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微风拂过我身旁

正文零章(一)

[更新时间] 2019-08-03 12:34:44 [字数] 3032

七月的太阳,明媚而温暖,它悬挂在一尘不染的蔚蓝天空,伸出无限的阳光拥抱大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每一棵椰树下都荡漾着金色的斑斓,似一条条金鲤鱼,在人们的脸庞、腰间轻轻摇摆着身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树下,是一对新婚夫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时有微风拂过,吹起女人前额的一摞秀发,女人不禁皱了皱眉,伸手将其捋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她们的蜜月,她要时刻以最美的状态出现在他的面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她抬起的手,没有碰到自己的秀发,反而是传来一阵肉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袁玄帮女人打理好头发,他的脸上洋溢着如阳光般明媚的笑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与女人四目相对,眼神中是永不褪色的爱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人却被他看红了脸,羞涩地将头偏转。心里,却充满了幸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见到女人如此可爱,袁玄最角的弧度更甚了,但也不着急点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顺着女人的目光看去,视野中没了女人,手却时刻与其相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们的蜜月选择在了海滩,随意望去,即是汪洋大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海水澎湃起伏,拍打出碎玉般的浪花,海鱼在波涛中潜跃,海鸟擦着巨浪飞过七彩的虹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穿过这片美丽的海洋,是一座繁荣昌盛的城市——A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A市六中,那个记载着他们青春回忆的地方,他们在那相遇、相识,在那起笔他们之间的浪漫故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是怀念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袁玄发出一声慨叹,他上前几步,来到了潮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伸手,抓住几颗在空中迸溅的水珠,水珠浑圆,清澈透亮,折射出耀白的光泽,如同稀世的宝石一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袁玄看愣了,他的思绪渐渐回到以前,心中多了一丝落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好,背后传来的温软将他唤醒,女人从后面环搂住他的腰,温香软玉全贴在了他身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回过头,看着女人甜美的笑容,心中更加惭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不起啊,明明说好要送你宝石戒指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袁玄温柔的抚摸着女人的脸蛋儿,柔声向她道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下轮到女人愣住了,看到自己的老公突然进入了伤感的气氛,女人这才赶忙拥抱安慰的,却没有想到袁玄在纠结这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鼓起双颊,佯作怒色,粉拳有轻无重地打在袁玄的胸膛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这混蛋……别不拿钻石当宝石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金色的阳光之下,女人的无名指闪烁出璀璨夺目的光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到最初的那年,回到最初的那个七月,回到那座欣欣向荣的城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A市,作为新开发的市区,已经进入了高速发展的阶段,各类基础设施——教育、医疗、交通……都达到了相当完善的地步,一座座高楼大厦相续崛起,鳞次栉比,仿佛在一夜之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着这样迅猛的发展趋势,领导们也不愿冷却这座城市的热情,就像现在,市里还有好几座大型工程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A市西南,政府将上千平方千米的土地投标给了一家地产集团,这里,将会被打造成全国最顶尖的住宅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了这样的觉悟后,地产集团不敢怠慢,他们聘请了全球最出色的工程师,雇佣了数不胜数的工人,只为打造一个前所未有的神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而,在劳动力价格日益上涨的今天,为了提高效益,偷偷雇佣童工也成了这家地产集团的黑暗面。当然,也并非强制奴役,童工都是出于自愿的青少年,待遇,也同正常人无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也是袁玄能在这搬砖的原因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搬起厚厚的一叠红砖,平稳而又不失迅速的将其送到需要的地方,这样的工程量往往要持续一天、往返数百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很多天下来,大部分成年人都熬不住,要回家休息几天再来,更有的直接就是转行了。没办法,这玩意儿对腰背活生生就是一种折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是,一段时间过后,袁玄发现身边的人已经全部换了新面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慨叹一声,决定不再多想,其他人怎样又关自己什么事呢?还不如把自己手头上的事做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来这已经有十几天了,地产集团给的工钱极具诱惑力,让他舍不得离开。