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至尊灵妃:帝君太会撩

主篇第三十二章 :破镜

[更新时间] 2019-08-25 23:00:52 [字数] 3302

不过,蓝泽筠并没有过于恐慌,要说对于虚空黑暗的熟悉,她敢说第二,在坐的应当无人敢称第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是这地方究竟是幻境还是另一处空间,确实难以分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如果是幻境,也会吸收吞噬灵力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徘徊已久,蓝泽筠也不走动了,只定定的坐在地上,然后思索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以前在藏书阁抄书时,曾见书中记载幻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真真假假,入境则为真,信己便为假,相由心生,一切皆由心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也就是说,只要坚定心中所想,幻境并不见得有多难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蓝泽筠屏息凝神半饷,再睁开眼睛时,依旧身处黑暗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灵光乍现,蓝泽筠突然想起来阁老给的药丸儿,上次在后山的迷雾森林内便是这样辨认出来的,随即自锁物囊内掏了半天,谢谢瓶瓶罐罐感觉长的都差不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最后,为了确保无疑,蓝泽筠将锁物囊内所有的灵药妙药都来了一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因着走的时候,阁老也没什么嘱咐,想来应该是都能吃的,不会有什么反作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半饷后,蓝泽筠感觉体内缺失的灵力又重新充盈起来,而且,除了小腹处有些发热,似乎并没有什么危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下可以判断的是,此地并非孟浩庭所制造的幻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空间无限,还能吸收里面人的灵力,她也并非神识离体,而是实实在在的进来此地,这么说,倒像是…灵器!就和阁老给的通灵玉铃铛一样的灵器,只是作用不同罢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昆仑中人果然富有,看来孟浩庭在昆仑的地位不低啊,那些人连此等宝物都愿意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过既然是灵器,那边与主人必然是心脉相通,他强灵器强,他弱灵器弱。这孟浩庭还没有强到令人发指的地步,想来总有办法可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此时,修门斗武场擂台下的众人,也是惊叹一片,看着擂台上的场景指指画画,谈论不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见孟浩然盘腿坐在擂台一角,他的面前漂浮着一面镶银的手掌大小的镜子,隐隐散发着耀眼的光辉,而蓝泽筠已然不知去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高台之上,银烨斜斜的靠坐着,饮了一杯酒,来回转动着酒杯,眼神略带玩儿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心想:这昆仑的老头们果然舍得,不过这孟浩庭倒也是个难得一见的天才,年纪轻轻居然就能与灵器产生感应,看这灵器的构造,也是上品了。越来越有意思了,蓝丫头,你可要加油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高台上的人神情自若,擂台下的人却是心思各异。+|%&$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上官清看不到蓝泽筠,心中着急,连忙撞了撞一旁的席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席渊,席渊!泽筠呢,是不是被困在灵器内科,没想到这孟浩庭还有这么一手!怎么办呀!她不会有危险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席渊此刻倒也是胸有成竹,不见惊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稍安勿躁,孟浩庭的灵力并不比泽筠高多少,这灵器并不是没有办法破解,以她的能力应该可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上官清还有有些不放心,她可忘不了席渊刚才说的胜率三层!+|%&$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是好像也做不了什么,只好一动不动的盯着擂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倒是一旁的沈西言搭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孟浩庭果然厉害,年纪轻轻,就感应到了自己的灵器,当真是九山年轻一辈的第一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沈西言确实是认认真真,很真挚的认可,就像他认可蓝泽筠一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谁说他是九山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我渊哥哥才是!他早在进去灵山之前就感应到了自己的灵器,而且要不是渊哥哥中途不想和他比试,选择放弃,这会儿还有他什么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话的自然时戈薇,对于维护席渊这件事,她向来是毫不犹豫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说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凡是听到戈薇这句话的人都是一惊,未得灵力之前就感应到了灵器,这真是古往今来,闻所未闻。不过看她的样子确实不像是说假话,要真是如此,那些席渊也未免太低调了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席渊不答,但是眉头紧锁,显然是不喜欢旁人用这种眼神看他。随即眼神一冷,扫视一圈,那些好奇的人便瞬间噤声回头继续谈论比试去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再说蓝泽筠被困在镜中思索半天毫无头绪,而且更糟糕的是,现在就算不使用灵力,灵力也会慢慢从灵涡处消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过了半个时辰,蓝泽筠就感觉灵力已经被耗损了五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蓝泽筠不由感叹到,这灵器果然神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如果真就放任灵力这么消耗下去,只怕最后只能慢性死亡,得不了什么好结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蓝泽筠盘腿而坐,一手肘着头,一手敲打着地面。