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拿我当幼崽?!
作者:怂怂的大白菜  |  字数:3044  |  更新时间:2019-08-30 10:18:46 全文阅读

夜黑风高,万籁俱寂,一轮冷月悬于天边。

我看着身边车里浑身是血的少年,不知接下来要怎么办。

脚边是几滩血迹,血腥味儿刺鼻。

我从未想过,自己在寻找生命的终结之法时,还会碰到这种事。

孤儿院的一场大火让我失去了如母亲一般的院长,失去了如兄弟姐妹一般的朋友们。

原以为我也死在了那场大火之中,却没想,再睁开眼,身处猛兽横行的古代异世,摩迦大陆。并被摩迦大陆中一个强悍有名的存在——玉扇阁,捡走了。

我尝试过各种自杀,皆被救下,无奈饮了玉扇阁人人惧怕的圣水,但求一死,却成了人人羡慕不老不死、灵气加身的怪异之躯。

掌门师兄的话现在还仿佛在耳边一般,刺激着我的神经。

“竹笙,你若求死,那就驯服一只猛兽,真正的驯服!让猛兽只为你做事,只甘心为你做事,这样我才会告诉你死去的方法。”

那时我呆坐在石凳上,无奈地苦笑,什么是真正的驯服,那又要多久?我要的是现在、立刻、马上脱离这活着的苦海。

但……没有办法啊。

于是我就带着这样的求死之心,踏上了旅途。

却不想,刚离开师门没多久,我便遇到了这血腥恐怖的一幕,这里之前很有可能经历了一场厮杀,可能是猛兽之间互相打斗撕咬,因为地上还残留着猛兽断掉的尾巴;至于驾马车的人,是被吞入腹中,还是仓皇而逃,我不得而知。

我自己的手上还粘着血,是刚才掀开帘子时候碰到的,我已经很小心了,但是马车里都是血,从上到下往外渗出,车里的少年一身白衣已然和血衣无异。

这样大的失血量,是人的话,必死无疑。

然而这少年却慢慢动了一下,带着斑驳伤痕的手臂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渐渐恢复如初,嫩白光滑。

漆黑如绸缎般的长发包裹着弱小的身体。

“唔……”

他发出一点声音,声音也很软糯,我后退一步,见他翻过身来,微微上挑的眼睛里是湖绿色的清澈眸子、五官线条柔和,俊美无比。

一脸懵懂的表情似是还未完全清醒。

这……这家伙一定不是人,这么强的恢复力,在这个世界,只有猛兽和喝了圣水的怪异之躯才会拥有。

少年缓缓坐起,看看四周,目光最终定格在我身上,他纵了纵鼻子,懵懂的表情变得缓和一些,继而带上了笑,“幼崽,同类?”

随即他很欣喜,猛地起身,却“哇”地吐出一口血。

我又后退了一步,现在这地方只有我,我手上又沾了血,他该不会以为是我造成了这周围的血腥场面吧?

“我……”

嘴巴微张,我竟不知要说什么。

少年自己又歪倒在马车上,扒着自己胸口的衣服,用软糯的声音道:“我的身体好像被打穿了……不过还好,伤口在愈合。”

他缓了会儿,似是感觉胸口的伤没什么大碍,便跳下马车,蓦地窜到我面前,抱住我沾血的手指舔了舔,“同类……我们是同类啊,你几岁?叫什么?我终于找到同类了,不再是自己一个人。”

同、同类?幼崽?

这两个词让我很容易就判断他是一只化人形的猛兽。

可……我什么时候成他同类了?等等,血,我的手撩开帘子的时候,沾了他的血,让他误以为我是他同类?

但、但也不对,既然能化形,怎么可能连这种事都分不出来!

我掰开他的嘴,一排整齐的白牙昭示着他绝对不是个幼崽,师兄说过,摩迦大陆的猛兽不乏有出生就被灵气缠身可化作人形的,也许通过外形叫人分不出,但牙能看出一切,任何猛兽在幼崽时期牙齿都不可能真的像人类一样整齐。

少年在等我回答问题,安静地蹲坐在我面前,抓着我的手微微蹭着,过了好一会儿,才又问:“你几岁,叫什么?不要不跟我说话嘛……”

“竹笙……二十三岁。”

他一双清澈见底的眼睛逼的我只能如实回答,但警戒心还是有的,我全身都紧绷着,完全没有放松。

“我叫罗唦,我八十三岁了!你比我小,是幼幼崽。”

他立即站起身,摸了摸我的头,“不怕不怕,以后有我保护你,我们两个可以一起回家。”

我呆愣片刻,他柔软的手掌摸着我的头,很舒服,很温柔,然而我却在这份温柔中,发现一个不想接受的事实。

这家伙,很可能因为重伤,而退化了,退化到了他所认为的那个年纪,猛兽的幼崽期是一百年,但他的牙昭示着他绝对成年,很可能二百岁,甚至更高。

“肚子好饿,竹笙竹笙,你饿不饿?”

