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粉黛江山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疑心暗起
作者:漫漫远汐  |  字数:3955  |  更新时间:2019-09-19 16:55:40 全文阅读

一大清早,秋月颜还未起来,就听到院内吵吵嚷嚷的声音,好好的觉被吵醒,再好的脾气也有一肚子火,

“怎么?!又想拦本小姐?还想挨打是吧!”秋云沫嚣张的嚷嚷着,

“六小姐,您回去吧,我们小姐还在休息。”沁竹好声好气的劝她,可谁知秋云沫完全不领情,

“你胡说什么呢,秋月颜那个贱人根本不会回来了,说不定此刻已经成了狼的腹中餐了,哈哈哈。”秋月颜在房内烦躁的坐起身,阴沉的更衣,梳妆,屋内安静的只能听到秋月颜衣料摩擦的声响,屋外却一团乱,湘儿生气道:

“六小姐!你不要欺人太甚,不准你这么说我们家小姐!”湘儿刚说完秋云沫就狠狠的甩了她两耳光,下手之重令湘儿的脸直接肿了,嘴角也溢出了血丝,秋云沫看着她那副样子,心中痛快不已,轻蔑道:

“哼,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居然敢这么跟本小姐说话,果然是狗随主子,骨子里跟秋月颜一样下贱!”她的话立刻引起所有丫头的不满,看着她们一个个对自己怒目而视,秋云沫莫名有些发憷,但她毕竟才是主子,岂容这些下人放肆,她当即嚣张道:

“怎么,不服气?一个个敢瞪着我,奇楚,奇奴,给她们点教训。”

“是!”那两个玄衣蒙面男子一个抓住湘儿,一个抓住瑛玔,正欲动手,只见秋月颜的房门“砰!”一声打开,秋月颜身着白裙,即使是厚重的冬装,也能看出她的身姿婀娜,容颜清丽,她眼中还藏着刚睡醒的慵懒,眉间凝结的寒霜说明着她此刻心情的不悦,笼罩在她周身的冷意十步外都能感觉到,抬眸轻扫,湘儿脸上显而易见的红肿,丫头们惊慌失措的表情,沁竹含泪的双瞳,这一切仿佛在秋月颜心上放了一把火,她感觉到四肢百骸都因为血液沸腾而变得温暖。

秋云沫没想到她竟然真的回来了,不免有些失望,心中暗骂老天不长眼,没有取了她的性命,她秋月颜怎么就那么命大,九死一生之地都还能活着回来......抬头见秋月颜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盯着奇楚和奇奴,以为她是怕了,心中瞬间又变得十分有底气,得意的勾起唇角,讽刺道:

“秋月颜,没想到你居然还能活着回来,真是老天不长眼。”秋月颜闻言冷笑,不客气的反击道:

“是啊,的确如此,我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是不是令你无比的失望?”一看到她那副得意的样子,秋云沫就不禁恼火,她咬牙切齿的盯着面前完美无瑕的人,冷哼道:

“呵呵,失望又有何用,我迟早会看到你死无葬身之地的一天,奇楚,奇奴,动手。”她话音刚落,秋月颜眸中寒光一闪,飞身而至,一把掐住秋云沫的脖子,杀气腾腾的凝视着她,

“我们来打个赌,看看在他们动手前,我能不能掐死你。”她冰冷的声音激起秋云沫一身鸡皮疙瘩,那两个手下见她被挟持,顿时有些慌了,秋月颜缓缓加大力度,秋云沫的脸开始发紫,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救……命……”

“主子!”奇楚和奇奴赶忙松开湘儿她们,想要攻击秋月颜,可秋月颜又岂会给他们机会,她毫无温度的吐露道:

“你们敢轻举妄动,她绝对活不过下一刻。”奇楚和奇奴对视一眼,果真不敢有所动作,秋月颜满意的看着无力挣扎的秋云沫,她惊恐的双眸中映照出面若冰霜的自己,

“秋云沫,你最好识相一点,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我若要杀你轻而易举便能做到,别以为我会怕你,我秋月颜连死都不怕更何况你?我再警告你一次,别惹我,否则下一回我定会让你的头和你的身体分开,你信不信?”一抹血色从她眼中划过,转眼间消失不见,秋云沫使劲点头,眼里满是求饶,就在她快要翻白眼死掉的时候,秋月颜倏地松开手,秋云沫立刻就像从陆地重新回到水里的鱼一般,大口大口的呼吸。

“秋云沫,有些事,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咱们慢慢走着瞧。”说完她身手利落的杀了那个叫奇奴的人,秋云沫吓得失声尖叫,一下子晕了过去,秋月颜厌恶的别开眼,对另一个吓得不轻的人黑衣人道:

“带着她还有那尸首,滚!”

