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热点话题:我家影后超会吃

正文第20章 受不了这个打击

[更新时间] 2019-08-19 11:12:43 [字数] 3199

“那就四十卖一盆给您吧!”陆思远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童云蕊惊讶地看着他,节目组规定了,每一盆兰花花苗价格不能低于五十的,陆思远这卖了四十,算不算犯规?她担忧的看着摄像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爷爷听到他肯卖,很是高兴,买了兰花花苗之后,又到夕肴那边,把天星草一起买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把陆思远给气得不轻,偏偏童云蕊不会看脸色,还问她:“陆前辈,刚才那盆价格太低了,应该算是犯规了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犯什么规?我们之前有卖过一盆六十的,算起来不都一样吗?”他没好气的说完,看到旁边的天星草摊子,心里更加不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突然意识到旁边还在拍摄,他立即又换上笑容,问夕肴:“夕肴,你们能不能传授一下秘诀啊?为什么能卖那么高的价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们卖六十,别人觉得他们是骗子,可他们买的是兰花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反观夕肴他们,也不知道卖的是什么东西,还卖那么贵,买的那些人却心甘情愿的掏钱,他觉得夕肴跟单文启才是骗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单文启跟新顾客聊上了,根本没理他,夕肴也不想理的,但是这是在录节目啊,她得忍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秘诀,我们的天星草本来就值这么多钱。”夕肴回答得很官方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单文启尴尬地回过头,继续去吆喝着卖他的兰花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知道太阳下山,夕肴跟单文启的五十盆天星草卖完了,陆思远跟童云蕊的五十盆兰花花苗只卖出去十盆。而且几乎每盆都是买夕肴他们的天星草顾客顺便搭上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即便如此,也比早上的成绩好得多,起码买了五百块,两人决定明天早上早一点过来,继续在这里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单文启载着夕肴回去,四人一道,在回家路上被夕阳下落的美景给迷住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哇,这里太没了!”童云蕊站在路边,对着夕阳的方向张开双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摄像师也忍不住对着天边拍了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夕肴为美景驻足的时候,在宿舍里的许嘉闲得无聊,就打电话给霍彦钦,通知他红薯已经买了,让二老记得查收一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霍彦钦应下后就在电话里问:“夕肴录制得怎么样?顺利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许嘉叹气,“女大不中留啊,跟着她来了,我才知道我是多余了,下期节目给她配个助理就行了,完全用不着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适应能力很强吧。”霍彦钦这是肯定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虽然算不上太了解夕肴,但总觉得这丫头潜力无限,录制一个综艺节目应该很轻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呀!我听节目的人说,人家都去花鸟市场卖花,就她陈独秀啊,跑去菜市场卖,而且还卖出去最多,跟她分一起组的是单文启,厨艺很厉害,两人卖了钱就去买好吃的回来做饭,你知道的,夕肴那个人,只要有吃的,就没别人什么事了,她跟那个单文启呀,好得跟一家人似的,节目组还跟我商量,第一期播出后就给两人炒炒CP……”$&-=@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行!”许嘉还没絮叨完,霍彦钦就语气强硬地拒绝了,“她现在还不到跟谁炒CP赚热度的时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到许嘉说单文启跟夕肴的事情,虽然心里听烦躁的,但起码也是在说夕肴。可一听要炒CP,霍彦钦是绝对不能忍的。现在炒CP,夕肴指不定还会被骂蹭单文启的热度,但她根本不需要去蹭谁,她只会越来越红,到时候连带单文启都会被她带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单文启能跟夕肴一起上综艺就是他最大的幸运了,还想跟夕肴炒CP,做梦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当然没有同意啊,再说了,就算我不反对,张婧也不可能同意。”许嘉没想到霍彦钦反应这么大,愣了一下才回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现在在张婧眼里,夕肴还什么都不是呢,让她跟单文启绑定,张婧肯定觉得单文启吃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反正你给我盯紧一点,不准让两人行为太亲密,别到时候你们不炒,反被观众自己炒起来。”霍彦钦只是随口嘱咐这么一句,却不想后来一语成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了解,了解,你也别给她寄什么吃的了,她现在吃东西的时间都在录制,要是知道有私带,被捅出去了不好,你要是有点良心,就给我寄吧。”许嘉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应许嘉的是霍彦钦挂掉电话后的忙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重色亲友的家伙!”许嘉对着手机吐槽了一句,看到外面天色晚了,夕肴他们应该要回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决定待会儿录制一点夕肴跟单文启的甜蜜时刻,让霍彦钦酸去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众人都回道宿舍后,节目组要所有人都在客厅里,录一下一天的总结,算一下各自的资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用说,资金最多的,的自然是单文启跟夕肴,早上载十盆出去卖光,得到一千块钱,花了四百买食材以及夕肴一百的零花钱,下午五十盆卖光,得到五千块,一份都没花,总计五千五百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接下来就是陆思远跟童云蕊,早上载了五十盆出去卖了五盆花苗,其中一盆卖的六十,用了十块钱买包子,剩下二百五十元,下午载五十盆出去卖了十盆,一分钱没花,总资产七百五十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最后是陈烟烟跟江岸,早上起得最晚,载了一百盆出去,一盆没卖掉,还把花苗都晒伤了,现在放进花棚里抢救,下午因为两个人晒得太狠了就没出去。