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我终于解脱了。
作者:雪寂冬深  |  字数:3811  |  更新时间:2020-03-04 00:44:16 全文阅读

水笼烟死之前总算明白一个道理——男人是万万不可信的。

她相信爹爹一定会回来守护她长大,可爹爹丢下八岁的她远赴边疆,十年后马革裹尸,从此再无人肯怜她。

她相信青梅竹马的莫等闲是爱她的,可这个虚伪贪婪的男人将她的真心哄骗又践踏,将她训练成一个绝世杀手,最后鸟尽弓藏。

她相信娶她的莫思量是懂她的,可这个男人更爱江山,让她走上谋逆称帝之路,最后落得孤苦伶仃的下场。

浮屠山下。

水笼烟一身红衣立在三人高的磐石上,俯视着浩浩荡荡从南北而来的两路大军。

一路是来诛她的,领军的是她今生的信仰,她的君王莫等闲。

这个与她指腹为婚,又拖延婚期,最后娶了她人,还将自己千方百计变成手中最锋利的一把刀的男人。

另一路是来杀莫等闲的,领军的是她今生挚爱,平东王莫思量。

这是莫等闲的二哥,也是他今生的噩梦。

双方约战今日,战胜方可得天下,从此天下太平。

水笼烟望着那黑云压城一般的蚁军,内心一片死水。

不论谁胜,她都不能接受。

她欠君王莫等闲一份此生马革裹尸,必不负皇恩浩荡的承诺。

她欠夫君莫思量一份一世共长安,绝不再纠缠过去的誓言。

“我称帝十四载,无一日不是惶恐不安,世人皆道我忤逆犯上,罔顾纲常。莫等闲,今日我以死谢罪,从此,我们恩怨两清。”

水笼烟唇角翕动,可磐石下方的莫等闲听不清的。

“皇上,怎么就她一个人?莫思量呢?”

乔宇问那个一脸坦然,眉目深沉,饱经风霜的男人。

“烟烟……”

莫等闲是听不清她在说什么,可他能看懂。

刹那间,莫等闲喉间哽咽。

水笼烟知错了,她终于知错了。

“师妹——师妹快下来!”

身后,传来一声声急促的呼喊。

眉眼间皆是狠厉,一身黑色帝王装束的莫思量骑着快马而来,眼里满是焦急,万一莫等闲放箭,水笼烟插翅难逃!

“快下来——师妹!”

“师兄……”

水笼烟望着那历经坎坷,一生傲气,生得帝王相,却无帝王命之人。

水笼烟滑落两行泪,只差一个飞跃,莫思量上乘的轻功便可上这磐石,将她带走。

“永别了,师兄。”

水笼烟抽出腰间的匕首苍龙破,轻轻抹了脖子,就那么轻微的一个动作。

她眉间的傲气和解脱,最终化为一抹笑意,终于是……

心甘情愿做了一次决定。

“师妹!师妹——”

莫思量飞上磐石,将她抱在怀里,那鲜红的血和红衣混在一起,根本分不清是哪一处的红。

“师兄,对不起,对不起……你,要好好的……活下去。”

水笼烟嘴角的血不断留下,她的心此刻,却比以往任何一刻都要舒畅,终于,从君臣情分和爱情难题的两难抉择中,逃了出来……

“师妹,师妹!不要啊——啊——不要啊!”

莫思量的泪汹涌而出,他哭得声嘶力竭,泣不成声。

他最爱的女人离开了他,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正当所有人都惊诧之时,莫思量也自刎了!

“莫思量!”

莫等闲双瞳瞪大,骇然不已,他不敢相信,莫思量会为了一个女人自刎。

那个不可一世的男人,满心算计,从来就没有超脱他掌控的事情发生。

“罪臣已除,天佑我朝,天佑我皇!恭迎吾皇回归帝位!”

