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夺爱小殿下 > 正文
第八十八章梅尔的固执己见
作者:拾柒姑姑  |  字数:3084  |  更新时间:2021-02-15 20:26:00 全文阅读

除了夕风几个暗卫,还有职责在身没有喝酒,其他每个人都喝了许多。

梅良辰也都酩酊大醉了,见人就要搂,梅家几姐妹,为了避嫌,只能离他远远的。

他拉着夕风又搂又抱,还拳打脚踢,夕风怕他出丑,只好带他回梅园了。

就连顾清雪也有了醉意,脚步有些轻浮起来。

“小姐,来,别走,我们再喝过。”

梅柳拉着她,不让她走,扣住酒瓶,又给她倒了满满一杯酒。

“来来来!不醉不归!”

顾清雪拿起酒杯,和她碰了一个,仰头一口喝下。

………

“小…姐!……来!干………杯!砰!………”

梅柳手里的杯子终于拿不住了,从手中滑落,人也跌坐在了椅子上,趴在桌上,嘴里还嚷嚷着:

“小…姐…干…杯…干…”

顾清雪勉强撑起身体,手试图拉了拉梅柳,没拉起来。

梅依没怎么喝酒,还算清醒,她扶起不醒人事的梅柳,对顾清雪说:

“小姐,她喝醉了,我扶她回去休息,小尔,小姐就交给你了。”

梅依不等她回答便扶着梅柳离开了。

“唔…呵呵呵!你…醉了…你…还…是…太…嫩…了…点…”。

梅姗梅诗梅舞梅柒几人,也已醉得一塌糊涂,互相搀扶着,跌跌撞撞相继离开了。

“来来来!人呢?都去哪了?接着喝啊。”

顾清雪醉醺醺的,转了个圈只看到梅尔一人了,她拉扯着梅尔,身体不稳,晃了一下,倒在梅尔臂弯里。

“小姐!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回去休息吧。”

梅尔身材比较高大,托着她也不是很吃力。

“你是梅尔?你你你别动,我都看不清你的脸了。”

顾清雪的眼前出现了很多个梅尔的脸,重叠又分开,分开又重叠。

“小姐,我没动,是你醉了。”

梅尔有些不是很自然,拉下了顾清雪在她胸口乱动的手。

“我才没醉,谁说我醉了?明明是你在乱动。”

顾清雪双手捂着梅尔的脸,想用力固定,不让她乱动,眼前却同样出现了几个梅尔的脸。

温热的手掌贴在梅尔的脸上,眼前是一张放大的好看的脸,看着眼前醉眼如厮的顾清雪,梅尔的心砰砰砰直跳。

顾清雪歪头歪脑看了许久:

“你是景儿吗?”

梅尔的五官,长得与白景瑜有些许相似,顾清雪醉酒把她看作了白景瑜了。

“小姐?我是梅尔!”

“梅尔???对,是梅尔,来,再陪我继续喝。”

“小姐!夜深了,该回去休息了。”

梅尔扶着东倒西歪的顾清雪往雪园走去。

早晨!梅依早早就起来了,往雪园赶来,她忽然想起,还有些事情没有和顾清雪交待,却在雪园与神色慌张的梅尔撞了个正着:

“小尔?你怎么…”

待她看清梅尔此刻的模样后,脸上震惊不已,她从来没有见过她有狼狈的时候,因为梅尔的武功,是她们几姐妹中最高的。一般没有什么人是她的对手。

“小尔!你怎么了?”

梅尔头上的头发像是胡乱中匆忙绑起的,衣服凌乱,领口处还有两个扣子都没来得及扣上,白皙的脖颈上许多个红痕,嘴唇也是红肿的一片,眼底全是青紫灰色,像是一晚没睡。

她现在的这个的样子,活脱脱就是被人凌辱过后的模样!

梅依看见她的这个样子,立即就暴跳如雷起来:

“这是哪个混蛋干的?他娘的,老娘要弄死她!………唔…”

梅尔一把捂住她那大声嚷嚷的嘴,回头看了一眼那紧闭的房门,忍住身体的不适,拖着梅依往雪园外走去,直到来到一个无人的角落,才放开她。

“小尔,你干嘛?告诉我,这到底是哪个混帐干的,姐要弄死她去!不够!还要剁碎了喂狗才行。”

梅依怒气冲冲,双拳紧握,气得浑身发抖!

“姐!这件事,求你帮我保密,行吗?就像帮我隐藏我的男儿身一样,永远都不要说出来。”

梅尔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尖,默默说道。

“这怎么可以……”

梅依蹙眉,怒不可遏!她怎么可能放过一个欺辱了自家弟弟的女人?她弄死她都觉得太便宜她了。

梅尔扑通一下,跪在了梅依的面前,一向冷清的眼中换上了乞求。

“姐!我求你了!”

“你…小尔…你…这是干嘛?快起来!”