他们损坏了一辆三轮车,要赔偿一百块,求助单文启,欠账一百块,还从单文启那里借走一百块。所以他们资产一分没有,还负债三百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陈烟烟跟江岸你们要加油哦,明天如果还没起色,你们这第一期可能就输定了。”节目组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陈烟烟上午被晒伤了,脸到现在还没恢复过来,配上她现在不太服气的表情,显得有些狰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放心吧,我们明天会卖出去很多的!”陈烟烟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之前她说什么江岸都会附和,现在江岸实在没力气,也没那心思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陈烟烟其实什么都不会,关键时候还装晕,江岸有点讨厌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总结完,一天的录制就算结束了,刚才在镜头下面,几个人坐在沙发上还热热闹闹的假装熟悉,现在摄像机一撤,都各自起身回房,感觉跟谁都不熟似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有单文启跟夕肴一起上楼,他们不管在镜头前还是镜头后,关系都是一样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早上买的食材还有很多,还需要我做饭吗?”之前在节目里说了晚上要去买螃蟹的,结果节目组说晚饭不用录制了,因为别组的几个人都快饿死了,就等着晚饭节目组不限制的时候好好吃一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用了,留着明天在节目里用吧,我也要吃节目准备的大餐呀。”夕肴是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吃的机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单文启看到她的样子就觉得可爱,“那我们明天在节目里去买螃蟹回来吧,我们现在有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夕肴听到这话,表情更明媚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上的许嘉就拿着手机,把两人一边走一边有说有笑的样子拍摄下来,然后给霍彦钦发了过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工作狂霍彦钦正准备回家,听到微信消息,他又坐回去,点开了许嘉发给他的视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许嘉发完视频后,还很丧心病狂的发了一条消息,问他:“看完你酸不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霍彦钦还没看,但是看到许嘉发的消息,他就不想点开视频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不掉的话,心里又跟猫爪似的,犹豫了一会儿,他还是把视频点开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实也不是什么不能看的画面,就单文启跟夕肴并肩走在一起,两个人不知道在说什么,单文启微笑着,他说一句就会引得夕肴表情雀跃几分,然后认真地看着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眼神里那种对单文启的期待跟依赖,着实让霍彦钦酸了一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他还没酸过久,一个来电显示跳出来,阻止了那个视频继续播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打电话来的是霍彦钦的爷爷,老爷子等电话一接通,就带着一股无名的火气,“彦钦,你奶奶不好了,你赶紧回来看看她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霍彦钦听到这话,什么算不算的,什么夕肴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去,起身就朝外跑,险些把外套都忘记了,又回头拿了外套,下楼开着车就往老宅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霍老爷子也没说霍老太太怎么不好了,吓得霍彦钦以为出了什么大事,路上开太快险些闯了两个红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家之后发现二老都好好地坐在沙发上,倒是他托许嘉买回来的红薯在客厅里放着,两个大箱子装得满满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爷爷奶奶,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他看到两老后,从公司一路上悬着过来的心终于落下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霍彦钦坐过去才发现霍奶奶状态不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奶奶?”他喊了一声,对方没有回应,双目没有焦距地看着前方,他又转向霍老爷子,“奶奶这是怎么了?”这模样像是受了什么巨大的刺激一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霍爷爷叹了一口气,问他:“你奶奶做的红薯糕你也吃过对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心里明白,霍彦钦不太喜欢吃霍奶奶做的糕点,嫌腻得慌,虽然那天是拿了一盒走了,后来也打电话反馈了,但他吃没吃还真不好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吃过的,怎么了?”霍彦钦想,该不会有毒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觉得好吃吗?”霍爷爷又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霍彦钦回想了一下,虽然他不爱吃甜品,但那天他吃的那块红薯糕还可以,味道一点也不腻,所以他诚实的点了点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连你都觉得好吃,那说明你奶奶做得的确很好吃了,可惜啊,今天红薯到了,她就高高兴兴地又做了一批,结果她自己都吃不下,她受不了这个打击,就成现在这样了。”霍爷爷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