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绝世舞娘:阁主动心没

正文011 回长安城

[更新时间] 2019-08-01 12:24:55 [字数] 5025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是萧洛城对祝参儿说的,他一边帮她处理伤口一边用调侃的语气和她说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祝参儿已经许久未能和萧洛城像现在这样说过话了,此刻她感到无比的幸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刚要和他再说些话,脑海中突然出现重单阁内一些熟人的画面,眉头皱了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洛城见她突然一脸忧郁,问道:“怎么了?你的脸色不太好,是哪里不舒服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摇摇头,“也不知道重单阁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人受伤?”她低眸,呆滞的目光注视着夜星满布的天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相信我,没事的!他们都是我出生入死多年的家人和兄弟,我信得过他们!!”他从她身后抱紧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愿大家都平安无事!”祝参儿双手交十放在心口处祈祷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萧洛城哼道,他滚烫的呼吸吹在的皮肤上,引起她一阵酸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转过身面对着他,他炽热的视线灼得她羞红了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祝参儿瞬间被铺天盖地而来的吻给吞没,她没有拒绝他,受伤的双手轻轻环绕到他身后拥抱住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衣衫退落,两人的温存在月色之下显得格外温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祝参儿在虎汉悬崖的深谷底下已经待了接近半月时间,萧洛城的毒在她悉心的照料下也即将痊愈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日清晨,她把最后一碗汤药端到萧洛城面前嘱咐他喝完后,便闷闷不乐地靠在萧洛城的怀里看着山谷中的溪水嬉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洛城,我们已在这里待了好些时日,你的身子也恢复得不多了,是不是该考虑出去的事情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再等些日子罢,不着急。”萧洛城眼神闪过一丝晦暗之光。“等你的腿脚利索些我们再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洛城柔溺地揉揉她的脑袋,思绪飘出千里之外。早在他第一天醒来之时,重单阁的人便与他取得了联系,接下来他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为避免她担心他选择了对她隐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低头宠溺地看着怀中女子,心里一阵愧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洛城,你为什么留那么长的胡子!”祝参儿撩玩着他的胡须问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你不喜欢,你不喜欢我便为你修剪掉。”他也忘了这胡子留了多长时间了,大概有三四年了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是,我没有不喜欢,只是我觉得你没有了胡子会更好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用食指轻刮她小巧的鼻子:“男人不可以用好看形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祝参儿调皮地吐舌,她总不能说她喜欢他身上的西漠男儿的血性方刚气息吧!他的男儿魅力深深地吸引住了她这个脑残粉吧!再怎么说她也是女儿人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出去以后还能在一起吗?”她忽然问他,内心忐忑不安地期待着他的答案。至始至终,她没有得到过他给她的承诺,他也从未给过她未来的期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参儿,出了虎汉,我打算先送你回长安城!”萧洛城想了许久认真看着她的脸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祝参儿的脑海中似乎闪下一个晴天霹雳,她眼中的失望尽收他的眼底:“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说好,她不问他缘由,她也不生气,她的表情平淡得像失去了生机的藤蔓,像焉了的叶子耷拉着脑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将她揽入怀里,“那夜我拿剑要挟你,实属不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为何执意让秋姐姐留下。”她跳过他的话题,不愿想起让她心伤的画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同时,萧洛城执意强留赵知秋的目的是什么?他们不过是第一次见面,为何那夜萧洛城的注视赵知秋的眼神如此强烈,对赵知秋做出的举止行为又和平常不一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洛城长叹一口气,“此话说来话长,她很像我的一位故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四年前,萧洛城和师钟灵像往常一样骑着马匹来到西漠边境的草原处游玩,两人从小就喜欢相互切磋武艺,来到西漠边境切磋武艺的目的便是为了不受他人打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料黄沙云涌起时,棕色纱帘的背后隐约出现金色铠甲的身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土满人!”萧洛城大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迅速被以潜伏在沙漠中靠杀害游人为生的土满族人包围住,土满人以无形刀客之名著称沙漠,其独一无二的刀法鲜有匹敌的对手,而且其族落群在世界各大沙漠中都留有踪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敌人一圈又一圈地朝两人围过来,各种奇特的刀法纷纷以致命的形式向其二人袭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体力透支的二人在夹缝中逃出,被追击至死亡之谷虎汉悬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被相继打入悬崖的那一刻,师钟灵用尽她的力量把他救回了涯顶,而她却落入了深渊,死不见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名女子是秋姐姐?”这怎么可能呢,祝参儿不敢相信赵知秋便是萧洛城口中的那名女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目前还不确定,你放心,我已吩咐下去,如果她不是我要找的人,我立刻放她走,绝不会伤害她半根汗毛。”他找了师钟灵四年,即便是和她有一分神似的人他都不愿错过,哪怕仅是不到一分确认她的机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祝参儿眼神清澈的海底里划过几丝难过,萧洛城嘴角上扬,“灵儿只是我情同手足的妹妹,而且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她还救了我一命,她有恩于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告诉我这些干嘛,我、我、我又没说什么?”祝参儿不自在地歪过头不敢看她,耳根红得发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参儿,有很多事我都来不及和你细说,只要你相信我,等一切尘埃落定,我必定会向你解释一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知道!”