虽然搬砖很辛苦,但在如此丰厚的报酬面前,再多的辛苦又算的了什么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要能赚到钱就好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到这,袁玄更加卖力的搬砖了,也全不顾自己的白T恤被砖块磨红、汗水将全身打湿,他迅速地往返于工地,没抱怨过一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新来的老总设置了工资制度,除基本工资外,还发放奖金,奖金根据工人的积极性和效率发放,没有额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极大地鼓舞了袁玄,他不怕苦、不怕累,就怕……给的钱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今天是奖金制度第一天,但袁玄已经暗暗下定了决心,他一定要好好表现,给新老总留下好印象,拿下奖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弯腰,抱起数十块红砖,向着施工区快步走去,交付砖头后,又一路小跑回来,这样的动作袁玄早已轻车熟路,全力运作时,更是能将速度再提高一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种状态下,他比之前多搬了百余块砖,当然,他自己也累得半死,到傍晚停工时,已经是大口喘着粗气,脏兮兮的脸涨得通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的努力全都被新来的老总看在眼里,结算工资时,新老总当着众人的面多给袁玄发了两百元,算作奖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袁玄拿到总共四百五十元工资,喜出望外,赶紧把钱叠好收下,向着新老总致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新来的老总却也是个爽快之人,他大手一挥,朗笑道:“劳者多得,全凭你自个儿的努力,只要你们干得好,集团就不会亏待你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此,袁玄苦笑一声,他在一番简单的寒暄后便离开了工地,孤独离去的影子被落日的余晖拉得老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不知走了多久,袁玄都走出了市区,他的家在A市郊外的一个小村子里,走回家时已是夜色正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见鬼,夏天连晚上都这么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袁玄嘟着嘴抱怨,一路走来他出了不少汗,都不亚于他搬百来块砖了,不过这也没办法,谁让他家住得这么远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回到家,袁玄终于能放肆起来,他赶忙把浸着汗水的衣服脱下,就着屋后清冷的井水冲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天的夜色干净空灵,素月如练,淡月明珑,皎洁的月光照耀在袁玄身上,那浑身的擦伤格外刺眼,这些都是在工地中留下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袁玄小心地擦试自己的身躯,却也难免碰到这些横七竖八的伤痕,疼得他眉头锁成一团,那张略带柔弱的脸庞尽显可怜,惹人惜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不容易洗完了,他的额前还沾着水滴,也不知是自己的冷汗,还是未擦拭干净的井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换上了一袭单薄的睡衣,原本消瘦的身材显得更加清瘦,完全看不出是能在工地搬砖的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坐在自己的小床上,袁玄的眼神渐渐涣散,竟然是对着墙壁发起了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屋十分的寂静,因为除了袁玄外再无他人,袁父身体有恙,需要在医院长住,而袁母则需在医院照顾袁父,故家中总是独剩袁玄一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天的夜,并不宁静,有整夜的蝉鸣蛙声相伴,但如此美妙的音乐却无法将袁玄从呆滞寂寞中唤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孤独太久了,自从袁父入院,他便一直独处到现今,除去打工带来的身体劳累,他的精神也倍受煎熬,内心的空洞使他无比憔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电子闹钟刺耳的提示音突然在整座屋子传递,终于把袁玄从混沌中惊醒,他一把关了闹钟,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十点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十点是个重要的时间,即使是陷入伤感的他,也不得不闭上眼睛,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再次睁眼,已经换上了一副无比认真的表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坐到自己的小书桌前,从它下面拖出一个大纸箱,打开纸箱,里面竟然是摆放得整齐划一的教科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从其中抽出那几本厚厚的高中理科数学,袁玄耐心地看了起来,这是他每晚的必修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即使,他还没有读过高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对学习一直保持有浓厚的兴趣,自己的学习能力也是强悍到使人吓得掉下巴,初中三年,他一直是学校里的第一名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那年暑假发生的意外,使他不得不告别学习生涯……步入社会、谋取生活,已经是他不得不接受的命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很怀念无忧无虑的校园生活,同学的崇拜、老师的夸奖……这些是铭刻在他脑海中的、永恒的美好回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这些回忆如同流沙般消逝,便如同时间的齿轮永远不能逆转,袁玄再也不会回到初中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社会的历练、人事的打磨,早已扭曲了他明镜般的内心,现在的他,只祈求着自己能赚取更多的金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毕竟,他真的很缺这东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袁父生病了,躺在医院急需医药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袁母要时刻在医院陪伴,早已辞去了工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有甚的,哪怕希望渺茫,他也怀揣着最后梦想,梦想着有一天,自己能重返校园,去享受那久违的青春时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带着这样的渴望,他含泪看完了最后一个不等式习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