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的远方有你吗 > 正文
第十六章:彼此心尖上的难过
作者:施落  |  字数:3166  |  更新时间:2019-08-08 18:29:43 全文阅读

何已然喝了很多酒,控制不住得想要麻痹自己,已经酒醉八分了。班里人多少都看出有些不对劲,但也不好说些什么,但李安婧看的很清楚,自从姜知进来,她就不停地在喝酒,鸡尾酒,黑啤,啤酒,都喝了许多。何已然趁自己还有些意识的时候,想要离开,于是给杨浠打了电话。

何已然即使醉了,在众人面前依旧坚持不失态。就刚出包厢门口,何已然站在走廊时,姜知突然挡在了她的面前。

“好久不见。”熟悉的声音。

何已然忍住自己想哭的冲动,强颜欢笑,“嗯……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姜知点头,并没有打算放过她,“喝那么多酒干嘛?”

何已然微微抬眸,如果再不走的话可能就要掉眼泪了吧,“和你没关系。”

  姜知拽住她的手腕,“我送你下去。”

何已然只是挣开,没有回头,“不用,你女朋友还在里面等你。”然后落荒而逃。

姜知在原地看着她跑开的背影,愣了好一会,才转身回包厢。何已然在海滨大桥等了一会,才见杨浠匆匆赶来,林其洋和江蓝生也在。

杨浠诧异地跑过去扶住她,“小然子,你喝那么多酒干嘛?”

何已然忍不住哽咽,捂着自己的胸口,“这里……这里难受……”

杨浠心疼,“你这是怎么了呀……?”

何已然却只是抱着她哭,眼泪如决堤般滚滚而下,江蓝生在一旁看着揪心,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杨浠急得也快哭出来,“你跟我说,你怎么了啊,跟我说,我好帮你解决问题是不是……?”

何已然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蓦得抬起头,“姜知……你帮我告诉姜知好不好…说我喜欢他,说我想和他在一起,你去帮我和他说说,说我后悔了…说我后悔没有和他表白了…你帮我告诉他好不好……”

江蓝生已经呆愣在原地。

杨浠听的有些不明所以,“姜知…姜知是谁啊?”

何已然没有回答,只是哭,“已经没用了,他已经有女朋友了……”

杨浠也不再询问,只安抚着何已然,“好啦好啦,不想那么多好吗,没事的……”

那天晚上的后来,杨浠背着何已然回了何家,把何必青都吓了一跳,杨浠简单解释了一下,便陪何已然回了房间。只是江蓝生不太好过。

   林其洋陪江蓝生在海滨大桥坐着聊天。

江蓝生看着远方的灯火,有些凄凉,“原来她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啊……”

林其洋拍了拍他的肩膀,“怎么?想放弃了啊?”

江蓝生摇头,“连Asicous都能看出来的喜欢,为什么她看不出来。”

之前在毕业晚会上的时候,江蓝生和Asicous有简单地聊过一会,是Asicous开的头,“You told me before that you have a girl you like, it should be the partner that you brought today.”(你之前跟我说过你有喜欢的女孩子了,应该就是今天带来的这位舞伴吧)

江蓝生却笑了,“Why do you say that?”(为什么这么说)

Asicous笑着开口,“You look at her eyes is very diffrent. When you look at us, you are indifferent, but when you look at her, you will feel very warm and gentle.”(你看她的眼神就很不同啊。你看我们的时候都是淡漠疏离的,但看她的时候会让人感觉到很温暖很温柔)

江蓝生像是在自言自语,“Has it been so obvious…”(原来已经表现得这么明显了吗)

Asicous笑容中有些苦涩,“Lacheris,even so, I hope you can remember that I will always like you.”(即使这样,我也希望你能记住我会一直喜欢你)

江蓝生微微点头,“Thank you.”

林其洋顿了顿,平静开口,“高二的时候,你因为她的事特意回了次国,那次的事,就能看出她有些不对了。”

   “我问过她,她不愿意说,之后便一直都没什么,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江蓝生眼睛有些酸胀,“我第一次看她哭这么伤心,第一次看到她因为一个男生喝那么多酒…即使是我们出国,她也没那么伤心过……”

林其洋只能拍拍他的肩膀表示安慰。江蓝生有些艰难地开口,“她是有多喜欢那个男生啊……?”

