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医馆是非
作者:茜玥镕  |  字数:3800  |  更新时间:2019-08-03 10:30:56 全文阅读

蓬莱乃凡间第一修仙门派,门派驾驭凌云之上,四周祥云缭绕,空中占地万亩有余,蓬莱门下虽每年只收五十位弟子,但门中弟子却上万,五十位弟子皆来自全国各地金英,而每年都有不计其数的人想归入蓬莱门下,所以蓬莱弟子的选拨极为严格,有人甚至苦修一生都不能归入蓬莱门下。

蓬莱门中有十三位长老,其中最为受人尊崇的当属门中百草长老,这位长老是门中辈分最高的长老,不过这位长老却为老不尊,早已不收弟子及不过问门中琐事,一心钻研医术,专注于修丹炼药之事,正因如此百草长老虽已有几百岁,面容却依然极为俊美,实属世间少有的美男子,若是不知他是门中辈分最高的长老,定以为他是门中弟子。

其余十二位长老门下各有千八百弟子,青叶长老身为蓬莱掌门,处理门中大小事务,其余长老予以辅佐,今青叶长老已有两百岁,是所有长老中年岁最高的,却依然要称百草长老为百草师叔。数千年来,蓬莱一直以守护天下苍生为己任。

“蓬莱?”赫连青自言思索道,立即从惊讶转而为惊喜,立即无赖的说道:“原来是蓬莱仙人,今日你坏我好事,所以你今日必须收我为徒。”

赫连青提出的要求让凌霄有些吃惊。

“你以为蓬莱弟子是你相当就当的呀,你这小小世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桑雪抢着说道。

“小雪不得无礼”凌霄一脸严肃的说道。

“噢!”桑雪应了一声委屈巴巴的躲到凌霄身后。

“这位兄台,蓬莱弟子严禁擅自在外收徒,还忘见谅,若兄台真想归入蓬莱门下还忘通过正式的选拔。”凌霄说道。

“你说的轻巧,如是那么轻易就能进入,还用在这里和你废口舌之快。”赫连青翻白眼说道。

凌霄看赫连青不肯善罢甘休,无奈一笑,便从掌心变出一只青纸鹤。说道:“兄台的要求,凌霄属实不能答应,我且将这只青鹤赠与你,若今后兄台有事相求于凌霄,便用这青鹤相传,凌霄定当倾力相助,但要切记青鹤只能用一次,所以兄台要慎用。”

赫连青接过青鹤,刚想要说什么,只见凌霄已带着桑雪御剑消失在人群中。

远离人群的白灵来到江州城南某处,只是这江州似乎并不太平,刚躲过那处纷争,这里纷争又起,一家医馆内,数人正围着一对父女,有人疯狂砸店里的设施,有人对这对父女拳打脚踢,场面甚是混乱。女儿拼命抱着父亲,保护父亲,以免父亲受伤。白灵看到这一幕不禁想到自己爹娘,眼里不禁多了一层暗伤,所以看到此暮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住手”白灵上前喊道。

众人纷纷停下手,看向眼前出现的这位陌生的漂亮女子,白灵上前扶起地上的老伯,老伯的女儿看到白灵,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跪倒白灵面前,拽着白灵的裙角,哭喊着:“姐姐救命,救救我们,救救我们。”

白灵扶起跪在地上的姑娘,温柔的说道:“起来,别怕,我在呢。”

原来这位老伯姓梁,是江州有名的名医,开这个医馆已有多年,江州的人称他梁伯,梁伯一直乐善好施,对于贫苦老人梁伯一般都是免费为他们医治,所以梁伯一直很受江州人爱戴,旁边的是梁伯的女儿小宁,芳龄十六。

前不久赫连员外的夫人(赫连青母亲)身患疟疾,请梁伯前去医治,只是梁伯去时赫连夫人已病入膏肓,梁伯要赫连员外做好最坏的打算,可赫连员外坚持要梁伯为赫连夫人用药,无奈梁伯只能开些简单的补药,结果赫连夫人吃了梁伯的药,病情加重,已是命悬一线了,赫连员外却将一切责任都推给梁伯,认为是他害死夫人,非要抄了梁伯医馆,并要送梁伯去官府。

