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白色棉花糖 > 正文
第四章 我与她的人生接轨
作者:苗条的猪  |  字数:2843  |  更新时间:2019-09-10 11:11:26 全文阅读

我奶奶说,人这一生只有做自己喜欢的事,才能算真正的的成功。可是人还要生活,哪能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她本来以为将我爸爸他们养育成人,他们再结婚生子,她就能不那么忙了,可是一件事做完了,总会有别的事。

哪能想清闲就能清闲的哦。

带大了儿子,还要带儿子的孩子,可是要是不带吧?又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所以看似烦心的事,给自己也带来了新的生活意义,来了新的思念寄托。

所以就有了我成了她心里的一颗不化的糖。

“妈,妈,快别干活了,红儿好像要生了。”我爸焦急的说着。

“别喊,我去喊医生来,你快回去烧点热水,再煮一碗鸡蛋给红儿吃,等哈有力气生。”我奶奶一边解开围裙,一边叮嘱我爸爸。说完就跑到乡医院去了。

那个时候我们那里比较落后,生孩子都是让医生到家里去接生,而我们村就一个医生接生。还离我家有九十分钟路程。

我奶奶那个时候一直跑,一个小时就到了,气喘吁吁的对医生说到:“陈老师,陈老师,我媳妇要生了,你快跟我走。”

“急啥子,这头胎,就算早上排头,也要到下午才会生,暂时还没事。你多四个娃娃的妈妈了,还那么急躁。”陈医生,慢悠悠的跟我奶奶说到。

“哦,陈老师,我一个乡下妇女,哪里懂这些?”我奶奶附和这陈医生的话。

说完,陈医生装好药箱,背在肩上,到门口刚想给我奶奶说,“走吧”。还没说出口,就被我奶奶,一路拉着狂奔。

不一会儿就到我家门口,陈医生开口道:“你是想把我这把老骨头弄散架哦?”

“陈老师,人命关天,你先去看看我媳妇儿再说?我去给你煮着吃的去。”说着我奶奶就进了厨房,我爸爸就带着陈医生去了房间。

不一会儿,陈医生就出来了,我奶奶热情的说:“来吃碗红糖蛋。”

陈医生笑了一笑说:“难怪你会着急,这是你守着的第一个孙儿出生吧?”

我奶奶尴尬的笑了笑说:“可不是嘛,我那个大孙女出生,隔的老远,我还收到信儿就生了,还好我那大儿媳妇,爸妈都在身边不用我操心,可是我这三媳妇她爸妈都不在身边,可不就得我这婆婆多担忧点嘛?你说要是我不着急,这个生孩子谁能说的清有不得啥子意外嘛?出了事情我也不好交代。”

“放心吧,我以前就说了,胎位正的,生的时候不用着急,没什么事,现在开始阵痛而已,可能要下午才开始生。”陈医生笑着向我奶奶说道。

“那就麻烦你等一等了,我去准备些菜,中午吃,你说这媳妇提前了一个星期就生了,我们也去街上准备吃的,你么见笑哈。”说完我奶奶又给陈医生,倒了一碗茶水。就去厨房忙活了。

期间又去鸡笼逮了一只鸡,叫我爷爷杀了。

给我妈妈炖了半只鸡,让我爸端去给她吃,说是多吃点,力气大点好生。

到了下午两点,一声洪亮的哭声传来,全家人提起来的心都放下去了。

“声音还挺大的,是个女娃娃,三嫂子你准备的称呢?称一哈好重?”陈医生笑着对我奶奶说。

我奶奶嫁给我爷爷,不管老少,除了晚辈,同辈的,有些长辈都叫我奶奶三嫂子。

“陈老师,你看我一忙这个事情都忘了,我去拿,是不是还要用开水烫哈?”

陈医生点了点头,我奶奶就去拿称了。

期间我爸爸打了些热水给我妈妈擦了下身上,脸上的汗。

陈医生说,让我妈妈不要乱动,胞衣还没有出来,等会儿怕大出血,也先不要吃东西,等晚上些时候再吃,如果觉得累,等哈胞衣出来了,就可以睡一会儿。

我奶奶拿着称进来,看着我爸哭着跟我妈妈说:“红儿啊,你辛苦,这么痛?以后不生了。”

“大男人,哭什么?生孩子是好事,觉得委屈你媳妇了,以后就少发点脾气,出去,出去,尽瞎添乱,她等哈情绪低落了,容易落下病根。”我奶奶一脸指责的跟我爸爸说到。

我妈妈突然就笑了,刚刚还不知道怎么办呢。我妈望向我爸爸开口道:“出去吧,我没事,这里妈妈会照顾我。”