   高二下学期的时候,姜知退了学,何已然办了走读,她本就是那种话不多的人,这样一来,几乎和班里的人都断了来往。

只是有一天,一如李安婧之前说的那样,她莫名其妙被隔壁班女生骂了,光是她自己听到的就有两三次,实在让她忍受不了的是,有同学会问那时和她关系还算好的李安婧,“何已然是怎么了吗?我听见有人骂她哎……”

何已然觉得,这种丢人的事情,她自己知道就可以了,现在闹到几乎她认识的人,更甚是认识她的人都知道了,这让何已然受不了,那段时间她觉得每个人看着她的眼神都是异样的。于是,她在某个课间,在走廊上把那几个女生打了,一人两个巴掌。

  何已然永远记得,那是她第一次打架,三个女生一齐还手,好在她跟着杨浠他们学过一段时间的中华武术,一点亏都没吃,只是脖颈在混乱中被挠了几把。

当时何必青正在外地出差,联系不到,况且从一开始,何已然就没打算要找何必青来解决这件事,考虑再三,杨浠并不合适,她实在太孩子气了,根本不能来学校处理这件事,而林其洋说实话何已然并不算很熟,于是便找了江蓝生,并嘱咐不要告诉杨浠。

江蓝生在国外听到她在学校打架就蒙了,于是当即请了假订了晚上的机票便回国了,为了不打扰杨浠他们休息,直到落地才告诉他们。

   江蓝生到学校的时候,何已然正坐在教室里上自习,看到他便立马出来了。

何已然拽着他的手臂往前走,“先去找我们班主任吧。”

江蓝生却顿住脚步,“受伤了吗?”

何已然笑得轻松,“没有啊。”

江蓝生轻轻抚过她的脖颈,“这是怎么回事?”

何已然摇头,“没事啊,已经消过毒了。”

后来,去了办公室,对方的家长也很快就来了,江蓝生全程以强硬的姿态坚持何已然没有错,全程维护她,即使他根本就没问过何已然为什么打架。

江蓝生帮何已然请了几天假,班级正在上数学课,它当着全班的面拿走了何已然的书包。江蓝生有委婉地问过她,何已然却什么都没说,他便也不再勉强,后来这件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这件事过后,江蓝生其实挺开心,因为何已然不再像之前那样死气沉沉,开朗了许多,任性了许多,身体也渐渐健康起来,不再经常去学校,但在家依旧认真学习,似乎彻底放开自己,让生活变得更加精彩。

回忆结束,江蓝生猛然发现,原来高中这三年,他们之间存在的竟满满只是回忆。后半夜,林其洋送江蓝生回了家,第二天再打电话过去,已是无人接听的状态了。

  江蓝生的父母一直都是在各国家辗转来回发展的,对于儿子在哪里上大学他们也无过多干涉,而江蓝生坚持回国,他们索性也就由着他去了。

林其洋和杨浠根本敲不开江蓝生家的门,因为没有人开。不过好在是独居小公寓,林其洋便从隔壁爷爷家的阳台翻进去了,然后给杨浠开了门。江蓝生房间里一片昏暗,窗帘紧闭,充斥着一股浓重的酒精味,他坐在地上靠着床边睡过去了,手里还拿着酒瓶。

杨浠看着一阵心疼,那么多年的好朋友了,怎么忍心看到他这样,杨浠推了林其洋一把,“你也是,他这样,你昨天竟然放心让他一个人在家。”

   林其洋摸了摸鼻子,心虚道,“我哪知道,他平时那么一个冷静理智的人,会这样……”

杨浠无语,“你啊……!”

林其洋本想拿走他手里的酒瓶,却没想到江蓝生醒了,然后又重新握住酒瓶一饮而尽。

杨浠蹲在一边,有些哽咽,“蓝生,别喝了……”

都是她在乎的人,昨天晚上看着何已然难过酗酒,今天又看着江蓝生难过酗酒,她看着心疼却无能为力。

江蓝生却苦笑,眼眶里有泪,“没事,你们不用管我,让我一个人待会。”

林其洋见杨浠快要崩溃,摸了摸她的头,温声开口,“你先出去坐会吧,我和他聊聊。”

杨浠犹豫有些不放心,但林其洋一再鼓励,她便出去了。后来,林其洋说了些什么,杨浠不知道,但江蓝生依旧在屋里喝酒不出来。

杨浠不放心离开。

林其洋却笑着开口,“没事,该说的我都说了,他这样,死不掉就行。”

  杨浠准备再次进屋,被林其洋揽住,拿走了公寓的钥匙,“好啦,相信我,我们先走吧。你去看看何已然。”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