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又见冥城
作者:茜玥镕  |  字数:3114  |  更新时间:2019-08-29 23:36:52 全文阅读

或许刚刚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受了一丝惊吓,白灵泪水不停的在眼眶里打转,白灵不由纷说的猛地扎入冥城怀里。紧紧的抱住冥城。

“对不起,我知道我不该这样的,但是拜托请不要推开我,我只是有些意外,有些害怕,有些无助,就一会儿,一会儿就好。”白灵将头埋在冥城怀里说道。

刚刚亦受伤的冥幽此时正躲在暗处看着这一切,冥城就这样任由白灵抱着,目光深邃的看着躲在暗处的冥幽。与冥城对视的冥幽,或许冥幽自己都没发现,此时的他眼里多了层暗伤,只是嘴角依旧露出一个难以捉摸的笑,便独自消失在夜色中。

赫连青看到这样的场景心中难免有些酸涩,其实他早知道白灵和他们不是一类人,只是他心里还抱有一丝侥幸,只是当真正看清事实的时候,心中的痛却让人有些窒息。

“娘,我们回去吧。”赫连青神情黯然的说道。

“儿子”赫连夫人心疼的看着儿子,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你还打算哭多久。”冥城幽幽的看着还在自己怀里哭泣的白灵。听到冥城的话白灵有些尴尬的从冥城怀里抬起头,用手擦了擦红肿的眼睛。白灵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见到冥城她所有的坚强和冷漠全都瓦解,此时的她就是那个最真实的自己。

“对……对不起。”白灵抽了抽鼻涕说道。

“妖王借住在凡人体内修补元神,看来这人间又要‘热闹’了。”冥城转动着右手食指有着麒麟图腾样式的戒指,饶有一丝兴趣的说道。

“妖王?不可能当初我们可是亲眼看见妖王抱着姐姐被压到幽冥堂的废墟里。他不可能还活着。”白灵吃惊的后退了两步,难以置信的说道。

“你还真是天真,你知不知道。我们除了肉体以外还有元神。只要元神不毁,他就永远不会死,妖王千年的修为,元神又怎会轻易被毁。”

“那么姐姐,姐姐也一定还活着对不对,她还没有死对不对。”白灵突然心头涌上一阵惊喜,激动的抓住着冥城的两只胳膊说道。

“她死了。”冥城淡淡的说道。冥城亲眼见白芙那日被剑所伤,且白芙修为尚低,冥城断定白芙元神已碎。

白灵心中燃起的希望瞬间又被熄灭,刚才满脸的惊喜瞬间又变成黯然。白灵失落的向后退了一步,红着眼眶喊道;“不会的,你说谎,妖王的元神还在,姐姐的元神也一定还在。”

冥城看着有些固执的白灵,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便转身离去,刚才还哭闹着的白灵看冥城离去,便急忙喊道;“喂!你去哪?”

冥城停下脚步,勾起嘴角说道:“这里太吵,去一个安静的地方。”

白灵马上会意到冥城是在说自己,便急忙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跑上前喊道:“喂!你不能走。妖王元神之所以会来江州皆是因你我,你走了这些毫无法术的凡人怎么办?”

冥城转身看着向自己跑来的白灵,轻蔑的说道;“哼!这些凡人的生死和我有何干系,别忘了当初可是你要求我和你去的幽冥宫。”

“我……我……我没想过会这样。”白灵有些愧疚的低着头说道。

冥城看着满是愧疚,被自己逼得说不出话的白灵,心中不禁失笑,嘴角一丝上扬便毅然离去。

“等一下!”白灵看着冥城离去,再次急忙追上冥城拽着冥城的胳膊说道。

“拜托,你可不可不要走。我想让你留下来。我不能将这些凡人置于水深火热自己却逍遥法外。”白灵带着一丝坑求的目光看着冥城。

冥城看着白灵坚定而又无助的目光心中不禁一软,“说吧,这次你拿什么来换。”

“恩?”白灵有些茫然的看着冥城,不过随后白灵便立即回忆起上次冥城去救姐姐是因为他拿走了爹留给自己唯一的玉佩。

“我~~”白灵诺诺道,想来自己也没有什么是可以和冥城交换的了。

“我乃堂堂魔族太子,这亏本的事我从来不干,既然你没有东西与我交换,你又凭什么让我为你留下。”冥城一脸冰冷的说道。

看着说不出话的白灵冥城轻蔑一笑,便径直离去。

“等一下!”看着冥城再次离去,情急之下白灵再次拉住冥城的胳膊,脑中一片混乱的便将自己的唇与冥城相扣,冥城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感受着嘴间的那一片柔软,顿时脑中亦是一片混乱。

片刻之后,白灵将自己的唇慢慢移开,气息有些凌乱的说道“有,我用自己和你交换,我将我自己交于你,拜托,请你留下。”

“你可想好了,我乃魔族太子,厌恶别人言而无信,日后你若反悔,我便杀了你。”冥城搂过白灵的腰,让白灵更加靠近自己,冥城的眼眸依旧冰冷,低头看着白灵,过近的距离,以至他们甚至能感受道彼此的气息,让白灵不禁脸颊发烫。

“是!我知道。以后我便是你的人,我愿意终身侍奉于你。”

冥城放开有些不知所措的白灵,轻笑一下便再次转身离去。白灵以为冥城又要离开便再次喊道:"喂!你去哪?"