此刻天地之间,只此一人,长思长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又过了一个时辰,黑暗中的人猛然停了手里的动作,想来应是有了主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蓝泽筠自锁物囊内将所有的瓶瓶罐罐尽数拿了出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将里面的丹药全部一股脑倒入嘴中,不过一刻钟,蓝泽筠便感觉到了身体内的异样,全身像被火烧着一样炙热,头脑炸裂般的胀痛,灵涡处疯狂运转,似乎快要炸裂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蓝泽筠快速将体内的灵力疏导出来,扩散在冥冥黑暗中,刚才还黑暗一片这时却被淡蓝色的光辉照亮,隐隐有宣泄之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孟浩庭自然也感觉到了灵器内的波动,催动灵力,尽力压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猛然,天地之间凝聚了一层极其强悍恐怖的灵力场。就连擂台上的保护罩都隐隐震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股及其危险的气息散发出来,督战神官聚精会神,全力盯着擂台上的动静,全身运着灵力,只要一有什么变动,便快速救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天地悠悠,万物感灵,隐有神相,相有人样。孟浩庭终于感觉控制不住,长吐一口鲜血,然后飞出了好远,撞在台柱上,挣扎的抬眼看着自己的灵镜!灵器本来就是与主人心脉相连,刚才一瞬间,他猛然感觉到一股强悍的灵力一直通过灵镜,往自己体内乱窜,不得已只能损己,主动切断联系!这才保住了性命,不然只怕是要暴毙当场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灵镜上光辉猛然放大,快速的来回转动着。最后终于支持不住,伴着一股强悍灵力的波动,“砰”的一声碎成了好几片,在空中翻动了许久,最后掉落在了地上,发出叮当清脆的响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半空之中,光芒万丈,似乎形成了一道纤细人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是蓝泽筠!快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空气中传来一阵惊呼,引起了众人的关注,众人齐齐抬头,没了声音,寂静无声的看着半空之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最后,光芒消散,露出了一张依稀可辩的脸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见蓝泽筠全身一片破烂不堪,脸部,身上各处自然没有一块好肉,湛蓝衣衫被鲜血全部染成了红色,露在外面的双手还滴滴答答挂着些血珠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哪里还有人样!简直就像是从地狱爬出来索命的厉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时被困灵镜,蓝泽筠最后心里头冒出的想法就是盈满则亏,于是将阁老给的所有灵药一饮而尽!然后趁着还未完全消化在体内,将灵涡处的所有灵力疏导出来,这样边疏边产,若是灵涡被填满过多,恐怕就是和薛亦峰一样的下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此举算是一场赌博,赢了便是荣耀,输了便是生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蓝泽筠此刻都感觉灵涡处灵力有些盈满,不得不说阁老给的药绝对货真价值,童叟无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孟浩庭望着身边儿掉落的一片灵镜碎片有些心疼,拿起来看了又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蓝泽筠一步一步,慢悠悠的朝着孟浩庭地方走来,所到之处皆是一片血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还是把自己玩儿死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蓝泽筠目光冰冷的看着孟浩庭,一个字一个字清晰的说着,每一个字就像是一把刀子,狠狠的割着孟浩庭的心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此话自然是有迹可循的,要是孟浩庭当时干脆利落的打一场,胜算有至少六成,可他偏偏过于轻视蓝泽筠,也不知道出于什么道理,祭出了自己的灵器。真是自作孽不可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蓝泽筠摇摇晃晃走到跟前,很吃力的吐了一口气,孟浩庭此刻心脉受损,已然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任人拿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什么来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蓝泽筠想了想,脑子有些混乱,当初清说的是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于是直直站在那里想了几刻钟,这才似乎有了思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擂台之下,包括高台之上的所有人此刻皆注视着台上那位瘦弱的狼狈少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蓝泽筠身体又晃荡了两下,手里化处一把长剑,对着那人一挥,满头的青丝被齐齐斩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孟浩庭怒火中烧,无法忍受这等侮辱,出口威胁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蓝泽筠,我要杀了你,你最好不要再有什么动作!不然我定让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众人都张口咋舌,不敢置信,这蓝泽筠的行为…确实很诡异迷惑,再加上一举一动僵硬无比,真像是一个机械的傀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蓝泽筠懒得理他,接着用剑将孟浩庭的衣服砍成了巴掌大的碎片,春光乍泄,该露的地方尽数露了出来,台下的女弟子皆害羞遮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孟浩庭已经羞怒到了极致,全然不顾世家的端庄风雅。开口大骂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蓝泽筠有些心烦,化散灵剑,一脚便踩到了孟浩庭精致的五官上,然后拳打脚踢了好一会儿,直到孟浩庭的脸肿得跟猪头一样,这才罢休,跟傀儡一样晃荡的往擂台下走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高台之上的人立刻示意一旁目瞪口呆的督战神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督战神官这才回过神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灵山蓝泽筠胜!获一甲殊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此话一出,所有灵山的弟子全部兴奋的跳了起来,顿时觉得脸上有光,用自己能喊出来的最大声音,一直重复着英雄的名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至于孟浩庭已经晕死在了台上,被昆仑的弟子抬了下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上官清看着那个摇摆不定的身影,有些莫名的情愫涌上心头,就是这样一个人,明明什么都不懂,却永远记得她的一言一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脸上有温热的泪水流了下来,上官清粗鲁的用袖子擦了擦脸,让我飞奔的向那道血色的身影奔跑过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