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弃妃仙途 > 正文
第九章 对峙
作者:禾子几  |  字数:2030  |  更新时间:2019-08-09 23:47:13 全文阅读

“说,若是不说,搜魂就是了。”

   搜魂,是高阶修士将自己的神识注入进低阶修士的识海中,通过破坏其元神,得到该修士的记忆的一种极为残忍的手法。

   时天寒并不是个狠辣的人,可一想到万一这人是太后派来的在此地埋伏的,他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活着出去的。

   实际上是时天寒多虑了,哪里会有青染这样的刺客,她身上甚至还穿着淑妃送的那件淡蓝色的宝衣,虽然不醒目,但看起来就不像是个刺客。

   不过青染也从他这句话里意识到了什么,若是被墨飞云那老家伙的人抓个正着,哪给她什么辩解的机会,皇帝那边肯定也是一样的,直接就原地处死了。

   她迅速的组织了一下语言,十分熟练的换上了一副害怕胆小的样子,就连声音听起来都是颤抖的,

   “大……大侠饶命!我,我只是路过此地,并没有起什么歹心呀,你看,玄武石还在这里好好的呢,我并没有拿走呀!”

   虽然这话没有什么说服力,但是很显然对方和自己的目的是相同的,否则关注点也不会只在玄武石上。

   方才她拿走了那么多东西,他都没有质问自己为什么盗窃那些物件,第一个关注的东西是玄武石,就说明他也想要这东西。

   “你这话是骗傻子呢吧,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说还是不说?”

   看着青染这副随口就能脸不红气不喘编出谎言的样子,时天寒就气不打一处来,本来只打算无论她说什么都直接弄死,现在反倒想弄个清楚。

   “我……我说!大侠您能不能先放开我,反正您修为比我高,我也跑不了,你这样勒着我,我喘不上气的!”

   这人来时自己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想必肯定是修为要比自己高的人,只是玄武帝国化神期的就那么几个,基本上青染不说熟悉,也都认识了,这人又是从何而来的。

   难道他,不是玄武帝国的人?

   这就不难解释了,怪不得要来偷玄武石。

   极力的给自己增加一丝逃跑的机会,青染可怜巴巴的说道,

   “我可是个女子,在深闺里呆惯了,您这样,我实在是恐惧。”

   下一秒她的脖子就被勒的更紧了,这突如其来的力道让她猛地干咳起来,不知是错觉还是真的,总觉得从那人身上传来一股寒气,只叫人后背发麻。

   看来他是打算致自己于死地了!

   事实上时天寒确实是这样打算的,他意识到自己在做的事情根本毫无意义,不管她到底是什么身份,看到了自己,就必须灭口,这是没法商量的。

   就在他打算手下再加些力道直接送青染归西的时候,一阵剧烈的麻痛感却从那只勒着青染胳膊的手臂上传来。

   这股疼痛使他下意识地将青染推开,面具下的眉头微微皱起。

   “你是!”

   脱了身的青染的了空子,迅速从桌子上拿起玄武石,深知自己是没办法从对方手中逃出去,便环绕起了浑身的紫雷。

   这几乎能够轻易毁灭一个元婴初期修士的紫雷,就算是化神期的修士挨上一下,也会吃点苦头。

   “对不起了前辈,我真的需要这东西。如你所见,这玄武帝国拥有雷灵根的就我一人,如果不是生活所迫,我怎么可能来这里偷东西。”

   她企图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琴妃?”

   对于这位有着变异灵根的琴妃,时天寒多少还是有些听闻的,不过也没怎么把她当做一回事,只觉得她和后宫里的妃子别无两样而已。

   此时看着那刺目的紫雷下,映照出的那张带着狡诈笑意的绝美脸庞,时天寒反倒觉得有些棘手了。

   他实在拿不准这人为什么要来这里,难道真的也是为了偷走玄武石?

   这不应当啊,她马上就要封后了,正常的女子要是有这种殊荣,岂不是要乐的找不到东南西北,这人倒是奇怪的很。

   “对,不过我有名字,我叫青染。我也不想作为炉鼎被献给那个不分青红皂白的变态老皇帝,虽然我没有见过他,可是那种只凭一面之词就把人关到冷宫里去的家伙,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可是前辈你这般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至情至理,怎么会为难我一个弱女子呢?”

   时天寒的嘴角抽搐。

   这人居然这般无耻,为了逃走,还不惜把他那样贬低,如果她能把身上的那一圈雷收起来,可能这话还会有一点说服力。

   但可惜时天寒不想和她浪费什么时间,虽然依旧不清楚她为什么想要出逃,但是无论如何不能让她把玄武石带走。

   于是便从随身带着的储物袋中抽出长剑一柄,剑尖直指对方眉心,二话不说就刺了过去。

   青染暗道一声不妙,咬了咬牙,侧身躲过这一剑,散去身上的紫雷,没有办法,有的时候人活着,就是不能要尊严这东西。

   只见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以手掩面,伏在地上,痛哭道,

   “前辈,您就给条活路吧!在这深宫里,一个女人怎么样才能独善其身,若是逃不出去 这辈子就毁在这里了。”

   方才还一副要和他决一死战的架势,居然在自己拔剑之后就变成了这副怂样,这是演哪门子的苦情戏。

   时天寒越来越摸不着头脑,耐心也已经全部消失了。

   于是不再管她说什么,挥剑朝着青染的颈部砍去。

   “若是前辈你非杀我不可,我就自爆元神在这里。”

   不弄出点动静来,是真的没辙。

   若是我元神自爆,把这藏宝阁都炸了,我看你还走不走的掉!

   “其实,我只需要在你自爆之前杀了你,你就没那个机会了,有本事你现在就来。”

   被她惹火了,没想到这种鱼死网破的办法她都想的出来,不过这也确实威胁到了时天寒,这让他觉得十分的不舒服。

   见时天寒并没有下一步动作,便知道是威胁成功了,青染站起身来,没事人一样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道,

   “不敢不敢,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怎么敢做那种事情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