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粉黛江山 > 正文
第三十三章 龌龊勾当
作者:漫漫远汐  |  字数:4570  |  更新时间:2019-09-23 21:34:45 全文阅读

待她们走后,秋月颜小心翼翼的向内走去,每走一步,她的心中都会升起几丝不详的预感,脚步轻盈,心脏跳的震耳欲聋,到了门口,里面的声音很清晰的传入她的耳中,那声音让秋月颜有一丝莫名的熟悉,

“尧年……”是一个女人的声音,那声音略显沙哑,带着沧桑的味道,

“滚开!”秋尧年憎恨厌恶的声音让秋月颜忍不住浑身一颤,她靠近门缝,从外向内看去,眼前的场景让她惊愕的僵在原地,宛如被雷劈中了一般,她看到了这一辈子永生难忘的一幕,

秋尧年坐在椅子上,神色悲愤,似乎正忍受着痛苦的折磨,衣衫被那个女人扯得乱七八糟,那个女人正坐在秋尧年的腿上,不断挑逗着他,极力蛊惑着,而秋尧年丝毫不见动容,狠狠的咬着牙,瞪着那个女人,

“你给我滚!我不想看见你!”秋尧年用尽力气一把将她推倒在地,秋月颜看清那女人的脸,是慧夫人!慧夫人居然这么变态,对自己的儿子下手!慧夫人面色绯红,毫无怨言的爬起,又坐在秋尧年的腿上,强硬的掰过他的脸,痴痴的望着妖娆俊美的脸庞,

“尧年,你怎么长得如此好看,我喜欢你,你怎么一直这么抗拒我,从以前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秋月颜闻言一惊,终于明白为何二哥那么憎恨慧夫人了,简直是罪不可恕!

见秋尧年痛苦的闭上眼,无力反抗的样子,秋月颜奇怪的嗅了嗅,果然,空气中有股奇怪的味道。心中的怒火不可遏制的涌上来,一脚踢开门,巨大的声响让慧夫人惊吓的回头,见是秋月颜吓得一下子站起,秋尧年睁开眼,看到是她羞愤的别过头,秋月颜冷冷的瞪着慧夫人,额角的青筋突突直跳。

“哼!陈慧,真想不到,你这么恶心,居然干这等恬不知耻的事情。”慧夫人见她这样说反而不紧张了,慢条斯理的整理好衣服,淡定的笑了笑道:

“你在说什么?”见她装傻,秋月颜心中愈加厌恶,冷声质问道:

“你做这种事,难道就不怕遭天谴吗?”可谁知陈慧丝毫不紧张,反而轻笑两声,

“天谴?呵呵,我为什么要怕,他又不是......”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她面色微变,及时止住了口,可秋月颜依旧灵敏的捕捉到她话里的漏洞,不是......不是什么?难道二哥不是她的儿子?所以她才会胆子做这种事......陈慧见她若有所思,生怕她多想,赶忙转移道:

“你这个小杂种有什么资格说我?你之前还不是三更半夜带了一个男人回府,在外面待了那么多日,谁知道你的清白还在不在!”秋月颜没想到她还有脸反问自己,也不知道自己那么多天在外奔波涉险究竟是拜谁所赐。

“你信口雌黄可有什么证据?”慧夫人见她已经不再想刚刚自己差点说漏的话,心下顿时松了松,气势不减道:

“那么多下人都看到了,祁州也传的沸沸扬扬,还用什么证据。”慧夫人不屑的坐下,喝了口茶,秋月颜见她如此嚣张,心底的厌恶翻江倒海。

“你就不怕父亲知道你的龌龊行为?”秋月颜一直以来都觉得陈慧很在乎秋云天那个老狐狸,不管是因为感情还是为了国公夫人的名分,她都应是竭尽拉拢好秋云天才是,可谁知她竟不屑一顾的冷笑,从容说道:

“哼,你尽管说,反正丢人的可不只是我,还有尧年,况且我若说是尧年轻薄我,老爷和我这么多年夫妻,你说,他会信谁?”她得意的轻抚秋尧年的脸,秋尧年霎时惨白的脸色让秋月颜为之心疼。

“看来我真是低估了你与生俱来的厚颜无耻,放开你的手!”面对她的嘲讽,慧夫人不予理会,只是对秋尧年轻语,极尽温柔的轻抚他的脸,

“尧年,你以前不是很听母亲的话吗?怎么现在这么悖逆母亲,事事跟母亲作对?”秋尧年心里如火一般煎熬,药效还未散去,自己却没有了一丝冲动,反而像浇了一盆冷水一般清醒,以前陈慧都是用这些药物来迷惑自己,每当自己不从,她就会用瑞儿来当要挟的筹码,自己根本无力挣扎,一旦反抗,瑞儿便会遭到毒打,自己偷学的武功虽可以带着瑞儿远走高飞,但流星宫江湖地位之大就算逃了也无济于事,自己一直隐忍着,忍了那么多年,如今自己有了爱慕之人,心底的耻辱像是打翻的墨,是比以往更加难以洗刷掉的悲凉。