小宁给白灵描述 事情的经过。

“我劝姑娘还是不要插手此事,这可是赫连府的事情,回头赫连员外怪罪下来,你我可都担待不起呀”说话的是赫连府的李管家。

“哼,赫连夫人还尚未仙去,你们就要抓为夫人医治的人,岂不愚蠢,依我看你们的赫连员外根本就不是诚心想救夫人。”

“修得胡说,我们老爷夫人的感情如月可鉴。”

“好,既然如此,何不带梁伯重新为夫人诊治,即然没到最后关头,又怎可轻易放弃。”

梁伯听到白灵这么说,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道:“姑娘,老夫恐怕真的医不好赫连夫人了,夫人已是命悬一线,老夫实在是无能为力了呀。”

“梁伯别怕,我陪你一起去,我会帮你的。”白灵扶起地上的梁伯,细声道。

“姑娘你快走吧,此事与姑娘无关,姑娘何必趟这淌浑水呢,且不说姑娘不懂医术,就算姑娘真懂医术,可姑娘年纪尚轻,资质尚浅,又怎知赫连夫人所得是何疾病,就算老夫行医数十年,赫连夫人所得疟疾老夫也从未见过。姑娘你还是走吧,老夫不想连累姑娘。”梁伯哀声道。

“梁伯你放心,你一定可以医好赫连夫人的。”白灵坚定的看着梁伯。 

梁伯拗不过白灵只好妥协。

“姑娘你可想好,若是救不了夫人,你可是也会受到牵连。”李管家,带着猜疑的口气说道。 

“是,白灵明白,若是救不了夫人,我任凭处置。”白灵冷静且胸有陈竹的说道。

“好既然如此那随我来吧!” 

就这样在白灵的陪护下,梁伯再次来到了赫连府,为赫连夫人看病。

另一处,还在街上的赫连青也接到府里下人的通知,说赫连夫人病危,赫连青便急忙赶回府中,正好碰到与梁伯一起来为赫连夫人看病的白灵。

“是你?”赫连青看到再次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白灵,有些吃惊的说道。

白灵点头示意了一下。

“你怎么在这儿?”。

“少爷,这位姑娘非说,梁伯能医好夫人,我便带着梁伯重新为夫人医治。”李管家插嘴道。

赫连青上下打量着白灵,一想今日街上白灵在众目睽睽之下飞走的场景,便觉得此女子绝非等闲之辈。

"那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去。"

“是是是,小的马上带,梁伯和这位姑娘见夫人。”

白灵见到赫连夫人,夫人已是昏迷状态,鼻息间尚留一丝气息,梁伯看见床上虚弱的赫连夫人,已是乱了阵脚,吓得退直发软。

白灵让李管家先出去,赫连夫人的卧房里,只留下白灵与梁伯。梁伯紧张的不停在屋里穿梭,嘴里还不停念叨着“姑娘你说现在该怎么办,我是真的无能为力了呀,早知道就不该拖累姑娘的,哎。”

白灵看着焦急南安的梁伯,不禁失笑,她扶梁伯找了个椅子坐下,白灵紧握梁伯双手,坚定的说道:“梁伯别怕,我会救好夫人的。”

“你?可是?算了姑娘还是别开玩笑了,一会儿出去,求求赫连老爷,说不定赫连老爷还能对姑娘网开一面,至于老夫已活了大半生,即便被抓了也无所谓,只是还求姑娘,老夫走后一定要帮我好好照顾小宁呀。”梁伯突然红着眼说道。

“梁伯的忙,我帮不了,照顾小宁的事还是梁伯亲自来吧。”白灵站起转身说道,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

白灵来到赫连夫人床边,手里变出一根红丝线,白灵手一挥线的一端便自动缠到了赫连夫人的手腕上,白灵抓着线的另一端,为赫连夫人把脉,片刻后白灵收起红线,红线又消失在白灵的手掌中,接着白灵手中又变出几根银针,手掌一推银针便插到赫连夫人头上几个重要的穴位,白灵动作一气呵成,在一旁的梁伯早已看傻了眼。

