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来日且方长 > 正文
正文第6章 回忆――十年
作者:瑾浅薇凉  |  字数:3680  |  更新时间:2019-08-13 07:28:49 全文阅读

“觞胤,你就是沈觞胤吗?”一个头发披肩的小女孩,拿着包袱问另外一个男孩,那男孩点了点头,将那女孩的包袱接过来,带她走了进去。

“你好,我叫柳瑾溪,你可以叫我瑾溪,也可以叫我溪儿,在今后的日子就请你多多关照啦!”柳瑾溪的笑容融化了she畅饮的心,让沈觞胤在冰冷的冬天感受到了一丝温暖,他的母亲生下他就去世了,虽然他的父亲是皇族的人,可母亲却是青楼女子,由于母亲的去世,她的父亲沈寒缚只好把他接近王府。

在王府中,他有一个哥哥,名叫沈旭,沈旭非常不满他的到来,经常欺压他,并且恶人先告状,沈觞胤对他的这种做法,早就习惯了,至少这里还有他最后的亲人………………

“觞胤,我告诉你,我是来保护你的,哦,不过呀,我除了轻功和暗器,别的什么也不会呢,但这些应该能够我们逃跑了!”其实,沈氏皇族的每一个人都会在名门武将中挑选自己的贴身侍卫,虽然沈觞胤并不受宠幸,但他毕竟姓沈,不能给沈氏皇族丢脸,于是他的父亲带他来到了柳府。

沈觞胤的贴身侍卫本来是柳瑾溪的哥哥,柳瑾言,可当柳瑾溪看到一个与他同龄的孩子眼里充满着孤独和冷寂时,她有那么一瞬间产生了想要保护他的冲动,于是便告诉了她的母亲,她母亲一开始并不同意,又倔不过她就只好让她去了。

“你们在哪做什么?!”当柳瑾溪来到沈府一周后,她已经见到有很多人欺负沈觞胤了,包括侍女和马夫等,所以当她再看到有人欺负沈觞胤时,她一定会帮沈觞胤的!柳瑾溪面前的那个女孩儿是沈旭的妹妹,沈玉。沈玉和她的侍女秋菊正把一只缀着流苏的梅花簪,放在沈觞胤的枕头下,她们想陷害沈觞胤!

“哪里来的野丫头?见到本小姐居然不行礼秋菊,给她掌嘴!”沈玉见到有人破坏了他的雅兴,便立马发火了,柳瑾溪也不是吃素的,向她大叫道“明明是你想污蔑别人,凭什么不让我管,还自称什么什么小姐,真是没教养!”“什么,你,你,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骂我,我父亲都没有骂过我!”“哼,我不仅敢骂你我还敢打你,像你这种没教养、而且喜欢污蔑别人的人就是该打!”柳瑾溪上来就给了她了一巴掌,这一巴掌虽不重,但是还在沈玉的脸上留下了一个红红的巴掌印。

“你,你居然敢打我!我,我……”沈玉气急了“边哲,边哲,把她给我拿下!”边哲是沈玉的贴身侍卫,听到沈玉的叫声,便马上在树丛里钻了出来,把柳瑾溪给抓住了。“让她给我跪下,没教养的野丫头,居然敢打我,看我不打死你,哼,还轮不到我亲自动手,把我的手打疼了怎么办,秋菊!掌嘴!”“是!小姐!”

柳瑾溪挣扎着,虽然边哲就比她大一两岁,可无奈边哲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她实在无法挣脱。“慢着!”沈玉转过头,看到向这边缓缓走来的那个人时,又立刻嘲讽道:“哟,这不是沈觞胤吗?怎么胆子大了?敢管我的事!”沈觞胤看了看跪在地上、一脸不服气的柳瑾溪,好像突然又有了底气。“沈玉,我是你兄长,怎么说你也该称呼我一句哥哥吧,你要记住,这里是觞幽阁,不是你的韶华楼!在这里我做主,这是我的地盘,不分青红皂白就想抓我的人,你想干什么?沈氏怎么会有你这种没有教养的人!”

“你们吵什么吵!”像这边缓缓走来的便是沈旭“哥哥!”沈玉看到了沈旭就连忙向他那边跑,然后用带有一丝哽咽的声音向他说道:“哥哥,你看,都打红了,好疼啊!”“玉儿,这是谁打的?竟敢打我最宠幸的妹妹!”就这样,沈玉开始颠倒事情的经过了“哥哥,今天我发现你送给我的那只梅花簪不见了,我和秋菊便来寻它,刚找到觞幽阁的时候,沈觞胤旁边的那小丫头就走过来,而且说了很多难听的话,我想她刚来不懂规矩吧,也就没说什么,可她居然越说越厉害,我也听不下去了,就回了她一句,然后她就打了我一巴掌,我有些害怕,就赶紧叫边哲来帮我按着她,让秋菊教她一些在府里的规矩,可这时沈觞胤来了,他数落了我一顿,还,还……嘤嘤嘤……”说着说着沈玉便嘤嘤嘤的哭了起来,听的沈旭好是心疼啊,看着自己从小宠到大的妹妹哭成这样,真是异常气愤!“还怎么了?玉儿?他说什么了?”“他,他还说沈氏怎么会有我这样没有教养的人……嘤嘤嘤……”

“我呸,你这就是颠倒是非!沈觞胤说的没错,你就是没教养!”一旁的柳瑾溪可听不下去了,她可是个急性子!“闭嘴!不然刀子可不长眼!”边哲拿出了一把精致的小刀,架在了柳瑾溪的脖子上。沈旭一听,那还得了,有人欺负我妹妹,他能不生气吗?!于是便冲到了沈觞胤的面前,打了他一拳,向他吼道:“好你个妓娼之子,还敢说我妹妹,活的不耐烦了吧?”随后又看着跪在地上的柳瑾溪:“还有你,给我安分点!边哲让开,那一巴掌让我替玉儿打!”柳瑾溪并不害怕,也不后悔,她认为她没说错,打就打,反正迟早都要还回来!