“陈慧,我的耐心已用尽,看来不给你点苦头,你是不会把我的话听进去的。”秋月颜飞身过去,抓住慧夫人的手臂一把将她撂倒,眼里闪过狠戾,抬腿朝着她的胸口就是一脚,慧夫人未有防备,结结实实的挨了她一脚,吐出一口鲜血,她恶狠狠的抓着秋月颜的腿想趁机还击,谁知秋月颜灵敏的挣脱,将内力全部运至足底,朝着她的手腕又是重重的一脚,骨头应声而裂,慧夫人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啊——我的手!”看她痛苦的在地上打滚,有一种带着戾气的痛快在秋月颜的胸腔内回荡,她眼里的血色像是颜料不小心撒出来一般突然,心底有一种想要杀了陈慧的想法在躁动,正想动手,

“月儿!”匆匆赶来的花无念叫住了她,他感受到秋月颜周身萦绕的煞气,这样的她让自己有些陌生,什么时候,曾经单纯可爱的月儿有这么骇人的气场,秋月颜眼里的血色闪了一下,便恢复如常,转头看着面色复杂的花无念,赶忙道:

“无念,你快给我二哥看看。”花无念见她没有别的异样,径直走到秋尧年身边,见他神色异常,有些奇怪发生了什么,欲把脉谁知秋尧年竟避开了,脸上满是痛苦和慌乱,眼中如死灰般黯淡无光,花无念有些无奈,

“秋公子,本尊必须把脉,否则无法得知你的情况。”秋尧年一声不吭,只是冷着脸,秋月颜一看便明白,二哥是不想让花无念诊出他的异样,他的尊严只剩最后一点了,他不想再把最后一点给别人践踏了,可现在他的身体是最要紧的。

“二哥,你让无念看看吧,他是不会说出去的。”秋尧年低着头,一言不发,突然感到喉间一甜,吐出一口鲜血晕了过去,秋月颜大惊失色,

“二哥!”她走上前,触手感到一阵滚烫,

“无念,他怎么这么烫?”花无念闻言伸手抚脉,不觉神色一凛,

“怎么样?”秋月颜着急的问,

“秋公子被人下了名曰帐中香的药物,此药药性极烈,常人难以抑制,秋公子能忍到此时,实属难得。”而中了此药若不行房事便会气血逆流,危及性命这句话花无念思虑了一下,并没有说,他不想月儿为此而过度担心,

“此刻不便多说,我先带秋公子回去,救人要紧。”

“好,我稍后就去找你。”花无念点头,背起秋尧年迅速离去,秋月颜担心的望着他们走后,转眸阴沉的看着地上挣扎翻滚的慧夫人,慧夫人疼的面色惨白,可即使这样,也闭不上她口无遮拦的嘴,

“秋月颜......你这个小杂种,弄断我的手你会遭报应的!”

“呵呵,是吗?那我倒要看看究竟谁会遭报应,你居然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我估计老天爷早就看不下去了。”论无耻,她陈慧称第二都没人敢称第一,竟还敢大言不惭的指责别人。

“秋月颜,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慧夫人声嘶力竭的怒吼,恨不得把眼前的人食之肉,饮其血。

“杀我?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陈慧,我很快就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悔不当初!”秋月颜冷笑一声,留下这个令人厌恶的女人甩袖离开,

沁竹和墨萱在院外等着,见自家小姐面色不善的出来,担忧的对视了一眼,

“小姐……现在要回桃衣院吗?”秋月颜摇头,叹口气道:

“你们回去吧,我有事出府一趟,傍晚时去接七少爷下学,让他在桃衣院用晚膳。”沁竹和墨萱虽不解发生了什么,但也未多言道:

“是。”

秋月颜刚出府,便察觉到有人跟踪自己,这几个月来皆是如此,每每她出府,就有人跟着自己,不远不近,有两人的迹象,秋月颜有几次是想抓住那两个人的,但每当她返身时,那两人便消失不见,不一会儿又跟了上来,似乎不想被她发觉,可这么多次了,那两人只是跟着,待她回府后消失,毫无恶意,她也就任之不管了。

到了花无念的宅院门口,大门紧闭,周围安静的听不到任何声响,这条街上没有一个人,宅院附近也皆是毫无人住的样子,秋月颜轻敲大门,很快便有人来开门,开门的人是桔梗,她见来的是秋月颜,恬然一笑,没有意外,想必是花无念告诉过她了,

