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毒舌战神追妻记

正文64 知晓真相

[更新时间] 2019-09-11 19:29:09 [字数] 3159

“宁安姐姐,你看我的小火焰,为什么病恹恹的啊?……宁安姐姐?不在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依依推门走进齐宁安的房间,里面空荡荡的,不像有人的样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走出房间,捧着她那只小红隼往外面走,想去找齐宁安和林霜帮她看看,幼鸟是不是生病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她们常去的小树林里,她找到了林霜,可是齐宁安还是不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霜正把她那两只幼鸟放在树上搭好的鸟窝里,让它们适应这种在树杈上的视野和高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依依一走进小树林,刚刚还无精打采的小红隼立马来了精神,发出了“吖咔吖咔咔”的叫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霜扭头过来,看见陆依依和她手上的小红隼,笑着说:“哟,你这个小火焰不仅贪吃,还贪玩呢,看这个兴奋的样子,像是好久没出门了一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依依瘪着嘴说:“我有天天都带它到树林里啊,小塔就不这样,天天吃了睡睡了吃,就它难伺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霜无语,你那只鹰鸟体格天生就比别人大,吃的又多,这叫好伺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知道的人没什么感觉,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在养野猪呢,一餐要吃掉那么多东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依依嘴上抱怨着,手上的动作还是小心翼翼的,把小火焰放到专属它的窝里,拍了拍手,问道:“林霜姐,你有看到宁安姐姐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一大早就不见人影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霜蹲在地上,无聊的玩着小石子,回答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依依叹了一口气,也在她旁边蹲下,说:“我有点想回家了,这里虽然有很多有趣的生物,还有你和宁安姐姐陪着我,可是我还是想回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霜拍了一下她的背以作安慰,说道:“严老交给我们的任务是在隐者村陪宁安过完一年,现在才过了两个月而已,忍一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事,我就是说一下而已,像严老说的,如果被宁安姐姐知道她爷爷的死不是意外,而是背叛者精心策划的阴谋,她铁定要找出真相的,现在大陆上那么乱,以她的实力还不足以自保,出去也是无济于事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自顾自的说着,两人完全没有察觉到,齐宁安正蹑手蹑脚的走过来,想吓唬她们一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要我说,干脆就把宁安姐姐留在我们恒界就算了,不让她回去人间界不就完了吗?管他那些背叛者有什么阴谋,要是宁安姐姐回去了,跟她爷爷一样,也被背叛者害了怎么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说什么?什么背叛者?我爷爷出事不是意外?是被人害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齐宁安打断了陆依依的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依依和林霜吓得从地上跳起来,转身一看,齐宁安眼眶通红,激动的看着她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林霜和陆依依对视了一眼,沉默不语,她冲上前抓住陆依依的手臂,连声问道:“依依,你刚才说的话是真的吗?我爷爷的死不是因为意外,而是被那个什么背叛者害死的,是真的吗?你说话啊!快点说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大声的问着,眼泪不自觉的流下来,抓着陆依依的手用力的摇晃,摇着摇着就痛哭失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霜见状,连忙走过来把她拉开,和陆依依两个人分别搂着她的肩膀安慰道:“宁安,你先冷静一下,等你冷静了,想知道什么我们一定告诉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依依还在后悔自己说话之前没有留意周围,让宁安姐姐听到了这些话,现在看她泪流满面的样子,心里也跟着难受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齐宁安迫切的想知道真相,很快就把眼泪擦干,调整了一下心态,然后看向林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霜看了看陆依依,又看了看一脸乞求的齐宁安,想了一下,沉吟片刻,便下定决心告诉齐宁安真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依依拉了一下她的手,说:“真要说出来吗?严老千叮万嘱,不让我们说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说能行吗?她都听到了,你还能瞒得下去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霜一个反手,陆依依便松开她,不再说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呼出一口气,林霜开口道:“事情要从陆二队长受伤开始说起,就是那一次,行者们发现了一群蒙面的白衣人,和我们一样修炼灵力,但是他们有隐藏手段,毫不知情的陆二队长以为他们是普通人类,在近身后受到了突然的袭击,受了重伤,这个你应该知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齐宁安点头,随即反问道:“这群白衣人就是你们说的背叛者?他们从哪里冒出来的?你们怎么知道是他们害了我爷爷?还有,他们为什么要袭击陆二队长?现在呢?现在他们在哪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连串的问题向林霜迎面砸来,让她有点晕,不知道从何说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依依搂着齐宁安的手臂说:“宁安姐姐,你先别急,让林霜姐慢慢跟你说,我们今天一定会把事情给你交代清楚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齐宁安看了她一眼,咬了一下嘴唇,点了点头,示意林霜继续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霜重新整理了一下思绪,又继续说道:“陆二队长回到恒界后,严老在行者们第一次聚集一堂的时候,就告知大家,白衣人很有可能是第一任守界者中出现的背叛者的后人,他们具体有什么阴谋还不清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我爷爷呢?