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被冻死在河水里
作者:秧意小七  |  字数:2077  |  更新时间:2019-08-08 14:31:17 全文阅读

刚开春没几天,村口那条河水上头还浮着一层薄冰,周围下地干活的村民豆浆尽量绕道走,以免一不小心掉下去,淹不死也给冻死了。

就在这时,一个大红色的身影从河那头的树缝里头滚下来,一头就扎进了刺骨的河水里。

“扑通”一声,冰面薄冰被砸出了一个大窟窿,掉下去的人连个泡泡都没吐,一个劲儿的往下沉。

村民们愣了半晌,急忙拿着手里头趁手的东西去捞那掉河里的人,有拿锄头的,还有拿粪瓢的,反正一股脑都往河里头怼,试图救那人上来。

林徽如有意识的时候,唯一的感受就是冷,那种透过皮肤深深刺进她每一个细胞里的寒冷,让她想叫叫不出,张开嘴仿佛又觉得呼吸困难了,就像是喝了一大口冰镇的水,从嘴里冻到心里。

再给她一次机会,她打死也不去那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了,被雪活活憋死的感觉她再也不想尝试!要不是书上描写的冰雪世界多么好看,征服一座雪山多自豪,她怎么可能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她还要上学呢!林徽如挣扎着睁开眼睛,冷不防被扑面而来的寒冷吓得差点又沉下去。怎么回事?她不是遇雪崩了吗?又怎么会出现在一条河里?

脑海里瞬间又跟倍速播放电影一样,迅速闪过一些画面。林徽如尽量去回想,发现这是一个女人的经历。十三岁就被逼着嫁给了自己不喜欢的人,出嫁第二天就穿着新婚衣裳打算去找自己以前相好的去。结果在抄小路上山的时候,被一个神秘人从背后一推,滚到了河水里。

画面到这里就没有了,林徽如云里雾里,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些画面。

可她不敢多想,在自己力气耗尽之前,林徽如抓住了在她面前晃来晃去的一根木头,用力的向上游去。

直到终于呼吸到新鲜空气时候,林徽如才发现了最大的问题。

岸边站着的竟然都是统一穿着的人,大多穿着发褐的旧棉衣,脸蛋通红还皲裂开,手里头还拿着农具不停的往水里戳,也不知道在戳什么。

“哎呀,上来啦上来啦!徐家那个秀才娘子上来了。”一个大妈冲着其他人大喊,一边还沾沾自喜,说自己的扁担就是不一样,随便一戳就把人救上来了。

林徽如才是彻底蒙圈了,这些人叫她……秀才娘子?娘子?这称呼也太老旧了吧?难道?

她低头一看,自己胸前赫然绣着一朵花,通身也是大红色,看起来就跟结婚时候穿的一样。可她……还没男朋友呢!

林徽如慌神之际,那位大妈已然伸出援手,把浑身湿透的林徽拉上了岸。

“昨儿个才新婚,今儿个你怎么就跳河了?”大妈恨铁不成钢,气氛的说道。

谁不知道徐家那个小子以后肯定是个有前途的?嫁给他还委屈?这位姑娘真是不知好歹。

“我……一不小心踩滑了,不是跳河。”林徽如心里怦怦跳,总算是理清了一点思路。

林徽如,不,她已经不是“林徽如”了,而是另一个命运完全不同的“林徽如”。这个林徽如性格霸道执拗,自私自利不说,爱慕虚荣,一张嘴更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不然昨天怎么把刚进新房的老公都给气跑了呢?

林徽如绝望的低下了头,现代的她绝对是死了,被埋在雪崩里头。可灵魂却在一个刚刚落水的女人身上,难道要替她过这一辈子吗?

大妈摸了摸林徽如的脑袋,柔声道“快些回去,新婚第二天出这事,你还要不要名声?”

说完推着林徽如往村里的路上走,周围看热闹的总算是都各干各的去了。

谁也没注意,河对面树林里一双绣花鞋在原地跺了跺,接着迅速的消失不见。

林徽如解释的算是及时,大家也都信了她是一脚踩空掉河里的说法,要不然这会估计全村都知道徐家昨儿个新嫁进来的媳妇跳河寻短见去了。

年关刚过,各家各胡屋檐底下挂着一串串红辣椒,还有零星几个腊肉串。林徽如凭借着记忆往回走,还真的到了一个门口喜字都没揭下的人家。

茅草屋子顶上还挂着没化开的雪,屋里头灶台上一壶水咕噜咕噜的烧着,白烟不听向上去。

林徽如没京东任何人走进了其中一间屋子,那屋子靠近西边,阴暗得很,所以也更加冷清。她从柜子里找了件半旧棉衣凑活穿上,刚准备把湿了的嫁衣拿出去洗了时候,房门被人蛮横的从外头推开。

进来一个二十五六的女人,穿着花袄子,手里头还揣着个装了热水的铁壶,一点不像是个乡下的。

林徽如立即知道,这女人她该叫大嫂,可犹豫半天,她也没喊出声。

倒是刘秀兰没忍住,指着林徽如鼻子骂到:“你这个祸害!你是不是想去镇上追情郎去了?昨天才过门,今天就敢跑,我看你是你不把我这个大嫂放眼里是吗?”

林徽如隐晦的翻了个白烟,摇了摇头。

“我没有,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林徽如干脆就装起了失忆,反正她后脑勺也确实长了个包。

刘秀兰肯定不信,她冷笑着一把上来拿起那件湿透了的嫁衣。

“还说不是,穿着嫁衣去找情郎,你这是把我们徐家脸踩在脚底下!我还花了五两银子给子乔当聘礼,竟娶了个白眼狼回来!”

林徽如简直佩服,简单一件事愣是被她说成极其严重的事情,那索性林徽如也跟她杠到底

“大嫂,我刚刚确实落水了,救我上来的大妈可以证明。至于你说的…情郎一回事,我什么也不记得了。”

死猪不怕开水烫,她就是不承认这具身体是要出去会情郎了又怎么样?刘秀兰就是再气也只能憋着,反正她有人证,能证明她确实落水了,失忆不失忆的,这年代也诊不出来,还不是随她怎么说?

林徽如简直要为自己拍手叫好了,刚想接着说话,从外面就进了一个穿着绣了兰花的鞋,穿着袄子,但是一点也不显臃肿的女孩。

大约也就十四岁的样子。

“小如你怎么那么慢?不是你求我带你去镇上的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