“月小姐快请进。”

“好。”

“这附近似乎没有人住的样子。”

“嗯,主子喜欢清净,所以选在这里。”秋月颜跟着桔梗向内走,宅院幽静,格局大气,院内种着各种各样的奇花异草,宛如一个缩小版的绝耋谷,没想到才搬来没多久就是另一番天地了,花无念手下的人办事果然利索,她深知绝耋谷的厉害,故不敢轻视这院内的一花一草,果然,只见桔梗停下脚步,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巧的荷包,举在身前,对秋月颜道:

“请秋小姐跟在奴婢身后走,不要远于七步间,前面是主子布的防御阵法,寻常人无法通过进入内院,这毒气无味,但威力极大,小心伤了小姐。”秋月颜由衷赞叹花无念的毒术高超,依言跟在桔梗身后,说来也神奇,那荷包所到之处,毒花毒草皆退避三舍,整齐划一的退到一边,

走过那些阵法后,桔梗将荷包双手奉于秋月颜,秋月颜不解道:

“这是……”

“月小姐,这个荷包送给你,日后来主子这里方便些。”秋月颜摇摇头,推辞道:

“我不能收,我若收了你怎么办?”

“奴婢不碍事,重做一个便好,主子也吩咐了将这个交给你,这荷包内放的是主子配制的奇百草,可以解百种毒物,小姐日后也算多了一重保障。”她的话很合理,秋月颜没再推辞,伸手接过。

“既然你主子吩咐了,那我便收下了,替我谢谢他。”

“是。”秋月颜将荷包挂于腰间,行走时周围有淡淡的清香,到了内院,入眼便是一块古朴大气的匾额,上面仅写着两个字:念月,字迹雄伟,力度浑厚,桔梗见秋月颜看得出神,笑着解释道:

“那是主人亲自写的。”秋月颜尴尬的收回视线,脸颊发烫,桔梗看出她的窘迫,微笑不语,引她走到门前,才说道:

“月小姐请进吧,主人就在里面,奴婢告退。”秋月颜点头,桔梗转身离开,秋月颜正要推门,门却从里面开了,花无念俊美的脸突兀的撞入她的视线,花无念一愣,

“月儿你来了。”

“嗯,我二哥怎么样?”花无念回头看了看,见房内的人没有动静,才轻然带上门,拉着秋月颜走到庭院不远的走廊内,秋月颜见他神神秘秘的,直觉没有什么好事,心不由的提了起来,

“怎么了?”花无念严肃的看着她,一字一句说道:

“我细细查了秋公子的身体,他体内长年累积下的帐中香亏损了他的元气,更何况这一次伤到了经络,严重损伤了身体……”花无念说到这里欲言又止,

“所以呢?”秋月颜紧张的攥紧自己的袖子,

“恐怕……秋公子从此不能再习武了。”

“什么?!”秋月颜一惊,在国公府这个武官世家,嫡子不会武功或不能冲锋陷阵与废物无异,二哥在府中本就处境为难,若再加上这个岂不任人欺凌,七弟也会身陷折磨,三哥虽然身子弱不能习武,但秋云天需要三哥的智慧与才识,不会轻易抛弃他,自己可记得秋云天那个老狐狸十分厌恶二哥,嫌他败坏了国公府的名声,早就看他不顺眼了,这事若是被他知道了,那可就糟了……

花无念看她神色凝重,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有些担心道:

“月儿,你不要太难受,你身子不好,不能太忧虑。”

“无念,怎么办,二哥不能习武比杀了他还难受。”秋月颜不知所措的望着他,花无念幽幽叹了口气,说道:

“月儿,我虽医术不错,可这次我也无能为力,秋公子伤到了基础,能保持像往常一般正常活动尚且一幸,若想恢复如初习武是不可能了。”他又想起什么,

“秋公子方才醒了一次,我已经把他的情况告诉他了,他当时很平静,可我觉得他的反应应该不止于此……”秋月颜闻言心咯噔了一下,

“不好,二哥恐怕要做傻事!”她赶忙往回跑,花无念紧跟其后,推开房门后果然房内空空如也,不见秋尧年的身影,正焦急就见桔梗急急忙忙跑进来,一脸的惊慌失措,

“主子,不好了,秋公子落水了!”两人闻言神色大变,随桔梗赶到湖边,见连翘他们站在湖边,高声呼唤着秋尧年,秋尧年穿着白色里衣,站在湖中央,眼神空洞,面无表情,他身上的里衣已经湿透,紧紧贴在身上,衣服渗出点点血迹。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