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章 翻寻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736  |  更新时间:2022-02-12 16:00:44 全文阅读

天已是全明。晨曦的光亮,毫不吝啬地洒向山林。绿意盎然之中,便立马染上了朝时的金黄。

照理这个点,于隐世来说,反倒是应该歇息了。特别于素影娘这来说。

这美容觉说法的讲究,可不尽是在显世里头的,隐世里头可也有说法。虽说从所能存在年岁来说,妖异那是远比显世人类来得久得多的,可这涉及到容颜的事嘛,爱美之心,谁还不有那么些。

所以往日里,素影娘可都是天未彻明、只是鸡鸣之时了,就会立马打发底下的安排打烊这影宝阁了。开门做生意的,要告知他妖今天的休息了,打烊自然也是以“关门”这一动作为始了。

今天的,却是……

空儿也有些不解。这蜘蛛大人走的时间也不早,跟影姐聊了都一晚上了,也不知道聊了些什么,竟然让影姐今日的作息都反常起来了。

不解归不解,但她也没敢太多问一字半句。

倒不是影姐凶了、不好说话了的什么的,只是,一则嘛,万一是她这样的妖异不可接触的事情呢;再则的话,看影姐这认真劲,她都不敢乱说话,生怕多发出了一点声音、扰了影姐的思路。

再一次抱着厚厚一叠、有着年头、满是陈旧气息的本子啊、羊皮卷啊的进入茶室,果然影姐还是那一副思索之中的模样。

空儿轻下步子,刚寻思着这一沓是放地上哪好,倒是素影娘先开口了。

“随便找个地放吧。轻拿轻放就是,有些年头了,就怕散架了。想不到我这还真是记过不少东西,以前可都没觉得有那么多。”

这么说着的素影娘并未抬头去看空儿半分半毫,目光所及之处,依然是手中那本都泛深黄了的册子。上头是当年蘸墨写下的一些。

只是的吧……

素影娘微蹙了下眉。

“这是什么字来着?”

明明是自己写的,当年写的时候大概是很清楚的,这潦草了些,现在试图要从这些里头、翻些陈年旧事的痕迹,竟然还发现不少处的字眼,写得过分潦草,放现在,不认识了。

“诶,空儿,来帮我瞅瞅。这本,应该也是那会差不多时候写的。自己写的字,还竟然认不出了。”

空儿略微一愣。总感觉这简单无比的活,好像有点难度。影姐的字……嗯……还是可能……她更不认得吧。但她还是立马往素影娘处凑了过去。

“影姐……这个……好像我也没认出来。不……不好意思啊。”

只见素影娘所指处,哪是一个字。好几个字可没有按着以往年代的习惯、竖着规整地下来,也没有按照现代横着的写法,全凭她心意错落而成。再加上有些潦草,又有些不知道啥年代涂涂改改的痕迹,简直难上加难啊。

“没事。想想也是。我自个都没认出来什么字来着。”素影娘随手翻动了一页,“这虽然是幸好随手记过一些,可以翻翻些过去的事,但是……看样子改天写字,还是要稍许多工整些的。”

空儿尴尬地笑着。忍不住想笑这样的影姐来,但是,笑着的她心中又暗叹着:幸好,幸好,自己可是戴了面纱的,影姐可看不到自己笑话她呢。

“对了,空儿,回头,给蜘蛛那野丫头准备个一百斤的麻薯送过去。不用今天立马。改天就行。”

“好的,影姐。”刚条件反射应了下来的空儿,猛然一惊,一……一百斤?

“影姐,是……一百斤……吗?”

“嗯。那野丫头,真是,扯了一堆的理由,讨价还价,非要个一百斤的麻薯。本来她可还想要更多的。反正一百斤那小玩意的点心,也没几块钱,就答应她了。就辛苦你下,协调下人手安排下。”

空儿点了点头。做个麻薯的事,材料的成本什么,其实放这都是小钱,就是真需要点时间了。又不是专门做这点心的店子,可都是手工给做的呢!

这蜘蛛大人真是,每次来了,总能留下点任务。不是门给踹坏了,就是摔碎了什么东西,还总是跟她好像没关系、是东西先动的手、她老无辜了一样。还以为这次难得的整体风平浪静,原来这次的任务是专门留给她了啊!