他的死为什么又跟这些人扯上关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是因为空空哥他在人间界以东的那些小世界中,查到有三分之二的守界者都是在同一时间出事,而且这些小世界,都是没有培养继任者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三分之二?陆空空是什么时候发现这个情况的?在我进来恒界之前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齐宁安不敢相信,如果陆空空早就知道这件事的话,为什么当时不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好陆依依马上就解释道:“不是不是,空空哥一开始也不知道,是你在进隐者村前,他去通知陆一队长他们小心防备的时候,才查出来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齐宁安稍稍放松了一点,旋即又看向林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霜自然明白,又开始说道:“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小世界都查探清楚后,严老觉得事态严重,除了要留下行者固定驻守小世界之外,还必须有足够的人手借助探灵簪,在各个小世界里随时查探是否有隐藏灵力的人类藏匿其中,所以我们提前进行了行者考核,年龄也从往年的二十岁,降到了十六岁,新的行者前往苦牙山脉集训,顺便采挖玉原石,以制作探灵簪之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霜花了大半个时辰,把之前齐宁安所不知道的事情,全部完完整整的说了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齐宁安呆呆的站着,视线落在没有焦点的远处,沉默得让人感到害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依依轻轻的拉了一下她的手,怯怯的叫了一声:“宁安姐姐,你没事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齐宁安没有反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依依担心的看向林霜,后者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拍了拍齐宁安的肩膀,林霜开口道:“宁安,严老和我们瞒着你,不是怕你伤心难过,只是担心你一时冲动,在实力不够的时候回到人间界,会遇到危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知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齐宁安打断她的话,语气出奇的平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下一刻,她把视线收回,看着林霜说:“可是如果你是我,在知道从小疼爱自己的爷爷是被人害死了之后,还被瞒了这么久,你是什么感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瞬间红了眼眶,哽咽着说:“就算有可能会遇到危险,我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像个胆小鬼一样,缩在这个地方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摇着头,挣脱了两人的手,身体一直往后退,控制不住的泪水汹涌而出,她很后悔:“如果我早一点知道这个事情,一定不会放任自己去玩乐,我一定抓紧时间,每天都用在修炼和学习上,也许,我现在就已经很厉害了,那样的话,你们也就不会一句,我实力不够,然后就替我做了决定,瞒了我这么久……都怪我,都怪我爱玩,不然的话……不然的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越想越觉得自己没用,越想就越恨自己,直接蹲在地上,崩溃大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依依忍不住也哭了起来,跑到齐宁安身边抱着她说:“宁安姐姐,你别这样,不是你的错,你已经很努力很努力了,都怪我,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瞒着你的,我……我只是想保护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霜站在一边,喉咙像被堵住了一样,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即使能预知结果,还是不能全如人意的啊,宁安,你要哭便哭吧,至少,那样你能痛快一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齐宁安正蹲在地上抱头大哭的时候,严子倾从树林外面走了进来,没有去问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走到齐宁安跟前,低头朝她冷冷的说了一句:“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齐宁安没理他,但是陆依依紧张的站起来,背过身去胡乱的擦去脸上的泪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严子倾看说话没用,直接弯腰抓着齐宁安的手臂,硬把她从地上扯了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齐宁安用力挣扎,但是怎么也挣不开,气得大叫:“你放开我,不要管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严子倾紧紧的抓住她的手臂,拖着她往外走,林霜和陆依依见状赶紧跟了上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齐宁安的左肩因为之前的旧伤很容易脱臼,现在拼命挣扎之下,只听到咔的一声,她立马痛苦的全身软倒在地,连带着严子倾都向前趔趄了一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跟在后面的陆依依和林霜吓到了,连忙跑过去帮忙把齐宁安扶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齐宁安痛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无力的靠在林霜身上,还不忘嘟囔了一句:“不要管我”,然后眼睛一闭,晕了过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霜只觉得身体一沉,差点没站稳,幸好严子倾伸手,把齐宁安整个横抱了起来,快速的往屋子的方向走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