莫等闲最终还是赢了,赢得不费吹灰之力。

可他的不费吹灰之力,全靠那个自刎的女人。

他最得力的干将,此生恩怨难分之人,水笼烟。

“我……从未想过要真的杀了你,呵——你太过激烈了,和他,一样。”

莫等闲滑落两行泪,将这一生的恩怨全部埋葬。

某个逆臣贼子,终于知错了。原来,不是他鸟尽弓藏,而是她不懂收敛。

可惜,她永远不知道,也不会明白。

……

“呜呜——大将军!我的将军啊——”

哀鸿遍野,哭声震天,水笼烟不由得心烦,难道死了也不让人安生?

再说了,就算为她哭丧,不是应该喊颜帝么?或者女帝啊!大将军是什么鬼?那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称号了!是她还跟着莫等闲打天下时用的称号。

水笼烟无奈的叹息,不是很想睁眼说话,虽然她挺想诈尸,对着这群哭丧的人大吼一句:“我已经晋升为女帝了,不要再叫我大将军了!”

可想想还是算了,自己都死了,就不要计较这么多了……

“小姐啊——我苦命的小姐!你醒醒啊!大将军已经去了,你要是也去了,水家可就真没了!老奴怎么对得起水家的列祖列宗啊!”

啊呀!这是老管家的声音!

哎哟喂!这场景不对啊!不是给自己号丧啊!什么情况!

水笼烟猛地就睁开了双眸,刺眼的阳光挤进她双眸,刺得她脑门一疼!赶紧抬手遮挡!

“小姐!小姐醒了!快叫大夫来!小姐终于醒了!”

老管家转悲为喜,一把将水笼烟死死拽入怀里,老泪纵横!

水笼烟闻到老管家一身浓烈的桂花香味,总算反应过来了,原来她重生了!重生到十二年前了!

这一年,她十八岁,唯一的亲人——爹爹,世称平南大将军,战死边疆!

她成了将门孤女,从此往后因为自己将门嫡女的身份,因着父亲留下来的天罗地网般的复杂关系,她一次次被豺狼虎豹算计利用,最后走上一条悲惨人生的不归路!

水笼烟忍不住心酸一把!两滴泪从眼角滑落。

“哎呀我的小姐——你可别再伤心了,你再哭晕过去可怎么得了!皇上很快便会来咱们府上,你晕过去可怎么面圣?”

水笼烟深吸一口气,淡定的推开老管家,亲切的一笑,淡淡说道:“我知道,皇上要把我过继给其中一个将军府。”

“小姐你怎么知道!”老管家简直震惊!自家小姐怎么猜得到皇上的心思?

水笼烟回想往事,当年就是因为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哭晕过去,这才让那帮与爹爹反着干的逆臣贼子钻了空子,将自己硬生生塞给四大将军中最心狠手辣,最尖酸刻薄,最不是东西的镇东王府!

不行,这回可不能让这群狗东西再算计自己!

“水伯,快把平西王母妃送我的那件白色流仙裙拿来!再把她送来的那串血珊瑚手钏找出来!我要穿去见皇上。”

水伯见她思维敏捷,眸中无半点悲伤,冷静沉着的模样,深感欣慰,同时也很困惑,自家小姐怎么忽然这么坚强?昨晚还哭着要随大将军去呢!

不管怎样,想开了就是好事!

水伯赶忙下去找了,留下水笼烟在房间里。

水笼烟跑到铜镜面前打量那张哭得憔悴不已,我见犹怜的可怜小脸,顿时心疼!

“哎,这可怜见的,当年自己竟然哭成这个鬼样子呢?难怪那些老狐狸见了我笑得那般得意!”

    水笼烟盯着那张脸看了许久,喃喃道:“水笼烟,这一世,可别再过得那么窝囊!别让我瞧不起你!”

    她又捏紧了拳头,想着那空荡荡的棺木,死去的爹。

    可她并没有太悲伤,毕竟,四十岁的心了,丧父二十二年,这种悲痛早就平淡了。

    她要做的,就是好好收拾这群想瓜分水家势力的王八蛋!