“蛛……儿大人,还真是喜欢这小麻薯啊。”

空儿尴尬地笑着,瞥了瞥还没来得及收走的盘子。跟影姐聊天时候都已经吃掉多少了?能看到的盘子数,可远远是少了的,交替着给安排送上来……

竟然都吃完走的,还留了后面这一手,要一百斤!都能拿去卖了!

“是呢。坐嘛,空儿,别光站着。这儿的可也有的我翻了,刚好可以帮我一起随便翻翻。那野丫头,这回的,这小小要求就顺着她了。要平常,这种无理取闹一样的,可就不是那么随便顺的事了。可不是什么钱不钱的事呐。”

这一想到钱,以及麻薯,素影娘不忘提醒地加了几句。

“哦,对了,你这孩子可别太实诚了,真安排自己人手做啊。这么点小钱的事,安排下,去哪定做下、到时送过去就行了。就个麻薯,那野丫头,你当她真那么细致能吃得出是不是自己做的。这配茶的点心,来这了嘛,那丫头也是山一方有头有脸的,算是敬意了些,自己做。这拿回去的,谁知道谁吃的,没必要那么过于实诚了的。”

空儿点点头。影姐还真是提醒对了!要是不提醒的话,她可第一反应想到的,这得买多少材料,安排谁谁谁来做合适的了……

不过,她还是觉得今天的影姐有些异常。一反常态。就算是能买来轻易应付的,影姐竟然还答应下了这种小孩子胡闹般的要求。

“影姐是有事情,要蛛儿大人帮忙吗?”

空儿小声问道。纯粹一点猜测而已。但是,要说有什么事要帮,她可完全头绪都没有。倒过来,蛛儿大人看中了影宝阁这哪个物件,倒还更合平常的常理些。

“算是吧。”素影娘的笑带着些神秘,“这聊天聊着聊着,找到了些好玩的事。这事呢,我也刚想跟你说说。你这孩子,跑显世少了些,借着这个事儿,也可以顺便去显世多走走瞧瞧。”

“显世……我可没觉得有什么好的!”空儿轻轻地嘟囔了一句。去还是去过的。鲜少的几次,基本都是跟着素影娘出门的。每次也基本都是有着目的性的,目的地外的地方,基本没有多走的。

“好,还是不好。都不尽然了解的时候,还是先别急着下定论的好。显世嘛,有些繁华与喧闹,也不尽是差的。你看墨泽大人,不就喜欢显世里头嘛。汐侯大人,以前虽说对人类兴趣少了些,可该护着的其实还是护着的,哪怕只是出于地主之位的职责也好。多少嘛,还是有些其好的。多去瞧些世面也是好的。”

素影娘都这么说了,空儿当然不好多说什么了。但内心里面自然,那是绝对不信显世还能有好的东西的!要不是显世的错,山一方地界也不会有当年的事,自己的家人、还有老山主也就不会因此都没了。

她要不是刚好被影姐救了,那时肯定也早就没了。

一想到此的空儿,不由习惯性去确认了下耳畔,面纱是否有戴好。

那次是被影姐救了,性命无忧,但修养了许久才能重新恢复行走。至于脸上的伤痕,更是花了不少时间、用了不少的草药才得以恢复。

恢复是恢复了,但从那之后,她总会觉得不戴个面纱觉得不自在。仿佛其他的妖异见了,会笑话自己脸上那已消去、看不到了的伤痕一般。

“所以,影姐,您在这些里头翻找的,也是同需要蛛儿大人帮忙的事有关吗?”

素影娘微微笑着,随手一张白纸便听话地飘至了她手中。

她在上面随手描绘了几笔,随后划掉;又描了几笔,又再次划掉;再描了几笔,然后干脆放弃了本来打算的、画出那双她印象中见过的眼睛。

“还想画给你看来着。这想着呢,很简单,就是我印象中的照着描出来就成;真画起来,还真是跟想得差了远了。我在找些线索,这些……里头。”素影娘示意了下地上已堆了不少的,她自个的本子、册子、羊皮卷,甚至还有些竹简。