她迟疑几秒后答道。她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她的内心有两个声音在呐喊着,相信他和不相信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相信我,参儿,你一定要相信我!”第一次,他是如此地害怕眼前的女子远离他而去,之前伤害她的几次,都是事出有因,迫不得已。为保护她甚至不惜做出让她心寒的事情,只为让她坚定回长安城的决心。这次,他真正体会到了那种不安的心以及不能所以的感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洛城,你给我一点时间,我需要好好想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他妥协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祝参儿和萧洛城又在谷底下待了几日,期间,祝参儿不管做什么总感觉背后有被人偷窥的感觉,虽然她和萧洛城提起过,萧洛城却说是她过于敏感了,这深渊谷底除了野兽,活人来到这里只有死路一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想也是,然后也不再做他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夜,萧洛城在山洞前生起了一堆小篝火,篝火的旁边插着两只野鸡,看得人直流口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自从萧洛城醒来后,祝参儿连续吃了好几天的烤鱼,导致现在看到烤鸡不由得一个劲地吞口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吃?”萧洛城见她这般可爱样,忍不住想捉弄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用力地点头,在长安城内根本就没有烤野鸡,她吃的最多是长安街头朱大娘家的烤鸡,味道虽好,却没有野外烤鸡的香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给我跳一支舞我便让你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当我三岁儿童罢!”她生气扭身背对他不再说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洛城咧嘴大笑,伸手拉回她,“本阁主错了,不该调戏参儿姑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是真心想要看她起舞,自那日祖母寿辰上的一舞后,她的舞姿,她忧郁的神情皆深深印在他的脑海中挥拂不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苦苦哀求她,使尽各种温柔法,眼神是她从未见过的渴望与深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哼!”祝参儿故作冷哼,嘴角在萧洛城见不到的地方露出浅浅的微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围着篝火,祝参儿翩然起舞,火光倒映的倩影不知勾引谁的魂魄落入温柔的囚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洛城眼神专注在祝参儿身上,嘴角的微笑随着时间的延长而渐渐消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舞过后,祝参儿揉着还有着疼痛的脚靠在萧洛城的身旁,“洛城,明日我们便离开此处罢,我怕他们担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他轻揽她的双肩,盈光的鹰眸注视着黑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到他的回复,她甜蜜地用脸蹭了蹭他的脖颈。她想,她还是愿意相信萧洛城的,她既爱他义无反顾,也应当信他的一往情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深渊之颠的月光越发清冷了,祝参儿突然又舍不得黑夜消失得太快。虽然她已经做好了回长安城的准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祝参儿万万没想到,萧洛城会不告而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醒来时身上披着的是他的外衣以及一件新的披风,洞门外站着的是重单阁的护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洛城?”她轻唤,内心隐隐不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寂静的周围没有回应她的声音,她试着再喊几声,还是没人回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渐渐地,她似乎确认了什么,颓丧地跪坐在地上,眼眶泛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她情绪稍微稳定,两位穿黑衣的护卫走到她面前说道:“祝姑娘,我们奉阁主之命,前来护送姑娘回长安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是不是走了?”她忍住眼眶中的泪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阁主他有急事先行回重单阁了!”黑衣男子答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没有话要同我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阁主并未有话要属下转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呵!祝参儿不由得冷笑,萧洛城,你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就在她准备释怀从前的一切,打算和他重新开始时,他竟然再次一声不吭地走了,连一句话都不想留给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她不要回长安城,萧洛城偷走了她的心,她不能轻易地走,她要找他问清楚,她还要继续和他一起,哪怕有危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护送她的护卫拦住了她的去路,“阁主吩咐过,待事情解决完了,会给姑娘一个交代,姑娘只需要相信阁主便足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话也是他同你说的?”她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话是阁主对姑娘说的话,属下刚好在旁边听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相信,也不会相信他的话,你们让开,我要亲自去见他。”祝参儿心里的防线瞬间崩塌,她在心里呐喊怎么可以这样,他怎么可以在他做好相信他的准备的时候离开她,让她再也无法相信“相信”这两个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虽做好了回长安城的准备,可是她还没有做好和他分别的准备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祝参儿在深渊谷底之下走了许久都没有找到出口在哪里,问重单阁的护卫他们一直保持缄默,走到累了,她失去了理智发愤似的用拳头砸自己隐约发痛的左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护卫们见她如此难过,不忍心地上前把打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今之计,只有这样送她回长安城了,倘若被阁主知道他们伤了她的女人,估计他们十天命也不够被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兄弟们打晕祝参儿后,你看我我看你,无一例外的达成了一致意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日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祝参儿醒来后便发现自己躺在了自己的床上,目之所及皆是熟悉的物品,她终是回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东郭玉棠端着饭菜见她醒过来惊喜得朝门外呼叫,大伙儿纷纷涌进她的房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怎么会在这里?”