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 找图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124  |  更新时间:2022-02-22 20:01:46 全文阅读

【一】

“我回来了!”

茶饱点心足的蜘蛛,从素影娘处回来,对着自家的大门也是毫不客气地用脚直接踹开了来。

不过这个点,天都亮了,当然应和的声音自然是没了。反正蜘蛛也没指望这个点,还有手下的不睡觉、就为了回应她一句的。

这点来说,隐世可不比显世。

现如今的显世,到了晚上,灯是愈发的明了,睡得也是愈加得晚了,想反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正常作息,熬个夜、通个宵都是随意的事。白天与黑夜的界限,除了天色的亮堂与否之外,界限在逐渐模糊。

可这束缚,于大部分的隐世居民却不行。

到了白天的点,哪只有天色明亮的因素而已啊。就算是阴天雨天的,白日里的阳气一样足够灼伤妖力不够的小妖异。所以,这种时间点嘛,该睡觉的还是早点歇着好。

“嗯?老大,你回来了啊?”

想不到这门踹开后,门后竟然还真有已是睡意浓浓、夹杂着哈欠连篇的声音回应来了。

“哦!回来得有点晚了。辛苦了!这不睡觉,竟然还等着我回来。”蜘蛛大大咧咧地一把把手搭在了比她高了一个脑袋的留门小妖的肩膀上,“等素影娘的麻薯送来了,作为嘉奖,多分你点啊!”

“谢……谢老大。”又是一个足够大的哈欠,“那老大,我可先去休息了。有点顶不住啊,就算有屏障护着,早晨的时间,还是没逢魔刻舒服。”

“嗯,去吧!这门我会关好的。”

蜘蛛一回话,那小妖就急忙往院内方向跑去了,也顾不上什么要跟老大道声“晚安”之类的小细节。反正这种细枝末节的规矩,这儿,蜘蛛的本家地盘内,也没那么太细致地讲究。

此刻,晨,阳气初升。东面而来的阳光,散落在这座于人类肉眼并不可见的大院落内。

就算整体从光亮的角度来说,黄昏时候、夕阳绚烂之时也能有,但总归、各种意义上来说还是有差别的。日落之时,阳气终归是趋向于愈加薄弱的,可不会像这会这么的,是趋向于增强的。

蜘蛛回头瞧了眼被自己踹开的门,粗犷却足够结实的门,可远非素影娘那的可以比的,随后欣然一笑。

其实门并没锁,虽然有没有锁上对她也都没什么用了。但有等着自己回来的感觉嘛,总归是好的。哪怕她其实也猜到,为啥是这个小妖了。

又不是头一回了,八成是这小子输拳输了、轮到了呗。

“好像其实不关门也行诶。又不是那老女人家,要生怕里头宝贝被偷了一样。明明地界内,可没哪个妖异敢上她那打这种主意的。”蜘蛛这么说着,就自个也往院内的方向走去。任由背后的大门敞开着。

晨风吹过,落于地上碎开了的阳光,也随着摇曳生姿。足够舒服的清晨,可惜能陪她大白天还能优哉游哉晃荡的妖异不多呢。

待她进屋没注意时,背后的大门却是自动悄悄地合上了。一道黑色的身影快速地落下,又快速地移窜到了院内一棵大树上。

“老大可真是,今天又是不记得关门的一天呢!没那么多宝贝可被偷的,可也不能随意到这样嘛。”黑影说着啃了口手中还沾了水滴的苹果。

【二】

素影娘的茶室内,此刻地上正堆了不少的文字记录。而遥相呼应的,回到了大本宅的蜘蛛,也是难得地推开了自家的图书室。

她不常来。这图书室说是“室”,却也是足具规模,可以称得上是个小图书馆了。纵向是打通了显世中楼层三层楼左右的高度,横截面来说则完全有着显世中一栋小区居民住宅楼的那般。

图书室的顶层之上,则是外加两层玻璃洋房般的僻静读书之处,采光极佳。虽然用的并非玻璃,自然也是隐世特色以妖术而成的透明墙体。

这座蜘蛛宅邸整体来说,论以“室”或者“房间”可称呼的,图书室的占比都绝对是最大的那个了。

同时,其他各处还都有着各自联通的方式,能直通到这图书室来。简而言之,一整座宅邸,便如以这小图书馆一样的图书室为中心而散开,若一张蛛网张结于此。

入了大门可见的部分,无非只是表面不起眼的入口而已。初进网中,谁又会一下就意识到网原来会有如此这般大呢?

这处宅邸便也如是。一入大门的景致,平淡无奇,仿似一处没什么特色的普通显世人家院落一般,但越往整体院落深处走去,却越会有所疑问:这院子到底有多大、多深?

到了里头,书香足够多,绿色也足够多。愈接近中心,愈是显得宅邸中的建筑全是在一片参天古木中依势修成一般。这样之下,却依然能在里头有着足够好的采光,以及有着足够的剔透之感。

之所以中心以书所在之处散开,那还不是某个老不死的,以前总是督促着当年的瘦豆芽菜,要多学习,多看书!看书不要挑食一样挑!