当然里头,不都是她亲自写的。有她写的,也有她曾经收集来的。

每一次有可能是个好物件的消息时,她可是都会把功课做足,才会再去行动的。这做功课的中间,难免就会收集些不一样的东西,有的是本就是文字的,有的嘛,她会亲自写下来。也算是个小习惯了。

“外头那根凤凰之羽,空儿也见过不少回了。跟它有些勉强关联的事,我在寻思着,那件物件最后是收来后,转卖到谁手上去了?是隐世的,还是显世的,都有些记不得了。那件物件,也许这回用得着。怎么说,也算人家那祖上曾经的宝贝玩意嘛。”

听素影娘这么一说,空儿已经略微有素了。大概影姐是要找个人了,估计是不知道具体是谁的哪个人类。但以往哪个年头,那个人类一脉的祖上,必定是同自家这的“影宝阁”有过生意上往来的。

空儿又随意扫了眼素影娘画废了的那张纸。

“影姐要寻的人,眼睛是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素影娘笑着带着慈意。就喜欢这孩子,心灵手巧,还聪明。就老戴个面纱的习惯不大好,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那么好看的脸蛋瓜子被个面纱挡住了多可惜。

“是有些特别。这要怎么描述才好呢……”素影娘边说着,边思索着。

也难怪刚才她老描绘不好了。这么想来,可压根不是什么她绘画技能的问题,是本身就不好描嘛。

用语言也描述不大好的,用画的形式,也难怪喽。

素影娘心中已是给自己方才描画失败,找到了十足的理由。

“汐侯大人,空儿见过吧?”

空儿肯定地点了点头。那肯定是见过的。汐侯大人很少会来影姐的地盘这,但山一方地界和泓汐地界,交融颇深,能见到汐侯大人的时机可也是不少的。再加上影姐每回去泓汐,基本都带着她,泓汐那边时候更是有机会见到汐侯大人,特别是谈生意去的时候。

“看着汐侯大人的双眼,是种什么感觉?”素影娘笑着问道。

“啊?这……这……”这问题,直接让空儿手足无措,赶忙随手拿起一本本子装模作样,却连拿倒了也全然不知,面纱之后的脸更是已泛起一片红色,“我……我……影姐,您就别拿我开玩笑了。”

“你看姐姐我像是跟你开玩笑的吗?看你紧张的。我可是问认真的,看着汐侯大人那双眼睛时候,会有什么感觉?”

看着素影娘不像是开玩笑,空儿才深吸了一口气,镇定下来,去回想随便哪次见到汐侯大人的场景。可是这么一回想,却发现,这个问题,她还是无解。因为好像没怎么有印象诶,只是眼睛的话。

如果说是汐侯大人的话,那是见过不少回的;可是只是看着汐侯大人的眼睛的话,诶?她有没有见过?为什么感觉看到汐侯大人那令人憧憬的背影,就能立马认出来,却好像从没正视过他的眼睛一样?难道是自己……真的每回要见偶像,太紧张、太胆小了吗?

在空儿于记忆中寻找着答案之时,素影娘已是会出了空儿的答案。

“这我可得说说你了,空儿。下回见着汐侯大人,可别光看个背影侧影的,这说话时候看着别人家眼睛瞧,不很正常的事吗?明明每回、但凡有可能见着汐侯大人,私底下都开心得不要不要的,结果见过那么多回,还对看别人家眼睛没印象的?”

“影姐,我可没……”空儿细声细语回了句。不过不得不承认,影姐的眼睛是雪亮!自己可有好好藏起那份激动劲的,连这样都没逃过影姐法眼啊。

“既然我都提到了,你这孩子,下回可对自己偶像多留意留意,别总那么羞涩涩的。言归正传,其他妖异是什么感觉,我也不知。不过每回,我看着汐侯大人那双眼睛时候,总会有种感觉是看着水面一般。”

素影娘补充着,继续缓缓而道。仿佛此刻的她,就正置身于一片无边无际的水面之上。其水碧绿,碧绿到是真的液体、还是只是镶嵌于此了的硕大宝石都不得为知般。

“看着深不见底的水面,平静至极。就是这份平静至极,太过平静,更会让你觉得完全捉摸不透。要是看久了,更是不由会从心底生起一份敬畏之意来。这份敬畏,是自身若一微尘,置身于须弥之中,且意识到了微尘同须弥差距那般的敬畏。简而言之,大概就是真的面对自然、觉得自己渺小了的那份敬畏。不过这个,放汐侯大人这样的地界之主身上,倒也是蛮贴切的。”

空儿认真地听着素影娘所说,越发期待下回再见到汐侯大人。相比地界上很多其他妖异来说,她也算见汐侯大人没少的,却原来仿似的熟悉之中,还有甚多的、就连表象上都未知悉透的地方。

“可……”期待着的同时,空儿发现了些好奇之处,“影姐,不会您要寻的,人类还有汐侯大人那样感觉的双眼吗?”