梅依吓了一大跳,她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个样子,拼命想拉他起来,他却不肯起。

“姐!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了。”

梅尔的性子很执拗,他不想说的,你永远不会从他口中听得到的!

“你……”

梅依气极,见他如此维护那个人,她慢慢静下心来,思绪了片刻,才开口:

“是…小姐吗?”

她试探地开了口。

梅尔惊慌的抬眸看向梅依,见他这个反应。梅依知道,自己猜对了。

“姐!…”

“唉!起来吧!我不说。”

梅依拉他起身,帮他整理好身上的衣服,才缓缓开口。

“但是,你这个样子,任谁都看得出来的。你怎么隐藏?”

他嘴巴那么明显的红肿,和脖间留下的那些红印,明眼人一看都知道他昨晚上干嘛去了。

“我……我现在就走。”

梅尔拿出一个纱巾,把自己的脸掩盖在纱巾下面。他拉了拉衣领,却怎么也遮不完那些红印。

梅依看不过眼,把自己身上的披风解了下来,亲手披在他的身上!

“你去哪?小姐那边我要怎么说?要不,告诉小姐,或许她……”

梅依用商量的口吻说,他是她最心疼的弟弟了,从小被他的父亲当成女儿来养,就为了得到他母亲的宠幸,与稳固家族的地位。

有什么苦都只能往自己的肚子里咽。

若不是她无意中发现了他的男儿身,只怕他的这个秘密永远都不会有人发现的。

“不要说!你就说,我有重要的事情,回去处理了,不要让她知道这件事。”

他摇摇头,他知道梅依想说什么,以小姐的善良,如果告诉她真相,她一定会给自己一个名份的。

但他不想这样,他怕自己会贪心,想要得到她的爱,想要更多,会让她觉得负担,怕最后贪心会令自己迷失,做出错事。

就像他的父亲一样,为了得到母亲的爱,做了许多的错事,最后…落得个,不得善终的结局。

昨晚她醉酒将他扑倒,一夜的温存,她在他身上的每一个动作,都温柔体贴有加,甚至让他以为她对他,是不是也有着同自己一样的想法的。

他没有极力去抵抗,而是选择,默默承受,以为自己一直以来心中的梦,就快要实现了。

可是,她对他做着男女间,从她口中叫出来的名字却是另一个男子——景儿!

他的梦在那一刻破灭了,他原来只是别人的一个替身。

但!只有一夜也够了,他一辈子也不会忘了这一夜的,就当………是自己做的一个美丽的梦吧。

…!!!

“景儿!”

顾清雪头痛欲裂,她按了按太阳穴,坐起来,屋里却没有白景瑜的身影。

昨晚喝了点酒,她隐约记得,没有控制好自己,对他好像粗鲁了点,想不到,那家伙可爱的紧,昨晚竟然比平时热情了许多,还懂得安抚她,嘻嘻嘻。

顾清雪满足地伸了伸懒腰,也起身了。

………

“什么?她就走了?还没有好好跟她切磋一下武艺呢。”

当梅依跟顾清雪说,梅尔有事先离开的时候,她只觉得有些惋惜。

“小姐!昨晚………”

梅依想说什么,又想起答应了梅尔的事,支吾了半天,还是没有说出口。

“昨晚?哦,昨晚喝得很尽兴,有机会,我们还要再喝。”

顾清雪大手一勾,搂住了梅依的肩膀。

“小姐就没感觉到…昨…晚上…有…什么不同吗?”

梅依状作不经意间,的随口一问,目光撇向远处。

“昨晚?有什么事发生了?”

顾清雪蹙眉,昨晚醉醺醺的,好像真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啊?难道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吗?

“没有!就是一向滴酒不沾的梅尔,居然也喝酒了,有些意外而已。”

梅依掩饰地笑了一下。

“哈哈哈!我还以为什么事呢,高兴吧!那么久不见了。就是她走得太快了,不然,还可以继续喝的。”

梅尔见顾清雪毫无察觉,暗暗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便不再提了。

就在这时

“顾清雪!顾清雪!顾清…咳咳咳……雪……赶紧……赶紧……墨云离…他出事了,了…”

梅良辰跌跌撞撞地从外面冲了进来,一边走一边大喊。

顾清雪闻言,立马沉下脸色,扣住梅良辰的双肩,冷声问:

“你说什么?”

“啊!痛!你抓痛我了。”

顾清雪是练武之人,手劲很大,扣得梅良辰的双肩生疼。

“说!你把他怎么了?”

顾清雪怒视着梅良辰,恶狠狠的样子。

“痛…什么我把他怎么了?是白景瑜…说他肚子痛!你给我松手!”

“嗖!”的一下

顾清雪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了。

“嘶!哼!混蛋,你这个坏女人!我…!我……我跟你的梁子结大了。”

梅良辰揉了揉被她捏痛的肩头,眼泪珠子都出来了,他咬牙切齿地指着顾清雪的背影大吼。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