“竹笙,有尾巴哎!”

他看到不远处的断尾,扑过去,坐在地上,抱着就吃起来,腮帮鼓鼓的,甚是可爱。

只是“嘎嘣”一声,随着断裂的骨头,一抹血溅到了我的脸上。

我尴尬地抹去。

“你是……什么猛兽?是狰、是狸?”

因为已经化作人形,单凭外表,我是看不出来的。

他回头丢给我个白眼,“小笨蛋,你怎么连咱们一族都不知道了?好可怜,咱们可是大名鼎鼎的……”

“鼎鼎的……”

我等着他说下文。

大名鼎鼎的什么?

这世界,大名鼎鼎的猛兽多了。

“大名鼎鼎的……我、我忘了。”他抓了抓自己黑亮的头发,面露困苦之色,嘴巴还叼着半截儿尾巴,喃喃自语,“我是什么来着?我……我家在哪,坏了坏了,我怎么都记不起来了?忘记了家,那我们要怎么回家啊……我怎么出现在这的,我又怎么受的伤……我、我……”

他坐在那里呆愣片刻,似是绞尽脑汁去想,但双眼给人的感觉只有迷茫。

我咬着下唇,我现在发现一个更悲惨的事实,这家伙不仅退化拿我当同类,还失忆了!

只见他两只手抱着头,眼神是可怜又无助。

不过痛苦的神色只是转瞬即逝,随即他又咬了尾巴,嘎嘣脆。

“还是先填饱肚子再说吧。”

我晕!

“你不再想想?”

“肚子饿的难受,怎么想的起来嘛。”

不是少年,你失忆了呀!还重伤,还处于陌生的环境,不怕吗?不纠结吗?连我都要替他烦躁纠结了。

少年却只顾着吃尾巴,吃的津津有味。

“你先别吃好不好?”

他立即回头,一双碧绿的眼睛里有水光波动,低头看看被咬断的尾巴,又看看我,“不、不可以吃吗?竹笙,你不喜欢吗?我、我知道,这肉死透了,但是我娘说,吃死物比较好,不要主动发起攻击……”

我好有罪恶感,尤其是他要哭不哭的模样,我竟然觉得好像是我在欺负他!

“吃、吃吧。”

“嗯!”

他开心地继续“嘎吱嘎吱”。

我看他吃的带劲儿,想着要不要转身离开,离开的话,我还是那个只为赴死的活死人,我将继续寻找能让我死去的方法,而他,看样子也不像是活不下去的状态,那么重的伤都能恢复,想必之后生存也不成问题。

于是我迈开步子,身后软糯的声音却叫住了我。

“竹笙,你干什么去?”

我不想回答他,只是向前又迈了几步,打算起身飞掠,快速离开这里。

那少年又道:“竹笙,别离开我身边啊,你还是幼幼崽,离开我身边,万一被别的猛兽抓走吃掉怎么办?”

“我……”

一丝不忍从我心口蔓延。

“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娘说,幼崽要成群地行动,才会安全,你是要找吃的吗?我、我的尾巴分你一半,你先垫垫肚子。”

我见他猛地撕咬,似乎真要把尾巴丢给我,我赶紧道:“我不饿!你、你都吃了吧。”

“真的吗?那也行,我都吃了,然后有力气再给你找更好的吃的,说真的,这个尾巴上的肉有点老,你可能不喜欢。”

我要不要走?我要走的吧!心里那一丝不忍想必很快就过去了。

忽而天空传来啼叫声,漆黑的夜空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化作火红,仿佛一片片火烧云。

几只巨大的神火鸟俯冲过来。

这种鸟我知道,掌门师兄曾经在我出门派之前给我恶补过,它们多脚而浑身冒火,羽毛可做箭,专门清扫血腥战场,大概,就是我那个世界秃鹫一般的存在吧。

少年拼命往嘴里塞,看上去是一点不想给神火鸟留,不过还在最后,吐出一小截儿尾巴,丢过去,“你们、你们吃这个吧,这周围没吃的了,只有浓重的血气,我知道你们是闻到血气过来的,但也别白来一趟。”

哎……这家伙还,挺善良。虽然我觉得那一小截儿尾巴都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但神火鸟可不善良,其中一只落下,叼走了那一小截儿尾巴,吞入腹中后却不走,来回盘旋于空中,在少年头顶盘旋数圈,最终猛地俯冲过来,正对着我。

尖嘴大张,一声猛烈啼叫,带着咸腥的唾液。

少年一愣,转身大喊:“竹笙,快躲开!它们不守规矩,要吃你!”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