“是,是。”奇楚赶紧带着秋云沫和奇奴的尸首落荒而逃,好像后面有鬼在追他一样。

秋月颜拉起湘儿,心疼的问:

“我不在的时候,是不是经常发生这种事?”湘儿低头不语,她虽不说但秋月颜明白,自己不在时情况也许比方才还要过分,抬眸扫了眼神色皆是疲惫的丫头们,她们的脸上和手上都带着大大小小的乌青,一想起她们都是因为维护自己而受的伤,秋月颜的心中陡然升起一阵酸涩,有些歉疚道:

“我不在的这些日子,辛苦你们了。”丫头们顿时红了眼眶,低声委屈的抽泣了起来,秋月颜努力平复着波动的情绪,安抚道:

“放心吧,这下我回来了,没有人敢再欺负你们了,不管有什么事,都有你们小姐我担着。”她本以为说完几个丫头都能打起精神来,可谁知哭得更凶了,声音也比方才的抽泣大了几倍,秋月颜一时有些懵,一旁的湘儿红着眼眶,含笑解释道:

“她们这都是高兴。”有这样的主子,她们这些做奴婢的,又岂会不感动。秋月颜闻言这才放下心来,笑道:

“既然是高兴就好,今日给你们放个假,活儿都不必做了,晚上在厨房多做几个菜。”

“是!”湘儿开心的应道,行礼的动作都透露出欢喜。

安抚完丫头们,秋月颜便去了藏珠阁,进去之后,李大夫正在把脉,桔梗见她来了,微笑了一下,

“月小姐。”

“嗯,你们主子呢?”

“主子吩咐当归他们办事去了。”秋月颜点点头,走到床边,床上的樱夫人脸色虽然还不是很好,但有了明显的气色,神色安然,呼吸平稳,很明显已无大碍,李翰对她恭敬一楫,秋月颜连忙摆手示意不必,

“李大夫,怎么样?”

“夫人一切安稳,无半点异常了,墨玉公子果然厉害,年纪轻轻医术与毒术就如此厉害,老夫真是望尘莫及。”李翰言语里难掩敬佩,

“既然母亲没事了,我也就放心了,母亲日后的调理还劳你费心了。”

“不敢当,老夫必当尽心尽力。”

“多谢。”桔梗走过来,对秋月颜耳语道:

“月小姐,主子让您去一趟藏珠阁的后厨,他在那儿等您。”

“后厨?好,我知道了。”她心中虽不解花无念的用意,却也没有耽搁的走向了藏珠阁的后厨。到了目的地,秋月颜便看到花无念正盯着什么东西出神,面色不甚好看,

“无念,怎么了?”花无念闻声抬起头,招手示意她过来,

“月儿,从昨夜开始我就在想,伯母的中毒一事有蹊跷。”

“什么意思?”提起母亲中毒一事,秋月颜也不禁严肃起来,

“红葳蔻是蛊毒的延伸,它一次性服下的话并不会发展的那么严重,只是症状一样罢了,若是一次次大量服用,效果会加剧几倍,这种下毒的方法就是怕中毒的人死不了,所以用这种必死无疑的办法置于死地。”

“所以呢?”

“所以,伯母中毒太深是因为她发病后还有人在她的身边不断的下毒,而且量还不小。”

什么?!秋月颜心神一震,居然母亲都病倒了还有人在不断下毒,是谁有如此狠毒的居心!

“是什么东西导致的?”

“我意识到了这一点后查看了伯母房内的所有东西,发现都无异常,便找到了国公府内的大厨房,同样无异常,直到找到这里,发现了毒物的痕迹。”

“是什么?”

