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长安迢迢路遥遥 > 正文
第23章 再遇
作者:才华与夏  |  字数:3784  |  更新时间:2019-08-17 20:33:36 全文阅读

回来之后禾婳便感觉肚子有些饿,她自己出了房门想要向去楼下看看有什么吃的。她看到隔了三间的屋子,有个女子跟她一样,同时间合上房门,对向而行。

她刚换了身衣物,纪伯桐给她的玉坠子就悬在她的胸前。

两个女人擦肩而过的时候,那个女子瞟了一眼禾婳的胸前,突然就对着她发难,伸手就要去夺她的玉坠子。

那一刻,禾婳本能的往旁边一躲,想要护住胸前的玉坠子,身体失去平衡就重重的摔在门框上。

“你是谁?”

“你是谁?”

两个女人同时开口。

“你为什么要来抢我的东西?”禾婳厉声问道。

另一个却是冷笑一声,“这可不是你的东西。也不知去哪儿偷来的。”

说罢她又要动手,正好此时玉簟听见了外面的声响,开门出来,就看到自家婳儿主在不停地左闪右躲。当即一个高踢腿把对方拦住了,趁这个空档,禾婳赶紧跑到一边去。

“玉簟,你不是说你武功高强吗?现在你就帮我把这个泼妇捉住。”

禾婳哪里受过这种不明不白的冤枉,一向稳重的她也有点上了头。

两个女侠就在这狭窄的楼道上你一来我一往地搏斗起来,但是好像也没见谁占了上风。

子闻在屋子里也听到声响了,打开门,只听禾婳朝着他喊,“十六师兄快帮帮玉簟,抓住这个妖女!”

女子一看两个人,自己定是有力不逮,便趁着玉簟不注意,伸手抓了一把禾婳,把她朝着玉簟的方向推去。而玉簟也怕伤着了他,两个人就狠狠的撞了一下,重心不稳,分别向各自的一头摔下去。

禾婳自认今日是免不了一场头破血流了,默默地闭上了眼睛等待下一刻的重击。

下一刻,一个有力的臂膀拉了她一下,她也就顺势跌进了那人的怀抱,两个人一起朝着后面的地板扑去。不过,因着有个人给她做了垫背,她到是没感觉到什么痛楚。

睁开眼,抬头只看到那人的下巴,起身往上看去,右眉稍的那一道短疤此刻痛的拧成了一团。

“纪伯桐?!”

“公子?!”

两个人俱是惊讶出声,应奴看着公子竟然为了救她反而弄伤了自己,一边是懊悔一边又是害怕,貌似这一次,自己办砸了什么事。

庆幸的是纪伯桐到是没回应奴,而是对着禾婳龇牙咧嘴,“十七,我没有想到再见你还是得带一身伤啊!”

他这话说的她也怪不好意思的,连忙扶起他进屋,进去之前,她还狠狠瞪了一眼应奴。

这边玉簟倒也没摔着,她万万没想到子闻道长居然为了救她,愿意自己当肉垫。她爬将起来,看着他连忙道歉,“都是我不好,道长你没事吧?”

子闻扯了一下嘴角,“没事,一点点疼罢了。”

玉簟心中的自责更甚了,子闻道长看着那么单薄的一个人,他怎么能不疼呢。

她把他扶起来,貌似子闻道长有些闪着腰了,倒吸了一口凉气。玉簟把他小心地挪到他的床上,子闻还朝着她宽慰地笑笑,“我也是习武的,只不过事发突然,也只能这么硬抗了一下罢了。无大碍,玉簟姑娘你不必如此哭丧着脸。”

她忙敛了一下情绪,不过还是好奇地问道,“子闻道长,玉簟不过一介奴婢,你为什么要救我?”

子闻倒是觉得理所应当,“你身上还有着伤未曾痊愈,我一个男子汉大丈夫,怎么可能不施以援手?”

