕,但我肯定会好好保管的了。”

逢魔刻后,夜色的暗蓝侵袭是愈发快的,但仅是接着那星点的幽蓝鬼火之光,依然能看得清楚小丫头脸上那真诚无暇的笑。

男子轻拍了两下小丫头的脑袋,也会心地笑着。

不会说话的帕子吗?

男子知道,小丫头的眼中,这帕子不过一物件。常理而言,物件又怎么可能会说话呢?有这想法,也是极其正常的。

只是,这样的常理……

毕竟还小。

若是能安然成长,总有一天,大概会懂的吧。

显世的眼中,那时的她,其实也不过是个物件。物件又怎么会说话呢?可是这会的她,或者说那时的她,就一直是在说着的。

有想、非有想,汝非彼,又安知彼是真有想、还是真无想呢?

若是……地界一切无恙,她能安然成长的话……总有一天,大概会懂的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