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白色棉花糖 > 正文
第二章 爸爸那个年代的童年
作者:苗条的猪  |  字数:2458  |  更新时间:2019-08-20 08:21:36 全文阅读

在我奶奶生了我爸爸过后,然后又生了我姑姑,我姑姑比我爸爸小两岁,再后来又生了我小叔。我小叔比我姑姑小了四岁。

我奶奶说本来因为计划生育,我小叔是要被打掉的。后来在医院,管事的说才刚刚实行起来,都六个月了,算是计划生育前怀的,可以生,这么大的肚子了,医生下不去手,然后就生下了我小叔。

我奶奶说计划生育实行生了我小叔医院就要上环,她对环针过敏。那个时候女子做结扎手术,风险挺大的。后来是爷爷去做的结扎手术。

她说,我爷爷那个时候还是受罪了,也是我爷爷第一回关心她。我爷爷说,风险大就他去,男子汉大丈夫的不怕什么。

我奶奶说我爷爷除了说话不好听,人还是很好的。没得啥子花花肠子。

或许女人就是女人,男人再有什么不好,能有一次为她们着想,都会觉得这一辈子是值得的,没有嫁错人。

我奶奶说要是没有计划生育她可能还要生一个,因为还想要个丫头,就我三姑一个女儿。

后来村里面的人都说,我奶奶是把我当小女儿在养的。我出生的时候我奶奶才四十二岁,是挺年轻的。

后来,我奶奶坐在竹椅上给我编着辫子,说我的头发这么多结。

就像我爸小时候一样,一点都不让人省心,梳重了又怕弄痛我,不梳重点,又散不开。

我奶奶说我爸小时候那是能飞起来,去读书吧,上课比那个都睡得香,下课比那个都跑的快。

带着村里面的小孩去山坡上打牌,被我爷爷拿着棍子追了几座山。晚上大半夜带着一大帮子孩子去田里照青蛙,第二天全村人来找我爷爷说把田水闸踩漏了,说让我爷爷好好管管,然后就又是一顿打。

