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长安迢迢路遥遥 > 正文
第1章 初识
作者:才华与夏  |  字数:1635  |  更新时间:2019-08-17 09:54:41 全文阅读

干乾九年三月暮春,大燕冬雪消融待尽,万物抽新芽,新意蓬勃。

一辆马车在田间小路上颠簸着前行。车内,一双白嫩的手掀开车帘子,露出一张豆蔻年华,倾国倾城的脸。肤色如皎月,眼眸如星辰,不喜言笑,透着一股淡然与冰冷。五官之间既有中原人士的莞尔端庄,又夹杂着西域人的明丽英气。

女子名为禾婳,年十五,是老庄道家第一百九十九代传人关一道的俗世弟子。

时黄老学说兴盛,不仅大燕人人尚道,就连大食国也有不少达官显贵以求道问学为尊贵体面。道家的俗世弟子在世间十之七九。禾婳便是其中之一。

近日以来,天气倒寒,有一村庄的许多农民因此生了病。禾婳今日就是随着关一道去那给乡民们施药归来路过吴溪。

禾婳看着这田野风光无限,眼神就不自觉的在这一片盎然生机中流连。

突然,她看到潺潺的溪水边有一处异样,定下眼神去看,发现居然有一个人躺在那里。

“停车,停车。”她叫住前面赶马的马夫,捞着裙摆下了马车,一步一步的来到溪边。

一个身着青墨色衣服的男子背对着她趴在溪边,半边身子都泡在了水里,背部还可见几处刀痕,撕开了衣袍,鲜血把这衣服的颜色染得更深了。

禾婳费力地把男子翻过身来,看见他脸的那一刻不禁愣了一下,她本来觉得,自己的十六师兄已经长得很好看了。可眼前的男子好像更胜一筹呢。他的脸色苍白(多半是失血加浸水),五官似刀功雕刻,俊美非凡,只是右眉稍间有一处短疤,看起来像旧伤不愈落下的,可这瑕疵平添在他面目之上,不仅不可憎,反而多了几分英雄气概。

禾婳伸出手去探此人的鼻子,感觉有一股轻微的湿热的气息扑在自己的指尖。

还有气呢?真好。

她走到马车旁对着里面的人说明了这一切。

“上天有好生之德。”里面传来一个苍老却有劲的声音,语罢,他又对前面的马夫说,“有劳赶车小哥随我徒儿一起,把那位缘主拖上车来吧。”

夜里,月亮爬上山头,向着山川大地倾泄皎洁的月光。

躺在床上的男人却是一脸不安,眉头紧锁,藏在被单下的手紧紧的攥成拳头。

纪伯桐梦中置身于一片雾林,他想要快步走出这里,却冷不丁地从周围的大树后蹿出一群蒙面人,各个手持长剑,围成一圈在他的周围,一步一步靠近。为首的人目光凶狠,眼中一片杀机,他朝着纪伯桐做了一个抹脖的动作,其余的人就都举着剑朝他劈来。

自己手无寸铁,只能肉搏,对方人多势众,几个回合下来,他步伐后退,已渐渐处于下风。

身后被人偷袭踹倒在地,为首的蒙面人举起剑,狠狠地朝他的面上砍去。

“呵!”

他乍从床上弹起来,心胸起伏不定,拼命地喘着大粗气。额上密密麻麻地布着汗珠。

禾婳拿着一块毛巾坐到床边给他擦汗,“你终于醒了,都睡了三天了。”

纪伯桐冷静了下来,看到眼前的女人,身着素服,无饰珠钗,看着却要比很多贵家小姐还要美。

好大一会儿,他才哑着嗓音开口,“是你救了我吗?这里是哪儿。”

“这儿啊,”禾婳环顾了一番四周。“这是天底下最好的地方。”

纪伯桐穿好衣服,随着禾婳走出房,来到门外的栏杆边,周围是隐匿在夜色之中的山川,放眼望去便是漫天的星河蜿蜒无边,入耳皆是林中的鸟兽虫鸣。

他闭上眼睛,向前伸出手,感受着山间的风穿过指尖。这是人生二十几年来,他从未感受过的惬意,好像这世间就只有这些美好的事物了。

禾婳轻步走到他的身旁,告诉他,“这是钟南山平夙馆,关一道道长的居所。”

平夙馆傍山而建,坐落在瀑布一侧,春取山间甘露,夏避酷暑闷热,秋赏百花漫野,冬品傲雪寒梅,最是有意境,格外适合修道之人的所求。

纪伯桐想伸个懒腰,却不小心牵扯到背后的伤痕。

“嘶~”他发出一声轻微的痛呼。

禾婳走过来扶住他的手,有些自责地说,“我糊涂,忘了你有伤在身。还是先回屋里去吧。”

“别,”纪伯桐一下拉住她的手,“我还想待在这里再看看。”

两手交叠处,禾婳能感受到他那双骨骼分明的手,有些糙,还有着常年习武留下的茧子。

纪伯桐也感觉到了,但他感受到的的却是一双如柔荑一样软嫩的手,她指尖的微凉还能传递到他的掌心。

禾婳面上不作声,只神情淡淡的盯着他,纪伯桐意识到自己失礼,就慌忙的放开了。

然后他假装淡定的说,“我没什么大碍的,还想多看一会儿,你若有别的事可自行忙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