不一会儿,水伯已经拿了东西回来了,水笼烟换上后给自己化了个看起来还挺精神的妆容,这才气定神闲的走出房门。

不出意外的,皇帝与一干重臣,以及爹爹的故交,都等着了。

见水笼烟信步而来,众人震惊之余都忍不住感慨,到底是将门虎女!死了爹还这么坚强,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果然是大家风范!

水笼烟特地扫了一眼镇东王和其余几个老狐狸,总算从那老奸巨猾的眼里看到了失望与不甘!

哼!跟我斗,这辈子都没你们欺负我的份儿!

水笼烟鼻尖冷哼,不急不缓走到皇上面前,再不像前世那般,要人扶着才能勉强走到皇上面前。

回想那画面,自己简直太弱了!水笼烟是不会让自己再弱鸡的!

“水笼烟参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水笼烟一副将军参拜天子的模样单膝跪下,左拳抵住右手掌。

呃……习惯了……

水笼烟不由得汗颜,上辈子做了大半辈子的平南大将军,已经习惯了这种姿势参见天子。

本以为会让人笑话,却不想皇帝见状大为惊喜,赶忙伸手扶起水笼烟,赞不绝口:“果然是将门虎女!有见识,有气度!不愧是平南大将军的嫡女!”

水笼烟淡淡一笑,看着眼前这个“明君”,其实就是个笑面虎,阴刀子!

前世坑死自己的大儿子不说,连一贯最孝顺他的二儿子也一起坑死!那可是莫思量啊!举国上下就没有敌手,文可安邦兴国,武可杀敌平天下!

这么优秀的儿子你不稀罕,偏偏去维护小儿子,也是唯一一个和皇帝性情极为相似的皇子,三皇子莫等闲。

水笼烟忍不住叹息,严重怀疑大皇子莫云深和二皇子莫思量不是亲生的!

虽然这不可能,但是这么偏心的爹,水笼烟还真是第一次见!

“皇上谬赞了,爹爹一贯教导我,做人要冷静,泰山崩于前而泰然自若。”

水笼烟大大方方,平平静静回话,嘴角还有一丝丝不易察觉的笑,真是好淡定!

随后镇东王摇头冷嘲热讽道:“没心没肺,平南大将军真是有个好女儿!如此波澜不惊,泰然自若!”

右丞相云天惊也跟风冷哼:“可不就是,现在平南将军府最后的顶梁柱都没了,倘若平南将军府从此不复存在,你也淡定得了?”

水笼烟真是想一个鞋拔子狠狠甩在云天惊脸上,上辈子就总和自己过不去,还不是嫉妒自己美貌与才华一身,又深得三皇子莫等闲喜欢!

忘了说了,云天惊最是仰慕三皇子莫等闲,说是莫等闲最忠实的走狗也不为过。

咳咳,好像太过分了,毕竟上辈子还和云天惊共事十年之久呢!经过双方被迫无奈的和解与摩擦,居然成了生死之交的朋友!

水笼烟真想扶额,命运简直不要太有趣!

算了,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还是保住自己的平南将军府,安安稳稳的过完后半辈子比较好。

水笼烟不想再卷入这场皇位之争,更不想重温那惊心动魄的生死之间,她不想做权臣,也不想做佞臣,更不想做女帝。

好容易重生,请让我做个温婉可人的小家碧玉好吗!

要不然做个叱咤风云的女将军吧,见风使舵也没什么不好!反正莫思量和莫等闲谁做皇帝都挺好,上辈子不就轮流做过了吗?还不是不分伯仲!

“右丞相真是太天真了,平南将军府身为五大将军府之首,怎么会说没就没了呢?水家的人死绝了吗?我水笼烟就是顶梁柱!”

水笼烟微笑而不失礼貌的反唇相讥,依旧风轻云淡的打量着那被称为“天真”的云天惊尴尬的脸色。

现在还不是朋友呢,凭什么要让着你?敢欺负将门孤女,简直不要太可耻!就凭这一点,现在必须踩你一脚!

水笼烟心头还是有气的,毕竟上辈子就是云天惊与镇东王轩辕光将她推入镇东王府那火坑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