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江南烟雨初相见
作者:忆梦南山  |  字数:3159  |  更新时间:2020-04-21 16:40:33 全文阅读

夕市过后便急急忙忙地赶上夜市。

若是平日里夕市过了便要宵禁,街道都用铁栅上锁,姑苏城内便有千百名更夫在街上巡夜,按规定的间隔敲锣。

一更三点敲响暮鼓,禁止出行;五更三点敲响晨钟后才开禁通行,早市便又开始了!

在二、三、四更在街上行走的,笞打四十下;在一更夜禁后、五更开禁前不久犯夜禁的,笞打三十下。

姑苏是个繁华的地段,三月正赶上太湖热闹无比的梅花节,可共享太湖的山水、香花雪海。

又有“虎丘花朝”,白白日里人们结伴到郊外游览赏花,又有姑娘们剪五色彩纸粘在花枝上,称为“赏红”。还需“装狮花”、“放花神灯”,夜市这才得以开放两月。

“百花生日是良辰,未到花朝一半春。万紫千红披锦绣,尚劳点缀贺花神”!

“虎丘花朝”,传说是为花神庆生,姑苏城内外的人尤其是花农便会早早赶到虎丘庙里庆贺,供上三牲干果,或演戏文娱神,焚香点地入夜,夜间在花树枝梢上张挂“花神灯”,灯火与红花绿枝相映成趣;痴情男女漫步花丛中,赏花谈情;文人墨客触景生情,吟诗作画……

一到吉时, 众人便会手提花灯,抬了“花神”,在虎丘、山塘一带游行。

游行往往要“闹”到天亮尽兴而归,比起虎丘花朝,一群人嬉戏起哄,苏流茵更热衷于山塘街热闹的街市。

“销金小伞揭高标,江藉青梅满担挑;依旧承平风景在,街头吹彻卖场箫。”

姑苏仙乐着重豪华,夜市自是繁华,小桥流水,店铺林立,高楼之上红袖客纷纷,喝酒吃肉行酒令,叫卖声不绝于耳,茶楼酒肆商店货铺大开其门,店内店外,人们熙熙攘攘,摩肩接踵!

苏流茵甚是喜欢夜市,每每都会从苏府女扮男装偷跑出来!城内的茶楼酒肆商店货铺自是早被其一览而尽,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行酒令,醉时与那醉红楼上招客的女人眉来眼去,引得那些女子一阵娇笑,果真是颠倒众生的魅力,有时候连杏儿也难分雌雄。

往往这时杏儿便会用手绢遮住其嘴脸,拖住摇摇晃晃的她,免得苏流茵被那招客女子拖去那醉红楼!

定要去买了醒酒药,散去满身酒气,才敢与主子偷偷摸摸地回府去。若是见着老爷,便也尚好,若是遇见夫人,处罚必是躲不过了!

自家的小姐天不怕地不怕,每每罚过,三日内必犯。对此,杏儿也只得深表委屈。

古老的石桥,高大的咧牙咧嘴的石狮,宽广的青石板街道,街上有城隍庙,月老姻缘树,树下往往聚着手提花灯情投意合的男女。

街上有嬉闹的孩子,步履蹒跚的老人,巡街的官员,车马喧哗....

花贩在出售莳花时,用红布条或红纸束缚花枝。 做买卖的小贩卖的东西有玉佩手饰,精致的木梳子,胭脂水粉,雕牌平安饰物……若是吃食便卖的皆是分风味小吃和时令食品。

小摊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

如此热闹的花朝节自是少不了苏流茵。

“小姐,你不要到处乱跑,要是湿了身子,感染了风寒,奴婢可又要被老夫人罚了。”

一身穿杏花紧身上袄,下罩绿纱散花裙的十五六岁的少女手持油纸伞,焦急地移动着脚步。

伞边微轻倾,只见一佳人孤瘦雪霜姿,

衣裳是白乳的上好的丝绸,绣着雅致的竹叶花纹的幽蓝滚边。

白玉发钗,腰系玉带,手持象牙扇,十六七岁的年华,翩翩妖艳贵公子。

在小摊,花灯面前来回穿梭。

“卖花灯咯,好看的花灯敬花神!”

"小公子,看看吧。”

“上好的羊角梳,送姑娘正合适!”

她微微侧过头来,双目如星复作月,面若桃瓣, 朱唇微启,略有妖意,未见魅态,宛然一段风姿。

“好生俊俏的小公子,不知是哪家的小公子……”

“看他买这梳子可是送给她爱慕的女子,要与其私定终身,白头偕老……”

众女子成团犯起花痴来……

“杏儿,你说我可像女子?”苏流茵走近杏儿,目光流动落星河。

杏儿两颊忽的桃红一片,怔怔地回答道:“公子,、、、不不不,小姐、、、。”

流茵用扇子轻轻的敲了敲她的头道:“我说了多少遍,要叫我公子。”

苏流茵轻轻的凑近她绯红的脸庞,一把搂住她的腰,道:“我们的杏儿脸怎么这么红?可是想男人了?”说着将方才买的羊角梳轻轻撇在其鬓角。

“ 杏儿的梳子昨日不是摔坏了吗?”