冥城停下脚步并没有回头只是冷冷的说了句:“还不快走?”

“恩~噢”处于呆滞状态的白灵这才反应过来,便加快脚步急忙跟在冥城身后。

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惶恐,白灵一路都保持沉默,不敢多说一句话,直到冥城将其带到一个令白灵乍然之地,此处离天空十分的近,十五的明月仿佛触手可及,天空中群星闪耀,让白灵觉得仿佛置身星海,漫天的萤火虫在夜空中飞舞,景色美的让白灵有些痴迷。白灵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白灵小心翼翼的用指尖触碰漫天飞舞的萤火虫,萤火虫再被白灵碰后便又飞到另一处。

终于多日来白灵的脸上终于渐露笑容,冥城看着白灵如此欢喜不禁心中也流过一阵一丝得意,白灵光顾着看着眼前的美景,竟没发现前方有一颗高约三十多丈,粗约十几丈的古树,冥城身子一跃飞上树枝,躺在树枝上枕着一只胳膊饶有兴趣的看着树下还在发呆的白灵。

白灵这才发现竟有如此之大的一棵树,白灵目测此树至少也有千年,说不定此树的年纪或许比自己还要大,白灵对于眼前的一切甚是震撼,身子一跃便也飞到离冥城不远处的一只树枝上。白灵坐到树枝上,探出身子看着冥城满是好奇的问道;

“喂,这是哪?这里好漂亮呀!”

冥城闭着眼睛,沉默不语,听着白灵在一旁不休的问道着,倒也别有一番趣味。

“喂~这里有名字吗?”白灵不屈不挠的问道。

“没有,你随便叫吧。”冥城继续闭着双目,淡淡的说道。

“恩~星辰流萤相难分,明月古藤探如囊。好美的景象,我们就叫此处景苑吧,‘恩~就叫这里景苑数吧!好不好?’”白灵满心欢喜的问道。

冥城继续闭着眼没有说话,白灵见冥城没有说话便当是默认了,便也躺在了树枝上,看着漫天的星河,脑中不断浮现出爹娘,姐姐惨死时的画面,泪水又不由的夺眶而出,带着无限伤痛的泪水划过脸颊。八月的微风吹道身上甚是舒服,不一会儿白灵便困意来袭,朦朦胧胧白灵便睡了过去,只是白灵轻微一个翻身竟从树枝上掉了下来,辛的冥城机灵接住了掉落的白灵,冥城接住半空中的白灵,再次飞到枝头,手一挥好几枝树枝竟然合并在了一起,树叶也聚拢在了一起铺在聚在一起的树枝上,就像一个软的垫子。

冥城小心翼翼的将白灵放到聚在一起的树枝上,看着熟睡的白灵冥城下意识的放轻了动作,或许冥城自己也没有发现此时的自己是有多么小心,深怕弄醒怀里的白灵,或许这样的自己冥城自己都感觉陌生,不知为什么自从遇到了白灵,冥城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打破自己的原则。

冥城温柔的拭去白灵还残留在眼角的泪水,忽觉得胸口一阵阵痛,便立即收回了手,捂在胸口,冥城微微皱了皱眉头深情的看着白灵,勾起嘴角喃喃道;“看来你逃不掉了。”

星空璀璨,清风微凉冥城再次躺回原来的树枝,目光深沉看着夜空,不知思索何事,夜风微凉不一会儿冥城昏昏欲睡过去。

江州,昨夜的骚乱留下的恐惧并未因为黎明的到来而衰退,清晨整个江州再次陷入混乱,整条大街都陷入哀嚎之中,赫连青出门吃惊的看前的一切,原来是昨夜被刘员外吸取精元的人,今早都不翼而飞,而这些失踪尸体的家人,见亲人尸体莫名消失,悲痛与恐惧齐来,自然不能安定,此时整个江州都被被一股抑郁的氛围所笼罩。

赫连青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景象,预感这江州定有大事发生,届时真个江州都将陷入混乱,顿时一种无助与恐惧感向赫连青袭来,霎时间赫连青突然想到凌霄曾赠与自己一只青鹤,他日若是有事相求便可以青鹤相传,想来蓬莱以守护天下苍生为己任,若是蓬莱得知此事定不会坐视不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