“不,不行!”被沈旭打倒在地上的沈觞胤突然站起身来,像疯了一般冲向沈旭,一下子把他撞翻在地,随后,连忙扶起柳瑾溪把他向外一推,大叫道:“快走!”沈旭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恼羞成怒,把沈觞胤打倒在地,然后便和他扭打在一起,边打边骂道:“行啊,你,沈觞胤?!长本事了是吧?!哼,看我不打死你!!!”柳瑾溪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躺在地上被打的满是伤痕沈觞胤,她第一次为一个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哭了,明明是我来保护你的,为什么?为什么反而被你保护了呢……她的声音开始哽咽,泪珠嘀嗒嘀嗒的向下流,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夹杂在那拳头的声音里。“快走,瑾溪,快,快走,你别管我,你快走!我不能让你受委屈啊!”柳瑾溪的情绪终于爆发了,她大声的哭了起来,但依旧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拼命的摇头。

“边哲,你把那个野丫头也给我抓住,我要亲自打她一巴掌!”“你快走啊,别管我,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柳瑾溪哭着跑走了,心里一直在说:“沈觞胤,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不好……”

而这时,被打得快要昏过去的沈觞胤笑了,太好了,她走了,沈觞胤笑了很久很久,直到晕过去……

这件事后,沈玉和沈旭便向他们的父亲告状,沈玉又用带着哭腔的话语和父亲说了这件事,最后他们的父亲沈寒缚下令将沈觞胤关进柴房三天,任何人不准给他送饭吃,毕竟他只是个妓娼之子罢了,毫无利用价值。

当沈觞胤醒来的时候只是觉得全身都很痛,头上还在流血,“这,这里是,哦,对了,被父亲关到柴房里了,哈,我一个妓娼之子,怎么配让父亲关心,哈哈,我不配啊!哈哈哈哈…………”沈觞胤,笑着笑着就哭了,他躺在地上,任凭眼泪向下流。也许这就是命吧,我想你了,母亲,活着,好难………………

“沈觞胤,沈觞胤,你在里面吗?”是柳瑾溪的声音,柳瑾溪将守卫打晕后,便走了进来,看见了躺在地上的沈觞胤。

她将手里拿着东西放在地上,将沈觞胤扶起来:“对不起,沈觞胤,对不起,对不起……”柳瑾溪拿出药给沈觞胤包扎,包着包着她就哭了,不知道为什么就哭了。“这些药是我母亲带给我的,你先用着,你来这之后,沈旭和沈玉就下命令,不许给你送吃的,给觞幽阁的饭也是剩菜剩饭,对啦,我和你说,有一次我把一只苍蝇放在沈玉的汤里,吓得她都叫起来了!哈哈,还有你放心好了,我在外面过的很好的。”柳瑾溪擦了擦脸上的泪,笑着继续给沈觞胤讲外面的事。

她笑得很勉强,让人有一丝心疼。沈觞胤摸了摸柳瑾溪的头“我也没事儿,不用道歉,反正,我也习惯了。”“习惯了”这三个字戳中了柳瑾溪的泪点,她不知道甚至不敢想象沈觞胤之前的日子是怎么度过的。“都是我的错,都怪我没用,都怪我不好,都怪我…………”柳瑾溪咬了咬牙,没有让眼泪流出来,她怕沈觞胤担心。

“对了,沈觞胤,我在厨房里偷了几个包子,你快吃吧!”说完柳瑾溪拿出了几个肉包子。“给!”“我不饿的,瑾溪,你吃吧!”“没事儿,我也不饿。”柳瑾溪刚刚说完,她的肚子就不争气的响了起来。“还说不饿,给,快吃吧!”沈觞胤又笑了,是发自内心的笑了,然后他将包子递给柳瑾溪,“那我们一人吃一个,好不好?”“好吧”柳瑾溪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瑾溪,好吃吗?”沈觞胤嘴角微扬,眼神十分的宠溺。“好吃!当然好吃!”“那好吃的再吃一个吧!”“好呀,再吃十个都没有问题,诶,不对,等等,沈觞胤,我是来看你的,我把我给你带的东西都吃没了,你可怎么办啊?不行,我不能再吃了。”柳瑾溪若有所思的想了会儿,有郑重的将包子全部都拿到沈觞胤的面前,对他说道:“你一定要把这些包子全都吃掉,这样你的伤才好得快一些,我在外面想吃,可以随时去偷,他们可追不上我!”柳瑾溪喝了点水,又继续说道:“沈觞胤,我继续和你说我捉弄沈旭和沈玉的事啊…………………………”

夕阳的余晖透过木窗撒进小柴房里,小柴房虽不大,但有一个男孩和女孩在那里显得异常温馨。女孩儿被自己所讲的话给逗笑了,而男孩却是一脸宠溺的望着女孩笑了。那时候的阳光,可比现在的暖多了,谁也无法预料到?在未来男孩和女孩的故事……………………………………………………

“何溪,何溪?”何溪揉了揉眼睛,睁开眼便看到了徐煜,“何溪,你做噩梦了吗?刚才你哭了。”徐煜有些担心,他想为何溪分担些痛苦,可是何溪只是摇了摇头“没有,我才没有哭呢,只是梦到了一个故人,和以前的一些事情,不过醒来就有些记不大清了。”“你没事就好,我去做早餐,你想吃什么?”“徐煜,我………………”何溪的声音有些哽咽“我,突然想吃包子,那种圆圆的肉包子………………”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