我奶奶把包裙里的挂在称上,说到:“七斤二两,之前包裙我称了是四两,那我孙女就是六斤八两,真是一个吉利的数字哦,陈老师。”

说完,我奶奶又和陈医生一起把我,手脚困住放在包裙里。说是给小孩子捆好手脚,以后不得乱跑,也不得很顽皮。

之后我奶奶就把我放在,我妈妈旁边,我奶奶还对我妈妈说:“累到你了,等哈睡一觉,我先去给你炖鸡。”

“三嫂子,这里也不需要我了,我就先走了。”陈医生把胞衣给了我奶奶就走了。

当然了,我奶奶也给了陈医生钱,和红包,还有十个鸡蛋,这是我们那里的习俗,给钱嘛是工钱,给红包是洗去陈医生进产房的晦气,鸡蛋嘛,就是我们家有喜事,让他也沾沾喜气。

还有一个习俗就是,生了孩子的胞衣,要挂在向阳的树上,说是能让小孩子以后生活的快快乐乐的。意思就是在阳光下生活。

几天过后。“红儿,你看佳佳睁眼睛了。”我奶奶激动的说完,就把我递给正在吃鸡蛋的妈妈。

“妈你看她一直望着你,是不是把你当成她妈妈了?”我妈妈看着直溜溜看着奶奶的我对我奶奶说到。

我奶奶接过我,笑的更开心了对我妈妈说到:“你先吃饭,我抢不走你身上掉下来的肉。我生你大哥他们兄妹几个的时候都没有这么激动过,我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睁的眼,倒是这丫头我什么都看见了,抱着也更小心了。”

“妈,我巴不得她认你呢,这样我可就轻松多了。”听到我妈妈说完这话,襁褓里的我望着我奶奶,笑的可开心了。

至于我的名字嘛,是我祖爷爷,在我还没出生的时候就取好了,如果是男孩就叫家豪,如果是女孩就叫佳佳。

在我半岁的时候,我的祖奶奶就去世,后来我祖爷爷就喜欢呆在我们家里,说是帮我奶奶她们可以看着我一点。

我奶奶说,她来这里几十年了,我祖爷爷从来没有骂过我祖奶奶,就因为我祖奶奶有次抱我没抱好,我祖爷爷就骂了我祖奶奶。

我奶奶说我从小除了吃奶在我妈妈那里,其余时间没看到她就要去找,不去找就要哭。她四十多岁了,还第一次见到妈妈背着女儿满山找奶奶的。找不到就哭,就是天王老子来了都哄不到。

我奶奶说有一次,我爸爸妈妈奶奶都去街上了,我爷爷看着我,我爷爷心想一个小孩子,就让我祖爷爷看着我。

谁知道我把奶瓶一丢就哭,说要找奶奶,我祖爷爷怎么哄都哄不好,说是眼睛都哭肿了,我祖爷爷也没跟我爷爷说,就背着我去找我奶奶。

我祖爷爷那时候八十多岁了。我奶奶她们回来的时候看见我祖爷爷背着我在离我家不远的土地庙来回走,看着眼睛都哭肿了的我,抱到心疼的不得了。

我奶奶一抱着我,我楼着她脖子就觉得更厉害了。我奶奶说从那以后做什么都带着我,没离开过。

还说,我祖爷爷也是真的爱我,抱过最多,背过最多的曾孙孙就是我了。

后来因为我妈妈的事,我爸,我姑姑,我爷爷,我奶奶,都没有送到我祖爷爷。

可能我祖爷爷还是挂念我爷爷他们的,一直念叨着我爷爷的名字,不咽气,最后是长得和我爷爷最像的六爷爷,握着我祖爷爷的手说:“爸,我是老三,我是老三。”最后我祖爷爷说了要对我爷爷说的话,才放心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走了。

可能要问我爷爷奶奶最大遗憾是什么?可能就是我老外婆去世的时候我奶奶没送到终,我祖爷爷去世的时候,我爷爷也没送到终。因为其他遗憾现在都可以弥补,唯独那些是弥补不了的。

人生就是面对成千上万个大门,总有一个人会先走。

我的到来不算多大的意外,却有很多意外在等待着我。

还好这些意外都有一个爱我的人陪着我,一直一直做着我的避风港。

在我奶奶抱着我的那一刻,我们这两辈人的人生,正慢慢的靠近,将轨道连接在一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