子闻自来如此,他是个好人,眼里看到的都是一样的,哪里去分什么奴婢不奴婢。

玉簟心里却泛起了一股涟漪,心里祈祷,希望子闻道长能够长命百岁,好人有好报。

两个男人躺了一会儿,都不是什么大伤,过不大会儿倒是在禾婳与玉簟房中聚首了。

只有一个,应奴也知道自己做的不对,就在厢房外面跪着。

到底是自己的奴婢,纪伯桐虽未叫起,但是也替她解释了一番,他握着禾婳胸前的这个玉坠子,道,“这事也怪我,玉坠子给了你也没跟她说一声,平素她整理我的衣物,发现不见了,在你这里瞧见,就还以为你偷了,莫要生气了。”

他看向禾婳,一脸认错的模样。

禾婳也不是个小肚鸡肠的人,但是应奴又毕竟害得自己的师兄闪了腰,她便也沉默不语。想要给应奴一个教训。

子闻自是知道这妮子是要为自己出气,但他眼下更关心的可不是这些,于是便劝说禾婳,“十七,得饶人处且饶人,你可别把师父的教诲都忘了。”

禾婳点点头,便亲自去外面扶起了应奴,让她进到屋里来。

但纪伯桐看着心里是一半高兴,一半不高兴。高兴的事这件不愉快的事终于可以过去了,不高兴的事禾婳对他的话不闻不动,倒是对她的十六师兄言听计从。

有时候啊,这将军大人钻起了牛角尖,也是个一根筋。

不过所有的情绪都隐在表象之下,纪伯桐还是一副笑嘻嘻的面孔看着禾婳。

“对了,你一个大燕人,跑来大食做什么?”

禾婳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和纪伯桐在大食这样偶遇,这怎么看怎么觉得诡异。

“我很久没见你了,想来找你,你会相信我吗?”

禾婳听了,没想到这个登徒子居然说话这么直白,在场还有那么多人,她顿时脸都红到了耳朵根。

“咳咳!”子闻道长一看这苗头不太对,他一个道士,清心寡欲的,赶紧出声制止了这样打情骂俏。

在场其余的都是大姑娘,纵是如玉簟与应奴这样的刺客杀手也是始料不及的,忙把脸别到了一边。应奴何曾见过自家主子这样,更是张大了嘴巴。曾经那些都是逢场作戏,推还推不过呢,如今倒还自己上赶着送去。

禾婳拿起一块抹布就往他脸上砸,自己则板正了脸,“说正经儿的,再胡言乱语把你从这个房间赶出去。”

纪伯桐偏头躲过了一劫,却变了一副严肃的模样,但话语之间还是轻挑,“真的,句句肺腑之言。”

事实上他说的倒也不是假话,对了一半。话说纪伯桐去了雍州,稍微安排了一下事物,便去钟南山寻她,想问一真道长的话是不是真的。及到了平夙馆,小道童九一出来告诉她,师姑已经回了大食,他这才是真的相信。

心中颓丧了好一段时间,他还是打起精神来要去大食国帮晋王办事,便折从大食南关来了槐花州的游原县城。之前也说过,游原县城是进入的大食的第一站。他本想去乌丽城州的永安县,但也不能一路不管不顾,盲目地向前,也只好先在这里落下脚,休整一番。

大概是天意,天意让他们两人再次遇见。

眼见禾婳眼底起了愠色,纪伯桐也只好把这个过程全盘托出,只不过还没想好怎么介绍自己的身份,就囫囵了一番,把一些事给模糊处理了,把晋王替换成了一个大食商客。

在禾婳听来,倒是他的情义深重,特特回去寻了她,心里有了几分感动。

但是子闻道长游历四方,从前不曾见过他,也没有禾婳那样的感情偏爱,却是觉得纪伯桐瞒了他们的。

玉簟也心下感到隐隐不安,婳儿主看起来对这个男人毫无防备,说什么就信什么。

她看向子闻道长,两个人的眼神做了一番交流,心中都各自有了计较。为防玉簟冲动,子闻道长不留痕迹地靠近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告诉她,“你先别到十七面前声张,只多留意这两个人,等抓到了他们把柄再说不迟。”

