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勇气和惶恐 > 正文
尾声
作者:汐酿  |  字数:1079  |  更新时间:2019-07-22 20:45:40 全文阅读

“韩将军年轻有为!定襄孤城,竟然能守住这么久!”卫青深深地看着韩矜,满是欣赏。

  “卫将军言重了。多谢卫将军驰援,否则,韩矜这最后的一百人也保不住了。只是……韩矜有一不情之请……”

  “但说无妨!”

  “匈奴狂妄,毁汉城,杀汉人,必须给他们一些教训。韩矜请卫将军许我跟随你追击匈奴!”

  “哈哈哈……韩将军果然有胆识!正巧,本将军也是这样想的。那,便一起,追击匈奴!”

  媗儿,我定要取那匈奴狗可汗的项上人头来祭你!

  或是失去了,才知珍惜。刘媗倒下,韩矜才发现,自己心中竟然早已住下了一个她。但韩矜的心却一直在回避,连他自己都避过了。

  既然媗儿不在了,那么,便无惶可言,仅剩勇而已。韩矜的心,陷入了疯狂。

  ……

  “按这个情况看,翁主该是坚持不过今晚了。”军医自言自语道,可惜了,她本不该受到连累的。

  而此时,刘媗脑中是纷乱如麻。

  “刘媗……放箭……杀……韩矜……不过是为了脱身……乱臣贼子……”

  “媗儿……放箭……弃城……杀……”

  “你从未爱慕我……为何还要发怒……”

  “为何……”

  “韩矜……”

  “韩矜!”刘媗猛地睁开了眼睛。

  军医被惊了一下,看到刘媗竟然醒了过来,忙问道:“翁主!你醒了?感觉如何?”那么重的伤,不可思议!

  “韩矜……韩矜呢?”刘媗感觉有些虚弱,感觉身上有些烫。

  军医随口答到:“将军看翁主有恙,一气之下追击匈奴去了!翁主你别动,我去取些汤药——”便走了出去。

  韩矜……追匈奴去了?他以为我死了?可笑……

  遭了!若是他以为我死了,会不会毫无顾忌地行军?他……这不是追匈奴,这是求死!

  “若是有勇无惶,便是心死之人。”韩矜的话,萦绕耳边。

  不可以!

  韩矜,不可以!

  我还活着!我还没死!

  你回来!

  刘媗跌跌撞撞地离开了军帐,分辨了北方,沿着铺满大雪的道路追向韩矜,企图遇到韩矜军中的斥候。

  韩矜……不可以!你回来!

  我还没死呢,你不要去……

  你回来……

  “咳咳咳……”

  我还活着,你快回来……

  “咳咳咳……”

  刘媗终于还是没能追上韩矜。她倒在雪地里,剧烈地咳嗽,带动着箭伤,让她整个人都颤抖起来,在漫天的风雪里,宛若一个刻在雪花里的精灵,只有偶尔咳出一丝丝鲜红,才表示着,她本不属于这个洁白的世界。

  风雪还是停了一阵,那鲜红的色彩也不再涌现。这片天地最后一点温度将几片雪花融化成露珠,轻轻划过精灵的脸庞,污秽和血渍一点点地被洗净,露出那美丽的容颜,洁白和煦,一如那周围的雪花。

  ……

  千里之外。

  “韩将军!不可莽撞!”

  “杀!杀!杀!”

  ……

  已不知是何人在渭水河边立了这不老冢,看似是双人合葬,坟前亦是极为干净,仅仅两幅茶盏,里面装着些许雨水。又立无名碑,仅有一十六字小赋一首:

  茔茔蔓草,岁岁不老;

  风雨渭水,生死不悔。

(本书完。)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