那些谆谆教导,本来以为也就那会被盯着时听到了而已,山一方地界重生、修建自己宅邸时,蜘蛛才意识到,那么多的一些,何止是听到了,原来早已深入心中。不知不觉,随着手下越来越多,这渐修渐大的若蛛网般散开的宅邸,也就成了这样了。

中心,始终,透着那墨香。

不过蜘蛛自己倒是很少来这宅邸内的图书室中了。原因自然很简单,懒得走!

一开始那图书室可没那么大,明明也就她住的那一小屋子。不知不觉间,书多了嘛,自然是她把位置让出来给这些书喽。但是,让出了空间,另行给自己安排了的房间住处,却依然还是这么诸多的房间里头最临近书的地方的。

足够近了,还有足够可以使唤着、帮忙搬书的小弟们,要自个去找干嘛呀?

难得今天这样亲自过来,这久违太久的亲自踏足,蜘蛛倒是意外地觉得挺有亲切感。不过亲切感归亲切感,里头的书都有专门小妖打点了,来的太少,她都生疏到不好找要的东西了。

“无主之地……无主之地……”

蜘蛛自言自语地嘀咕着,总记得自家地界相关的一些记录是在这一片区的呀。虽然这些记录倒也不算太正经的历史什么的了。有些于显世来说必然是奇奇怪怪的杂谈了,一些天气变化、作物更迭、鸟兽鱼虫之类,更重要的是,山一方地界这、隐世的大致的地图。

当然也不是太过一本正经的地图。

显世之中的区划,有着明确的线条可以做出,地图也是常见之物。

隐世来说,却简单粗暴多了。地图这样的玩意,用到的极少,对于本地界内生活着的妖异来说,更是完全不需要。山为界,水为界,林子为界什么的情况都可能会有,但好就好在,反正隐世居民大抵很能扛得住这岁月的洗礼,哪需要什么明确线条画出来的。

各自的范围地盘,各自都能知晓的。时间足够长到,甚至连一些界标的渊源,都能传承得足够明晰,可不会随着时间流走而轻易消逝于记忆,哪是需要特意画出来才能勉强记得那样的。

蜘蛛要找的,说是隐世大致的地图,其实最主要还是记录了隐世之中大致的一些地点风物的手绘图了。比如苕酒屋这样有些名气的,哪里有山市什么的。当然也会有些显世的地名落进来。

比如沂竹镇这样的。

落进来的原因,当然不是要把显世所有大大小小的城市、村镇都给标识出来,那份地图上的显世地名可是有的显世村庄、现如今都早就消失不见了的。

有的嘛,是还在着的,但也早已更了显世之中的地名叫法。毕竟,显世那一侧来说,可是连泓汐地界相应的显世内、汐侯大人那河,于他们生活都极为相关的河,本应叫作的名字都给忘了的。

也难怪没有当年那份每年气派的祭典了的。河名都忘了,汐侯大人名所在河名都忘却了的话,更别提记住汐侯大人了,就更加更加别提什么祭典了。

再有的嘛,标识在其上的显世地名,名字也没变,那地方也还在那地方,但终归到了实地之后会发现显世那方早就不是以往的模样了。

反正就算那份地图上有着的显世一方的地啊、物啊的,都是交错了显世那方的时空而存的。不属于同一个朝代的地名,却呈现在了同一张图上。

主要也是那些显世相应的地方,有着隐世中的一些,方便有些标志性的找找嘛,才顺带捎上给标识了而已。方便找嘛。沂竹镇标识在其上的原因,哎呀,自古以来,那可都是咱山一方山主大人极为密切之地!

再加上,镇子上面,藏匿于现在显世来说、那片年头保存还算稍微可以的建筑群中的,可还有隐世一方的街区,那可是她蜘蛛可以化形前就一直在了的、年代颇久的隐世街区。

关键那街区,严格其自身立场来说,既不算泓汐、也不算山一方;虽然沂竹镇的地,一定要论的话、比较无奈的姑且算泓汐的地盘吧。

街区所在的地盘,有所归属,唯独那街区的立场,却是没有严格的归属,细究起来的话,突然发现这个也是挺有意思的事嗷。汐侯大人竟然也从来没计较过。

这么一份地图,就是蜘蛛想要找的。是谁所做的,忘了。反正是底下谁谁谁帮忙发起安排的,珍藏于此室中,哪里有新的好玩的,或是隐世来说的新街区呀、新城镇呀什么的初具规模了的话,就更新上去。

本来嘛,是出于好玩、以及方便参考地图找好玩的,给整的,没想到今天还真需要拿来办点正经事了。

那份图囊括的主要为山一方这边的地界,次之的自然也是少不了包括了泓汐那部分的,两方交界毕竟向来都很深。

正是因为会在图上做更新,以及图上有着穿插了显世不同朝代所存在过的一些地名,蜘蛛觉得这上面,也许可以让她更有目的些。

无主之地。毛估估、且模棱两可的印象里,只记得好像随耳听到过的,是在山一方地界来说的西面、北面那个方向吧。但至于那个方向过去,大概谁家地盘才是最近的,哪个现如今显世的村镇城市是可以算更靠近的,完全没概念。

素影娘那老女人,讲故事是讲了,可她获悉凤凰之羽消息、遇到那个阴戳戳摊主的鬼地方,是叫什么名字,那老女人自个都记不太清楚了,别说其他更多对应现在的显世区划,那地方叫什么的、有什么的了。

都没个参照物的,这过去的话,嗯……可能也比“沧海一粟”好不太到哪。

“老大!”