玉簟除了禾婳的话,对子闻的话也是莫名的信任,他怎么说,自己就怎么做。

禾婳本还想着有许多话要问纪伯桐,但是这时候却有店小二来敲她们的房门。

“客人,下面大堂有人找你。”

她整了一下衣装,信步走出门外,从楼上往下看,大堂人来人往之间,有一个穿了一身月白色袍子的男人正坐在凳子上。他本是有一搭没一搭地与店东家聊着天,但此时仿佛感受到了禾婳的目光一样,他转过头来,正好对上她的视线,微微一笑。

正是张中翰的天才学生林居甫是也。

这时候来找自己,该是张府那边有了消息才是。

她正准备下去,玉簟便立马跟上了,只是子闻道长却依旧坐着,没有挪动的意思。

“我这腰还是有点不舒服,这次就不陪你去了吧。”他朝禾婳摆摆手,目光又落在了玉簟身上,“那就多劳玉簟姑娘费心照看一下我师妹了。”

禾婳听着也就字面上的意思,还嘱托自己的师兄少动,若感不适便让小二去医馆找人过来。

但是玉簟却听出了另一层意思,她关切地看着子闻道长,最后还是郑重地点了点头。想来他是觉得这两个突然冒出来的主仆可疑,想要借这个机会留下来盯着他们的举动。

二人顺着楼梯来到了大厅,林居甫笑着同她们行了一个礼。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家客栈呢?”

“自然是打听到的。”林居甫这个人,说实话长的也不错,看着是温文儒雅,说话也还挺风趣,“似二位姑娘的这般花容月貌,自然令人印象深刻,小生略作打探也就知道了。”

他的眼睛更是看着禾婳,有些大胆。

“可是有什么事?”她只要不是对着纪伯桐那个登徒子,总还是能保持自己的镇定。

林居甫也就直接往话题上引了,“我家老师现下已经散了文会归家,姑娘可否借一步说话?”

禾婳心中始终是记挂着自己的正事,如今得了信儿,自然是要去听一听,谈一谈的。便与玉簟一前一后,跟在林居甫的身后,往张府走去。

楼上纪伯桐仿佛听见楼下是个男声,他恨不得自己跟在禾婳身后去查探一番,或者让应奴跟去瞅一眼也行,可转头一看,子闻道长正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他只得回以一笑,暗自握紧了拳头,却施展不得。

这个道长,浑身都散发着不怀好意的气息。

纪伯桐心里暗暗地想。

“道长该是十六师兄吧,我倒是听她提及过。”纪伯桐本来想搬出一真道长,毕竟他是大师兄,打他的名号该是更能得师弟信服。但想想又怕对方多疑,心里还是作罢了。

“贫道正是。只怪十七嘴拙,也不跟我提及你,不才也没能认出你。”子闻道长温润的笑着,随手拨弄了一下拂尘。

他对于一些有潜在危险的人,嘴巴便没有平常的慈悲了。

纪伯桐听了,脸色确实也不太好看。这是在暗示他自己在她心里没地位,要赶自己走吗?

不过伶牙俐齿的人也一向会与同类人碰在一起。

“哦,不过子闻道长的披风,倒是很厚实暖和。”

这是他在钟南养伤之时,禾婳怕他冻着才给他披上的。但此时在子闻道长听来,却是另一番味道了。饶是自己脾气再好,但到底不喜欢别人碰自己的东西,这个十七,小时候说愿得一人心,会不会也太重色忘义了一点?

这么想着,他心里也对十七有了一丝埋怨。

屋子里没有人说话了,应奴抬起头,看看这又看看那,这样的气氛,她也还是继续装哑巴好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