真要这样,她可真恨不得立马去取走了那么一双眼。区区人类,怎么可以跟汐侯大人比呢?

素影娘摆了摆手。

“那怎么可能?要一个人类,有这么一双能让我们妖异看久了生起敬畏心的眼,那可就不是小事了。不全然一样,但,有很大的相似。就是那份平静。虽然当年见过的那人类丫头的双眼,单纯的平静,可没如此深不见底般,也更谈不上敬畏。但那份平静很相似。”

说是相似,其实素影娘觉得,添油加醋下、说成那丫头是从汐侯大人的泓汐处借了什么,以致有了这么一双不染凡世尘埃、平静至极般的眼,对她来说还更可信些。反正要没记错,那一家曾经也是在泓汐或是山一方地界范围内的。要这样编,也是挺有说服力的。

剪水的瞳眸,如水一般有灵,如无风下的水面那般平静至极。只是不够深,仅若凝了冰霜的浅溪水面,平静着、却也冷冰冰着,却远还没到汐侯大人那般、真能让见者久了不由敬畏之意陡然而起的。

“诶……显世里头,还有这样的存在吗?应该……不算是有异术之类的眼睛、异术之类的人类吧?”

“这个可就说不好了。当时做他家那笔生意,一开头啊,聊挺顺;中间,可就被放了鸽子。我总是觉得是那小丫头看出了我非人类,给搅和的。本来是急于脱手的传家宝,真要出手时却临时变卦了,放了姐姐我的鸽子。不过也算因祸得福,后面追着这单子生意,喏,就你也见过的凤凰之羽,在那会听闻到的新生意就出现了。”

空儿托着腮认真听着。可惜影姐不常多讲过往的事。每次随便透露出一点,她可都能从里头遐想出背后有一大堆、一大堆有趣的事来。

当然,这样的空儿自然不知道,前脚走了还没太过久的蜘蛛,可是听了一晚上的素影娘的往事,都快腻了。要不是有好吃的,顺带也算有些有意思的收获,她可走得不会那么乖巧!不顺带有借无还地“借”走几样东西玩玩,她可不会那么老老实实、一本正经地走出门去,都没带再踹门一脚的。

“影姐这会在找的,是不是也是要先找到那件‘急于脱手的传家宝’,进了影宝阁后的去向?”

空儿凭着自己对素影娘的了解,让自己给搬了那么多平常都束之高阁的记录下来,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单纯记录人类详细的,她可不觉得影姐会记那么细。但要是同生意有关的一些,那么生意那头的对手方相关的信息,就算是个人类,影姐也会做过些了解。不过相比之下,记录主顾的信息,必定是没作为标的的物品本身来得多的。

标的进了,又转手出去什么;有的影宝阁这甚至是会有来回倒转多次的,估计寻人为最终,寻物寻线索,都是中间必须的吧。

要是这会找的同物无关的,好像有的本子,大可不必让她这会就搬过来。像什么经手过的器物鉴定的册子了、经手过的器物描绘的册子了。

“算是吧,虽然也不尽然是。只要是能扯上瓜葛的,都先找出来。空儿你就暂且帮我找找那件传家宝有关的吧。其他的,哪些相关,哪些非关,你没在其中,也不好帮我找。至于那传家宝,是件怎样的器物,哎呀,搁影宝阁这也不算太重要的物件,我可都早给忘了。找找需要点时间。”

素影娘大致扫了眼地上堆了不少的素材,还是有些大工程了,略一思索。

“你就先从凤凰之羽有关的开始寻吧。倒溯回去,我记得我应该有在哪随笔提及过。”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