“是这些补品,都是名贵的药材,上面却全是大量的红葳蔻,伯母病后,肯定有丫鬟熬这些补品给伯母服下,所以,病情日渐加重。”见秋月颜不说话,花无念问:

“月儿,这些补品是从哪里来的?”秋月颜不说话,脸色却看起来极差,花无念觉得奇怪,不由轻唤:

“月儿?”半晌她一字一句的缓缓道:

“楚,萧,然。”她的眼中升腾起难以捉摸的复杂情绪,锥心刺骨的寒气趁虚而入,恶意的钻进她每一根骨缝的最深处。她不敢相信,补品上的红葳蔻是楚萧然下的,是那个体贴温柔,舍身陪自己犯险的楚萧然。

“月儿,可能是他吗?”花无念目光如炬,看出了她此刻的心乱如麻,她眼中的慌乱与难以置信让他的心微微有些发酸。

“我不知道。”她希望不是,迫切的希望。

秋月颜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和花无念结束对话的,只知道当自己回过神时,已经到了景王府的门口,抬头看着威严气派的门匾,心中五味杂陈。

“秋小姐?”一个声音引起她的注意,回头一看,一身伽蓝劲装的尘行含笑望着自己,眸含睿智,面容清丽。

“秋小姐可是来找王爷的?”

“嗯,他在吗?”

“在的,王爷刚下朝,属下带你去找他。”秋月颜跟在她的身后,绕过各种庭廊曲径,突然停下脚步,尘行见她停下,神色异常,便问:

“怎么了,秋小姐怎么不走了?”秋月颜犹豫一会儿,抬起头,

“我可不可以借你们一个地方用一下?”

“当然,秋小姐请讲。”

……

偏房内,楚萧然搂着一个明艳的女子,不知在说着什么悄悄话,那女子面色绯红,语气慵懒妩媚,

“王爷你总是这么不正经。”楚萧然低沉一笑,将她抱到里屋,重重叠叠的纱帐将屋内与屋外隔绝成两个世界。各怀心思的人都对彼此说着谎,用爱的名义给自己的私心包裹上华丽又虚无的绫罗,所有的精明算计都隐匿在暗处,随时都可能冲破枷锁,而那所谓的爱,不过是一时的寂寞与孤独罢了......

两人躺在床上,依偎着彼此,望着纱帐外若隐若现的屋顶,门外突然想起敲门声,

“王爷,国公府的五小姐在花厅等了您半个时辰了。”言毕没等楚萧然说话便退了下去,

“萧郎?”榻上的女子唤他,楚萧然没说话,起身穿好衣服,背对着那女子,

“你退下吧,老规矩,本王和你的事不准泄露出去。”声音冰冷生硬,全然没有半丝柔情,榻上的女子仅着一件里衣,媚眼望着高大的楚萧然,满心是伤,她抱住他的腰,带着红晕的脸贴着他冰冷的衣袍,泪顺着脸颊低落,没有一丝声响,楚萧然没有一丝心软,刚要说让她放手时,那手臂适时的松了,转过身,她乖巧的微笑,温柔的望着他,犹如看自己即将要出门的丈夫,

“去吧。”楚萧然很满意她的懂事,在她脸上轻柔一吻,

“本王会再叫你来的。”

“嗯。”她含笑点头,目送他走出自己的视线,一个丫鬟走进来,端给她一碗汤药,她和熙的笑容瞬间崩塌,有些怒意,她知道这是什么,但还是问,期望着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这是什么?”

“回姑娘的话,避子汤。”

“我不喝!”

“姑娘不要为难奴婢,奴婢只是奉命行事,若姑娘不喝,王爷生气,便再也不见姑娘了。”女子咬牙,满目的不甘,伸手端起那碗汤药,苦涩的气味浓郁扑鼻,心像是沉入这碗里的汤药一般苦,颤抖着手,闭起眼,一饮而下,抹去唇边的药渍,绝望的瘫倒到明紫的床上,一滴晶莹的泪顺着眼角,埋没于发间。

漫漫远汐
作者的话

喜欢本文的读者,请点一下收藏~谢谢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