“哇,这便是小公子心仪的姑娘!”

“我看就是一丫鬟,哪里配的上这么俊俏的公子!”

“我们还是去买花灯吧,俊俏有何用,这清瘦的模样,我看连劈柴的斧子都拿不动!”

“富家公子哪里需要亲自动手劈柴呀!”

两名女子说着竟争吵了起来!

杏儿身子猛地一僵,满脸通红,随之身子往后一仰,手中的花纸油伞飘落在青石地面,。

苏流茵扶正她的身子,放开她的腰身,潇洒的打开折扇,阔步向前走去,留下杏儿呆怔在原地。

“俊俏的公子都走了!你们还在吵什么,不要错过了花神的生辰吉时,到时候花神降罪,赶快去游街才是!”

一青衣女子提醒着说道,这才止住。

这一幕被酒楼上的段楚翊尽收于眼底。

此人身如玉树,上身穿着墨色的锻子绸袍,腰间黑色绣金腰带,紫金冠束发,身躯凛然,丰神俊朗,透着与生俱来的高贵。

“楚翊,这花朝节热闹非凡,比此更热闹的便是你这要过门的小娘子啊!有趣,着实有趣……”

此人面若冠玉,长身如玉,手摇折扇,他的头发墨黑挽发髻,穿白袍着秀锦,腰配白玉之环。

“都来到这里三年了,都不知道爸爸妈妈最近怎么样了?他们肯定满世界的找我”

苏流茵不自觉的黯然神伤。

看着姑苏城的琉璃灯火,鲜月饼,枫叶面,油氽紧酵,猪油年糕,松鼠桂鱼,清汤鱼翅,荷花集锦炖,,,,,,都让人觉得没有了趣味,她感觉到的是天悬地转的无助感。

“啊”苏流茵不自觉地发出了声,好像撞到了一堵坚实的墙。

她抬头一看,一张朗俊的脸映入眼帘,剑眉星目,一双眼光射寒星,龙章凤资,天质自然,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女子的脸顿时通红无比,男色误人,如此近的距离可如何是好啊?

此人背手而立,五官深邃,鼻梁高挺,一双黑眸,散发出凛然的英锐之气,天生带着不可抗据的威严感,却显得与花朝节的喜庆格格不入。

苏流茵心道:我这不是遇见了潘安吧!没想到今日偷跑出来还有这样的好事!

“你看够了没有?”一把淡蓝色的折扇从他手中旋转出来,直抵苏流茵肩部,使其连连后退了几步。

苏流茵吃痛揉着自己的肩膀的叫道:“你有病啊,你撞了人还要打人?”

翩翩公子,分明是青衫折扇,体态婀娜,手如柔荑,肤若凝脂,颦眉微皱,目若秋波,不见嗔怒,反现风韵。

他竟有些失神,随即嘴角菱儿微微翘起,带着一抹嘲笑玩味的笑意,俯身向苏流茵看来道:“是吗?”

看着他俊朗的脸凑近自己的鼻尖,苏流茵的脸顿时红到了脖子上,连忙后退几步躲避。

“公子勿要见怪,我代他向你赔礼,不如去那松鹤楼喝一杯怎么样?”

一位公子手摇折扇,齿编贝,口激朱,俊逸非凡,兰台公子,风流倜傥偏又温润如玉。

 仙鹤楼,哪里的松鼠桂鱼最是美味,苏流茵的双眸立即亮了起来,那美味的松鼠桂鱼好像就在桌子上等着我了,何况还有这些当代潘安相伴,虽然她挺讨厌某人那目中无人的样子。

 

“小姐……公子……公子你怎么不等等奴婢啊”杏儿慌忙跑来!

苏流茵扶额,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真想好好敲打一下她那不长记性的脑袋。

见她那娇嫩的小脸蛋浸着一层薄薄的汗珠,里面的薄衫已被香汗湿透,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委屈地看着自己,其又起了怜惜之心。

苏流茵挥开折扇,巧笑道:“不必了,有缘山水再相见。”举起其扇子道:“杏儿,快点,回去了。”

“小姐,刚才那两人是谁啊,长的跟小姐一样漂亮呢。”

 “有病的人”

“有病吗?我觉得看起来很正常啊”

“他们呀,是专门用美色诱惑像你这种小姑娘,等你上当,然后抓你去醉红楼接客。”苏流茵转身给杏儿做了个大大的鬼脸,吓得她花容失色。

  “小姐你往哪里走,我们不回府吗?”

“急什么,这花神节要至天亮为止,我要去茶酒楼”

  “很晚了啊,小姐,我们还是回去吧。”

  “如此美景,你先回去吧,我随后就到”

“杏儿,你可要去求一处好姻缘,这城里城外的姑娘今日可都借着花神的喜庆去求了姻缘!”

“小姐,您说什么呢!杏儿可是要跟着小姐一辈子的!”

“啊!小姐,您又打奴婢!”

“叫公子!”

  …………

  

“楚翊,你可有阳刚之好,不然这小公子就让与我了!”

  “戴昱,你的后院装不下了吧!”随后,转身,消失在暮色里。

  戴昱看着他的背影跟了上去“只差这一个就装满了。”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