突然一声叫她的,蜘蛛被着实吓了一跳!

“我草!吓死我了!不知道显世都有句话,叫‘人吓人吓死人’的吗?”

蜘蛛回话间,书架之间霎时亮起了一片晕黄的光。同书架上有些明显有岁月感了的书,这么一衬托,更显得室内温馨一片。

“嘿嘿,我哪知道是老大您在啊,也不开个灯。还想着难道有点窸窸窣窣的小声音,进贼了呢。那姓零的家伙那么不靠谱,都在大门那树上啃苹果干嘛,都不顺带看好个门的!”

说话的妖异,额前双角,却有一角为残断之态。这个点,还能不睡觉,清醒十足的,自然是妖力还可以的,早已脱离了为白天万物阳气蒸发而灼伤的那种苦恼了。

“老大,您找什么样的书呢?您这都多少年没亲自来找过了,这种小事,交给我来办就行了!”

蜘蛛停下了动作,依然蹲在那处书架前,只是犹豫地抬头看了一会这位妖异,就立马低头自己继续去书架上翻找了。

“诶?老大,您不考虑下?真不考虑下我这位小弟?您看我刚才笑得可多有诚意,可是超级认真想帮您忙呢!您这看了我下,就犹豫下就自个继续,也太打击妖了吧?唉,老大,我这幼小的、受伤的心灵,可是真的……”

“走开,滚一边去!”蜘蛛毫不客气地回了过去,“这罗里吧嗦的。反正你闲得慌的样子,等老子找到了,确定了目的地,干活你就别想跑了!我已经把你算进去了。”

“好嘞!保证完成老大交代的任务!诶,可是老大,这任务好像还没触发。这触发前,真不用我这闲得慌的,帮您一块找找?是不是什么藏宝图?不小心夹在哪本书里头的藏宝图啊?”甚是期待的妖异,已是笑得眯起了眼。

最近,好像是略微有点闲呢。那被水灵揍了的小家伙,又不是他手底下的,他也不好掺和着玩玩,太没劲了。老大这,今天从素影娘大佬那回来,就稀罕地往图书室里翻东西,必定有些不同寻常,极富有意思的事儿!

“狗屁藏宝图。谁家藏宝图夹书里,书还放这种只要是自家人,来去都随意的地方,都不怕万一无意泄露了?你,挡着我了,去去去,过去,过去!”

听着蜘蛛的嫌弃,这位妖异倒是乖巧地往后退了退。这一片的书架嘛,他大概知道找的八成是同自家地界或是泓汐地界有关的玩意了。

不过还真别说,这一片区的书架,他也很少来。图书室常来,这一片区却少来。

大概最常来光顾的,可能要数负责管理图书室的小妖了。但八成,管理书籍的小妖,也不会三天两头跑过来。也就有些什么要更新记录下的时候,会来来吧。相比其他片区来说,相当偶尔,才会过来。

毕竟有时候,越熟悉的东西,越不会去一本正经地看。地界里头,谁家地盘在哪什么的,不都大家伙都清楚得很的事嘛。

至于说,山一方地界,墨泽大人之前,老山主那个时代的一些事情,其实,压根没留下什么记录。山一方当时能重振那么快就不错了,哪还有什么记录呀。

这一片区书架的玩意,至少他觉得,老大大概也是有感于当年的那场灾难,在那里头失去了重要的什么,所以想要至少往后的一些趣事、杂谈、地界的风风雨雨不至于再次遇到点意外、就完全消失了,才整了这么个片区的吧。

这么一想,他倒是突然觉得,好像自己可能还真帮不上这找东西的忙了。不熟悉嘛,这片区的,自己也不常看!总以为收着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玩意,反正自个八成都有点知道的事了。

想不到老大,看着平常还毛手毛脚,也还有那么细心的时候啊。

刚想着,这位妖异的手也是闲得慌,不由自主就伸向了上方极为顺手的一排书处。反正也是闲得慌,随便翻一本瞧瞧嘛。

谁知刚打算抽出随便一本,蜘蛛再次发话了。

“打住!你就站着,别动啊!啥都别碰啊!我就怕你毛手毛脚,万一不小心打乱了顺序什么的,老子心里本来记着的找到哪了的印象,都会被你给破坏了。”

明明心头还想着老大毛手毛脚,这没想到,反倒自己正是因为这个理由、被老大拒绝了这帮忙的妖异,略微显得有些失落,一副乖巧听话模样的,只好安静地只看着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