她纳闷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人把你送回来的!”东郭玉棠展开吱吱喳喳的姿势,在她的一番天谭赘述下,祝参儿大体知道了事情的经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些人送我回来后去了哪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我也不知道,是祝妈妈送的他们出门。”东郭玉棠扬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罢,祝参儿放弃继续追问再多,既回到了长安城,她与萧洛城再次重逢的机会注定少之又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曾经思念的红棠苑的可口饭菜摆在面前,却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只是轻抿了几口清汤便作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拿起书卷时脑海里浮现的一幅幅画面全是萧洛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洛城,你总是让我等你的解释,你到底有什么不能讲?他未必把她想得太过脆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祝红英站在门外敲了好几遍门,见没人应答便擅自开了门进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见女儿倚靠窗台,泪痕满面,她远远轻唤,“参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祝参儿回头见是祝红英,慌忙擦掉脸上的泪痕强颜欢笑,“娘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傻孩子!”祝红英上前拥抱她,安慰地拍抚她单薄的后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娘亲,参儿没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事便好,没事便好,是为娘没有照顾好你们!”祝红英心疼地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日,红棠苑来了个不速之客,一向不涉足红棠苑的蔡堡竟然登门造访,实在是稀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东郭玉棠从他踏进门槛的那刻起,便用她独有的尖叫声迎他进门,吓得他赶紧抬起手遮挡住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哟我的姑娘,小点声,小点声!!”蔡堡一边说一边不忘小心翼翼地观察周围的情况,惟恐被人发现他县令的身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东郭玉棠却没有顾及那么多,嘴巴一张:“姐妹们,县令大人来了,快来招呼客人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瞬间,蔡堡顿觉头上乌云密布,雷电交加,早知如此他就不来罢,此时他已经能感受到在场的人向他投来的注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在蔡堡思量该如何办时,祝红英的出现无疑救了他一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棠儿,休得无礼,大人是来找我议事的。”祝红英自楼上下来,阻止了东郭玉棠的无理取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东郭玉棠撇嘴道:“是,棠儿错了!”她不悦地瞪了蔡堡两眼,而后甩袖而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祝红英也不责怪她,让司徒燕泡好茶送至宾客包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包厢内,祝红英替蔡堡斟上茶水,给自己也满上一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呀,红英啊,本官的一世英名今日算毁在玉棠丫头的手上了。”蔡堡品着茶水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祝红英只微笑不语,继续为他添满茶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参儿丫头怎么样了?”蔡堡忽然收起笑脸,一本正经地问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情绪有些不稳,过些时日或许会好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算是苦了这丫头,真是没想到朝廷的动作那么快。”蔡堡摇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今组织受创,夫人绝不会善罢甘休,我们只需静心等待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话虽如此,我们却不能再坐以待毙。”蔡堡沉思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话怎讲?”祝红英挑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消失这段时日可有查到些什么线索?”蔡堡起身,走到窗前看望着街道上的人流。“范焯已经开始行动,宰相府这几日内不仅进出各种官员,练兵长已相继派出两路兵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岂有此理!”祝红英拍案而起,口中大骂范焯为“逆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蔡堡继续往下说,“调查过程中,有一个人不得不提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谁!”祝红英冷漠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蔡堡刚要开口,忽然,门外出现了一个人影使他迅速收住了声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祝红英不由分说,一个闪现便冲到门口打算抓敌人个措手不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门一开,“是你?”祝红英惊讶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董绍站在包厢门外礼貌地向祝红英作了一个揖,而后开口唤蔡堡,“大人,有公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蔡堡眼神闪烁,朝董绍颔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夫人,秋姑娘的事情想必你最清楚不过,本官先行一步了。”路过祝红英身边,蔡堡在她耳边扔下一句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祝红英呆立在原地许久都没有回过神来,司徒燕愣是喊了她许久才把她喊过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妈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没事!燕儿,找几个武功厉害些的人替我保护一个人。”祝红英叹一声长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司徒燕迟疑片刻,开口道:“妈妈想要我保护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知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司徒燕惊讶地瞪大灵眸,见祝妈妈头疼地扶额,她也不便再多作疑问,“燕儿马上去安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空无一人的包厢内,祝红英站在包厢中间,接连而来的事情堆积到一起,她需要一个人冷静一下,好好理清头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风潮暗涌的深处,一场隐形的血色帷幕正逐渐被拉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