都说爸爸妈妈,最偏心没有出息的孩子,我觉得这句话说的没错。我奶奶最操心的就是我爸了,可是最担心的也是我爸。

可是现在我爸对我奶奶也是最有孝心的。

我奶奶还说在我爸那个时候,都是哥哥,姐姐带弟弟,所以我小叔几乎就是我爸我大伯,我三姑他们三兄妹带大的。

我奶奶说有一次我爸背我小叔,背累了,就把我小叔放在土坎上,压着我小叔说:“我背你这么久了,你也背我一会儿。”我奶奶说,我爸那个时候把我幺叔的小脸都压得红扑扑的。

还说我姑姑有一次被其他小孩子欺负,我爸和我大伯去把人家裤子扒了。当然了最后也避免不了跟我爷爷来一场赛跑。

我大伯从小娇气,没被打过,那次被打了之后,我奶奶说还生了一场病,我爸爸内疚了好久。

后来我爸就不敢带我大伯惹祸了。

对于我这个姑姑呢?他们几兄弟是真的很宠的。有次过年我姑姑就问我大伯可不可以把过年钱给两分钱给她,她就能凑够一块了。

那个时候小孩子的过年钱都只有几分,我姑姑这个爱存钱的习惯可能是遗传我奶奶的。

这个被我祖奶奶听见了就说我姑姑女孩子家家的,这里要钱,那里要钱,别人会羞的。

我姑姑脸皮薄,就哭了,后来每年过年的过年钱都归我姑姑一个人,大伯他们说,都给妹妹,他们男孩子用不到钱。

后来再大一点的时候,奶奶用剩下的边角布料,给我姑姑做了一件花衣服,被我小叔穿了,别的小孩子都说我姑姑没有新衣服她们有。

我爸回到家,扛了半个月的竹子去十几里外的集市去卖,给我姑姑买了一件衣服回来。

后来我三姑就喜欢跟着我爸爸后面走,“三哥,三哥。”也喊的更甜了。

其实我爸是老二,因为有一点点农村迷信的元素,一直叫我爸老三,因为小时候胖,我奶奶他们就叫我爸爸“胖豆”。

至于迷信什么吧,这个也很简单的,因为我爷爷那一辈,老二出水痘没了,我祖爷爷就说二房不好养活,所以我爸爸这一代,直接跳过老二,称老二为老三。

我奶奶说我爸流氓起来村里的大人都怕。有一次我爸和村里的一个叫赖二娃的人一起去抓青蛙,抓了二十多斤。

我爸说到我们家里去分,他说好,我爸洗了手脚回去,问我奶奶赖二娃来没有,我奶奶就说没有人来。

我爸就跟我奶奶说:“我和他一起抓了二十多斤青蛙说好,一起到我们屋头来分的,他狗崽子光看我抓不说,还不跟我分就全部提回去了啊?”

我爸说完就拿起镰刀,就跑到别人家里面去了。

我奶奶也是护犊子的人,看到我爸去了别个屋头,怕我爸被那家大人欺负,就赶快跑到地里去喊我大伯,我大伯拿起锄头就跟我奶奶一起去赖二娃家里。

路上我大伯还说:“咋个老三老是不听话哦?喊他不要跟那种娃儿一起,非不听,等哈被打了怎么得了?”

说完就跟我奶奶走的更快了,走到要到赖二娃家的时候,就看见我爸提了一大袋青蛙回来。我奶奶说他看到我爸爸就说:“你个死娃儿,跑那么快,别人要吃你就给人家嘛,大不了下次不跟他一起嘛。你一个人跑到别个屋头,等哈把你关起来打看你打的赢不嘛?”

我爸爸就跟我奶奶说,他凭啥子要给他吃?他敢打我,他就去把他牛都给他吃了。

后来我奶奶才晓得,赖二娃家里没有人,赖二娃看到我爸去了,吓得话都不敢说,我爸直接拿起东西就走了。

后来他们就说我爸霸道的很,不讲理。还说说好了在家里分,直接提起就跑,他们儿子忙了半天,我爸看了半天,二十多斤青蛙一个腿腿都没有看到。

后来想想可能真的是我爸理解错了?不过在我家田里抓的青蛙提到几里外的地方去分?就这智商我都觉得不应该吃着青蛙腿腿儿。

不过他们颠倒黑白也不应该吃!

之所以我奶奶怕我爸被打,是因为他们家是出了名不讲道理的,那个赖二娃几乎没有人敢跟他耍,而且他们家的大人都老去偷人家的鸡鸭。

从那以后我爸的恶名就传的更远了,每天都带着一帮人,去偷别人的水果,把人家的菜,我爷爷奶奶天天在他屁股后面给他收拾烂摊子。

我觉得我爸后面之所以会很瘦,完全是因为,每天都要和我爷爷赛跑的原因!

不过值得我奶奶欣慰的,就是我那本来要流掉的小叔了。从小就给我奶奶省心。

从来不哭不闹,关键是从来没有尿过床,这个在那个时候真的很神奇。

我奶奶经常都很骄傲的说,我小叔聪明,要不是他们无能,我小叔那么好的成绩肯定能考上大学的。

从小我爸就知道调皮捣蛋,我小叔农忙了,带一大群同学来给我们家把秧,我爸就去惹祸。

最后我奶奶说,我爸惹事生非是不乖,但是心还是不坏的,还好没有走种。

我爸那个年代的童年,我或许有些不懂,或许也有些懂。

感觉和我那个年代的童年没有什么不同,又感觉有很大的不同。

不过最重要的一点,我跟我爸一样,小时候是能飞起来的那种。只是我没有我爸那么厉害,敢天天和我爷爷赛跑。

在一个没有手机,甚至没有电视的年代,我感觉他们的童年也过得无比的充实。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