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白色棉花糖 > 正文
第六章 快乐时光1
作者:苗条的猪  |  字数:2156  |  更新时间:2019-08-21 15:09:08 全文阅读

黄沙,一望无边的黄沙,草原,一望无际的草原,承载了多少思念的飘扬,又吹散了多少希望的寄托。

在新疆的春天,还是皑皑白雪。要说感受吧,总是待在屋子里很压抑,要说清冷吧,在家里穿的跟夏天一样,要说没乐趣吧,我又觉得在那里是我最快乐的时光。

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说,可能是因为我的记忆力都停留在那里年里吧!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可是我两岁到六岁的记忆真的像生根一样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用书上说的,人这一生对自己最1快乐,最无忧的时光,记忆是最深刻的。

后面的故事就不全是我奶奶跟我说的了,有些是我自己记忆里的。

小孩子小时候都爱生病吧,我也不例外。就是因为爱生病,卫生站的小护士都对我非常热情了,只不过我一看到她就哭,她一看到我就摇头。

至于有多热情,因为太爱生病了,每次过节什么的都会给我买新衣服穿,我的很多衣服都是那个护士姐姐送的。

我92年去的新疆,我表哥93年去的新疆,他来过后也是记忆力开始变好的时候。

我在哪里就是一个没有妈妈的小孩,经常被别的小朋友欺负。

本来以为我哥哥来了之后我就拥有一片蓝天,可是没想到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我哥见别人欺负就给我揍了回去,别人是不敢欺负我了,欺负我的人从一群变成一个,就是我哥哥本人了。

最郁闷的是,别人欺负我吧,偶尔一天弄哭我一次,我哥呢?不天天把我弄哭一次他就觉得没成就感。

后来把我从一个淑女往假小子的方向发展。

有一次带我去偷人家的方便面。在那个年代,方便面是一种非常奢侈的零食。

当然了回去就被揍了,我要小点没被打的那么狠,反正我哥哥是趴了两天。我奶奶说:“打,就要打痛,啥子不学就去学偷,要打痛。这么不听话,明天我就和你三姑他们回去了,不要你们两个了。”我奶奶严厉的跟我说道。

第二天,我奶奶早早的就到丛林去拾红柳木去了。我一醒来看到旁边没有奶奶,爬起来往锅里扔了两个鸡蛋,吃了还没看到我奶奶回来,我就开始着急了。

对了那个锅是炉灶,一天到晚都是烧着水的,我自己煮鸡蛋吃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不过我那时候只有三岁,说出去很多人都不信,不过只有我家人知道那是真的。

回到正题。

我看我奶奶一直没有回来,就抱着我奶奶在火车上给我买的小凳子,跑到以前经常接到奶奶的公路上去等她。

左等右等等不到,我就开始哭,边哭还边说:“我以后听话了,奶奶,你不要走嘛?你的乖乖都还在这里,你就回去了啊?你买的板凳也不拿走啊?”

板凳那时候在我的眼里可是宝贝。我的哭声越来越大,在丛林那边的奶奶听到了就赶快回来了,后来才知道,因为怕下雨,就多拾了一些。

后来我奶奶抱着我,我还一直说:“奶奶你不要走,我以后听话了。”我奶奶说听到我这样说,又哭的那么厉害,心都要化了。

后来她跟我说,她不会走,没有买到票。

我奶奶说从那以后有一段时间,我起的可早了,第一件事就是问我奶奶去哪里?我奶奶说去干什么,我再继续上床睡觉。

小时候我哥个子很高,他比我大两岁,就踩着大人的自行车,带着我到处跑。

我们地里的玉米,我和我哥老是掰去给邻居换零食,每次我奶奶都以为遭贼了。我和我哥都不敢说话。

我们地里的向日葵有脸盆那么大一个,那个茎都有我那时候的胳膊那么粗,瓜子总是外面一圈先熟,我和我哥就把杆子拉下来,只摘外面一圈,又放回去。可是我们地里老是出现掰断的向日葵。

地里的棉花,要把多余的花苞去掉,但是只要我和我哥去过的土地里,保证秋收的时候,一朵棉花都看不见!

我和我哥做过最恶心的事,是所有人都想不到的。知道蛔虫吗?小时候吃了药拉出来的全是蛔虫,我和我哥拿个棍子挑着研究了半天。

自从发现拉出来的西瓜籽会发芽以后,每次拉完屎我和我哥都要把屎埋起来,说是会长西瓜。

小时候可能就是吃太多西瓜了,导致我现在一点都不喜欢吃西瓜。

我记得有一次,我奶奶买了三十多个西瓜,她挑了十个大的放到房间里的,其余的放在侧房里。

一般下午出门干活了,就要把门锁上。那个门上有个条框,小孩子可以爬进去,条框下面有个钉子是挂镜子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挂个镜子在那里,又照不到自己。

“哥哥,奶奶肯定把好吃的放到屋头去了,这外头这些小的肯定不甜。”我跟我说着。

“我还是这么觉得,要不你给我看着我妈妈她们,我进去把大西瓜抱出来,等哈我们两个吃。”我哥哥给我商量着。

我点了点头,我哥就开始行动了。

很快我哥就爬了进去,出来的时候用袋子装着一个西瓜。

“太重了,拿不动了,你让开,我丢下来。”我哥提着西瓜脸都涨红了。又怕被我奶奶她们发现,小声的说道。

“丢下来,会不会摔烂了哦?”我问到他。

“你吃不弄烂啊?你是猪吗?”我哥哥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我给我哥把位置让开,他就把西瓜扔了下来,西瓜摔成了几瓣,还好有袋子装着的。

我去捡西瓜的时候,我哥突然很急的说道:“你干啥子?等我下来一起吃,让我跳下来。”

我哥说完我就让开,不过他半天没有下来,因为他的裤子被那颗钉子挂住了。他抱着门框上的两个木棍,上不去,也下不来。

后来我就等不及了,抱着西瓜就吃起来,我哥哥在上面急的直哭,可能吓到了,不知道怎么办,可能被我气哭了,没等他一起吃,还有可能怕被奶奶她们知道我们偷西瓜,上次的经历还历历在目。毕竟还是只有几岁的孩子,哭也正常。

我吃饱了就去地里喊我奶奶她们回来救我哥哥,我哥哥下来之后,好几天没理我。不过从那以后,房门再也没有锁过了。

或许在无忧的年龄做着一些出格的事,才叫做快乐吧。而这快乐背过总是有着无数的担心与包容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