“切记,千万不要将你所看到的泄露出去。”白灵一边说着,手里又变出一颗药丸给赫连夫人服下。

“是是是,姑娘放心,梁伯一定不会外传。”

服下药的赫连夫人,动了动手指,皱了皱眉头,眼睛也慢慢睁开,梁伯看着慢慢睁眼的赫连夫人,严以掩盖脸上的喜悦与震惊。

“醒了,醒了,赫连夫人真的醒了。”梁伯又惊又喜的说道。

众人看着梁伯与白灵带着赫连夫人从屋内走出,皆既惊讶到傻眼。

“娘,娘,你真的醒了,你吓死孩儿了,孩儿以为再也见不到娘了。”赫连青看到赫连夫人,激动的一边哭着一边抱住赫连夫人说道。

“快,快,快去通知老爷,就说夫人醒了。”李管家也激动的说道。赫连老爷已经因为赫连夫人的病已是几日未眠了,刚刚才好不容易才在下人的劝说下去休息了。

“你个臭小子,是不是在我昏迷的这几天,又到处闯祸了。”赫连夫人可没有象赫连青那么煽情,反而是拽着赫连青的耳朵说道。

“娘,娘,娘疼,怎么会呢,娘生病,青儿已是夜不能寐,哪有时间还会出去闯祸呢。”赫连青捂着耳朵说道。

“这还差不多。”赫连夫人松开赫连青拍拍手说道。

“老爷呢?”赫连夫人看向李管家问道。

“噢,夫人生病期间,老爷已几日未眠,刚才歇歇下,我已派人去叫老爷了。”

“夫人。”一个低沉却又难掩激动与惊喜的声音现在众人耳边。

“老爷。”赫连夫人看到赫连老爷,不顾旁人眼光满是欢喜的抱住赫连老爷。

“夫人你终于醒了,真是苍天有眼。哈哈哈……”

“是老爷,这次多亏了梁伯与这位姑娘。”

“哈哈哈,来人赠与梁伯黄金百两。”

“老爷,这太贵重了,梁伯受不起呀!”

“哈哈哈,你能受得起,要知道夫人的病可比这区区百两黄金贵重多了。”

“是,谢赫连老爷。”梁伯接过黄金说道。

赫连青将白灵拉到一边。

“我知道是你救了我娘。”

“恩。”

“说吧你想要什么?只要是你说的出口的,且我赫连府有的,你随便拿。”

白灵眼里没有温度的看向赫连青,赫连青被看的稍有些不自在,转而带着一丝傲慢说道;“若是你在这府中没有喜欢的东西,你也可以和我爹娘商议一下,可以选择嫁给我。”

对于赫连青的话,白灵倒是没什么反应,反而把自己给说脸红了。

“若是赫连公子,将对所有给予你帮助的姑娘都娶过门的话,那赫连公子岂不早已妻妾成群了,我又何必来凑热闹呢。”白灵带着一丝讽刺说道。

“喂!我是那么肤浅的人吗?你知不知道这江州想要嫁给我的姑娘都排到城外了。”赫连青有些恼羞成怒的喊道。

白灵依旧冷淡的说道:“赫连公子的好意我心领了,告辞。”说罢便转身向梁伯走去。

“喂!”赫连青仍有不甘,像是被人玩弄了一般,便在后面喊道。

“梁伯我们走吧。”白灵来到还在与赫连夫妇寒暄的梁伯身边。

“哎!老爷,夫人梁伯告辞了。”梁伯向赫连夫妇辞别道。

说罢白灵便和梁伯转身离去,只是此时还不甘心的赫连青又追上前喊道:“喂!我一定会娶到你的。”

梁伯听到赫连青在身后的喊叫,便停下脚步看向白灵,白灵亦看向梁伯,摇了摇头,二人便头也没回向前走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